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高门贵妻 > 44.诚意,为卿取真心

44.诚意,为卿取真心(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高门贵妻更新最快!

司命星君宁俢那样的人,我虽不喜欢他,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生得极好,权势也是够高,性子除了冷了一点之外,已算得上天界仙子们的梦中情人了。

所以,对于王母为他和那朵白莲花沈惜雪指婚时,我是为他感到惋惜的。

王母不顾司命星君阴郁的脸色,径直询问了座下的沈惜雪,“惜雪年岁也不小了,本宫若为你指婚司命星君,你可愿意?”

沈惜雪偷偷地望了钟炎烈一眼,?然的眸光一闪而逝,而后对王母答道:“星君这样出色的人物,惜雪自是愿意的……”说罢,她羞怯地低下头去。

眼看宁俢面如冷霜,频临发怒的边缘,玉帝巧妙地转移了话题,然而这次又是拿我当枪使。

“仙子先前与钟天王的两情相悦,却因身份之见不得成婚。如今你以上仙之身,嫁与天王亦是绰绰有余的了。”

闻言,钟炎烈面带喜色,一把跪在地上,“求帝君赐婚,炎烈从今往后定对她爱护倍至,终身只择她一人!”

估计整个大殿中的所有人。就属玉帝最为淡定了罢。他说:“这番话,天王与朕说也没用,首先得是人家同意才行。”

钟炎烈倏地转过头来,眼神灼灼地看着我,张口就说:“阿玉我……”

在一旁充当看客已久的我,当即就跪下,朗声道:“陛下,昨日娘娘许了小仙一个愿望,不知现今可否圆了小仙的一个念想?”

王母的目光穿过千丝帐,直直地落在我身上,良久,才听到她问:“你想要什么?”

“小仙不嫁天王。”

话落,宁俢瞥了我一眼,而钟炎烈的神色便有些焦急了。未等他说什么,玉帝便说:“若朕要为你二人赐婚,你可知你这般便是藐视天威抗旨不遵?”

瞧着玉帝和王母夫妻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看得我糟心得紧,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全心应对。

“小仙自是不敢抗旨。只是钟天王与雪莲仙姑情谊深厚。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先前,小仙便听说娘娘有意把雪莲仙姑许配给钟天王……如此看来,他们二人是有婚约在身的,小仙怎能做那插足感情的第三者?”

这下,大殿的气氛便转为白热化了,众仙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玉帝沉吟了一番,问王母:“之前你便给钟天王赐婚了?”

也许是年事略久远了些,日理万机的王母显然忘了那茬了。难得一次无言以对,只好点了点头。

“既是如此,钟天王的婚事便先搁着吧。”故作看不到钟炎烈隐忍的急怒,转头看向宁俢,“宁卿方才说,求娶的亦是灵玉上仙?”

宁俢颔首,“正是。”

“为何王母与朕说,你中意的是雪莲仙子?”玉帝表示很疑惑。

司命星君表示冷静,“也许是娘娘产生误听了。”

言外之意是暗讽王母上了年纪,耳聋了?

众仙观局已久,见此想笑又不敢笑。

局势瞬间扭转,我虽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果然,那厢玉帝又把矛头指向我:“宁卿孤身了十万多年,是天界最为刻板的仙人,能让他亲口求朕赐婚,可见诚意满满。不知仙子愿不愿意与他共结良缘?”

其他神仙看着我的眼神便变得兴味起来,似乎很期待我的回答。因着方才拒绝了一次,这回怕是不能故技重施。我用眼角余光看了宁俢一眼,见他依然淡定,一副不愠不火的模样。

定了定神,我说:“婚姻大事不可草率决定,望陛下予小仙思量思量。”

玉帝颔首。

是以,今日的赐婚风波总算过去了。

我站在原地,等着众仙人鱼贯而出,待大殿人迹稀疏时,才慢吞吞地跟着出去。

未想到,那个冷面冷心的星君会在门侧等候。

我拽紧衣襟,正想故作看不到他地忽略过去,就被他叫住。

“上仙留步。”

我堪堪顿住脚步,只是没有回头。

“你不想嫁本君?”他向来犀利,直指要害,不留半点余地。

我答,“为何要嫁,本上仙与星君很熟么?”

这回,他倒是沉?了,原本就是不善言辞的人。

我等了会儿,也不见他说话,摇摇头打算离去,手腕就被握住

这大概算是,他第一次主动与我接触。

我挣了挣,也挣不开,而他一句话也没说,站在那里,有些固执。不知为何。莫名有些气恼,我转过身来,看着他讥讽地开口:“星君先前多管闲事地帮我渡劫,这厢又不顾我意愿向帝君请求赐婚。你可考虑过我的感受,可尊重过我的想法?你终究还是跟那人一样的罢了!”

“本君与他不同。”他难得放缓了语气。

我冷笑,“有什么不同,还不是同样的尽做那些强迫之事!我不管你对我是什么想法,是出于喜欢或者是出于某种目的,我都不会嫁你。而且我如今只是一具没有心的躯体罢了,你对我再好,我也不会感激!”扔下这句,我头也不回地离开。

……

“师父看样子是被拒绝了?”幸灾乐祸的声音在后面传来。

宁俢瞥了只及自己胸前的徒弟一眼,轻轻“嗯”了一声。

观光瞅着他冷邦邦的脸,摇头叹息,“师父啊,不是徒儿说您,您这张脸看着怪讨厌的,笑都不会笑,那株灵芝精怎么会喜欢呢!”

他刚说完,就遭到宁俢一记冷眼,“不可对她无礼!”

“是是是,她以后是要做徒儿师娘的对吧?”观光童子从善如流地说道。

宁俢怔了半晌,缓缓启口,“你说,她最想得到什么。”

其实他只是自言自语罢了,哪能指望这个不靠谱的徒弟回答?不想这个不靠谱的今儿竟靠谱了一回。

他咂咂嘴,“作为仙人,想要得到什么会没有?所以最想要的,估计就是一直爱而不得,早已缺失又念念不忘的东西了。”

宁俢闻言,有些讶异地看了观光一眼。然后开始进入沉思。

观光以为见他突然走神,便不高兴了,想去推他,却又不敢,只能在一旁干巴巴地等着他回神。

日头西斜。宁俢从思绪中出来,侧头就见徒弟靠在栏杆前睡觉。他施了法,?念了几声,一道红光便射入观光的额头。

观光蓦然惊醒,抬头,就见师父他老人家竟然不见了。忙从地上起身,忽觉全身的经脉畅通至极,体内好像有股真气在涌动,凝神想了会儿。观光大喜!莫不是师父渡了三百年的修为给了自己?难道,方才自己的提议,得到认可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抗日之铁血兵魂 英雄联盟之荣耀崛起 崛起1892 我的冥王大人 重生之神级大反派 一世之尊 阴婚保卫战 全方位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