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云海仙踪 > 第二百零六章 伴君

第二百零六章 伴君(1 / 1)

“哥哥眼睛一亮,拍手笑道:‘不错光杀狗皇帝一人,又岂能消我心头之恨?我要他国破家亡,孙孙也尝尽我们所尝过的苦头,我隐隐有些不安,忍不住问他们,凭着我们三人之力,又如何掀翻朝廷?

“王卿微笑道:‘若仅靠我和李大哥,自然是不能够了。但有了诗诗,就大不一样啦。周幽王为褒姒一笑,丢了江山;唐玄宗被玉环所迷,天下大乱。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赵佶这样的狗熊?,

“我心里一沉,这才明白他竟是要我留下来,继续取悦赵官家哼,这狗贼一心修成炼天石图,的绝学,知道凭其个人之力绝难做到,因此打着助我兄妹复仇的幌,想借我接近赵佶,得其信赖,当日也好仿照徐福,倾全国之力寻找蓬莱。

“哥哥握住我的手,道:妹,我知道你受了许多苦楚,不该再求你多做牺牲。我也想立刻宰了狗皇帝,带着你远走高飞。但人死不过头点地,就算将赵狗满门全都杀了,又怎抵消得了我们所受的苦难和屈辱?,

“我每听他说一句,心便往下沉坠一分,肝肠寸寸如绞。我忽然明白,他已经再不是小时那个不顾一切保护我的哥哥了。在他心里,没有什么能大过‘报仇,二字。只要能让赵宋倾覆,就算让我受尽践踏,也在所不惜

“但那时的我,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就算不同意,又有何用?于是我强忍着泪水,假装欢喜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打定主意,等我从他们这儿学够了本领,就杀了赵官家,再杀了从前欺负过我的每一个人,然后带着美成逃到天涯海角。

“天快亮时,我悄悄地掀开帘,只见大雪纷飞,后院的高墙下停着一辆马车,美成裹着皮裘站在雪地里,仿佛化作了一尊雪人。我泪水瞬间全涌出来啦,痴痴地凝望着他,他也默默地望着我,一如那夜。只是我们都明白,我再也无法随他离开了。我们之间,隔着两重院落,却似隔着万水千山。

“到了第二日傍晚,赵佶终于来了。王卿黑衣蒙面,装作刺客,躲在门后。赵佶方一进屋,他便踢上门,杀死了两名随身侍卫。我依照哥哥嘱咐,急忙抢身护住赵佶,大叫:‘杀人啦,杀人啦,

“哥哥乔扮成云游的道人,在院外等候已久,听得叫声,立即闪电似的穿掠而入。岂料他刚破窗而入,房门便被人撞开了,另一个锦衣男抢先冲了进来,挥刀劈退王卿,喝道:‘三衙管军高俅在此,谁敢放肆,

“我们全都吃了一惊,想不到半路杀入一个程咬金。‘三衙管军,是掌管禁军、厢军的大将,此人修为虽然一般,真气却颇为强猛。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王卿奋起全力,将那高俅一掌震开,假意朝赵佶杀来。

“赵佶吓得面无人色,我大叫着扑在他的身上。哥哥立即斜地里冲至,杀得王卿趔趄后退。王卿假意不敌,大叫一声,翻身撞出窗外,飞檐走壁,顷刻间便消失在暮色里。

“高俅等人无暇追击,忙不迭地扶起赵佶。赵佶惊魂甫定,问我来龙去脉,我哭哭啼啼,将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谎话又说了一遍,只说那刺客是金国鞑,三日前便潜入这里,杀死了‘李师师,主仆和几个护院。我遭他胁迫,难以脱身报信,只好拼死保护圣驾了。

“我哥哥则自称是衤绅霄派,的道士林灵素,进京与师弟王卿会合,路过楼下,听得呼叫声,故而拔刀相助。赵佶听了又是感动又是感激,紧紧握住我的手,叹道:‘若不是两位卿家冒死救驾,大宋今日可就没有天了,

“高俅上下打量着我哥哥,大喜道:‘是了阁下莫非就是当年与我同为苏公书僮的灵素兄?,我哥哥这才认出他来,又惊又喜。

“原来当年苏公将高俅送与王晋卿,深得其赏识。王晋卿见他善踢蹴鞠,又找了个机会,引见给了同样酷爱蹴鞠的端王赵佶。赵佶当了皇帝后,高俅跟着飞黄腾达,很快就凭借战功,当上了掌管禁军的‘三衙管军,。今夜他恰好陪着赵佶,来矾楼微服玩耍,故才有了这番情景。

“高俅极讲义气,对苏公故人向来照顾,何况当年交情极深的玩伴?当下大力保荐,将我哥哥吹得天上少有,天下绝无。我哥哥又能言善辩,大吹法螺,自称受了‘火师,、‘电母,的指点,修成了通天唤雷的本领。并当即表演了‘阴阳五雷,,引得冬雷震震,闪电交加。

“赵佶原就崇仙慕道,又惊又喜,将他视为神人,很快便连同王卿一道,召入宫,分别封为‘通真达灵先生,、冲虚妙道先生,,授以金牌,可以随意出入。又专门为他建了一座‘通真宫,。一时间,倍得恩宠,天下瞩目

许宣恍然醒悟,心道:“林灵素了赵官家一命,又有最得宠的‘李诗诗,与高俅争相说好话,难怪这么快便成了道门第一红人。也难怪赵官家会对他言听计从,崇道抑佛,炼丹长生,搅得乌烟瘴气,天下大乱。”

李师师嘴角泛起一丝酸楚的笑纹,淡淡道:“至于我么,因为救驾有功,更得赵佶的喜欢了。高俅说,鞑刺客必是打听到官家对我的钟情,才在这里埋伏行刺,为了避免再生危险,不如将死去的‘李师师,说成是我,这样我就能假借着‘李师师,的身份,李代桃僵,在‘章台园,里与赵官家安心厮守了

“于是从那天起,‘李诗诗,便随着那张剥下的脸皮一起死了。我成了李师师,住进了那至为熟悉的园。只是春时花、夏时月、秋时风、冬时雪,年年岁岁,景物依旧,和我一起照入水面的人,却再不是他。

“随后的几年,我哥哥与高俅、蔡京、童贯等权臣往来密切,越来越得势,也越来越得赵佶的倚信,真可谓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我只盼着他快快弄倒朝廷,报仇雪恨,我就能早早脱身,和美成一起远遁天涯了。但他却似猫捉老鼠,玩儿得起兴,王卿更借着权势,大量搜刮灵丹妙药、古书秘笈,修炼神功。

“哥哥为了助我修成‘阴极基,,抓了许多道童、道姑在‘通真宫,里,将他们作为嫁衣神功,的鼎炉,丹成鼎裂后,又将他们的丹传入我的身体,帮我打通任督二脉。

“他聪明绝顶,得了敖无名与魔帝、妖后的亲传,又有道佛各派进献给赵官家的各种神丹妙药,年纪轻轻,却已俨然成了道门第一高手。我在他的倾囊相授下,很快也掌握了‘阴阳五雷,与各派绝学,进境一日千里,越来越沉迷其。

“那天夜里,赵佶没来。我一个人站在桥上,看着波心摇荡,冷月无声,又感到了那种椎心彻骨的悲伤与孤独。就在这时,墙外突然传来一阵扬的笛声,如泣如诉,缠绵悱恻。

“我浑身发抖,这曲我唱过了百遍、千遍,词句也早已牢牢记在心间。笛声突然断了,过了片刻,只听一个低沉温雅的声音轻轻地唱道:‘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惜惜坊陌人家,定巢燕,归来旧处。黯凝伫,因念个人痴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

“我双颊忽而滚烫,忽而冰凉,梦游似的穿过园,打开偏门,走到了院外。只见月光如雪,桃花如霞,他青衣鼓舞,独自站在墙下,泪光闪烁地凝视着我。那一刻,我悲喜填膺,肝肠如碎,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家仇国恨,全都被迎面的春风刮得片缕不存。

“我不顾一切地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比他更加重要,再也没有一刻比那时更加真实了。他捧着我的脸,仿佛碾碎似的压住了我的唇,我的眼泪,合着他泪水,在我们的唇舌间层层叠叠地化开,那么咸,那么苦,那么涩,却又那么甜……”

轰鸣迭爆,炽烈的熔岩已经涌到了距离他们七丈处。许宣心大凛,再过片刻,吉塔火山只怕又要重新喷薄了

李师师却恍如不闻,脸颊红得想要滴出水来,痴痴地望着摇曳的火光,自顾低声道:“我醒来时,月满西楼,炉火在我们身边闪耀,他抱着我,卧在熊皮地毯上,沉沉熟睡,嘴角依旧挂着微笑。我颤抖着抚摸着他,分不清是真是幻,多么害怕这只是一个梦,醒来时他就会消失。

“一阵风吹来,帘帷鼓舞,我突然瞥见一道人影斜斜投映在廊台上,猛吃一惊,急忙裹起衣服,提剑冲了出去。却见王卿站在廊上,双眼灼灼,神色古怪得盯着我。”

热门推荐
九阳丹神 特种狂龙 重生之焚尽八荒 无赖总裁之离婚请签字 花都兵王 争霸天下 护美强兵 同居美女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