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云海仙踪 > 第二百零二章 美成

第二百零二章 美成(1 / 1)

许宣呼吸如窒,口于舌燥,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她没有楚青红冷艳,也不如白素贞清丽,及不上小青妩媚,更不如李少微妖娆……但不知何以,却偏偏如夜明珠般璀璨夺目,让人难以逼视。即便所有这些绝代佳人并列旁侧,只怕也瞬间黯然失色。

李师师嫣然一笑,摇头道:“可是那时的我,却不过是个又瘦又小的黄毛丫头,和那‘李师师,一比,更是自惭形秽,羞得连头也不敢抬起来。暗想,原来李姥买我不是为了陪客,而是伺候她的。心里五味交杂,也不知是欢喜,还是难过。

“我虽然从小受尽了种种折磨,却咬紧牙关,从没妒羡过别人。但那一刻,看着那‘李师师,光彩照人地站在绿纱帘下,与青衣男相视而笑,第一次涌出如此强烈的自卑与渴望,多么想终有一日也能像她那样呵。

“于是从那时起,我不由自主地模仿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模仿她说话的声音,模仿她弹琴的姿势,偷偷读书识字,看她看过的每一本书,弹她弹过的每一首曲……就连她生病时蹙着的眉,生气时努着的嘴,也觉得那么美

“不知不觉,我当了她三个月的婢女,也渐渐摸透了她的脾性。她喜怒无常,忽冷忽热,高兴时温柔亲切,和蔼可亲,就算不小心打碎了她最心爱的杯、弄脏了她最钟意的字画,她也笑吟吟的不以为忤;但生气时却凶狠冷酷,又打又骂,像是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

“后来我才知道,李姥之所以买下我,是因为前一个丫鬟被她活活打死了,他们悄悄将她埋在了‘章台园,的池边柳树下。剩下的两个婢女畏她如虎,只要她脸色一变,就吓得远远得躲开。只有我,只有我从小捱惯了打骂,她疾言厉色也罢,鞭挞掌掴也罢,全都默默忍受,毫无怨言。

“或许因为这个缘故,她反倒待我越来越好,不再让我于重活儿了,动辄赏给我衣服和银两,让我陪着下棋弹琴,研墨扫花,就连吃饭、睡觉,也让我挨在她身边。高兴时还会教我识字念书,弹琴画画,甚至贴着我的耳朵,悄悄地教我魅惑男人的法。

“那两个丫鬟又妒又恨,冷嘲热讽地说我定是她失散的妹妹,还给我改了个名字,叫作‘李诗诗,。传入她的耳里,她非但不生气,反倒格格大笑,让所有人今后都叫我‘李诗诗,。于是从那时起,矾楼就有大小两个‘李师师,

“那时她艳冠京华,每天想要入幕之宾的访客也不知有多少,门庭若市,她却常常托病,一个也不肯见。京城里的人都说她性情孤傲,眼高于顶,只有我心如明镜,她只是对周美成痴心一片,不愿负他罢了。”

李师师脸颊晕红,眼波忽然变得温柔迷蒙起来,低声道:“我初到‘章台园,遇见的那个青衣男,就是她的心上人、被称作‘天下第一词人,的周美成。我听过的许多歌,都是他填的词,作的曲。‘李师师,喜怒无常的怪脾气,也全都是因他而起。

“那时美成在外地任官,隔上许久才能回京一次。收到他的书信,她便会欢欣好几天;得知他即将返京,更是喜悦得几夜不能入眠。他走了之后,每每伤心气怒,思念成疾,稍不顺心,立即大发雷霆。

“有时她几日不下床,就让我一遍遍地念他写的书信。那些信的每一句、每一字,我都能倒背如流。我读给她听时,总不免心痛如割,又是羡妒又是难过。如果世上也能有一个人,这般想我、念我,给我写这么甜蜜的情话,填这么动人的词,我就算即刻死了,也甘之若饴。

“有时我常想,我究竟是因为羡妒审,才喜欢上了美成;还是因为喜欢美成,才羡妒了审?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唯一能确定的是,我每念一封美成的信,便对他沉迷一分,那些字句就像楔般一寸寸钉入我的心底,让我心碎沉沦,而不自知。

“但是在美成的眼里,我依旧只是个羞怯胆小的小丫鬟。每次他回到‘章台园,,总是对我微微一笑,连话也来不及说上两句,便匆匆地见她去了。但即便那短短的一瞬,我已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每逢那时,我总是咬着唇,如坐针毡地候在屋外,既盼着审叫我,又生怕她真的叫我。他们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一步也舍不得踏出楼外,不是倚靠着画画、写字,就是一起抚琴唱曲。

“我屏息敛气地在一旁为他们端茶倒酒,研墨调筝,心里突突直跳,不敢看他。偶尔视线交对,他朝我粲然一笑,我总不免面红耳热,心慌意乱,不是打翻了砚台,就是摔碎了茶盏。审此时心情大佳,自然不会责罚。他温雅宽和,更加不会呵责,反倒拿我打趣,说些解围的俏皮话。

“我从小见的男,不是龟奴嫖客,就是被护院伙,动辄对我打骂凌辱,何曾这般温和体贴?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感动,泪水差点儿便涌出来了。除了我爹和哥哥,这世上对我最好的男,只怕就是眼前这至为熟悉的陌生人了。

“他风度翩翩,妙语连珠,相处越久,对他便越发欢喜痴迷。与我渐渐熟稔后,他说的话、开的玩笑也渐渐多了,知道我会弹琴书画,颇为惊讶,很是称赞了一番,还兴致勃勃地亲自点拨。

“当他第一次握住我的手,一笔一划地在宣纸上勾画时,我脑一片空白,浑身颤抖,耳颊如烧,心仿佛随时要从嗓眼里蹦出来了。审却笑吟吟地在一旁望着我们,神色古怪。她一定早就看出了我的心思,却不道破。

“哼,在她眼里,那时的我定是可笑极了。可是她又怎会料到,有一天,美成竟会移情别恋,喜欢上我这又可怜又可笑的黄毛丫头?

“日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我就在‘章台园,里待了三年。那三年是我这一生最平静、最快乐的时光。虽然贱为奴婢,除了矾楼哪里也不能去,但对我来说,只要能时不时地见到美成,只要能日日读到他写来的书信,这一片小小的天地,便是广阔无边的宇宙了。

“那天夜里,矾楼来了许多高官贵人,审拗不过李姥再三央遣,带着那两个丫鬟去唱曲陪酒。我独自一人留在‘章台园,里。窗外柳枝浓绿,月儿又亮又圆,那时已经有两个月未曾接着美成的音讯了,我想着他,心思缭乱,掌着灯,提起笔,在纸笺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他的名字。

“耳根忽然一热,有人朝我呵了口气,低声道:‘芳脸匀红,黛眉巧画宫妆浅……,我手指一颤,毛笔登时掉落。那人从身后将我紧紧抱住,轻轻地吻了吻我的耳垂,继续低声道:流天付与精神,全在娇波眼,早是萦心可惯。向尊前、频频顾眄。几回想见,见了还休,争如不见。,

“那声音再也熟悉不过,正是几月来朝思暮想的美成。我浑身瘫软,想要挣扎,却连呼吸的气力也没有了。原来他想要给审一个惊喜,未寄音信,便昼夜行程,赶回京城。我掌灯背对着他,身形与审相若,穿着的又是她送与的衣裙,一时间将我误当成了她。

“我想明此节,心里却突突狂跳,怎么也开不了口。只觉他的唇沿着我的耳垂,慢慢地转到耳后,又一点点地吻过颈,移过肩窝……我浑身越来越烫,鸡皮疙瘩全泛起来了。终于,他猛地扳过我的脸,狠狠吻住了我的嘴唇……

上方火山云里电光乱舞,轰鸣滚滚。许宣听得耳热心跳,李师师双颊酡红如醉,眼波也像要融化开一般,顿了好一会儿,才又低声道:“那时我脑里如雷声轰鸣,什么也听不见、看不着了。不过过了多久,才听见他低呼一声:‘是你,我如梦初醒,又羞又窘,急忙挣脱开来,掩住衣襟。

“他惊讶地看着我,又看了看桌上那写满了他名字的纸笺,忽然泛起了一丝微笑,说:诗,诗诗,几个月不见,原来你也已经长成大姑娘啦。,我越发羞窘,忙将纸笺揉作一团,抛入竹篓。

“他举着灯,双眼灼灼地盯着我,我以为他又要上来抱我,又是期待又是害怕。他却笑了笑,提起笔,一边写,一边念道:烛影摇红,夜阑饮散短。当时谁会唱阳关,离恨天涯远。争奈云收雨散。凭阑于、东风泪满。海棠开后,燕来时,黄昏深院。,

“话音刚落,左侧突然传来一声冷笑:一句“夜阑饮散短。争奈云收雨散”,我猛吃一惊,掉头望去,‘李师师,正立在门外,怨毒阴冷地看着我。”

热门推荐
九阳丹神 特种狂龙 重生之焚尽八荒 无赖总裁之离婚请签字 花都兵王 争霸天下 护美强兵 同居美女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