第四十一章 进逼的桃花瘴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那雾团相当宽,远远望去,像一面巨大的高墙,滚滚向前,速度相当快。有几只飞禽奋力飞高,想从那雾团的上方掠过,却一头栽入那雾团之中。

    小狐狸大鼻子用力嗅了嗅,突然打了几个喷嚏,大叫道:“有毒,有毒!”它急得都顾不得大哥交代它不能在人前口吐人言的事。

    梁风醒悟过来,脸色剧变,一手捞起小狐狸,大叫道:“快跑快跑!那是剧毒的桃花瘴!”他激发一张神行符,沿着河谷往下游狂奔而去,颜雪菲也激发了神行符和他并肩狂奔——为何沿着河谷跑却是因为,河谷地势较为平坦,跑起来更快,如果在河谷旁边的密林中奔跑,速度绝对慢许多。

    河谷旁边的密林中,不停地窜出大大小小的各色妖兽,或在梁风他们前面或在他们旁边,一起朝前狂奔而去,谁也没空理谁。

    身边身后都是轰隆隆的妖兽奔跑声,梁风百忙中回头一看,倒吸一口冷气——五彩斑斓桃花瘴雾墙已经逼到了四五丈百丈的距离——在他们与雾墙之间,有一大群的各色妖兽跟在他身后亡命狂奔,那跑得慢的,就被紧紧追在它们身后的五彩斑斓桃花瘴给淹没了。

    这样狂奔了几柱香时间,梁风见身后的桃花瘴雾越逼越近,又见颜雪菲脚步有些漂浮,知道这速度已经是她极限了,大叫道:“师妹,手给我!”

    他拉起颜雪菲的玉手,施展‘踏雪无痕’身法叠加‘神行符’的灵力,脚下似乎安装了风火轮一样,整个人像离弦之箭一般,朝前激射——颜雪菲的纤纤玉手虽然柔若无骨,但这时候,梁风一点心思都没放在这上面。

    越过了好多只妖兽,与桃花瘴雾墙拉开了些距离,梁风心中却相当焦虑,现在该如何是好?——这么一直跑肯定不是办法,看这河谷的坡度已经越来越陡,估计前方不远就是悬崖,就是没有悬崖,他们也跑不过后面越来越快的桃花瘴雾团了。

    他又扭头看了一眼那色彩鲜艳又巨大的桃花瘴,估算了下,知道他们绝对不可能在桃花瘴到达之前,从河谷旁边的密林之中逃到雾团的边缘之外。

    “如何是好?该如何是好?”

    心中不停思索,身体在飞奔,梁风也感觉到颜雪菲拉他的手格外地用力,手心都是湿漉漉的冷汗,有点明白她的担心,扭头大叫道:“师妹放心!师兄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虽然已是大叫,但声音在轰隆隆的妖兽奔跑声中依然变得低不可闻。

    他瞥见颜雪菲依然一脸的惶恐,显然是没听清他说什么,就用力握了握她的玉手,在‘踏雪无痕’身法叠加‘神行符’灵力的两者之上,再叠加了‘神行百变’身法——速度又增加了两成,两人就如流星飞坠一般疾速狂奔!

    远处,白练一样的河水突然消失——梁风知道,那里一定是个悬崖,河水往悬崖下流,所以才看不见了。

    “娘希匹,马上就要到悬崖了!再没想出办法,要么跳下悬崖摔死,要么被桃花瘴毒死!”

    念头闪过,梁风看见前面河谷边出现一片石壁,石壁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洞窟,又见好多只妖兽往那洞窟冲去,梁风心中一动,使用‘传音入密’道:“师妹,我们也去那洞窟里,然后用大石块封住洞口!”颜雪菲脸色煞白,轻轻点了点头。

    带着颜雪菲冲进一个洞口狭小的洞窟,梁风连看下洞里的情况都来不及,大喝一声,连续激发好几道飞剑符,灵力飞剑四射,将洞顶倒垂下来的钟乳石打断一片,又一声大喝,几根大钟乳石被堆在了洞口,缝隙处被细小的石块塞住。

    梁风看了看被塞住的洞口,还不放心,又施展了几个水箭术,将洞窟地上的土块弄成一洼泥团,再将泥团胡在那缝隙处——他担心那桃花瘴会从缝隙里飘一些进来。

    做完这些,他才稍放下心,笑道:“师妹,我们想在这洞里躲躲,待桃花瘴飘过之后我们再出去。师妹……”洞里漆黑一片,但使用了最基本的‘暗夜生明术’法术,他依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见颜雪菲好像没有反应,梁风往洞里走了几步,道:“师妹,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眼睛转处,他也呆住了——拐角之后,是个大石厅,大石厅中间,五只成年野猪大小的地灵鼠直直地看着他们俩,它们的眼睛中似乎还带着泪水。那五只围成一圈的地灵鼠中间,还躺着一只急促喘气的体型还大点的地灵鼠。

    梁风感觉下自己的灵力情况,心中暗暗叫苦,他的灵力只剩三成多些——刚才带着颜雪菲、使用两种身法叠加的全力飞奔一个多时辰,实在是大耗灵气神识。

    “还好还有不少的金刚符、飞剑符!”他掏出金刚符、飞剑符,与颜雪菲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庆幸之色。

    一只地灵鼠大声喝道:“对面的两只妖兽,快给大爷我滚出洞去!不然大爷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时候出洞?这时洞外想必被剧毒的桃花瘴笼罩,出洞必死无疑,怎么出洞?

    梁风打个哈哈,道:“鼠大爷,你也知道的,现在外面都是那剧毒的桃花瘴,一打开洞口,桃花瘴飘进来,你们也都会被毒死的。”

    “那……那……我们兄弟几个正饿得慌,你们就当我们的口粮!”说完,五只地灵鼠排成一排,准备发出攻击。

    “慢!慢!”梁风大叫道,“你们的娘在地上快死了,你们还尽想着吃?!”

    有三只地灵鼠又呜呜哭起来,“娘啊娘,你怎么还不起来啊?你怎么不带我们去找吃得啊?”

    那只看来是大哥的地灵鼠大喝道:“哭,哭,哭个屁!哭又哭不活我们的娘!现在我们要自己找吃得,知道不?”又喝道:“起来,这两只妖兽就是我们第一道菜!”几只地灵鼠又排成一排。

    梁风瞥了一眼那地上躺着的地灵鼠,见它那鼻尖上有淡淡的五彩斑斓之色,叫道:“你们的娘还没死,你们都不管了?”

    那只大哥地灵鼠听了,抽噎了几下,哭叫道:“我的娘啊我的娘!你中了那桃花瘴毒,我们几兄弟实在没办法啊!”它的另外几只兄弟也一起嚎啕大哭。

    梁风道:“大爷我有办法——你们的娘中得那桃花瘴毒甚浅,服用一颗‘却邪丹’就能解毒!”

    “真的?!你有能解桃花瘴毒的‘却邪丹’?”十只黑溜溜的鼠眼盯着梁风看。

    “当然!……”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一面的石壁石块飞溅,破了一个大洞——一个声音从洞里传了出来:“谁有‘却邪丹’?全部交出来!”三条人影从石洞里飞跃而出,他们都是身穿东岐门样式法袍。

    梁风目光一凝,望着那为首的弟子——那人面容与东岐门三少杰之一的嵇秋行有几分相似,问道:“嵇家的嵇秋义?”

    在东岐门秘境试炼弟子名单上,梁风特别关注了几个人,排在前几位的都是嵇家弟子,其中嵇秋义排在第三,第一就是东岐门三少杰之一的嵇秋行,第二是嵇秋仁。嵇秋行、嵇秋仁、嵇秋义都是嵇家嫡子,也都是东岐门或东岐下院的亲传弟子。

    东岐下院是东岐门几十个下院中排名第一的下院,地盘就是东岐门总门所在的外围一圈,东岐下院的掌院嵇应山就是嵇秋行的祖父,也是嵇秋仁、嵇秋义的伯祖父。而嵇应山又是东岐门刑堂堂主嵇应慎之兄,有金丹二品的修为。

    嵇秋义也是目光一凝,道:“颜师妹,是你?哈哈,正好,正好!”又道:“刚才是你们说有‘却邪丹’?好,全部交出来,给师兄我!”

    颜雪菲看到嵇秋义肆无忌惮的邪恶目光,皱了皱眉头,道:“嵇师兄,我们没有‘却邪丹’,你听错了。”

    嵇秋义冷哼一声,喝道:“颜师妹,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大爷我数到三,如果还不交出来,等下大爷我可要好好侍候颜师妹你!”嘿嘿笑了两声,又道:“东岐门十大培元期美女第二,并且还精通‘天魔魅惑术’!哈哈哈,那滋味一定好极了!”他伸出舌头,慢慢地舔了一圈嘴唇。

    颜雪菲冷喝道:“畜生,你敢?我师祖、我祖父绝不会放过你!”

    嵇秋义冷笑道:“大爷我不敢?哈哈哈,刚才大爷我看着你飞奔而来,跑得挺累的吧?哈哈哈,现在灵力还剩两成?一成?待大爷我爽过之后,你就消失了,你师祖、祖父怎么会知道是大爷我干得?哈哈哈,哈哈哈……”

    他直接无视梁风的存在,又转头对另两名同伴说:“等下待师兄我尝过颜师妹的滋味之后,你们也好好尝尝!嘿嘿嘿,反正都要让她消失的,不能浪费不是?”

    那两名弟子目露兴奋,喉结滑动几几下,手持攻击、防守灵器,准备开始攻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