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神级整形师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自取其辱

第三百一十七章 自取其辱(1 / 1)

看到苏慕雪被抢走,贝一铭立刻全然忘记自己根本就不会骑马,挥动马鞭就要催着闪电追过去,可他手刚举起来沉俊鲲就笑道:“别急,他们不会伤害慕雪的。”

苏正羽也是没想到突然出现这情况,急道:“鲲哥这什么情况?”

沉俊鲲只是笑,但却并不说话,庆格尔泰右手放在胸前,又是微微一躬身道:“尊敬的客人,我们的塔克勒干节是需要一名最美的女子的,我们草原的姑娘整日放马牧羊,粗手大脚的,样子实在是没办法跟你们汉家姑娘比,所以就请去你们之中最漂亮的姑娘当我们这次塔克勒干节最美的新娘,只有最勇猛的勇士才能娶到她。

当然,这只是个节日活动,算不得真,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兴趣跟我们的勇士一较高下,迎娶最美的新娘?”

很久以前草原上有一个很古老的传统抢亲.符合被抢的女人是生过孩子的姑娘.在草原上他们是过着游牧生活,很少能见到人,所以只要家里来客人,他们都热情款待,把家里所有的好吃的都拿出来给客人吃,从此被称为好客民族。

如果客人要借宿,他们把客人安排到和女儿挨着的位置睡.客人晚上可以和女儿盖床被子,也可以发生关系.第二天起来,父亲端来一盆凉水和拿一把蒙古刀过来给客人,如果客人一口气把凉水喝完就可以赶路了.如果不喝凉水,父亲就捅客人一刀,他也可以赶路了.这样一来,姑娘怀孕生了孩子以后,周围的年轻小伙子都知道以后就可以抢亲了.抢亲的主要原因是草原气候寒冷,女人生育能力低,所以生过孩子的姑娘在草原最受欢迎.其他就是蒙古人一定要在自己的蒙古包留后人造成的.现在没有这种传统了.

今天庆格尔泰让人抢走了苏慕雪,这不附和抢亲传统,塔克勒干节上也没有这样的活动,他之所以这么干就是得到了沉俊鲲的授意,不然那会他们说去打猎,结果就在途中遇到欢庆塔克勒干节的庆格尔泰等人?

大家听庆格尔泰这么说到是释然了,只是苏正羽、贝一铭、党浩还是皱着眉头,他们总感觉这事也太巧合了,贝一铭认为这件事不妥,凭什么你们的族人中没有漂亮的姑娘就把苏慕雪抢去当什么新娘?征得她的同意没有?

贝一铭刚要说话沉俊鲲就抢在他头上兴奋道:“这到是一个有趣的节日活动,我们当然有兴趣参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的勇士较量?”

说到这沉俊鲲对苏正羽道:“正羽别担心慕雪,他们不会伤害她的。”说完他又侧头对李诗霖道:“诗霖你带着姑娘们跟过去看看,应该挺有趣的。”

李诗霖笑道:“好啊。”说完催动坐下的那匹白马向蒙古包跑了过去,照顾项贝妮等人的年轻人们也带着她们追了过去。

一看这么多人跟过去苏正羽到是放心了。

庆格尔泰道:“当然是我们蒙古人传统的赛马、摔跤、射箭了。”

一直就没怎么说话的沉存剑突然笑道:“这么有趣的活动我当然要参加,算我一个,你们谁有兴趣?”

剩下的人也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年纪,正是好热闹、好玩的时候,有沉存剑带头立刻纷纷报名,党浩也跟着凑热闹。

这时候沉俊鲲对贝一铭笑道:“兄弟你不参加吗?”说完不等贝一铭发表意见便自作主张的道:“算我这兄弟一个,既然是来玩的,那就干什么都一块,人多热闹,也有趣。”

贝一铭连马都是第一次骑,你让他去赛马那不等着他出洋相那嘛?

摔跤?他到算不柔弱书生,身体素质还是相当不错的,可他那会摔跤?真去了,就是个人形沙包,对方想怎么摔他就怎么摔,还是出洋相。

至于射箭……贝一铭长这么大就在电视里看到过弓箭是什么样的,摸都没摸过,突然跑去跟人比射箭,他连靶子都射不到,还是出洋相。

贝一铭已经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沉俊鲲似乎是早有预谋,先是带人骑马冲散他们的队伍,然后诚恳的认错,邀请他跟他们一块去打猎,这又自作主张的帮他报名参加赛马、摔跤、射箭,这不就是布好了局等着他一头扎进去,让所有人看他的笑话吗?

沉俊鲲这些人一看就是经常骑马的,还都带着弓箭,显然也是会的,摔跤会不会贝一铭不知道,但有前边两项打底,就算是输,也不会太丢人,可他那?他什么都不会,参加就是去出洋相的。

沉俊鲲根本就不给贝一铭拒绝的机会,一挥马鞭喊道:“架!”他坐下那匹一根杂毛都没有的白马立刻迈开四蹄向蒙古包冲了过去,其他人紧随其后,只留下贝一铭、苏正羽还有党浩。

苏正羽也不傻,也察觉到了什么,皱着眉头看向策马狂奔的沉俊鲲道:“小贝子要不你就别参加了,这事是我考虑不周,把你牵涉进来,我是真不知道你也会来五河坡。”

贝一铭仰起头看了看蓝天白云突然笑了,轻声道:“我要是不参加,最终得胜的人估计是沉存剑吧?”

苏正羽看贝一铭一下就看清了这里边的事一时间是苦笑连连,他劝道:“只是个游戏而已,又不是真娶了我妹妹。”

贝一铭猛然转过头脸上的笑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色:“游戏也不行。”此时的贝一铭就像是个霸道的君王,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娶走,哪怕是个游戏、是假的也不行。

苏正羽从来没见过这样霸道的贝一铭,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贝一铭轻轻挥动马鞭催动闪电小跑着向蒙古包跑去,从他骑马的样子来看就是个菜鸟,都不敢放开了让马儿跑,就他这样参加赛马恐怕别人都到终点了,他还慢慢悠悠的在后边溜达那,如果他放开让马跑,十有八九会被马摔下去,来个平沙落雁式脸先着地。

党浩费解道:“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热门推荐
你的记忆,我的爱情 全民大穿越 谋杀似水年华(她比烟花寂寞) 先生,求放过 不祥孤女 无限存档计划 你的余生,我负责 素手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