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神级整形师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到底谁错了?

第四百二十四章 到底谁错了?(1 / 1)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恨也好,爱也罢,都有着最本质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不是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就像贝一铭一直认为是宋雨桐跟靳开源对不起他老舅,是这对狗男女把他老舅害成今天这样,成了一个只知道买醉的烂酒鬼,十几年也没办法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但真的是这样吗?

显然不是,宋雨桐没有错,她是深深爱着杨树林的,不然也不会宁可跟靳开源走,也不让杨树林当便宜爸爸,在那个年代,喜当爹不但是杨树林的耻辱,更是整个家庭的耻辱,贝一铭这边也好,杨树林那边也罢,没人能在镇里在抬得起头来,家里所有的人都会被人指指点点,都会被人戳脊梁骨,这是杨树林整个家庭没办法背负的耻辱。

在那个年代,人们的观念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开放,换成现在的女孩怀孕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打胎,但是在那个时候不行,一个女孩未婚先孕已经就是天大的错误了,如果在打胎,一旦这件事被她的家人、同事知道,流言蜚语能要了她的命,能活活把他逼死,人嘴两张皮,但这两张皮有时候比用刀杀人还快。

宋雨桐怕杨树林知道孩子不是他的,怕他跟他的家庭因为她跟那个见不得光的孩子背负骂名,怕他们在镇上抬不起头来,于是她选择了跟靳开源远走高飞,她天真的以为这是对杨树林的一种保护,但恰恰相反,这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那个时候的宋雨桐还年轻,太天真,也太幼稚,但她真的错了吗?没有,她只是想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她没想害他,只是杨树林用情太深,一直走不出来而已。

靳开源错了吗?看似错了,但不要忘了他也是深深喜欢这宋雨桐的,是深爱着她的,只是因为跟杨树林的关系,他选择了逃避,但感情是用逃避就可以摆脱的吗?显然不是,越是逃避,就越是没办法放下这段感情,他是如此,杨树林也是如此。

人都是自私的,换成是谁能在那样的年纪下拒绝自己心爱的女人?恐怕这世界上没几个人能做到,于是靳开源自私了一次,带着宋雨桐远走高飞,他以为他可以跟宋雨桐过上幸福的生活,可当他发现那个带给他无限喜悦的小家伙不是他的儿子时,他崩溃了。

正如他所说,他是个男人,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种事,如果当初宋雨桐坦陈相告,没准会好一点,但是她没有,在国外她无依无靠,她怕跟靳开源说了,他会离她而去,没了靳开源,她一个女人怎么在国外生活?

宋雨桐退缩了,男人的自尊心让靳开源接受不了这样的事,他是在折磨宋雨桐跟靳思林,但又何尝不是在狠狠的折磨自己?

十年啊,他一直活在仇恨中,他恨宋雨桐,恨靳思林,恨杨树林,更恨命运,这是个怪圈,他想走出来,也曾努力过,但终究逃不过人性中的丑陋、自私,他放不下,他走不出来。

十年的煎熬让他的性情大变,他怨天尤人,他恨天恨地,他想不明白他没做错任何事,宋雨桐为什么要对他如此的残忍,他给了她富足的生活,他疼爱她,他宠着她,事事由着她,可她还是欺骗了他,他受不了。

杨树林没错,宋雨桐没错,靳开源也没错,出现今天的惨剧,只能怪造化弄人,人终究逃不过“情”之一个字,爱了,恨了,痛了、伤了,谁也逃不开、躲不了、看不透、出不来。

当靳开源终于放下心中所有的恨时,一切都太晚了,临死他才知道靳思林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早已经走进了他的内心,他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靳思林死了,靳开源也死了,只因为恨这个字,最无辜的是靳思林,他什么都不知道,但大人的恩怨把他卷入其中,如果靳开源能早点释怀,他就不会打宋雨桐,也不会捅伤杨树林,靳思林也就不会没人管,他就不会死。

他用自己的幼小的生命,换取了靳开源的释怀,但这个代价太沉重了,沉重到连贝一铭都有些接受不了。

靳开源被抬了出来,靳思林也被抬了出来,宋雨桐哭晕过去,杨树林满脸泪痕的抱着她走了出来,看着他们两个人,贝一铭不断的问自己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恨?还是因为爱?但不管是因为什么,付出的代价都太大了,那是两条鲜活的人命啊。

杨树林跟丢了魂似的从贝一铭身边经过,他固执的抱着宋雨桐上了放置靳开源、靳思林尸体的车,他要在陪他们一程,陪自己昔日的好友,陪那个无辜的孩子。

贝一铭上了车跟了上去,车窗外万里无云,蔚蓝的天空上高悬着一轮骄阳,气温很高,但贝一铭却感不到丝毫的炙热,他只是感觉冷、很冷!

靳开源、靳思林的尸体被安置到太平间,醒来的宋雨桐行尸走肉一般跪在他们面前,面无表情,不说话,就那么跪着,杨树林就这么陪在她身边,不离开一步,贝一铭知道这时候劝他们走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是跟管太平间的人打了个招呼,任由他们待在这里。

晚上贝一铭带了一些吃的、喝的,还有一些纸来到了阴森森的太平间,他离开的时候宋雨桐什么样,现在的她还是什么样,杨树林也依旧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贝一铭让他们吃点,但谁也不跟他说话,跪了一整天的宋雨桐终于扛不住了,再次晕了过去,这时候杨树林才有了反应,拖着僵硬的腿把宋雨桐送到了急诊。

“老舅我们去给他们烧点纸吧。”贝一铭的提议杨树林同意了,两个人再次来到太平间给靳开源、靳思林烧纸,这时候贝一铭终于忍不住了:“老舅靳思林到底是谁的孩子?”

热门推荐
你的记忆,我的爱情 全民大穿越 谋杀似水年华(她比烟花寂寞) 先生,求放过 不祥孤女 无限存档计划 你的余生,我负责 素手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