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神级整形师 > 第四百二十章 残酷无情的时间

第四百二十章 残酷无情的时间(1 / 1)

宋雨桐站了起来,对贝一铭深鞠一躬道:“对不起,连累你们一家人了。”说到这她突然凄然道:“如果树林没事,你们能不能放过他,他只是喝多了,他真的没想要伤害树林真的。”

贝一铭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声音陡然提高几分道:“放过他?他刚才怎么没想过放过我老舅?你让我怎么放过他,我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了,我没赶尽杀绝,甚至还跟他谈合作,答应了在他开的商城开设专卖店,可靳开源是怎么汇报我的?恩将仇报。”贝一铭越说越激动,他做得确实仁至义尽了,哪怕靳开源接二连三的羞辱他跟杨树林,他也没报复他,还要他怎么做?他已经够大度了,换成其他人,恐怕早一脚把靳开源踩死了。

宋雨桐连连鞠躬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他不是有意的,他……”

贝一铭打断她的话道:“这会你别跟我说对不起,我是来问你到底怎么回事?”此时贝一铭很是看不起宋雨桐,感觉这人做人没有任何原则,自己都被靳开源打成这样了,现在竟然还维护他,还真是伉俪情深啊!

宋雨桐凄然一笑,双腿一软瘫坐在床上,靳思林突然大喊道:“你出去,你出去,不许欺负我妈,你出去。”说完他竟然跑过来推搡贝一铭。

贝一铭到底是个大人,到底不是个混蛋,他还做不到对一个孩子下手,只能道:“我跟你妈只是说点事,我不会伤害她,我保证,你出去等下好吗?”

靳思林那里肯信,大喊道:“你放屁,你们都是混蛋,都想欺负我妈,欺负我!”

宋雨桐厉声道:“思林你给我闭嘴,现在立刻出去。”

宋雨桐这一发火,靳思林到是老实了,不过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到了叛逆期,你越是让他干什么,他就不干什么,委屈的怒视着母亲吼道:“你也让我出去,好,我出去,我出去,我走了,看谁还管你。”仍下这句话靳思林摔门而去。

宋雨桐闭眼上任由眼泪潺潺而下,嘴里不断的呢喃道:“报应啊,报应!”

贝一铭看她这幅生无可恋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好受,脑海中忍不住响起很多年前,宋雨桐牵着他的手偷偷跑出去吃烤串,那是贝一铭长这么大第一次吃烤串,那时候的烤串也并不贵,一块钱三串,可当时刚参加工作的宋雨桐工资并没多少,还得上交给家里一些。

贝一铭又是个贪吃鬼,玩命的吃,结果直接很丢人的吃吐了,吐了后他还想吃,最终就是把宋雨桐那点钱全部花光,为这事宋雨桐回家还被父母好个骂,她父亲还给了她几下,说她败家,刚发了工资就花光了。

那时候的宋雨桐最喜欢听贝一铭围着她喊老舅妈、老舅妈,而那个时候的贝一铭也喜欢这么喊,因为一喊不管他要什么,宋雨桐都会想尽办法给他买来,哪怕是回家偷钱也要给他买。

贝一铭以为她跟老舅会永远在一起,幼小的他还期望他们不要生孩子,这样他们就会永远对他那么好。

可十多年后那?宋雨桐被靳开源打得浑身是伤住在医院中,他老舅还在做手术,贝一铭有一种往如隔世的感觉,他突然发现自己恨不起来了,时间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它可以让人慢慢变老,它可以改变曾经他认为永远都不会变的事,这就是时间,残酷的时间,无情的时间,他真的希望能回到十多年前的那个夏天,穿着白裙的宋雨桐牵着他的手偷偷跑去吃烤串。

但他知道这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事,他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道:“看我老舅的意思吧,如果他放过靳开源,这事我就不管了,可要是他不想放过他,我绝对不会放过靳开源。”

到了此时贝一铭已经没了心思问事情的始末,他突然感觉好累,他想一个人待会。

宋雨桐再次站起来给他鞠躬道:“谢谢你明明。”

贝一铭寒声道:“明明不是你叫的,记住你的身份,你不配喊我的名字。”

此时的贝一铭冷酷无情,他也在恨,恨宋雨桐的绝情,为什么要离开自己老舅,让他痛苦了十几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了十几年,为什么?就因为钱吗?就因为老舅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为了这些她就能狠心到离开自己老舅?

贝一铭出了宋雨桐的病房,去母亲那看了看,看她没事也没进去直接去了楼梯的拐角,他坐在那突然很想抽烟,一根烟就出现在他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党浩坐在了他旁边。

贝一铭接过烟,党浩给他点燃,他猛的吸了一口,昏暗的走廊里烟头的光亮猛然亮起,随即又暗淡下去。

从不抽烟的贝一铭被烟呛得连连咳嗽,过了一会他才适应辛辣的烟雾,当这些烟雾被他吸进肺里的时候,他有一种喝点酒微醺的感觉,心里也总算好受一些,他突然道:“你说慕雪会不会有一天也离开我,因为我没有太多的钱,给不了她想过的生活?”

党浩一愣道:“你问这个干嘛?”

贝一铭道:“回答我。”

党浩叹口气道:“其实我跟老苏都不看好你俩,你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确实有钱,但你这点钱跟慕雪的能比吗?你在山城混得不错,但山城算什么?小得不能在小的一个城市而已,慕雪、老苏还有我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的,到那时候你怎么办?继续追着我们的脚步前行?但你的速度够快吗?你追得上我们嘛?

很多事其实在我们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是没办法改变的,小贝子我劝你还是早点放手吧,不然你陷得太深,慕雪离开的时候你会受不了的。”

贝一铭一边笑一边摇头,他突然站起来狠狠的把烟头仍到地上踩灭道:“我永远不会放手,永远!”

贝一铭的手机响了,打来的是刘永辉,告诉他手术做完了,患者想见他!

热门推荐
你的记忆,我的爱情 全民大穿越 谋杀似水年华(她比烟花寂寞) 先生,求放过 不祥孤女 无限存档计划 你的余生,我负责 素手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