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神级整形师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闹事

第五百一十八章 闹事(1 / 1)

秋诗雅羞愤的喊道:“你给我滚,滚,滚!”

有个这么既宅又腐还污的闺蜜,秋诗雅也是醉了,如果可能她真不想有岳芷伊这么个口无遮拦的朋友,太丢人了,也太刺激了。

……

晚上五点半贝一铭准时到了天府酒家,在靖宝坡酒店、饭店并不多,没办法经济太不景气,大家吃饭都困难,那有闲钱出来下馆子?但天府酒家跟其他的饭店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这里够大,谁家出了红白喜事也只能选择这里,所以这么多年过来了,天府酒家依旧屹立不倒,其他的饭店早就关关、开开换了不知道多少个老板了。

邓雨湘之所以能融入秋诗雅等人的圈子不是靠的家世,而是相貌外加学习,她家条件并不是太好,如果好的话也不会父母还留在靖宝坡了,正因为她家条件不好,所以认识的亲戚朋友也没什么有钱人,但凡有那个亲戚朋友有钱有势的,拉他们家一把,他们家也不会这个条件!

来的都是穷亲戚、穷朋友,如此一来酒店外边也没停几辆车,跟那些条件好的人家办丧事比起来,有些寒酸,贝一铭也没开车,而是走来的,说实话下午看光了秋诗雅他更是不想来了,实在是见了太尴尬,但不来也不行,贝长峰催着他来,他是实在不想来,看不得这场面,怕触景伤情,但明天肯定是要送老友最后一程的。

来参加邓家婚礼的人全算上,只有贝一铭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到是让邓家的亲戚朋友感觉很有面子,华夏人就是这样,办白事也好,办红事也罢,都讲究个排场,谁家能请来有头有脸的人物,谁家就有面子。

接待贝一铭的工作自然是秋诗雅这些同学了,其他人都是老实巴交的下岗工人,根本就不善应酬,让他们接待贝一铭显然是不合适的,在一个他们跟贝一铭也不熟,见到这么个大人物,估计能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

秋诗雅一见到贝一铭就低下了头,白皙的脸颊上一片红潮,就像是个快过门的娇羞小媳妇,羞得看都不敢看自己的丈夫,贝一铭看到秋诗雅也很是尴尬,但人都来了也不能调头就走吧,只能咳嗽一声掩饰下心中的尴尬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岳芷伊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上前跟贝一铭打招呼道:“我的贝大医生您老可来了,就等你了,快请、快请。”

贝一铭苦笑着摇摇头迈步被岳芷伊等人簇拥着上了楼。

天府酒家一共四层,今天不光是邓家在这里办白事,还有一家办婚事,当然婚礼中午早已经举行完了,晚上就是请来帮忙的亲戚朋友以及中午没到的人吃上一顿饭,结果就导致了白事跟红事碰到了一边,这样的情况在当地是很犯忌讳的,办红事的人家尤其不乐意,认为太不吉利、太晦气了。

这不新郎官詹永飞正在对服务员发脾气:“你们怎么办事的?我们结婚早就跟你们预定了,结果今天你告送我有人在这里办白事,方我是不是?”

服务员赶紧解释道:“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你说这白事跟结婚不一样,不能提前预知是不是?办白事的人家也是镇里的,看在大家都是一个镇里人的面子上,你就通融下,他们在四楼,你们在三楼,绝对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在说了,镇里的白事就是亲戚朋友吃个饭,也不会放什么哀乐,您理解下。”

詹永飞一梗脖子道:“少特么的跟我来这套,都是镇里的怎么了?我特么的认识他们是谁啊?我跟你说我老丈人、丈母娘最忌讳这些东西,你立刻让他们走人换地方,要是让我老丈人、丈母娘知道有人在办白事,我好不了,我特么的也让你们好不了。”

服务员为难道:“可是先生我们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把人轰走不是?他们又不是不给钱,也不是来闹事的,您就别为难我了。”服务员年纪并不大,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左右岁,此时急得都快哭了。

詹永飞喊道:“别跟我说这些,你特么的跟我说不着,我就问你人轰走不轰走?”

服务员此时已经是眼泪转眼圈的了,急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贝一铭此时已经到了包间里,并没在二楼的吧台看到这一幕,他走的靠左边的楼梯。

詹永飞看服务员不敢去轰,中午喝了点酒的他立刻一拍吧台道:“你不去,我特么的去。”说完迈步就上了三楼,很快传来他的叫骂声:“哥几个有人特么的给我添堵,这事你们说怎么办?”

詹永飞的这些朋友都是省城人,属于那种游走在灰色地道的人,干的也不是什么太正经的买卖,卖水车,放个贷款什么的,用靖宝坡人的话来说就是社会人,算得上是道上混的,还都挺有钱,没钱也倒腾不了水车、放高利贷。

这些人在省城跋扈惯了,中午又都喝了点酒,同时也瞧不起靖宝坡这么个穷地方,詹永飞一喊,立刻有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一拍桌子道:“特么的,飞子大喜的日子,竟然有人特么的不开眼给他添堵,哥几个抄家伙走着,我到要看看谁特么的有这么大的胆子。”

詹永飞的父母到不希望儿子结婚这天闹事,立刻上来拦,但那里能拦得住?就听着这些人骂骂咧咧的上了楼。

四楼这块不算雅间一共开了六桌,还都在一块,此时来的人不少,大家正坐在一块闲聊等菜上来,看到十几个痞里痞气的年轻小伙子骂骂咧咧的上来,所有人立刻安静了。

有胆小的看这些人不像是好人,立刻就往墙角溜,生怕被这些人逮住打一顿,人穷志短,本来就没钱,谁还敢惹这些二十多岁的小痞子?

詹永飞上来就把一张桌子给掀了,骂道:“草泥马的,老子办喜事,你们在上边办丧事,给我添堵是不是?别特么的墨迹,赶紧滚蛋。”

热门推荐
你的记忆,我的爱情 全民大穿越 谋杀似水年华(她比烟花寂寞) 先生,求放过 不祥孤女 无限存档计划 你的余生,我负责 素手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