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冥婚:阴夫放过我 > 第五十一章 削肉剃骨

第五十一章 削肉剃骨(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冥婚:阴夫放过我更新最快!

我朝那个地下室里面一看,黑漆漆的,透着股阴森的味道,而我仅仅是站在门口的位置,就能闻到从里面散出来的浓浓潮湿霉的气味!

不!

我又仔细闻了闻,现在刺鼻的霉味里面,居然还散着腥臭的血腥味!

里面有人受伤?

这时,我爸又开始催促我进去,说他已经看到我妈了,就在里面的木桩上绑着!

我一听,顿时着急起来,抬脚就要进去。可是又一想,如果我妈真的被绑着,我爸不跑过去救她,怎么还在这儿非要等着我一起进呢?

还有,既然唐考把我爸妈抓来,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让我爸逃出来呢?而且,关押我爸妈的地方居然没人看着,就这么等着我和我爸救我妈出去?可能吗?

我站在门外,装作害怕的样子朝我爸说:“爸,这里面好黑,我好害怕,要不然你把我妈救出来,我在门口等你们吧。”

本来我以为他这么想让我进去,肯定会拒绝我,再劝我进去的,可是没想到,我爸听了我的话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他对我点点头,说:“那你就站在那等着吧!我现在去找你妈!这里面确实太黑了,你一个女孩害怕也正常。”

说着,他真的开始一个人往里面走了。

我一愣,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心想,难道我想多了,他真的是我爸?要不然他怎么刚才还一副非要我进去的样子,这会儿就又这么痛快的让我在门口等他?

我心里矛盾起来,如果他真的是我爸,那里面如果有危险我却让他一个人进去,那我也太不孝了,可如果他不是我爸,万一我进去了岂不是自投罗网?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我妈痛苦的尖叫,她好像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哭喊的声音凄厉的我心都要碎了!

我全身猛地一个激灵,再也顾不得许多,抬脚就往里面冲进去,而在我冲进去的那一刻,地下室的吊灯也忽然亮了起来!

刺眼的光线,让我下意识的就顿住了脚步,在寂静阴森的地下室中,传来一声声痛苦的喘息声,好像无数钢针在刺扎着我的心脏,我抬起头,看到地下室的中央,一个女人被绑在一个木桩上,她垂着头,奄奄一息。

而我爸,突然出现在木桩旁边,出一声刺耳的奸笑,他用一把匕抬起女人的下巴,朝我问道:“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你妈真的在这里绑着!”

刚才那个女人垂着头,整个脸都被头盖着我还不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我妈,可现在她被我爸用匕抬起了下巴,我就完全看清了她的脸!

这个女人确实是我妈!

可我爸现在在做什么?他不是说来救我妈的吗?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幅恐怖的样子,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嗜血,不仅没有把我妈放下来的打算,反而是好笑的看着我妈悲惨的样子!

我惊恐的看着我爸,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妈!

我朝他喊了一声,抬脚就要跑过去救我妈,这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几个脸色青灰的鬼魂,他们面无表情的瞪着我,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把我包围住,阻止我继续朝前走!

“爸!你到底在干嘛!疯了吗?那是我妈!你老婆!”我生气的朝他叫嚷着,因为那些恐怖的鬼魂而不得已停在了原地,气的直跺脚!

我爸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他拿起手里的刀,在我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慢慢朝我妈的脸上划了一刀,声音带着微微的疑惑,问道:“女儿啊,你不是说要在门口等我的吗?怎么又进来了?你是不放心我吗?”

“住手住手!”我急切的朝我爸喊着,心里面又痛又无奈!我不知道我爸这是怎么了,可是他在我妈脸上划的那一刀,好像划在了我的脸上那么痛!

他那一刀切的很深,我妈的脸颊顿时就皮肉翻滚,殷红的血液源源不断的从伤口里面流出,而我妈因为昏迷过去,并没有任何感觉。

我心疼的全身都颤抖起来,尖叫着让我爸住手,可是我的叫喊不仅没有让他停手,反而让他变本加厉!

他粗鲁的扯掉我妈的衣服,拿起匕在我妈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朝我问道:“你说,如果我这么一刀下去,她会不会死呢?”

不要不要!

我流着眼泪朝他摇头,哀求的看着他,因为哽咽而说不出话来,拼命的想要挣扎出去却被那些鬼围绕的更紧!

我爸从旁边的桶里面舀出来一盆水,他笑着道:“她都昏迷过去了有什么意思,你等着,我把她弄醒,那样才更好玩!”

说着,就把一盆凉水对着我妈泼了过去!

“不!”我尖叫一声,眼泪汹涌而下,恨不得能冲过去代替我妈承受这一切,可是,我却被那些鬼按的紧紧的,连动都动不了!

这个人一定不是我爸!我爸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待我妈呢?他到底是谁?是唐考?是他找人假扮的我爸?

他一定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奔溃!

对!一定是这样!

因为亲眼看着自己的爸爸对自己妈妈下毒手却无能无力,这种感觉实在太痛苦了!

这么残忍的办法,一定只有唐考那个变态才想的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曾盛装嫁给你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 铁掌无敌王小军 顾先生,我们别谈爱情 超级掠食者系统 我的灵异档案 英雄联盟之捍卫荣耀 我在地狱当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