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五十八章 人道(二)

第五十八章 人道(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张恒亮这两天很烦恼。[.

他当然清楚现在不是烦恼的时候。宏景城看似一片热闹祥和,为参观蛇妖远道而来的人们依然络绎不绝,但他知道这其中正隐藏着大大的危机,不知隐藏于何处的地灵师不用说,那据说来接应地灵师的魔教妖人也可能随时从哪里蹦出来。只看张御宏和十方两个人整天面色凝重地足不沾地就能明白,这看似平和热闹的场景不过是遮盖在沸腾岩浆上的水泡。

如此凶险诡谲的场景,怎能不叫人提心吊胆之际又热血沸腾?何况还是跟随御宏师叔一同降妖除魔,这又是无数龙虎山弟子们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经历。身在其中的张恒亮觉得自己应该是满足了,应该是全心全意地跟着御宏师叔,一心防备那随时会出现的魔教妖人和地灵师,等着经历这一场足以载入青史的风波。

但是偏偏他就是紧张不起来,精神一点都没办法集中在这上面,脑子里转来转去都是一个窈窕生姿的白衣倩影。

他觉得自己不该如此,他留在这里可是为了增长见识,是为了帮助御宏师叔降服地灵师的,他不该为了一个女子便如此心神不宁。何况那还是个净土禅院的佛门女修。

只可惜人很多时候不是觉得自己该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就算强迫着自己多去想想多去思考和这地灵师有关之事,脑子里不自觉地就会转到这事明月姑娘也知道了,不知以后该如何处置?此地灵师之事有关我龙虎山机密。绝不能落入那帮秃驴耳中去那十方秃驴怎么样也无所谓,但明月姑娘可是绝不能损伤分毫的,不知是不是能让她转投我们龙虎山?若是不行。那至少也该请她去小住个十年八年的,毕竟这地灵师之秘太过重要,最好便将她变作我龙虎山之人就一劳永逸了。至于那什么清风道人,看在同属正一道的面子上送回茅山去,责令那何晋芝将之拘押一辈子不得面世即可

对了,明月姑娘为何会和那清风道人看起来如此熟稔?是多年故交?但她是佛门女修又怎会和个茅山道士有多深的来往?只是他两人之间看起来那般亲热熟悉,简直就如同不会。不会,明月姑娘如何又会那般轻易与人但是

这般冥思苦想通常都会自己把自己想得心神不定,忽而疑神疑鬼恼怒不止。忽而憧憬万分心痒难耐,最后的结果又都是自责自己如何不能拿出天师教弟子奋发向上的气度和精神,却单单为了这些小事伤神。

烦恼如果不动手去解决,那永远都只能是烦恼。但是张恒亮又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连将这些事告诉别人都不可能。所以只能成天缩在天师观中,越来越烦恼。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拉上两个关系好的师兄弟一起留下来,至少也有能商议说话的。

“恒亮师侄,你可在么?”

今天张恒亮正在最烦恼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房外响起。这间房原本是云通道人自己的,宏景县城原本就不是什么大地方,这天师观也不见得有多宏伟,张御宏和十方三人便占去了两间最好的客房。这张恒亮再一来,云通道人就马上把自己这间最好的房间让给他去住。自己跑去和弟子们挤在一起。

张恒亮出门一看,正是刘洪德站在外面,顿时一呆:“刘师叔?你不是已经回去了么?”

“我有些要事要留在这里处理一下,而且地灵师之事你也该是听说了,我也想着看看能不能能帮你御宏师叔一把。”

刘洪德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房里,自顾自地坐在了椅子上,看得张恒亮眉头大皱。虽然刘洪德身为长辈,又是一路带着他们从云州平安逃到这里来,在其他天师教弟子中威信卓然,但他可不是其他天师教弟子。这一路上他对这位师叔的胆小谨慎地做派一直就甚为不满,这时节又正是心头烦躁的时候,忍不住就说:“刘师叔,我今日有些不舒服,你若有事情是不是改日再来”

“我有事找你。”刘洪德开口打断了张恒亮的话,让张恒亮心中更是恼怒。他正要想什么话来顶撞过去,刘洪德的下一句就让他全身一震。“今日我刚刚回来去见你御宏师叔,着他介绍了净土禅院的十方大师与明月姑娘。我之前还奇怪你为何不与我们一道回龙虎山去,今日看了才明白过来,大概你是为了明月姑娘才留在这里的吧?”

“这这师叔说哪里话来的?”张恒亮一张脸顿时通红,毫无准备之下被说中心事,顿时又是尴尬又是有些恼羞成怒。“我是觉得这次机会难得,想陪在御宏师叔身边见识一番这场风波以增长见识。明月姑娘可是净土禅院之人,我也是来这里才认识的,哪里会有你说的那样不堪?”

不料刘洪德却是眉头一皱,颇有些不以为然地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今多少英雄都是情关难过,可见这‘情’之一字实在是天地人道中最最奇妙之物,我们正一道也不是真武宗那些假清高的道学先生,有了喜欢的女子便是有了。还有那明月姑娘我也见过了,确实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绝世佳人,你为之倾心再也正常不过,又有什么不堪了?”

这话只听得张恒亮目瞪口呆,刚才还满胸满腹的怒火羞愧转眼便不知哪里去了,这原本之前怎么看怎么碍眼的师叔忽然变得顺眼无比。而且刚才那一番话说得还有几分发自内心的真心感慨的味道,让张恒亮正是烦恼孤独难当的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柔和亲近之感。

当然这位向来便谨小慎微,沉闷无趣的刘师叔忽然变得如此知心体贴。也是一件怪事,但相对于这带来的感动来说又是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了。张恒亮一时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刘师叔所言确实也但是这个我确实是”

刘洪德又重重地叹上一口气:“其实若是换在之前。我也会觉得你这样做是少年心性,轻薄浮浪。但这些日子来我也想明白了许多事,生而为人却连心中所思所爱都不敢直面,还谈什么修道还谈什么江湖功业?”刘洪德看了看张恒亮的神情,若有所思地微微沉吟之后问:“不过你窝在这屋中闷闷不乐却是为何?想我龙虎山天师教硕大的基业,你父亲又是当代天师,你自己也正是青春年少。天下间何等女子配不上?”

“刘师叔刘师叔你真是真是师侄之前多有失礼,行为孟浪,还望师叔多多包涵”

这几日一直憋在心中的苦水和烦恼都一下感觉找到了去处。张恒亮只觉得这位木讷谨慎的刘师叔简直是天下间最可亲可爱的人,也不禁为之前看不起他而内疚。其实稍微想想也明白,作为龙虎山中实务能力最强,江湖经验最足的几人之一。这位刘洪德师叔的眼光和心思肯定远比表面上看起来的更为细密独到。只是平常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师叔所言确是有理之极,师侄确是对明月姑娘有爱慕之心,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说到心事,张恒亮不禁又是一声长叹。“而且明月姑娘又和那茅山派的清风道人早已熟得很了,整日在一起”

刘洪德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恒亮师侄你久居龙虎山修道,对这俗世儿女之情自然是不大明白,你这样毫无头绪地一头乱冲乱撞当然是不行了”

刘洪德的语气和神情颇为不屑又有些好笑,好像是看见一个刚入门的火工道人连个最基础的云纹都不会绘制一样。张恒亮的耳朵马上竖了起来,但可惜刘洪德并没有将这话题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而是将话头一转:“今日我来找你是有些事想问问你的,还请恒亮师侄务必告之。”

张恒亮强压下心中的骚动,尽量心平气和地回答:“师叔请问,恒亮但有知晓定然知无不言。”

“你御宏师叔逗留此处,是为了擒获走脱的地灵师。此事他已是告诉你了,对吧?”

“是。”张恒亮点头。同时他也略微有些诧异,这位刘洪德师叔虽然实务精熟,但在山中的地位并不高,连张姓都不是,说起来也和同行的几位师叔相差无几。地灵师的存在他们能知道已算是难得了,但是地灵师走脱这事在龙虎山应当是绝对的机密,那些回山的师叔和师兄弟们对此一无所知,他却是知道了。

“那你知道地灵师是如何走脱的么?”刘洪德用像是随口一提的语气淡淡问。

张恒亮摇头:“这却是不清楚了。虽然我问过,但御宏师叔言辞模糊,似乎其中缘由他也不是很清楚,只说地灵师有可能和人勾结方能逃逸。这又如何可能不说龙虎山有护山大阵笼罩,能进入地灵殿的人又岂能不知地灵师的紧要,怎能不用心看守”

“听说有不少守殿的弟子只是虚应事故,入殿之后或是蒙头大睡,或是悄悄伙同几人在其中饮酒博戏,甚至还有人请外人去代为值守的,是么?”刘洪德的语气还是淡淡的,但其中的冰冷之意却是怎么样也遮掩不住。

张恒亮张了张嘴。他自然也是去地灵殿值守过的,虽然他还算尽职,但作为那一群特殊子弟们中隐隐的首领,其他人的做派当然很清楚。换做之前他肯定不屑对这位刘师叔说这些,这时候也只能忍不住神情一黯,点头承认:“这确有其事我也听说过若真是地灵师走脱的岔子出在他们身上,我相信天师和诸位长老定会彻查清楚”

刘洪德不说话了,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眼神深处透露出来的丝丝寒气还是让面前的张恒亮有些坐立不安。这位师叔今天所表现出的一切实在是和往日的印象完全不同。让他觉得亲切的同时也微微不适。好在没过多久刘洪德长叹了一口气之后还是恢复了平日间的模样,叹口气说:“好吧,这等大事其实也不是我该关心的。只是心中实在牵挂,忍不住随口一问罢了恒亮师侄你好好休息,师叔便不打搅你了。”

“师叔且慢”眼看刘洪德转身要走,张恒亮连忙开口叫住。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涨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道:“不知不知不知刘师叔能不能指点我一下,这这有关这儿女私情中中需要注意的种种关节要害之处?”

刘洪德盯着他仔细看了看,这才颇有深意地一笑。让忐忑尴尬的张恒亮更觉得这位刘师叔亲切了,他的声音也满带着长辈特有的慈祥和可靠:“好吧,如若恒亮师侄不嫌弃我这老头子。便可将你的心事说与我听听,我来帮你参详参详。”

“多谢师叔,其实是这样”

张恒亮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的话,更没想到这么多的话会忍不住全对着这个刘师叔一股脑儿地说了出去。这两天心中憋闷的实在太慌。絮絮叨叨将这几天眼中所见心中所想所感足足用了近一个时辰才说完。刘洪德一直便静静听着,不时在关键之处出言询问两声,让张恒亮更是觉得这位刘师叔简直比最亲的亲人更贴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