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神级整形师 > 第三百零四章 最不想看到的情况

第三百零四章 最不想看到的情况(1 / 1)

时间有时候过得很慢,有时候却有很快,度日如年是形容前者,光阴似箭是形容后者,常鑫雅一家的心情是前者,罗开元等人的心情是后者。

但不管大家是感觉度日如年,还是光阴似箭,时间依旧按照自己的脚步一点点流逝,终于到了手术这天,常园、孙淑芳夫妻二人亦步亦趋的跟在躺在担架车上的常鑫雅,夫妻两个人脸上满是忧色与期望,他们担心女儿手术会失败,又期望罗开元能力挽狂澜就他们女儿于水火之中。

走廊里有担架车的轮子在白色地地板装滑行发出的声响,有护士以及常园、孙淑芳的脚步声,还有浓浓的84消毒液味道,这声音、这味道变成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常园、孙淑芳、常鑫雅的心头,压得他们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医院独有的,一种让人倍感煎熬的感觉,人的一生总要在医院中经历这样的煎熬,这是大自然生老病死这条铁律带给人们的必然感受,不可逃避,只有面对。

从整形外科到达手术室的距离并不远,乘坐电梯来到六楼,穿过连接住院楼与行政楼连接的长廊,在通过两扇门也就到了,但就是这么短的距离常园跟孙淑芳却感觉走了几十年那么长,看着女儿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常园有一种冲过去陪在女儿身边的冲动,因为他看到了女儿脸上的恐惧以及无助。

但常园终究没有跟过去,他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他只能等在外边默默祈祷老天爷开开眼,发发慈悲让她女儿的手术能顺利完成。

罗开元一行七八个人很快就到了,这台手术很大,血液运输网的再造其实已经是一台不小的精密手术了,在加上乳腺再造这台手术,一台手术等于是两台,罗开元带来这么多人也是必然的。

常园看到罗开元等人到了赶紧迎了上去一把拉住罗开元的手道:“罗教授你可一定要治好我的女儿啊!”

罗开元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们会尽全力的。”

正如罗开元所料。身为一个父亲常园在看到手术同意书上那么的多风险后还是依然的决定为女儿进行手术,他实在不忍看到女儿郁郁寡欢的过下半辈子,他想她恢复如初,他想看到女儿的笑容。他想看到她结婚生子,这样他死也瞑目了。

孙淑芳也跑过来哀求罗开元等人一定要治好她的女儿,罗开元等人在常园、孙淑芳两口子满含期望的眼神中进了手术室。

另一边贝一铭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看着铅云密布的天空,心里说不出的压抑,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一个小瓶子。里边有一块很小的黄色组织,这是他昨天晚上从常鑫雅健侧乳腺取下来的一块脂肪。

贝一铭看着浸泡在蓝色液体中的脂肪叹口气道:“希望用不上你。”

胡杰推门走了进来道:“你不跟着去看看?”

贝一铭收起瓶子道:“我就不去了,你要是想看看学习下就去吧。”

胡杰嗤之以鼻道:“我才不去看他们的脸色,一个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有什么了不起的?狄佳莹的伤他们治得好吗?当初怎么不站出来?这会摆出专家、教授的派头来了?什么玩意啊!”

贝一铭在罗开元等人面前遭到的冷遇,胡杰是知道的,他自然是站在贝一铭这边,为他鸣不平。

贝一铭苦笑道:“说这个干什么?咱们科谁去了?”

罗开元这些人到底是来自京城的大专家、大教授,贝一铭都得尊称他们一声老师,现在他们来医院做手术。贝一铭不去,整形外科也得派个人去,这是礼貌的问题,也是姿态的问题。

胡杰叹口气道:“你不去,我也不乐意去,还能谁去?只能是好脾气的林润青呗,冷魔女才不会去。”

让林润青去到也不错,她脾气好,不会跟冷雨寒似的,对方稍微一刁难。或者把她当实习生使唤就受不了了,当场就得跟对方吵起来,她就是这火爆脾气。

又跟胡杰闲扯了几句,贝一铭就带着冷雨寒也去了手术室。他们到不是去观摩手术,而是做科里的手术,这没几天就到护士节了,贝一铭得把患者的手术都做出来,到十二号的时候他好有时间带着大家去五河坡玩,说白了就是去当人形钱包。负责十几号妹纸的后勤工作。

这几天贝一铭的手术都是连台做,一个快做完了就通知手术室去接下一名患者,他这么玩命,手术室的护士、麻醉师却是怨声载道的,谁想一天到晚不闲着的干活啊,但没办法,贝一铭非要这么干,他们能怎么着?

常鑫雅的手术从早上一直做到晚上八点才结束,手术很成功,罗开元这些人一下台常园就张罗着他们出去吃饭了,手术记录、医嘱这些东西却得林润青来写、来下,这也是为什么罗开元为什么非要让整形外科出个人的原因之一。

林润青以前是搞内科的,来整形网外科也没几天,她虽然上了手术,但那会写手术记录啊,小手术或许还行,但这么大的手术,操作那么复杂她是真写不出来,贝一铭没办法只能帮着他写。

两个人这一忙活就到了晚上11点多,贝一铭请林润青吃了宵夜就把她送了回去,第二天早上四点多的时候贝一铭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电话是值夜班的冷雨寒打来的,贝一铭一接通电话冷雨寒急切的声音立刻传来:“你赶紧来医院,常鑫雅发烧了。”

一听这话贝一铭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最不想见到的情况出现了。

贝一铭穿上衣服脸都没洗就往医院跑,到了病房他看到常鑫雅面色潮红,处于昏睡中,冷雨寒道:“现在已经40°了,能想到的降温方案我都用了,但一点效果都没有,是不是……”

不等冷雨寒把话说完贝一铭就开始解常鑫雅胸前的绷带,一解开他伸手一摸,心是彻底沉了下去。

ps:  一更送上,继续码字,求订阅、月票安慰!

热门推荐
你的记忆,我的爱情 全民大穿越 谋杀似水年华(她比烟花寂寞) 先生,求放过 不祥孤女 无限存档计划 你的余生,我负责 素手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