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 > 第68章 我是野种么

第68章 我是野种么(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更新最快!

“呵!瞧给你吓的!”刀疤男将手中的刀又靠近一些:“不过家,目前你是回不去了。”

叶天睿憋憋着小嘴,要哭。

另一个男人伸手抢过刀,敲了一下刀疤男的脑袋:“行了行了,老大还没回来,咱们两个又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讹钱还是撕票,把孩子弄伤了,就没法交代了!”

“切!”刀疤男讪讪的应了一句,抬头继续看小家伙,眼神依旧凶狠。

叶天睿动了动眼珠子,小脚丫在地上蹦个不停:“叔叔,叔叔,睿睿要尿尿!”

“哎呀哎呀……”到底两个男人都是没有孩子的,根本没有耐性,刀疤男挥挥手:“尿裤子吧!”

“可是童子尿是很骚的哦!”叶天睿被绑的小手,在身前指了指小裤子:“睿睿尿了一点儿,是不是很骚。”

“……”虽然味道还没有传过来,可小家伙的话,还是真恶心到了两个人:“脱,脱裤子,去那边尿!”

叶天睿将捆在一起的小手递到男人面前:“叔叔,帮睿睿解开一下。”男人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迟迟没有动作,小家伙便皱皱眉:“放心,我的脚还绑住呢,再说你们两个大人不会连我一个小孩儿都看不住吧?”

刀疤男想了想,用刀将小家伙手上额绳索割开。

可下一秒,就看见叶天睿脱下裤子,就站在原地尿了起来,桌子前就出现了一小滩……

“这个臭小子,你干什么往这里尿?”

“叔叔对不起,睿睿没,没憋住!”叶天睿很无辜的瞪着桃花眼:“妈咪说了,小孩子不能憋尿。”

“……”两个男人被这个绑来的小家伙堵得哑口无言,可不一会儿,尿骚味儿真就飘过来,味道很大,在不大的小黑屋里,到处都荡漾着,让两个男人胃里翻江倒海。

他们捂住鼻子,小家伙儿突然又蹲下:“睿睿要拉粑粑!”

“行了行了!”两个男人心照不宣的使了个眼色:“你,你自己在这里先拉。”音落,就都跑了出去。

“我都没吃晚饭,哪有屎!”叶天睿狡猾的瞪了一眼门关闭的方向,快速提上小裤子,一蹦一蹦的来到了另一面,被订了木板的窗户上,上面有一条不小的空隙,刚好够小孩儿一个身位。

他摸了摸咕咕直叫的小肚子,很想念妈咪做的好吃的,又缩了缩单薄的小身体,他也怀念爸爸的怀抱:“爸爸妈咪,睿睿要去找你们啦。”

小家伙儿的小手扒上窗户,刚爬到一半儿,突然,毫无征兆的又开了,他紧张的回头。

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云毅然噙着笑意,正看着他爬窗户的样子:“想跑了?”

“爸,爸爸……”叶澜兮和男人几年的婚姻,云毅然留给叶天睿的只有这么一个空洞的称呼。

小家伙以前就害怕他,现在也是,叶天睿不再动作,停下来紧张的看着云毅然。

“呵,还是到处找人叫爸爸!”男人看着他,笑得更加戏谑:“我可不是你的爸爸呦,你妈咪不是又给你找了个爸爸么?”

“恩。”小家伙儿诚实的点点头:“睿睿有了新爸爸啦!”想到龙少霆,叶天睿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自豪的弧度。

“呵……你妈还真是厉害,给你这个野种,找了一个又一个爸爸!”云毅然走过去,捏住小家伙脸蛋儿上的肉肉,狠狠揪了一把:“但即使找再多,你也一辈子都是野种!”

小家伙不太理解什么是野种的意思,但云毅然的态度让他知道,这个词不太友好,他撅起小嘴,愤怒的瞪着云毅然。

云毅然很满意小男孩儿的表情,表情悠悠的又填了一句:“瞪我,你也根本不配拥有父亲。”

话音刚落,“哇”的一声,叶天睿就伤心的哭了:“我有爸爸……我有……你再说,我就要我爸爸打你,他很厉害的!”

“龙少霆吗?”云毅然提到这个名字,就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出现,叶澜兮和叶家还会继续受他控制,媛媛也不会这么惨!

一想到从监狱里假释回来后,第一眼看到米媛的样子,他的心一阵又一阵的揪痛。

多日不见,他的媛媛身体更加瘦弱,脸上又填了许多新伤,这一切都是因为叶澜兮,叶锦辰还有龙少霆!

他们毁了自己珍惜的人,那么现在,他也要摧毁掉他们最珍视的。

眼前的小男孩儿,不正是叶澜兮的心头宝儿么?

他阔步走过去,俯身,一把揪住小男孩儿的衣领,将叶天睿的身体提到了半空中:“孩子,怪,只能怪你是叶澜兮的儿子!”

音落,手一松,叶天睿的身体被扔在了地上。

“……唔。”后脑先着地,睿睿痛得哭不出声来,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很麻木。

云毅然还觉得不过瘾,将受伤的小睿睿残忍的提过头顶……

这时候,小木屋周围传来一阵磅礴的脚步声,在云毅然的手还没有松开时。

门,被龙少霆一脚踢开。

他颀长的身影有片刻的停留,看到叶天睿半淹的双目也本能的看向他时,男人的心,被撕裂了!

“滚!”他两步跨到云毅然面前,一脚将男人踹到,稳稳接住叶天睿的身体。

叶澜兮从后面的人群里冲了出来,她跑过去,跪在地上,从龙少霆的手中接过儿子的身体,看见些许鲜红的液体从叶天睿的口中流出,还有遍布在额头上,脸颊上,手上的擦伤,小女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在抽动:“睿睿,睿睿,是妈咪来晚了……”

叶天睿看见妈咪,终于抛去了所有的恐惧,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候,白楚楚和洪萧肩并肩走过来,看见叶天睿还有力气哭,洪萧才舒了一口气:“不错,找到的还算及时。”

白楚楚无比柔美的脸颊抬起,水一般的眸子注视他:“谢谢你的及时……”

眼中虽然只是感动,可洪萧还是满意的笑。

至少现在,白楚楚这女人开始正视他,这就足够了……

“……”叶锦辰扫视一圈,视线刚好落在白楚楚和洪萧四目相对的瞬间,却又不着痕迹的离开。

“进去!”提着刚刚找到米媛,又将米诺一脚踹进了小黑屋里。

手一松,米媛的身体就落到了地上,骨瘦如柴的躯体,疼的缩成一团。

云毅然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叶锦辰嘶喊:“谁也不准欺负媛媛!”

“好啊,暂时可以不对付这个将死的蛇蝎女人,但是云毅然,我们的帐,现在算!”叶澜兮起身,将叶天睿抱给龙少霆:“老公……”

龙少霆自然知道,小女人要做什么,一只手接过睿睿,另一只手便立刻抓住叶澜兮的小手:“不许过去。”

他不能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语气很笃定,也很坚决。

说完,叶澜兮一步一步走向云毅然,瘦小的身体因为愤怒还有些抖,却绝不再是畏惧。

现在对云毅然,她除了恨,只有愤怒。

两颊,爬上恼怒的绯色;她的小手,也握成了拳头。

在云毅然面前站定,叶澜兮突然跳起来,对着男人的脸颊甩了一拳,这一拳,她用了全力,将男人的脸打向了一边,丝毫不留情的,接着是第二拳,第三拳……

五拳过后,云毅然的嘴角,鲜血渗出,他已经站不起来,瘫倒在地上干笑:“呵呵呵……真不知道我的前妻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云毅然,这五拳是我替老叶我妈我哥我的睿睿还有我自己,送给你的!”

五年,那荒唐的五年,他为这个畜生般的男人,差一点儿断送了她一生的幸福……

叶澜兮仰起头,将含在眼眶中那委屈的泪水憋了回去。

为这个男人,不值!

“你现在风光了?可以随便玩我了……哈哈!”云毅然笑得咬牙切齿,眼中各种挑衅。

“玩?”

叶澜兮扯唇浅笑,笑得极其讽刺:“云毅然,我本来是想玩死你的!”说着,她的视线落到地上,米媛的身上。

那女人看着她,满眼都是恐惧。

叶澜兮嘴角的讽刺不断扩张,最后她薄唇轻启:“但对于你这种男人,死已经不算什么惩罚了,如果让你知道最信任的枕边人是怎样一步一步把你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时候,我想这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媛媛?”云毅然的目光落到米媛身上:“她是不可能骗我的!”

一只录音笔,被叶锦辰扔过来,审问凶手时候,他们确实留了一手。

米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眸中的惊恐放大到极致,血丝布满整个眼睛:“这,这是什么……”

“你的,一切。”此时此刻,叶澜兮面对这个病入膏肓的女人已经不带一丁点儿感情。

因为她知道,米媛的心,也无可救药了。

“不!”米媛无法动弹,还是不住的对着云毅然摇头:“无论里面是什么,都不要相信,毅然!”

云毅然抹了把嘴角,挺拔的俊美高高皱起,米媛的反应让他的大手,情不自禁伸向那只录音笔……

点开,在地下室里几个人的对话,全部播放出来。

【……她觉得云少那方面不行……玩大了……害怕云少知道后不要她了……嫉妒正牌女友的你……嫁祸叶家……】

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把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不出意料的,只是几分钟时间里,他们看见云毅然的表情,从震惊,到痛苦,最后变成嘲讽。

他应该是在嘲笑他自己!

叶澜兮再次走进他,第一次居高临下,注视男人。

目光中,却没有胜利者的凌厉。

在米媛精心设计的谎言里,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是胜利者。

“这就是你一心念着的女人。”

虚伪,自私,却又让他甘心堕落。

毁了自己,也毁了他……

“……媛媛。”云毅然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冷:“这里面男人说的可都是真的?”

“请,请相信……”米媛的声音细弱蚊虫,没了力气,更没了底气。

云毅然生硬的打断她:“你的腿!你的肚子到底是怎么搞的,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

没有回答,就是最好的答案;米媛的沉默,也是给云毅然最沉重的打击。

他生生念念的女人,他宠到骨子里的女人,他为了米媛背弃良心,做了太多事,他都知道,可是他并不在乎。

因为爱,他愿意毁天灭地。

也因为,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之容得下一个米媛。

“呵呵……呵呵……”

男人瘫坐在地上,将录音笔摔倒了地上,七零八落的碎片,就是他此刻的心,每笑一声,他的眼底就冷一分,最后化作冰霜,刺向米媛。

一旁的米诺急忙站起来,跑到姐姐身边,还禁不住小声对米媛说:“姐!你快点儿向姐夫承认错误,不然咱们家的房子还有地被收回去怎么办……”

“毅然……”米媛依旧看向他:“我保证以后不撒谎了。”

换来的是,男人无动于衷。

外面警笛声再次响起,云毅然也没有任何反应,他的世界已经塌陷了。

“云先生,我们以你服刑期间与云宏源一起涉嫌假释,并且策划绑架伤害幼童的罪名,逮捕你!”

他机械性的伸出双手,看着冰凉的手铐再次捆住双手,心却踏实了许多。

起身,被警察推出去的时候,被策划故意伤害罪进行逮捕的米诺跑上前,厚颜无耻的又抓住他的手腕:“姐夫,看在姐姐的份上救救我……”

云毅然冷漠的转过头:“我不是你姐夫。”从始至终,视线没有一刻落在米媛身上。

毅然,米诺……米媛趴在地上,单薄的身体毫无力气,呼唤声也越来越弱。

她没有犯罪,撒谎不算罪,可她的谎言最终葬送了她生命中最爱的两个男人。

警笛声渐远,叶澜兮望着她的身影,久久失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冥婚:阴夫放过我 我曾盛装嫁给你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 铁掌无敌王小军 顾先生,我们别谈爱情 超级掠食者系统 我的灵异档案 英雄联盟之捍卫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