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高门贵妻 > 43.赐婚,二神求娶

43.赐婚,二神求娶(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高门贵妻更新最快!

当日的刑场上,在他亲手将她碎尸万段时,一种难以言喻的伤痛陡然袭上心头。

伤痛?纪炎嗤笑,怎么可能会为那个女人心痛?她杀死了他的雪儿,他就算是痛,也是为了林青雪,而不是为了秦玉!

走下台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一种惊惧的目光看着他。他的贴身小厮纪德也是惶恐地瞧着他。

这让纪炎心中十分不适,遂沉下脸,问:“为何这般看着本侯?”

纪德战战兢兢,双腿打颤。

“说话!”

小厮被他那凌厉的眼神一瞪,竟然直接跌到地面去。“爷,您刚才好好吓人”

“什么吓人?”

“杀夫人的时候。”

听到这个称呼,纪炎心中一阵烦躁,直接打道回府。在那一刻,他心里绝不会承认,他心中隐隐有些害怕,他不敢回过头去看秦玉的尸体最后一眼。

自那天过后,他的心神都有些恍惚,做事诸多不利,被圣上斥责,后被降职。

他努力地让自己变得忙碌,不要想起那个死去的人,可不知为何,那个身影总是无孔不入,在他的视野里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记忆里。

尤其在午夜梦回的时候。那人决绝的话语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头回荡

“我永生永世,上穷碧落或下黄泉,绝不会原谅你:哪怕有朝一日,你抛下满身的尊严,跪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再看你一眼!”

身心俱震,纪炎从梦中惊醒,喉咙忽然有些痒,他一低头。咳了一下,血液便溢了出来。

“侯爷,您怎么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随即,递了一方手帕来。

黑夜寂然,屋里没点烛火,纪炎下意识地接过手帕擦拭嘴角。突然,他的动作顿住。

僵硬地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林青雪柔美的面容。

他呆住了,有一瞬他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侯爷,怎的这般看我?妾身有何不妥吗?”林青雪嗔了他一眼,顺势倒在他的怀里。

怀中女子的体温是正常的,依然是昔日柔软的触感。纪炎心中纷乱,雪儿不是已经死了么,眼下为何

他解释不了,也想不通这是什么现象,脑仁疼得他无力再思考,于是他抱着林青雪沉睡过去。

第二日,清晨的暖光倾洒在他的脸上,纪炎缓缓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望向枕边人

是林青雪,真的是她。他以为昨晚定是一场死而复生的荒诞怪梦,不想却是真的。

这时候,她也醒了,挣扎着起来,想给他更衣,“侯爷快些起来,等会儿您还要上朝。”

于是,纪炎难得没摆侯爷的架子,乖乖地站起来任由她给自己更衣。

出门前,他装作随意地开口:“你们姐妹几个,等会儿要去冷玉轩请安吧?”

哪知,林青雪却懵了,“咱们府上何时多了姐妹?侯爷如今仅有我一人呀。还有,冷玉轩是哪?”

话音未落,纪炎的脸上瞬间血色褪尽!

“侯爷可是身体不舒服?”林青雪紧张地握着他的手。

纪炎望着这座熟悉的宅院,只觉得脑中白茫茫的一片,开始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虚幻。

如此过了好几日,他便不再执着这等灵异现象,安生地继续过他的生活。

他想,他心里是庆幸的,他的雪儿没有死,如此便可以与她共度一生。明明是该高兴的,可不知为何,心底好像空缺了一块不知名的东西,让他有些失落。

当日,血溅刑场,那人黑发飞舞,白衣飘飞,她说:“你莫要后悔!”

如今,他是后悔了吗?

“不,我绝不后悔”纪炎垂下头去,低声呢喃。

“侯爷真是贪心,心爱之人死而复活已是难得,还妄想让另一个也复活?”

熟悉的、清淡的、带着讥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纪炎猛地抬起头,就见一个穿着妖娆红衣的女子端坐在妆台前画眉涂唇。

这一刻,他才不管她是人是鬼,心底那股不肯承认的后悔,他扑了上去,狠狠地抱住她的腰。

“侯爷。你怎么抱着座椅呢?”她拖着长长的衣裙,倚在门口,巧笑嫣然地望着他。

纪炎一愣,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物,竟是一把座椅!

于是,他再次奔上去,想抓住她,却每每扑空。

“侯爷真是太没用了,”她叹息。“连我都抓不住。”

纪炎闻言,眼底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模糊了眼睛,“夫人,回我身边可好?”

那人面上的笑瞬间隐去,“来抓我啊,若抓得到我,我便不走了。”

纪炎欣喜若狂,为了能让她留下,他竭尽全力,一扑到她所在的方向

然,这次,他的头撞到了锐利的桌角,“嘭”的一声,头破血流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前尘往事纷至沓来,而那些早就存在的爱,他偏偏等到最后才明白。

他是钟炎烈时。为她避过天雷,将自己伤得满身污血。当时他以为,那是为了得到她的信任,故意以身犯险。其实,那是一种下意识的爱护。

他是周炎宾时,明知道她偷偷给自己下毒,却还要跟她演戏,直到最后一杯毒酒与她同归于尽。

他是白炎时,四月梨花开。白首等君来的约定,却是在途中遇了害。

他是纪炎时第一次见面,便恋上那冰雪一样的容颜,她谈笑风生时眉眼间的冷酷无情,她被深深伤害时,骄傲地昂着头颅,不愿服输的倔强,如此种种,都让他上瘾一般的着迷。

原来,执念已深种心底,只是他始终不肯承认罢了。

三世情劫,几多纠葛,但却让他看清自己的心,如此,这趟凡间阅历,也不算白来。

风尘仆仆地回到九重天,他第一个要找的就是那个被他伤得千疮百孔的灵玉。

默默地握紧拳头,这次找到她,一定不再负她!未曾想到,将将踏入天宫,就看到她站在桥上与宁俢正在交谈些什么。

尽管她面上讥嘲,可她还是对那个人笑了,那个人,正是在凡间历劫的时候,三生三世都害得他和灵玉两人不得善终。倘若没有他从中作梗,也许那三生,都能共赴白首吧。

怒火和妒火交织。钟炎烈扯住了她的长袖。

当她说,即便是他放下满身尊严和骄傲,跪在她面前,她也绝不原谅。

带着颓败的情绪回到天王殿,就看到沈惜雪一袭雪衣不染纤尘的模样,盈盈地立在自己的殿内。

再次抬眼,钟炎烈的神色不觉变得淡漠。

“你来做什么?”

凡间三世,让他看清自己的心的同时,也让他看清这个娇弱的女子是怎样的蛇蝎心肠。当初为了她所谓的心疾。生生剜去了灵玉的心,让他后悔莫及。

最后,又剖了灵玉的腹,取出他孩儿的胚盘,治了这个女人的“旧疾发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抗日之铁血兵魂 英雄联盟之荣耀崛起 崛起1892 我的冥王大人 重生之神级大反派 一世之尊 阴婚保卫战 全方位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