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神级整形师 > 第二百七十章 阳光

第二百七十章 阳光(1 / 1)

死亡对于贝一铭来说并不陌生,从实习到参加工作,他见到了太多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十分清楚那就是死亡,让一个本是能说、能笑的人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对于死亡他畏惧过,但却从来没感受过死亡距他如此之近。

在这一刻时光慢了下来,贝一铭想到了很多、很多,想到了父母,想到了苏慕雪,想到了那个从他的世界中突然消失的董心怡,还有林润青,以及那个彪悍得能让男人在她面前狼狈而逃的冷魔女,想到了跟郁芷若在自己的家中朝夕相处的那七天,他想起了很多人,想起了很多事。

他的一生如同电影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放映着,有哭,有笑,有难过,有开心,他得到了很多,但同样也失去了很多,年少的玩伴,去了另一个世界的亲人,他没了曾经的青涩,变得越发的成熟,但却怀念曾经的无忧无虑。

人生让一个人长大,变老,最终走向死亡,现在贝一铭就要迎接属于他的死亡了,他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心里的恐惧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解脱,死亡带给他的解脱,他终于可以放下所有的事,所有舍不得的人。

贝一铭缓缓闭上眼等着死亡的到来,就在这时候唐子琪胸口的位置突然散发出一道金光,贝一铭闭上的眼感受到了光感,他猛的睁开眼,神奇的一幕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唐子琪胸口闪烁的金光让绿毛怪物后退一步,他似乎很怕这种光,金色的光芒忽明忽暗,闪动的频率在逐渐加快,突然金光消失了,但下一秒又出现了,一朵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丑陋花朵悬浮在空中,洛尔陀花上有着点点的血迹,那是贝一铭刚喷出的。

这些血如同春雨般滋润着本是枯萎得像是标本的洛尔陀花,它枯黄的枝桠一点点变成绿色。它那丑陋的花冠一点点打开,随着洛尔陀花的变化金色的光芒越来越浓。

一滴血从翠绿的花叶上低落到下边森森的白骨中,“嗡”的一声响,随即森森的白骨下突然金光大盛。那朵洛尔陀花飞到了空中,金色的光芒如同阳光一样穿透森森白骨照射到下边的土地中。

厚得看不到底的白骨突然晃动起来,绿毛的怪物发出一声怒吼连连向后退去,这时候绿色的枝桠从白骨中探出了头,一霎那的功夫白色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代表着生机的绿色。

嫩嫩的枝桠缓缓舒张开,成为一片一片翠绿得像翡翠的叶子,嫩黄色花骨朵出现在绿叶中,花瓣一点点张开,最终成为了一朵朵花洛尔陀花。

在这个充斥着死气的巨大洞穴中,此时满是洛尔陀花,这一幕很美,美得能让人忘记所有的烦恼,美得让人忘记了身在何方。

花海把绿毛怪物围在一角,这时只有他脚下还是森森白骨。绿毛怪物发出愤怒的吼声,他想一脚踩碎这些该死的花,但洛尔陀花散发的黄色光芒却让他不敢把脚放下来,只能在那怒吼连连。

贝一铭清醒过来,看绿毛怪物被束缚住,在看到他手中的时光之刃贝一铭一咬牙冲了过去,不等到达绿毛怪物的近前,贝一铭高高跃起,一脚踢向绿帽怪物的手,“砰”的一声闷响。时光之刃高高飞起,失去了时光之刃的绿毛怪物变得越发的暴躁了,竟然不在顾及洛尔陀花奔着去拿时光之刃的贝一铭冲了过去、

绿毛怪物每走一步踩在洛尔陀花的脚就发出“滋滋”的声响,那声音就像是把烧得通红的铁烙铁按到肉上一般。焦臭的味道随之传来,绿毛怪物身上散发出的黑烟也如同遇到阳光的积雪般一点点消融着,在这一刻贝一铭仿佛听到得到解脱的灵魂发出的欢呼声。

贝一铭一把握住时光之刃,这时候绿毛怪物也到了他近前,他高高举起布满绿毛的右掌向贝一铭的脸狠狠抽去,贝一铭刚就受了不轻的伤。那里还能躲得过去。

就在这时候悬在空中的那多洛尔陀花突然金光大盛,瞬间成了金黄色的太阳,刺眼的阳光照射下来,无数朵洛尔陀花也幻化成了太阳,它们娇嫩的花瓣开始枯萎、脱落,但散发出的光芒却更加浓郁。

整个洞穴此时被照得明亮无比,亮得贝一铭都睁不开眼。

绿毛怪物也被金色的光芒所笼罩,他身上散发出的黑烟瞬间被金色的光芒融化,他身上的绿毛顷刻间燃烧起来,在这一刻大地开始颤抖,绿毛怪物似乎知道自己就要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他疯狂而愤怒的不断吼叫着,但这一切都是徒劳,金色的光芒正让他燃烧。

大地震动得越发厉害了,贝一铭捂着眼按照记忆跑到唐子琪身旁,刚把她拉起来,先是听到绿毛怪物发出一声哀鸣,随即就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跟着唐子琪掉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贝一铭缓缓睁开眼,阳关让他非常不适应赶紧用手挡在眼前,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这时候贝一铭才感觉到浑身上下不但疼得厉害,还冷得很。

他左右看看发现自己跟唐子琪在岸边,这是一条没结冰的河,贝一铭爬起来把下半身还置在冰冷河水里的唐子琪脱上了岸。

贝一铭坐到地上喘着粗气,他伸手摸了摸怀里,时光之刃还在,这让他是长出一口气。

三天后贝一铭跟唐子琪互相搀扶着回到了布尔津,还不等进到房间里两个人就摔到了地上,实在是都受了不轻的伤,能活着回来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贝一铭跟唐子琪在这里休息了十多天才恢复过来,他们一好库尔班立刻把他们喊到自己的房间询问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怎么会伤成这样。

唐子琪后半程一直处在昏迷中,根本就说不清楚,而贝一铭却不想跟库尔班说在墓中遇到的事,可今天他却是躲不过去了,就在贝一铭不知道该怎么跟库尔班老人解释的时候,库尔班发现孙女在把头发往耳后撩的时候,她的颈部有一个图案,看到这个图案的库尔班老人整个人都在颤抖。

ps:  三更送上,继续求订阅、月票!

热门推荐
你的记忆,我的爱情 全民大穿越 谋杀似水年华(她比烟花寂寞) 先生,求放过 不祥孤女 无限存档计划 你的余生,我负责 素手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