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云海仙踪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青红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青红(1 / 1)

许宣一凛,不知她言下何意,她却又转过身,柔声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有时我觉得我已经很老了,有时却又觉得自己依旧只是个孩子。人生漫长,苦无终日,但当你转头回想时,却又觉得时光过得这么快,快得来不及追思。”

云海茫茫,浮着一轮轮七彩的光晕。

青帝翩然伫立在瓦砾遍地的崖边,出神地凝望着对面那积雪皑皑的峰顶,又仿佛越过了山尖,凝望着那看不见边际的蓝天,低声道:“我第一次来到这‘百花顶,,不过六岁。那时这儿的主人还是蛇族的圣女,这儿还叫作‘女娲宫,。那时的我骑着凤凰,乘风高上,看着下方的茫茫云彩,似真似幻,泪如泉涌,就像在做着从未有过的美梦。

“将我带到蓬莱的,就是卡米神祝。直到今天,我还能清晰地记着他回头望着我时,在阳光下灿灿生辉的笑脸。那时我又怎会想到几十年后,竟会和他反目成仇?竟会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当时我视如天堂的地方

“在我来这儿之前,我住在东海的一个小岛上,妈妈生我时就已经死了。全村的人都视我为怪物,就连我家人,就连我爹,也怕我,恨我,终日又打又骂。我这六岁前所受的屈辱与痛苦,比别人一生还多。而这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我这半男半女的身体……”

许宣“啊”地一声,如遭电殛。

自从知道这美貌绝伦的红衣女子,与那日降伏青龙的青帝系同一人,便觉其中必有蹊跷,但却没想到竟是这个缘由忽然明白为何“百花宫”里,男的要施女妆,而女却要着男装了。

青帝嘴角露出一丝凄苦的微笑,低声续道:“我六岁那年,卡米带着八歧大蛇和一群东瀛海贼来到岛上,杀光了全村的人,独独留下了我。而他之所以没杀我,恰恰因为我和他一样,都是阴阳同体之身。那时我还以为他是因此怜悯我,才收养了我,却不知这老贼心机歹毒,早在那时就已筹划好了所有一切

“他杀了我家人,杀了全村的百姓,我对他非但没有半点仇恨,反倒感恩戴德,将他看成带我脱离苦海的大恩人。他费尽心机,终于带着我来到了蓬莱,又将我送入‘女娲宫,,做了蛇族圣女的侍女。

“我装成哑巴,乖巧顺服,很得圣女的喜爱。其他的蛇人侍女极为嫉妒,百般刁难我,欺侮我。有一天,终于有人现了我男女同体的秘密,密告了圣女,圣女不舍得杀我,反倒更加怜悯。为了保护我,她甚至将告密的人悄悄杀了……唉,她待我这么好,可我却被卡米老贼迷了心窍,毫不领情,日夜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圣女将我当作孩子,毫无戒心,我与她朝夕相处了三年,没有查到‘白虎皮图,的下落,却偷偷学了不少她的本事。她现后,非但没生气,反而很欢喜,说我天资聪明,是练武的奇才,专门拣了许多木族的上古绝学,毫无保留地传授于我。

“我长这么大,她是唯一真正待我的人。和她相处越久,我就越羞愧难过,几次差点儿将卡米之事和盘托出。卡米察觉我的心事,就在我身上下了三十六种奇蛊,除了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毒蛊,还有‘听声虫,、‘问心蛊,,不但能清清楚楚地听见我和圣女的每一句对话,还能察觉我心里的异动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许宣心里忽然一凛,想起先前王文卿那古怪的眼神。这厮阴狡多疑,丝毫不在卡米之下,既然如此成竹在胸地让自己与青帝独处,是否也曾趁着巫鹿更换脏腑时,在他体内种入了类似的蛊虫,监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霎时间冷汗遍体,凝神“内视”。这一扫探,更是惊怒交迸。体内果然有几处地方略感异常,麻麻痒痒,似有虫蚁轻咬爬行。

青帝似在同他倾诉,又似在自言自语,低声续道:“我知道生死操于卡米之手,稍有不慎,还会害了圣女,只好放弃了坦白的念头,继续为他打探、寻找‘白虎皮图,。我十六岁那年,那自称为‘伏羲转世,的敖无名来到了蓬莱,不但将三十三山骗得团团乱转,也将圣女骗得神魂颠倒。只有卡米一眼就瞧出了他的叵测居心。

“卡米没拆穿他,反而伪造了许多谶语,为他大肆吹捧。敖无名威信日隆,又兼甜言蜜语,哄得圣女失去了清白之身、交出了所有秘密。我瞧在眼里,暗自冷笑,对一向尊敬感激的圣女,也不由起了轻慢厌憎之心。唉,那时我太年轻,不知道当你真正喜欢上一个人时,就像是中了邪,着了魔,心底里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却依旧如扑火飞蛾,奋不顾身。

“那年八月十五,三十三山都在等着敖无名镇伏青龙,他却偷偷地溜到了‘女娲宫,如意塔下,盗走了半张‘白虎皮图,。我听得他与圣女的对话,抢先一步找到了皮图,但前脚刚到,他后脚便已跟来了。

“仓促之下,我只得扫了几眼皮图,又放回原处。等他兴冲冲地揣着皮图逃之夭夭后,立即告知了卡米。而后趁着周遭大乱时,躲入‘万花谷,,将‘白虎皮图,上所记录的一切,原封不动地复制在了一张羊皮。我记心极好,向来过目不忘,但那时却忐忑不安,反反复复地想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记错了哪怕一个最为微小的细节。

“青龙出来了,天崩地裂,也不知杀死了多少人,敖无名却始终不见踪影。卡米趁机四处煽动叛乱,三十三山积郁了数千年的怒火,一夜间仿佛全都爆了。圣女虽然抓住了敖无名,追回了‘白虎皮图,,却再也无法控制局势。蛇族的统治,就这样逐渐土崩瓦解。

“之后的一年多里,到处都是战火,到处都是杀戮。唯独我一个人躲在‘万花谷,里,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废寝忘食地揣摩‘白虎皮图,上的每一幅图、每一个字。那张皮图里,除了‘玄武骨图,的线索,还有女娲所创的‘阴阳五雷剑谱,。

“这套剑谱原是女娲依照着她与伏羲想出的不世绝学,须由童男童女双剑合璧,才能有惊天动地的威力。不管你多聪明,真多么充沛,也不能独自修炼,否则必定经脉俱断,走火入魔,哪怕连蛇族圣女也不例外……”

她肩头轻颤,突然格格笑了起来,眼眶里却晃动着晶莹的泪水:“可女娲纵然机关算尽,也料不到几千年后找到这幅图的我,偏偏是几十万人中才有一个的阴阳同体之身。别人视如畏途的修炼法门,到了我这儿,反倒成了再也合适不过的坦途大道许公子呵许公子,你说说,老天爷给了我这半男半女的身躯、不阴不阳的命运,究竟是恨我呢,还是爱我?”

许宣听得目瞪口呆,才知她这一身绝学竟是“白虎皮图”而来

敖无名回到中原后,凭着他所记忆的半卷“阴阳五雷剑谱”横行四海,又由此分化成“神霄派”、“五雷”等种种派别,每一种都足以威震天下。青帝阴阳同体之身,修炼的又是至为完整的剑谱,难怪有如此神通。

青帝柔声道:“我跟随蛇族圣女修炼了十年的上古绝学,已经颇有根基。又夜以继日地修炼了一年‘五雷剑谱,,将阴阳之在‘任督二脉,循环周转,每一天都进境千里。

“‘万花谷,里没有刀剑,我便以手指为剑,以气为锋,结合上古时木族的‘气刀,,自创出了独一无二的‘阴阳指,。到了第一个月底,我已能隔空摘叶,拈花伤人。第二个月底,已能聚气为箭,屠虎射雕。第三个月底,已能以指代剑,随心所欲……一年多后的初秋,当我走出‘万花谷,时,三十三山已再无人是我的对手。

“由于修炼阴阳二,我的两只眼睛变为一红一蓝,容貌也生了极大的变化,半月为男,半月为女。我捧着溪水,看着粼粼水光中那张陌生的脸,不知是悲是喜。再没有人能认得我了,包括我自己。

“然而这短短半年间,天翻地覆,变化的又何止是我一人?圣女与青龙激斗,被吞入腹中,女娲宫也被烧了个精光。我听说后痛哭了一场,从那时起,蓬莱山里再没有什么值得我关心了。”

她睫毛一颤,泪珠终于还是从脸上滑了下来,淡淡道:“我烧毁了羊皮图,对天立誓,从今日起,我再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我要做万山的主人,让众生匍匐在我脚底。

“那时正值九九重阳,三十三山在‘女帝山,比剑争位,我穿着男装,自号‘楚青红,,半天内,就以‘阴阳指,横扫了蓬莱所有高手,打得他们两股战战,心服口服。那天傍晚,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女帝山顶,成为了蓬莱新主,封号青帝。”

热门推荐
九阳丹神 特种狂龙 重生之焚尽八荒 无赖总裁之离婚请签字 花都兵王 争霸天下 护美强兵 同居美女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