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神级整形师 > 第三百五十章 牺牲

第三百五十章 牺牲(1 / 1)

酒吧里的音乐在这时候停了,一曲终了一袭白裙的阿雅被工作人员领了下来,短短几天阿雅就有了爱慕者、粉丝,但都是男人,刚下台服务员就指着旁边一大堆花篮跟阿雅说这是那位先生送的,这些人到没一拥而上,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听到服务员提到自己便举杯向阿雅示意。

阿雅在服务员的指点下会冲这些送花的人点头致意,这些男人不是没想过打清纯得跟一朵白莲花似的阿雅的歪主意,只是这场子是五哥的,秦武更是放出狠话来,谁敢在这打阿雅的坏主意,玩歪的邪的,就打断谁的狗腿,山城大名鼎鼎的狠人五哥都放出话来了,谁还敢放肆?

秦武放出这么狠话来也是因为贝一铭,上次余志强的事可是让他很不满,秦武也知道是自己疏忽了,自然不允许在出现类似的事,让贝一铭不快。

党浩看了看阿雅叹口气道:“可惜了,这么清纯可人的姑娘却看不见,老天爷真是不开眼。”

贝一铭是赞同党浩的话,可他还没话说清楚,立刻催道:“赶紧说老苏的事。”

党浩看看贝一铭又叹口气道:“你小子下手太狠,废了沉存剑的两条腿,虽然不至于让他变成残废,但以后是别想做什么剧烈运动了,老沉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我跟老苏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到了,但沉家却是不依不饶的,老苏没办法只能捏着鼻子答应娶李诗霖,她家从中周旋,这事才算压下去。”

贝一铭眉头一下皱了起来,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苏正羽牺牲自己后半生的幸福,直接道:“你跟老苏说,这是我的事,让他别管了,我自己处理。”

贝一铭话音刚落苏正羽的声音就传来:“你处理?你怎么处理?那可是沉家,不是张建那个级别的小人物。”

贝一铭一侧头看到苏正羽胡子拉碴的坐到自己旁边,他急道:“那也不能为我的事牺牲你后半生的幸福吧?你别管了,这事我会处理好。”

苏正羽伸手拍拍贝一铭的肩膀自嘲一笑道:“什么叫牺牲我后半生的幸福?我特么的后半生有性福吗?不取李诗霖,也得去张诗霖、宋诗霖,我们这样的人婚姻就是利益交换的工具,根本就由不得我们做主。

我是不大喜欢李诗霖,这女人太有心计,但好在是从小一块玩大的,到也知根知底,在说了长的也不错,身材也好,我特么的认了,总比让我娶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女人强,这事你就别管了。”

贝一铭一时语塞,他知道苏正羽说得一点错都没有,他们这样的人婚姻由不得自己,看起来高高在上,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但有时候他们真的不如普通人,普通人最起码能选择自己一个喜欢的女人结婚、生子了此一生,但苏正羽这样的人行吗?不行,正如他所说,他们的婚姻不过是家族利益交换的工具而已。

但贝一铭还是不想为了自己的事让苏正羽付出这样的代价,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老苏这事是因为而起,你相信我,我能解决。”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在山城解决一个张建都差点让他把小命丢掉,随说现在实力有了一定的提高,但对上豪门大族沉家贝一铭现有的实力是绝对不够看,除非他玩把狠的,打上门去,杀了沉存剑全家,先不说贝一铭会不会这样干,就说如果他这么干了,那他下半辈子就成了一只东躲西藏的老鼠,会连累他的父母,他辛苦打拼出来的产业也全毁了。

这样的结局绝对不是贝一铭想要的,但他还是看不得苏正羽为了自己的事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搭进去。

苏正羽撇撇嘴一笑道:“什么叫因你而起?如果我不跟他们去,你会跟他们参加什么赛马、摔跤吗?如果不是因为我妹妹,沉存剑会对你下那样的毒手?总之这事都是因为我家的人而起的,我就得护你周全,这事你就别说了,我特么的刚从京城回来,婚都定了,你现在说这些还有屁用?”

贝一铭惊呼道:“什么?你订婚了?这么快?”

苏正羽叹口气道:“快?我告诉你我家老爷子巴不得我现在就把李诗霖娶了那,行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贝一铭还想说什么,苏正羽一瞪眼道:“说了别说了,别墨迹,喝酒,不醉不归。”

两个多小时后阿雅一头汗的搀着喝多了的贝一铭站在他家门口敲门,本来秦武跟了过来,但到了贝一铭家门口,被喝醉的贝一铭把他给轰走了,只能是看看不见的阿雅架着他敲门。

贝一铭喝成这样也是心里不痛快,苏正羽为了他的事牺牲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娶了一个他不喜欢的女人,他没却能力阻拦,这让贝一铭憋屈,而感觉自己太弱小,如果他在强大一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可他偏偏现在还不够强大,他渴望自己变得更强,有能力改变自己身边人的人生轨迹,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红下去。

但是变强那是那么快的事,在这个社会中,有很多事不是靠打打杀杀就能解决的,绝对的实力不是绝对的武力,而是权利、财富、身份、地位等等,这些贝一铭还没有拥有,所以他没办法改变苏正羽的人生轨迹,这让他心里憋屈而难受,苏正羽也是如此,于是今天就都喝多了。

杨思嘉一开门看到儿子喝成这样一边搀住他一边道:“怎么喝这么多?真是老的不让人省心,小的还不让人省心。”贝长峰今天也喝多了,刚在家里耍了半天,杨思嘉刚伺候他睡下,她还不等把气喘匀,贝一铭又喝多回来了,杨思嘉能心情好得了才怪。

贝一铭喝多了到是不闹,把他弄到床上就沉沉睡了过去,杨思嘉看得出来儿子有心事,不然睡着了也不会还皱着眉头,叹口气对阿雅道:“他这是怎么了?”

阿雅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知道他跟朋友喝酒,我让他别喝了,他不听,就、就喝多了,对不起阿姨!”

热门推荐
你的记忆,我的爱情 全民大穿越 谋杀似水年华(她比烟花寂寞) 先生,求放过 不祥孤女 无限存档计划 你的余生,我负责 素手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