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九十七章 魔道(五)

第九十七章 魔道(五)(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跟着胡长海走在虎山门总舵的后院中,天河鬼虽然只是个粗人,也向来不怎么在意这些奢华享受,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片后院实在是一片赏心悦目又舒适的好所在,有钱有势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四周精心设计布置的园林景色就不用说了,沿途伺候着熏香,端着茶水毛巾等等用具的少女侍女,足够保证你在任何时候都能得到最为舒适的伺候。

天河鬼当然听说过了,这地方是虎山门从别的帮派手中巧取豪夺来的,否则胡长海这大老粗大概还想不出这么精细的东西。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江湖上的基业从来便没个定数,一番风云变幻之下苦心经营的心血说不定便换了别人去享受,也不知当初费心布置这里的原主人死在了那个角落里无人问津。

说到这里,天河鬼便又不得不承认,胡长海这厮确实在‘混’江湖上是一把好手。当年同在别人麾下为一口饭食几十两银子打生打死,不过十多年后,就已经是执掌一方小有名气的帮会首脑了。自己还在藏头露尾朝不保夕,别人却可以前呼后拥锦衣玉食。

对于胡长海‘混’的诀窍,天河鬼也看得很清楚明白,他不是初出江湖的稚儿,江湖上的门道和诸多诀窍他很清楚。这‘混’的关键就是要找到有力的靠山,能让更上面更有力的势力觉得‘你有用’‘你能用’那么你的机会就比其他人大得多了。当然如何去找,如何让人去感觉到你的‘有用’和‘能用’,那又是一门难以言说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高深学问。在这方面胡长海无疑是个天才。就天河鬼所知的。如今胡长海在青州混得风生水起,最重要的便是搭上了南宫家的线。被之前的那什么正道盟分了一个什么监察使的位置,能从南宫家手中漏些吃食下来。对一个地方帮会来说那已经是受用无穷了。

不过天河鬼对此也并不羡慕。到了他这样的年龄,早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该走什么样的路。胡长海能混不假,混出的这番名堂确实也算不错,在他眼中却和一只吃得脑满肠肥的狗差不多,别人施舍的残羹剩饭他不是不能吃,是吃着恶心,所以能不吃则不愿去吃。

“到了,天河老弟。便是这里。两位贵客也久候我们多时了。”胡长海回过头来,全是自然之极的和善和热络,好像真是和他相交了几十年的知己兄弟一样。

顺着胡长海的手势看去,前方正是一座大大的凉亭,以几株间隔有致的阔叶乔木为基础,别具匠心地稍加材料修饰而成,浑然天成别有生趣。凉亭中,两位男子显然正是胡长海口中所说的贵客,正在身边女子的陪伴服侍下慢慢饮酒。一副恬然自得的样子。

只是等看清这两人的模样,天河鬼却是瞳孔一缩,站住了脚步。

那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模样俊逸。但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令人不舒服的感觉。还有一个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纵然是在这饮酒之间也是气度严谨。好似一名正在专心公文的官员,不过他面色苍白。似乎大病未愈,右手手腕上缠着绷带甲板。左手则是齐肩没有了。

“这两位是雍州红叶军参赞,熊国光大人,还有桂宏亮大人。听说天河老弟已经和他们打过交道了,而他们从我这里听说了天河老弟的事,立刻便让我找你来,大家宴饮一场,谈天说地岂不美哉?”面对这两人,胡长海一张凶恶狰狞不下于天河鬼的脸笑得和一只猫咪一样。

天河鬼却看也没看胡长海,只是盯着亭中的两人冷冷道:“原来是你们?”

在这里看见这两人,除了惊讶之外,天河鬼心中并没有什么警惕和害怕。以这里开阔的环境来说,根本不是适合埋伏的地方,他从这两人身上和环境四周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杀意和杀气,更主要的是即便是动手起来,他也不怕。

“来了?请坐。”熊国光看着天河鬼,微微一笑。他坐在矮椅上,身边是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娇俏小侍女在替他斟酒夹菜。另一边的桂宏亮则是搂着一个白衣少女,略微带点不满和忌惮的眼光看了天河鬼一眼,轻轻哼了一声。

天河鬼却并不动弹,只是冷冷说:“你们两个魔教余孽胆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怕我禀告州牧大人将你们拿下?他可说了,他就算不好杀你们,也可以将你们废了修为送回雍州去。”

“他敢?”桂宏亮不屑地冷笑了一下,一手拿起酒壶喝了一口,转而又看着被搂着的女子。天河鬼这才发现他搂着的女子不止一身白衣,也还赤着足,一头乌黑长发随意披下,居然和那个跟着茅山道士的叫明月的女子是一模一样的打扮,容貌上也略微有几分相似。桂宏亮那搂着的手伸到这女子的衣裙中不断摸索着,而那女子看似神情冷漠,但面上和颈脖的肌肤都透着动情的粉红色,好似是强行装出那冷淡模样似的,感觉说不出的别扭。

另一边的熊国光则是淡淡一笑:“顺天神教都不在了,什么魔教余孽那自然也只是以讹传讹的虚名。如今我们只是雍州军参赞而已,只要我们不主动招惹麻烦,那位刘俊峰刘大人虽然古板了些,却还是知晓厉害的,不会贸然来和我们为难。天河兄弟无须多心。今日只是请你来喝喝酒,谈谈天。”

天河鬼冷眼看了看这两人,再转过头来看着胡长海,冷声问:“原来他们便是你口中的贵客。我记得你应当是帮着那什么南宫家的正道盟做事的,现在又来讨好将军府的人,这般两面三刀。不怕南宫家那边知晓了之后要你好看?”

“天河老弟你这是说哪里的话。”胡长海的样子好像菜市口被人污蔑了多拿了一把白菜的老太太,满脸的委屈和痛苦。“正道盟诸位少侠推举我虎山门为青州监察。协助州牧刘大人协调青州江湖中事,这乃是因为我急公好义行为端正。也是有心想为江湖正道出一分力,何来替南宫家做事之说?熊大人桂大人是红叶军参赞,为天下苍生抵挡西狄蛮子数十年,功德无量。兄弟你与我相交十多年,知道我最为佩服的便是好汉,请两位好汉来喝喝酒,介绍自家兄弟给他们认识一下,如何又是讨好别人了?”

转过头不再理会胡长海的废话说辞,天河鬼看向坐着喝酒的两人说:“老子是个粗人。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也就省了吧。有什么事便直说,若是想要报那一拳之仇,就滚回雍州去将伤养好了再来。”

“你的拳,是好拳。”熊国光淡然一笑,笑得很虚弱。他用那包扎起来的右手费力地指了指空荡荡的左肩。“就算在红叶军中,能打出那样一拳的人也不多。相信就算大将军看了,也要说上一声‘好’。”

“他说好说坏,关我屁事。”天河鬼咧了咧嘴。

熊国光淡淡地继续说道:“对于能打出这样一拳,却一直籍籍无名的人。我很好奇。然后我在胡门主这里打听了不少你的过往,去青雨楼搜集了些你的事迹,我又对你更好奇了。所以我很想请你来,一边喝酒一边好好聊聊。问你些问题。”

天河鬼皱了皱眉头。若是只听这人的话语态度,倒好像真是惺惺相惜,不打不相识。英雄重英雄,但这人可是出身雍州将军府的魔教中人。修炼顺天神策,以江湖传言来说几乎可以算是疯子般的人物。真有可能会和旁人相惜相识重英雄?更何况自己那一拳伤他伤得如此之重,被视作生死大仇才是常理,总不能是修炼顺天神策真个修炼得疯了,偏偏就要对将自己打残打死的人才能生出相重相识之心。

忽然间啊的一声娇吟,旁边那被桂宏亮搂在怀中的女子好像被摸捏得再也忍受不住,身躯一阵哆嗦叫了出来。然而还不等她脸上的粉红和微微扭曲的失神娇柔之色褪去,桂宏亮就一把捏住了她的脸,凑到近前几乎是脸贴着脸看着她说:“别叫出来。就算是舒服到觉得到死了也值了的时候也别叫出来,表情也别动,还是要那样冷冰冰的,否则我会用绳子将你身上最嫩的地方给一片片割下来。对了,还有眼神,一定要是那种高高在上,看着我就像看一坨路边的狗屎一样的不屑的眼神”

白衣女子脸上的粉红色和极乐的余韵飞快地又被恐惧之色所替代,娇躯也在僵硬中微微发抖。

“桂宏亮。”一旁的熊国光冷冷出声了。“我在这里招待客人,你的那些恶心玩意躲到没人的地方去玩。”

“我喜欢在这里。”桂宏亮转过头来却也冷冷地看他一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