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大豪门 > 第235章 合作伙伴

第235章 合作伙伴(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大豪门更新最快!

叶孤雨不徐不疾地走向阳西旅店。

在这荒野小镇孤寂的街道上,叶王的身影是孤单的。

这一刻,万籁俱寂。

所有的动物都被那股莫名的杀气压迫得心惊胆颤,一声都不敢吭。狗如此,连性格桀骜不驯,远比狗狗刚烈的猫也是这样。

叶孤雨慢慢走过来,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阳西镇的民风极其强悍,因为周边有太多古代墓葬的缘故,阳西镇是各路盗墓贼,文物贩子和考古专家经常往来的聚集之地。盗墓贼和文物贩子就不必说了,就没有几个善茬子。因为国家并未大规模开挖阳西镇左近的古墓葬,所以那些往来的所谓正儿八经的考古学家,都不免带着三分邪气。

阳西镇的居民从来都不费心去分辨这些,不管是盗墓贼,文物贩子还是考古学家,在阳西镇居民眼里,都是些和死人打交道的家伙,没啥好人。

跟这些家伙打交道,软一点都不行,就必须来硬的。

久而久之,就养成了阳西镇极其强悍的民风。

但这一刻,整个小镇都沉寂下去。

叶王来了!

连阳西旅店阴森森的驼背老板老候都感到寒气逼人。

叶孤雨在阳西旅店门口三米处停住了脚步。

一道曼妙的身影,自阳西旅店“大堂”里走了出来,在叶孤雨对面站定,正是姬轻纱。就这么淡淡地站在阳西旅店门口,就这么淡淡地注视着叶孤雨。

“这位先生。请留步!”

姬轻纱轻声说道,语气柔和。不带丝毫戾气。

“再往前走,你就惊扰到我的朋友了。”

叶孤雨就笑。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意,说道:“对不起姬总,没想到你的朋友如此脆弱,那么容易被惊扰。”

姬轻纱也是讥讽地一笑,说道:“看来,你们的功课做得很足嘛。不过以阁下之能,也只能为人充当马前卒而已。”

当然这是在演戏,除了叶孤雨和姬轻纱自己,没人知道他俩之间的真实关系。但这并不妨碍姬轻纱嘲讽叶孤雨一番。

这一辈子。姬轻纱见得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骄傲的男人。够资格和姬轻纱打交道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太普通,算是比较成功的男人。大凡成功男人,都十分骄傲。

而萧凡和叶孤雨,是姬轻纱见过的,最骄傲的男人。

甚至于,比许多身居高位手握重权的体制内高官还要骄傲得多。都是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满满,似乎无论什么事情。在他们手里都能轻易摆平。不像体制内高官,多多少少有些瞻前顾后,患得患失。

但这两个男人表达骄傲的方式,又截然不同。

萧凡外表温和儒雅。不带丝毫戾气和霸道,然而他说出来的每句话都是决定,不管你有多大的意见。最终都会在不知不觉间被他改变,按照他的决定去执行。

王气凛然!

而叶孤雨则是霸气外露。不管他多么努力去掩饰,那股杀伐之气都压抑不住。姬轻纱这一辈子。还从未见过“杀孽”如此深重的人。

按照河洛派相人之术,叶孤雨是那种天生的杀神霸主。这种人,也许数十上百年才会出现一个,然而一旦现世,就是巨大的灾难,总会掀起无边的杀孽。

事实上,叶孤雨这二十年来,领导“天鹰”杀了多少人,无人知晓确切的数目。

叶孤雨无论何时何地,都从不隐瞒自己的强势。

哪怕他当年为姬轻纱提供“帮助”之时,都不曾问过姬轻纱本人是否愿意接受他的帮助。在叶孤雨想来,这很正常——我决定了,这还不够么?

不巧的是,其实骨子里头,姬轻纱也是这样的性格。故此,姬轻纱就很不待见叶孤雨,因为某种逆反心理,她更加待见萧凡。

这也是她当初自然而然选择向萧凡“屈服”,与萧家和解的原因。

不管是什么性格的女人,内心深处都会崇拜比自己更加强大的男性!

叶孤雨并未计较姬轻纱言辞之间的讥讽,眼神四下一抡,淡然说道:“跟我走,叫上你的搭档一起。我就不再惊扰你的朋友!”

说完,叶孤雨便转过身,缓步向镇外走去。

看上去,他压根就不担心姬轻纱会违背他的“指令”。

他答应过阿巴斯,会负责将姬轻纱和范乐“引开”。叶孤雨瞧不上萨比尔,却不愿意对阿巴斯失信。阿巴斯或许也还不是容天祖师座下弟子之中悟性最高的,却是最能认清楚形势的一个。

姬轻纱没有犹豫,立即跟了上去。

一道黑影,从旅店三楼一跃而下,紧紧跟上姬轻纱,正是范乐。

刚才,范乐就站在三楼外墙的沿棱之上,居高临下地监视着叶孤雨,只要叶孤雨对姬轻纱有何不利的动作,范乐便会立即出手。

跟随姬轻纱这么多年,范乐尚未见过比叶孤雨更加危险更加强大的敌人。

尽管迄今为止,叶孤雨并未做过任何对姬轻纱不利的事,范乐却十分坚定地认为,叶孤雨就是他们的敌人。

这一点,毋庸置疑。

人有时候不是靠理智做判断,而是凭直觉做判断。

范乐尤其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一回,叶孤雨忽然出现在阳西镇,令范乐心里头很不踏实。

旅店的楼上,辛琳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汗水已经在不经意间浸透了她柔软的内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曾想盛装嫁给你 苗疆禁忌档案 锦衣夜行 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44号殡仪馆 等君许我婚嫁 心悦君兮乱君心 女医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