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 > 第44章 你对我,什么感觉

第44章 你对我,什么感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更新最快!

不过,大bss还真得感谢老钟这通电话,让这个外表坚强,内心敏感的小女人清醒过来,不再哭了。

“你要走?”大bss开口,打断沉默。

“嗯。”她站在哪儿,情绪稍稍稳定,可却尴尬得手足无措。她感觉自己糟糕透了,今晚丢脸真是丢到家了,先是被高子瑞撞见,后来是在他面前无故撒泼,又哭又闹的,这样的她,肯定糗死了。

她原本不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他时,总会失态

“不好意思”她头微垂着,根本不敢看他,很不自在的摸了摸太阳穴,“我刚刚情绪有点儿过了。”

其实好好想想,这事,也不全怨他。因为他吻她时,她好像也并没怎么反抗甚至,沉迷其中。

而且今晚分别几次之后都是她主动找他的,先是搭车,后是借证件她曾勾搭过他,所以,这些确实很难让他不误会。

看她脸色通红,不自在道歉的尴尬模样,跟开始对他撒娇哭泣耍赖的模样大相径庭,这个善变的小女人惹得大bss心里多了些异样的情愫,“我不知道子瑞在以后,不会让他再进这个房间。”让她如此尴尬,他也颇多自责。

呃!还有以后?她听得耳根都红了。

“宋轻歌。”

“嗯?”

“我”大bss嗓音低哑,“昨晚听见你跟朋友的谈话了。”他喉咙有点紧,听了那些话后,一整晚失眠。

其实,当她说,她要和罗世琛重新订婚之后,他真的打算放弃了。不过,昨晚无意听见她说的那些话,却让他改变了主意;还有,看她用他给的手机时,心里的愉悦简直是无以言表。

啥?宋轻歌不明白,云里雾里的,昨晚她跟许婉在一起啊,“我,说了什么?”

呃!大bss满头黑线,语气不爽,“你不记得了?”

她摇摇头。

看她那样子。果真是不记得了,大bss有种强烈的挫败感。

“我到底说了什么?”她又问。

“忘了。”大bss不悦。

她手机响了,老钟已经到酒店门口了,“我走了。”

当她打开门时,传来他颇无奈的声音,“我元旦就回来。”

宋轻歌身子微微一滞,没回头,走了。

不凑巧,她在走廊里遇到高子瑞,这厮还穿着浴袍,手里拿着一张房卡,见了她,惊讶,自来熟的问:“宋小姐,这就要走了吗?”

宋轻歌羞愧尴尬,皱眉,没理他,大步往大堂那边跑去。经过总台时,她能感觉那几个总台小姐异样的目光。

好糗!

她绝对不会再到这儿来了!

大bss抽烟的时候,高子瑞笑咪咪的走进来,没想到,枕头,烟灰缸全都飞过来迎接他,还好还好,他身手敏捷躲过了。嗬,要跟大bss一起工作生活,还得先把身手练敏捷了,否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她怎么走了?”高子瑞死皮赖脸的问。

大bss给了他一个赶紧滚蛋的眼神。

“大bss,这房间都进了,却没上成,你这撩妹技能啊有待加强。”高子瑞戏笑道,然后不无调侃的说:“要不要,我托朋友从日本买点材料回来让你学习学习?”

大bss心里正不爽,遇上这个始做蛹者又厚脸皮的撞在枪口上,“非洲那边的新项目马上要启动,还缺一个负责人,想来,还是你最合适!”

高子瑞暗叫不秒,“大bss”

大bss没搭理他,打了个电话,利落的安排:“许谦,通知人力资源部,明天发一则人事任命,由高总监负责非洲项目的启动工作。”

“bss大人!”

大bss装没听见。

“丰城!”

大bss视而不见。

“顾大哥!”

装,让你丫装!哼,大bss脸色不改。

“学长”这下,高子瑞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了,赶紧收起嘻皮笑脸,解释着:“我发誓。今晚我绝对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下了几天的雪,小区里水管冻爆了,停水停电的,我只能到这儿来。我又不知道你会带宋小姐来我更不知道你一进门就心急的壁咚”他越说越拦不住嘴:“如果不是我阻止得快,我就会被勉强看一场动作大片”

大bss眉一紧,对着电话说:“许谦,记得给高总监订最快的机票去非洲。”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高子瑞在心里腹诽:男人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重色轻友啊!

这破坏bss大人泡妞的代价真大啊,非洲,那鸟不生蛋的地方他哭晕在厕所。

大雪停了。

天气放晴,太阳也出来凑热闹了,不过,仍旧很冷。

安妮拿着记事薄,核对着宋轻歌一天的行程,末了说,“宋总,礼服送来了,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礼服?”

“月底工商联谊晚宴要穿的礼服啊,”安妮提醒。

“不用试了,”宋轻歌郁郁寡欢。

等安妮出去后,她的目光却落在办公桌上的台历上,今天24号,是平安夜,思绪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顾丰城,还有一个星期他就回来了。

自从冬至那晚后,她是刻意回避他,之前他发过两次短信,她都没回,以他的骄傲,应该不会再联系她了吧。

若说对他完全没感觉,那是假的。

甚至,可以说她动了心。

否则,冬至那晚怎么会和他一起吃饭?不可否认,她很享受跟他在一起的时刻,即使是明知跟他在一起,他会轻薄她。

只是,后来发生的尴尬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倒让她越渐清醒了。

如果,他们不是以“勾搭”这种难以启齿的方式相识的话,她倒不介意跟他继续发展下去;

又或者,如果他们相识在两年前,那时的她青春洋溢,毫无负累;

可现在的她背后压着一个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宋氏,她自己都喘不过气来了,又如何有精力去展开一段感情?

更何况,如今的她,到处找投资挽救宋氏。如果她与他在一起了,铁定会成为茶余饭后攀附富贵的笑话。

到时,恐怕他也会误会她与他在一起是有目的的,从而轻视她,抛弃她。

那么多的顾虑,让她害怕。

她不想做一只扑火的飞蛾,更不想让自己被烧得只剩灰烬。

顾丰城这样的男人,多的是女人投怀送抱,要什么样的没有?跟她,或许只是图一时新鲜罢了。

宋雅茹坐在轮椅里,宋轻歌给她喂饭。

她恢复得不错,眼口鼻并没有常人中风后的扭曲,除了说话不够利落外,意识也稍见清晰。

“你瘦了。”宋雅茹看着侄女,口齿不灵光。

“哪有啊。”宋轻歌在喂饭的间隙拿了纸巾替她擦拭嘴角。

“太瘦了不好看。”

“谁说不好看了?”宋轻歌婉然一笑,做着可爱的模样,“这样好看吗?”

宋雅茹笑了,“公司怎么样了?”

“还好。”宋轻歌唇角微扬,这是三个月来,姑姑第一次过问公司的情况,而她,也尽量避免让姑姑知道不好的消息。

“世琛呢?”

宋轻歌心微微一紧,解除婚约的事,她没敢让姑姑知道。

宋雅茹虽然在病中,可思绪却并没有完全混乱,她出这么久了,罗世琛一直没来看过她,“你们吵架了?”

“我们没事,好着呢。”宋轻歌继续喂她吃饭。

她的手机,有短消息的提示音。

【平安夜快乐】

是顾丰城发来的。

她的目光落在那几个字上,心情复杂。

“姑姑,世琛出了车祸,”宋轻歌为了打消宋雅茹的疑惑,说,“还在住院。”

“严重吗?”

宋轻歌点点头,“四肢骨折,只有等他出院了,才能过来看你。”

“轻歌,给世琛打个视频电话。”对于她的话,宋雅茹半信半疑,“我想见见他。”

没办法,宋轻歌只好给罗世琛打了视频电话。

接通时,手机屏幕上出现罗世琛的面容,在病床上躺久了,有着无法掩饰的病态,不过,接到她的视频通话,他倒是欣喜:“轻歌。”

宋轻歌刻意说了句,“世琛,姑姑想看看你。”最近他天天打电话给她,想要和她重修旧好,只是她并没有明确答应。毕竟做了两年未婚夫妻,有些默契还是有的,她现在打电话的意思,他应该能明白。

“轻歌,”罗世琛很委屈的样子,“我好想你。”

宋轻歌唇角微微颤动,“你跟姑姑说几句。”说罢,将手机放到宋雅茹面前。

视频里,罗世琛躺在病床上,手脚还有石膏,那手机,还是许华梅帮他拿的。罗世琛嘴甜,几句话就哄得宋雅茹笑了。

之后,许华梅还跟宋雅茹客气了几句,不外乎是关心问候,末了,许华梅说,“雅茹,我改天去看你,现在,让他们小两口说说话。”

“轻歌,今晚平安夜,”视频里的罗世琛表情很无辜,很可怜,央求道:“你过来陪我好不好?”

因碍着宋雅茹在,轻歌只得硬着头皮点点头。

后来,在宋雅茹的催促下,宋轻歌只得去了罗世琛的病房,临走时,宋雅茹还说,“到了给我打电话。”

宋雅茹和罗世琛在同一家医院,不同的vp病房,不到一刻钟,宋轻歌就到,她敲了两声之后推门而入。

许华梅也在,见了她,自然高兴不已,为了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找了借口回家,走之前还说,“轻歌,你多陪陪世琛,这几天你没来,他情绪很不好。如果聊太晚就别回去了,这里有房间。”

宋轻歌尴尬,其实,她只想过来看看就走的。

待许华梅走了之后,她才慢吞吞的走到病床旁,找着话题:“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拆石膏?”看他的样子,手脚都不方便,这样一躺就快一个月,他应该挺难受的。

“明天。”罗世琛看着她,越看越觉得她漂亮得耀眼,“轻歌,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你知道的,我很忙。”她说。

“你想不想我?”他问。

“世琛,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宋轻歌微微皱眉,再说这些话,不合适吧。

“那个不算数。”罗世琛温情脉脉的说,“在我心里,你还是我的未婚妻!是我最喜欢的女人。”

宋轻歌满头黑线,他怎么睁着眼睛说胡话?明明是他登报取消婚约的,现在怎么又不认帐了?

“我以前有很多做得不对的地方,我现在知道错了,我会改的,”罗世琛深知轻歌的弱点,“轻歌,你也不想姑姑为我们担心,是不是?”

手机震动,解了宋轻歌窘迫的尴尬,来电是个00开始的陌生号码,她想都没想就按了接听键,“喂?”

“睡了吗?”电话一接通,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就从那儿传过来,震得轻歌一颗心酥酥麻麻的,脸都微微红了。

“还没。”她语气轻轻的,目光有点闪烁,心砰砰直跳。

她的表情,没逃过罗世琛的眼睛,他盯着她,质问道:“轻歌,这么晚了,是谁的电话?”

宋轻歌心没由来的一慌,不小心挂了电话。

“谁打来的?”罗世琛一直盯着她。

“小婉。”她稳了稳心情。

罗世琛怀疑的看着她,又想到上次他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些,到底是起了疑心,“轻歌,你不愿意和我复和,是不是认识其他男人了?”

她没说话。

“他是谁?”罗世琛情绪激动。

“世琛,你想太多了。”宋轻歌说。

“那等我出院我们就订婚!”罗世琛盯着她,目不转睛。

“不可能!”宋轻歌拒绝,“当初,是你先放弃我的。”

“我已经道过歉了!”罗世琛情绪渐渐不受控,耐何身上有石膏,不能起身,“你不能因为我做错一件事,就否定我吧!”

宋轻歌皱眉,他们为什么解除婚约他会不知道?怎么还把责任全推得干干净净了?碍于他是病人。她不想和他吵,“世琛,你先静静,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眼看她就要出病房了,罗世琛束手无策,低吼道:“轻歌!你就不怕姑姑知道了,又中风?”

轻歌脚步微滞,姑姑,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比亲生母亲还要亲的人啊。

“轻歌,”罗世琛知道,宋雅茹是轻歌的软肋,“相信我,我会好好爱你,会帮助宋氏渡过难关,会孝顺姑姑的。”

宋轻歌讪然。

“轻歌,前段时间是我错了,”罗世琛央求道:“你就当我犯混了,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远在澳洲的大bss,眼底微冷,心情相当不好。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么晚了,怎么还跟罗世琛在一起?

他把手机扔掉,站在落地窗前,整个人都不好了。

“丰城。”桑兰琴走过来,年届六十的她,保养得相当好,“帮我送海伦回家。”她身后,海伦正笑靥如花,翘首期盼。

海伦是个中美混血儿,五官明艳深刻,相当的漂亮。

“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大bss淡淡的说。

桑兰琴笑道:“那是果汁兑的,没事的。”

“妈,”大bss点燃一根烟,“你这是纵容我犯罪!”

桑兰琴微嗔看他,知道他一旦决定了的事,任谁劝说也无用,不再勉强,“海伦,不好意思,丰城喝了酒,只能让司机送你回去了。”

送走了海伦,桑兰琴看着儿子还在抽烟,皱眉道:“丰城,晚饭前你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垮着个脸?”

大bss没说话,就顾着抽烟了。

“你觉得海伦怎么样?”

“她怎么样与我无关。”大bss说。

桑兰琴皱眉,耐心的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妈给你找?”

大bss微微叹了一口气。

桑兰琴拿着手机。“你看看,喜欢哪一个?”知道儿子要过来陪她过圣诞节,所以她早存了一些女孩子的照片。

“我累了,”大bss头也不回的上楼了,“洗个澡睡了。妈,你也早点睡。”

圣诞节的时候,街上成对的情侣,商店里欢快的圣诞歌曲,餐厅里浪漫的情调,到处都是过节的气氛。

一家西餐厅里,宋轻歌姗姗来迟,“抱歉,才开完会。”她脱掉大衣,露出黑色的l装。

欧阳俨打量着她,“你就穿成这样来跟我吃饭?”

宋轻歌看他,笑了,故意要走说,“那我马上回去换,你等我。”

“不用了。”欧阳俨皱皱眉,拉着她坐下。

她笑了。

“在忙什么,过节还开会?”欧阳俨不大满意的嘀咕着,他可是昨天就跟她约好了的。

“找投资啊!”宋轻歌揉揉后颈,“欧阳,你在美国待太久了,难道忘了。国内圣诞节不放假的。”

“哦,”欧阳问,“还顺利吗?”

“还好。”宋轻歌说,目前除了好利百联表达了明确的投资意向外,其他的都没着落。不过,她不想让欧阳替她担心,所以才会善意的说谎。

“轻歌,”欧阳俨说,“新年后,我会去市委工作。”他回国之后,一直忙着联系工作的事情,他原本学的是金融,回国后也有几家基金公司向他抛来橄榄枝,可他父母都是中学老师,希望他选择教育行业或者从政,没办法,他只有妥协了。

宋轻歌温婉一笑,倒了红酒,举杯向他,“恭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铁掌无敌王小军 顾先生,我们别谈爱情 超级掠食者系统 我的灵异档案 英雄联盟之捍卫荣耀 我在地狱当厨师 孺子帝 黑暗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