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一个不留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停了一会儿,颜雪菲又问道:“师兄,前日你只去了几个时辰,怎么既找全了符纸符笔的材料,还摘得那么多绿级灵药?”

    梁风他们昨日盘点了下灵药,发现与两只穿山灵甲换得的灵药有三十多株,都是绿级中下品的。绿级下品的灵药一株价值五千上品灵石左右,在秘境之外也相当罕见,但在这秘境内,他只用一块烤好的莽肉就换来了。他猜想那两只穿山灵甲想必也以为占了自己便宜——藏在它们腹中的灵药里,绿级中下品灵药想必是最差的了。

    他笑着解释了下,道:“颜师妹,这些灵药远远不够保证我们下半场进入秘境中心,这些绿级下品灵药拿来当炼丹用倒甚合适。”

    颜雪菲点头称是。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颜雪菲问道:“师兄,我们会不会走错了?”

    梁风停住脚步,又观察了下四周飘荡的云雾,树木,道:“不会有错,我们快走出迷阵了。”

    颜雪菲看了又看下梁风俊秀的脸庞,见他深邃的目光掠过自己,脸色微红了下,笑道:“师兄,你这么有信心,想必这法阵你也相当精通。”

    梁风笑道:“入秘境之前,我师傅专门教过我们法阵。”

    颜雪菲又道:“临时学几个月又有什么用,师妹我还学了两年多时间的法阵,还是看不甚明白这大迷阵。”又道:“师兄,师妹我明白你的顾虑,出了秘境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我们在秘境中的事情。”

    ——

    从一棵大树后走出来,颜雪菲心胸为之一阔——现在终于走出了迷阵,眼前再没有雾蒙蒙一片的感觉了。

    她笑道:“师兄……”

    梁风脸色严峻,朝几十丈外一片灌木丛处大喝道:“滚出来!大爷我看见你们了。”其实不是他看到的,而是小狐狸翡儿闻到了那里的修士气味,告诉他的。

    “哈哈哈——”几声大笑,三条身影从灌木中站了起来,居然也是身穿东岐门样式法袍的弟子。

    那三名弟子逼了上来,齐声喝道:“交出灵药灵器,饶你们俩不死!”

    梁风看着对面几张有点面熟的脸,冷哼一声,与颜雪菲对视了下,随时准备激发已经在手的两件灵器——他们现在灵器灵符完备,就是打不过,靠着神行符,也能摆脱没有神行符的对手,当然如果对手也有神行符,那就要死斗一番了。

    颜雪菲从梁风身后走了出来,道:“对面的王师兄,我们都为东岐门同门,何必在今日就为了些灵药而拼杀呢?”对面为首的弟子姓王,是刑堂二长老阎太山的座下弟子,是阎太山孙子——东岐门三少杰之一阎白风的师兄,是名天灵根弟子,实力相当强悍。

    那王姓师兄目光一闪,道:“原来是十大美女第二位的颜雪菲师妹当面啊,哈哈哈,好,好,好……”连好了几声,接着道:“这梁风是本人必杀之人,颜师妹想抽身事外,现在就可以走了,师兄我绝不拦你!”

    他又道:“嘿嘿嘿,现在你们只剩两人了吧,你们组的那个雷震天就是个废物,已经死掉了吧?!如果颜师妹你不识相,一定要以你们两人对付我们三人,那么后果你可要想清楚了。”他身旁的两名师弟都死死盯着颜雪菲,目光中露出淫邪之意,喉结上下滑动。

    梁风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雷师弟死掉了?”

    王姓师兄冷笑道:“我就知道!”又朝颜雪菲道:“给你一息的考虑时间,一息过后,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梁风神色不动,静静等待颜雪菲的决定——耳边响起颜雪菲的轻笑声:“师兄,你不会以为师妹我会独自离去吧?格格格,这么简单的离间计师妹我如果也看不出来的话,那也太笨了。”她是使用‘传音入密’法说的,又道:“师兄,对手三个,虽然我们能且战且退,然后找机会逃走,但也要消耗不少灵力,师妹我有一计,你看如何……”

    梁风听了微微点点头。

    一息时间转瞬即过。

    颜雪菲微笑道:“王师兄……,能不能再让师妹我考虑片刻?唉,梁师兄刚才才救过师妹的命,师妹我实在不忍心现在就离开……”她举起纤纤玉手,捋了捋几丝长发——

    她的笑容如百花盛开,她的声音清脆悦耳,语气轻柔撩人。

    梁风明知道颜雪菲正全力施展‘天魔魅惑术’,依然心猛跳了几下,又见对面三名弟子俱是精神有点恍惚,目露淫邪之意,喉结上下滑动,知道机不可失,一抬手,一道乌光飞出,朝那王姓弟子激射而去。

    射出乌光之后,他大喝一声,朝那王姓弟子疾扑而去,人在空中,又连续激发手里一叠的‘飞剑符’,一支支灵力飞剑化作一道道白光,蜂拥而去。

    “当!”一声大响,乌玉刺打在王姓弟子的玄龟甲上,没有建功。

    那王姓弟子反应速度很快,很快就控制防守灵器挡住了梁风的进攻——看来他虽然被颜雪菲的‘天魔魅惑术’魅惑了,但应该是受魅惑不深,受到攻击时能很快反应过来。

    又连续‘当当当’声响起一片——是灵符发出的灵力飞剑打在防御灵器上。

    王姓弟子眼露骇然,惊叫道:“如此之快?快,陈师弟,帮我防守一二!”那灵符激发的灵力飞剑真是威力即大且激发的又快,让他胆战心惊。

    另外两名弟子才反应过来,不过已经被颜雪菲和她的灵兽碧睛鹰拖住了,连他们自己的灵兽都没放出来,也一时根本来不及救援王姓弟子。

    又是‘当当当’声响起一片。

    梁风再将五张飞剑符的最后一支灵气飞剑激发完成后,手指一指,一道红光激射,之后,又是一道红光激射——那红光的速度很快,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王姓弟子堪堪又挡住了五支灵力飞剑,依然腾不出手放出自己的灵兽,更来不及取出皮囊中的灵器。他骇然大叫道:“停停!请听师兄我……”

    话音未落,他看见一道红光在自己面前绕了一个弯,避开了防御灵器,射进了自己的眼睛——他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之后才隐隐听到尖锐的呼啸声。他身子僵了僵,慢慢地仰天扑倒在地,身前的防御灵器玄龟盾掉落在地,嵌在草地上。

    梁风全力以赴,几个回合内击杀了有些措手不及的王姓弟子,回身朝另外一名弟子奔去。

    那弟子余光看到自己的组长已经扑倒在地,显然是被杀死了,骇然失色,叫道:“郑师弟,快跑快跑!那梁风是扮猪吃老虎!”他快速脱落战团,玩命飞奔而去。

    梁风激发了一张神行符,又加上‘踏雪无痕’身法,速度飞快,片刻就追上逃得最快的陈姓弟子——几支快速的灵力飞剑之后,又一道会拐弯的细小火球,那陈姓弟子也倒毙在地。

    剩下那郑姓弟子见梁风逼了上来,扔掉手里的灵器,扑倒在地,哭叫道:“梁……梁师兄,梁大爷,饶命,饶命啊!看在我们都是东岐门的弟子,低头不见抬头见,饶了弟子一命如何?”他不停地顿首,额头上满是鲜血,还有一脸的泪水鼻涕。

    他见梁风阴沉沉地看着他,又朝颜雪菲方向膝行几步,哭道:“颜师姐,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师弟我如何?师弟我家里还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五岁的稚儿,实在是不能死啊!颜师姐……师姐……”

    梁风见颜雪菲有点意动的神情,暗哼一声,又激发一次飞剑符,一支灵力飞剑飞出,一剑断头——那郑姓弟子的话音戛然而止,脑袋骨碌碌滚出好远,跪在地上的身躯喷出满腔的鲜血,‘滋滋’的响,然后软倒在地。

    之后,他让小狐狸把掉落在地的灵器皮囊都收集好,自己去发火球把三个人的尸首都烧成灰灰。

    颜雪菲看着眼前弟子的脑袋飞出,无头的尸身喷出一丈余高的鲜血,脸色惨白,蹲在地上,偶偶作呕。等梁风把所有的尸首都烧成灰灰后,她才平静了些,道:“师兄,你何必杀那个没有抵抗的同门弟子?”

    梁风冷哼一声,道:“若是我们败了,你认为他们会放过我们吗?哼!那时你必然是生不如死!”又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暴。”

    那个郑姓弟子怎么能放走?若放走了他,自己必然又成了刑堂二长老阎太山的仇人,必然成了王姓弟子、陈姓弟子的家族的仇人,自己只是培元期修为,有几条命让他们杀?唉,颜师妹真是有点脑袋不清!他心中暗道。

    梁风带着稍微整理的几个皮囊,也不说话,自往前方行去。

    见状,颜雪菲连忙跟了上前,轻声道:“对不起,师兄,刚才是师妹我考虑不周,那郑姓弟子确实不能放走,不然出了秘境,我们会后患无穷的。”

    梁风点点道:“颜师妹想明白了就好。”他们沿着山坡往上走。

    “啪啪啪——”

    几声掌声响起,梁风、颜雪菲皆闻声色变——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