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六章 傀儡 (三)

第十六章 傀儡 (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像何仙子你这样的名门女侠大家闺秀大概不知道,这女人在极痛的时候下面会缩得厉害,那感觉真是让人欲仙欲死。所以我最喜欢的就是一边干女人,一边慢慢地将她们身上的皮肉一点点地撕下来。只是大哥,二哥他们心地都太好,看不惯,我只能偶尔悄悄背着他们玩上一玩。但是今天不同了,我会用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慢慢地炮制你和你这两个朋友。你先好好看看,感受一下,权当欠着我二哥三哥五弟的利息吧。”

天河五鬼的模样都是生就的一副凶悍狠戾,但和其他四人不一样,这老四的狰狞凶相中还带着猥琐和扭曲,好像一只混在恶狼中的食腐鬣狗。他一边说着,一边兴高采烈地脱掉了裤子,就这样挺着他那已经斗志昂扬的兄弟大摇大摆地朝着大床那边走去。

“那肥猪是神机堂的重要人物,说不定还能用得着,留着莫要伤了他性命。”五鬼老大开口提醒。

“大哥放心,我省的。”老四一迈步走上了床,一脚就把昏过去的魏瑟大师给踹到了床下。这位大师至少也有三四百斤开外,却被他随便一脚踢开,可见就算没有老大那一身功夫,本身身手也是相当了得。

抱着古筝的年轻歌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到了床的另一边,床上的水玉竹早已是花容失色,鹌鹑一样地缩在一角瑟瑟发抖。老四随手抓向她,水玉竹尖叫一声。居然恰恰从老四的手边溜了开去,只是跌下了床,缩在了年轻歌姬的身后。

“畜生。你们不是人。这根本不关她们的事。”不远处看着的何姒儿咬得嘴唇都出了血。在五鬼老大的随手一击之下她全身血脉元气都受了极大震荡,现在只能瘫在那里连手指头都动弹不了分毫。

“小妞跑得倒快,不过没关系哪个先来都是一样的。”老四笑了笑,转而伸手抓向了那年轻歌姬。他们悄悄进来之后就已经把门堵死,根本不怕这两个女的能跑出去。

但是他这出手的一抓却又抓了个空。这面前的年轻歌姬明明好像就没动,但他偏偏就没抓住。只是原本藏在后面的水玉竹不知又怎么的露了出来。然后这歌姬还转头看了水玉竹一眼。

“咦?”老四一愣。终于发觉有些不大对劲了,陡然一下双手齐出。分别抓向两女,手指间的劲风凛冽,已经是认真用上了功夫。这两爪之势笼罩了方圆一丈的范围。他就不相信还抓不住,

“老四,等等!”那边的五鬼老大也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出声喝止。却已经有些迟了。老四的这两爪已经爪了出去。

铮的一声,怀抱着古筝的歌姬手指在古筝上轻轻一弹,发出一声颇带些金戈铁马的弦响。那古筝上的一根琴弦也在这一声响中忽然断开,跳了起来,飞了出去,刺向了扑来的老四。

老四的这两爪爪势严密,暗藏数种后招变化,面前的这女子无论是躲是迎击他都有足够的应变手段。但这飞来的不是人,而是一根细细琴弦。这飞来琴弦灵动快捷如活了过来一样。眨眼间在半空中曲折弹跳出数个诡异的角度,然后正正地扎进了老四的食中二指之间。

老四发出的一声惨嚎听起来不是被扎了,而是好像整只手都被斩了下来。这根足足有两尺长的琴弦居然全部没入了他指间的软肉里,只留下寸余长的一截在外面,若是以长度判断,怕是最前端已刺过了他的手肘,也不知有多少血肉筋络被这一路贯穿连接在一起,说不定还穿进了骨髓之内,恐怕就是真的把他整只手给剁下来也没这么痛。

但这不过只是一只手而已,老四的动作身形只是一顿,余下的一只手马上带着更凛冽十倍的劲力重新朝着这年轻歌姬抓去。天河五鬼没有一个不彪悍,不凶猛,这伤虽然痛,却不致命,只能将他的凶性全部激发出来,这一抓他不只是用上了全部的气力,连这股剧痛激发出的潜力也一起加了上去。

又是铮铮两声,歌姬的手指又在琴弦上一拨,她的手指修长有力,又带着说不出的灵性和活力,如一个异形的天生舞者。随着她的这一拨,又是两根琴弦跳出,矫健灵动如活生生的两条小小灵蛇一样在半空中一闪,一只刺入老四的这完好的一只手的肩膀,一只刺入了他鼠蹊,同样都是两尺多长的琴弦全部没入体内。

老四凄厉之极地惨嚎了一声,直挺挺地倒地。他并没死,这细细的琴弦比头发粗不了多少,即便是刺入心腹头脑也不一定能致命,何况鼠蹊和肩膀也不是什么要害。他双眼通红,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直盯着这神秘的年轻歌姬,眼神中一半是怨毒,一半是恐惧。两尺多长的琴弦在他身体里沿着一个诡异的路线将沿途的筋肉,骨骼,脏器串在了一起,痛得让人发疯。而只要再稍稍一动,牵扯了一下,立刻就能知道还有比让人发疯更痛上十倍的味道。

年轻歌姬朝旁边让开了两步,却并不是因为老四,她对地上的老四连看也不看,好像那只是刚刚一脚踩扁的臭虫,她让开的是原本一直躲在她身后的水玉竹。

水玉竹依然还是刚才那样,看了看地上的老四,又看看远处的五鬼老大,羞花闭月的小脸上满是无助和惊恐,像朵风雨中的小花一样楚楚可怜。她轻轻迈动着脚步又朝歌姬身边挪来,好像还想躲在她身后。

铮的一声,歌姬手中的古筝又弹出一声,这一次没有断掉的弦飞起,只是弦声中带着浓浓的警戒之意,同时歌姬看向水玉竹的眼神中也有着相似的味道,细长柳眉下的凤眼闪出一丝精光。

水玉竹只能停下了脚步。委屈得好像马上要哭出来了。歌姬却不再管她,转而看向了不远处的五鬼老大。

五鬼老大并没有妄动。他能比老四更早一步发觉不对,能及时出声。却来不及出手。他一身修为虽然远比老四精深,但擅长的毕竟是外门拳脚功夫,中间又隔着老四,就算隔空拳劲也不见得有用。最关键的还是他明白这突然冒出来的对手极不简单,冒冒失失地冲上去说不定连自己也只能栽进去。

所以趁着歌姬放倒老四的空档,他先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然一声低喝。

这一低喝声音不大。但是离他最近的何姒儿却感觉到头一晕,眼前金星乱冒,两行鲜血从鼻子中留了下来。原本刚刚理顺一些的内息又被震得乱作一团。就在这一声低喝中,五鬼老大周身的关节,所有能动的地方都同时一震,骨骼筋肉相互撞击。发出如巨木大石冲击般的响动。和那声低喝混在了一起,连他身周的空气都以肉眼可见的幅度一抖,然后一层若有若无的罡气就在他身体表面上如流水般的浮现出来。

做完这一切,五鬼老大才迈步朝着歌姬走去,同样地走得不快,只是极稳极重,好像每一脚都要在地上踩出一个坑来。一双怒目中也是精光充盈,看着那怀抱古筝的歌姬。沉声问:“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

看着缓步而来的五鬼老大,这年轻歌姬的神色也不免凝重起来。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能将天河派的粗浅外门功夫锤炼到这般境地,阁下的天赋和心性也算得上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了。”

这是这年轻歌姬第一次开口说话,清脆中又带些沙哑,介乎男女之间,和她那娇艳中带着些英气的模样很是相契。

五鬼老大在离歌姬十多步的地方站住了。两人间的空气仿佛已经凝固了一样,再接近就会是一触即发。五鬼老大看了一眼歌姬脚下的老四,说:“我们们此番也只是来找茅山派那女子寻仇,不知尊驾到此,我四弟之前有眼无珠,多有得罪,还望阁下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

“我本就没想过要他的命,只是中了三根‘铭心丝’,这人也已经废了。”歌姬扫了一眼地上的老四,又看了看五鬼老大,再看了看远处墙边瘫坐在那里的何姒儿,想了想,说:“我也不管你们有什么旧怨,只是今日在这里若是由得你杀了她,对我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你便带着你四弟走吧,我不留你们。”

五鬼老大摇摇头:“这茅山派的女子两年前杀我三弟,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杀我五弟的凶手下落也要着落在她身上,所以我一定要带她走。”

歌姬默然不语,忽然转头看着旁边不远处的水玉竹,说:“这人的一身外门横练功夫已练到了由外而内,三花聚顶的先天之境,我一个人应付可有些吃力,你还是不打算帮忙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