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二章 尾声(下)

第二十二章 尾声(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看在老交情的份上,本座就费点精神与你慢慢解说吧。”那轿子中的人似乎打了个呵欠。“当日去救少帮主之时和那凶手一战虽然惨烈,但最终应该是胜了,而且必定是击杀或者是擒下了凶手。若是那凶手重伤遁走,他们也绝不敢还留下慢慢掩埋尸体。但后来变成如此状况,分明是内讧。”

“内讧?为何?”白老帮主虽然也隐隐早有了这感觉,但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其他人若为争功夺利还好说,但灭怒大师乃净土禅院护法金刚,方外高人,视名利如粪土,怎可能和那些江湖中人一般动辄互相残杀?”

“本座也视名利如粪土,难道你觉得本座就不会杀人么?嘻嘻。”轿中人笑了,声音像只毒蛇在吐弄自己的信子。“你当真以为那些自称四大皆空的秃驴便什么都不求了么?求佛法,求自在,求解脱,一样的是求。只要遇见他要求的,想要的,他一样的可以杀人,最多杀得名正言顺点,拿套说辞来自欺欺人罢了。至于我堂的胡香主么,嘿嘿,头脑也算够用了,就是性子太过心急,想为我堂立功心切,尽快借此将你们洛水帮给耗空,说不定你帮中人还有些是明中暗中死在她手上的。不过最后她死成那样,也算有趣。嘿嘿。吴堂主,你驭下无方啊,平日没有和胡香主多加练习么。怎么让她一操就死?”

这位大师的话毫无遮拦,连吴堂主的脸色都不大好看起来。好在白老帮主似乎早知如此,并没什么反应。

“他们在那黑木妖林中困了足足两天之后才开始动的手。姑且不论他们之中是谁,又如何去触发了这二十年前余下的妖阵,能在这两天中还相互隐忍,相互设局算计,只能说明除了灭怒那秃驴和胡香主两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人,三人相互顾忌,这才能将场面拖上这么久。至于那云州蛮子不过一投机取巧之人,最后化身妖兽,怕是强引兽魂入体已神智不清,只能沦为其他人的棋子罢了。那什么自号大侠的,更是一听便知是其蠢如猪之辈。所以说必定还有一人与他们互相牵制。而且最后这人笑到了最后,说不定还和那凶手互相勾结。”

“这人是谁?”白老帮主沉声问。

“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问么?”这声音啧啧两声。“当日和那凶手一战死了如此多人,而且死状都惨烈不堪,却没有人逃走。也许贵帮高手还忠心可鉴,但是那些请来的江湖客绝没有如此坚毅的心志,那就只能说不是他们不想逃,而是那凶手实力惊人,让他们连逃也逃不了。结合这凶手之前所作所为,更是可以确定这点。偏偏最后剩下的那几人还能最终得胜,有两成的可能是他们突然找到了这凶手的罩门或弱点,有超过七成的可能则是白老帮主你之前备下的那张灵符终于被用了出来。龙虎山张天师亲手所绘的乾天锁妖符之下,那自然是世间邪魔无所遁形,无论是人是妖也只有俯首就降。”

“难道你说那剩下的最后一人是那用了灵符的道士?”白老帮主并不笨,马上就明白了,但是旋即又摇头。“没那可能。那不过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野道士,连符箓都只能勉强绘制中品,不过是没的选择而临时滥竽充数找来的,能不能用出那张上品灵符还未可知。就算真借助灵符之力捉住了那凶手,他一不得正统道法的野道士,怎会解除张天师亲手所制的灵符?而且那野道士身手也不过三流,便是李玉堂也能轻松将其斩杀,胡茜和灭怒又怎会顾忌他?”

“本座便说那留在黑木妖阵当中的标记怎的如此有趣,原来是个年轻人。果然果然,若是些糟老头子,心机是深沉了,却就没这么有趣了。”

轿中人也对这道士的真面目有些吃惊,马上转而又笑了起来。“如此说来,本座更有把握了。我们要不要赌上一赌?本座有法子现在马上就能证实给你看,若是本座错了,那凶手便由本座给你捉回来。若是真如本座所说,让你身边那美人陪一晚就好。她刚才好像对本座颇有兴趣的样子,所以弄的本座也对她有了些兴趣。”

白老帮主和身边的美人的脸色一起变了变。不过只稍微犹豫了一下,白老帮主就点了点头说:“好。”

美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过旋即也恢复了正常,还能微微带着那种长年训练出来的浅笑,只是脸色稍微有些苍白。只可惜她并不知道这一晚意味着什么,否则她绝不会还笑得出来。

白老帮主当然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变了脸色。不过终究也只是变了变脸色而已。连这个帮主的位置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坐多久,一个颇为喜爱的玩物,终究也会被别人连同那些权势金钱一起落在别人手里,和现在送人也没什么分别。

轿子里的声音似乎显得很满意:“好。那就速速去将那李玉堂的尸身给本座带来吧。”

这时候一旁的吴堂主突然一行礼说:“此番灭怒和尚身死,净土禅院势必追查,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大师这秘术恐怕会对大师有些不利,还会牵连到我堂在青州”

“不会牵连到你头上来的。滚开吧。这些人爬得越高,胆子却越小了。我看你就不该从你娘的肚子里钻出来,这样就什么麻烦都没有。要不要我再向总堂主说将你调回天机营去打磨零件锻炼锻炼胆量?”

轿中人甜腻腻的声音飘了出来,立刻把吴堂主的话给压了回去。吴堂主瘦削的脸上一阵阵地青紫,也只能退立在一旁,连头都不敢抬。

没过多久,李大侠那两大截四小截尸身就被搬到了大厅里来,其他仵作和帮众也都退了出去。

为了尽量保持住当日的模样,仵作并没有将李大侠缝起来,连裤子都没给他穿上,李大侠依然还是那副伸指欲写,死不瞑目的悲壮模样。

“死到临头也不忘给自己开脱,把名声看得比命还重么?这人蠢也蠢得如此有趣。可惜了可惜了,若是此人未死,本座便自要将他好好玩玩,先让他于闹市中和十头母猪轮番交合上三天三夜,再咦?”

轿中人并没出来,但似乎把外面所有的境况都看得一清二楚,还啧啧有声,对李大侠非常的有兴趣,突然间又发出一声惊咦,似乎发现了什么古怪:“这爪痕?”

白老帮主也是数十年刀山火海中走过来的,眼力自然不差,能看出这将李玉堂撕裂的爪劲不凡:“随手一击罡气便破体如摧枯拉朽。这凶手武艺已入先天至境。若非如此的大高手,又怎能将如此多人一一虐杀?”

但是轿中人的眼力很明显比老帮主更好,笑了笑就说:“不,这不是什么罡气,这是净土禅院的大威天龙降魔爪。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灭怒和尚居然是为了此事而动手的么,连我之前都以为是哪位魔道高手兴之所致来剥剥人皮玩耍,原来竟然和那帮秃驴有关?好好好,有趣有趣,此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正好这蠢货刚和女人交合之后便被腰斩而死,精气怨气执念混合郁结不散,就算隔了些时间了,也可让我们看看他临死之前印象最深的究竟是些什么,说不定便有那凶手的样子,还有那最后得胜而去的人。”

软绵绵,甜腻腻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带着好像能把人融化了似的奇异味道,白老帮主和吴堂主还好,白老帮主身边的美人却有些站不住了,她满脸的冷汗,面色苍白,全是依靠在白老帮主的椅子旁才没软倒。而地上李大侠的尸体却是真的在融化,那已经僵硬了的残骸居然开始像遇热的猪油一样在缓缓变软,被莫名的力量挤压,搓捏在一起。

扑哧一声,像是被大力挤破了一个水袋,李大侠身躯里那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已应该干枯凝聚成了固体的血全部一起喷了出来,在半空中洒成一片黑红色的雾气,然后李大侠的双眼也从那已经变得和个被人捏了一把的包子一样的头颅上飞起,飞入这黑红雾气中炸开,一些朦朦胧胧的人影就从这雾气中慢慢出现,逐渐清晰。

先是一脸怒容的高大和尚,然后是全身笼罩在盔甲中的冷漠身影。这两个人影虽然也能明显分辨出来是灭怒和尚和胡茜,不过面貌都有些走形,连威猛骇人的灭怒和尚都看起来有些奸诈之意,特别是他们的嘴巴都在一张一合地说话之间喷出些污血,屎尿之类的东西来,诡异莫名之间又显得有些荒诞可笑。这两个人影之后浮现出来的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脸上一直带着笑嘻嘻的神色,那笑脸在血雾中忽而变作一团恶心至极的大便,忽而又变回笑脸,只是这笑脸无论如何看都是恶心无比。

“有趣,有趣。这人蠢到一定地步之后果然也有趣得很,可惜可惜啊,死得太可惜了。”轿中人看着这些浮现出来的古怪人形好像非常的开心,哈哈大笑,声音像是锅煮开了的毒糖水一样将自己的气息朝四周所有人的耳朵里心里蔓延。

“当真是这小子”白老帮主原本就已经阴沉无比的声音更是阴沉得吓人。虽然有些走形,他还是认出了这个不断在大便和人形之间变幻的年轻人,那正是他之前请来的野道士。

这时候又有一个身影在血雾中浮现出来,这是个白色的小小人影,这个人影比之其他三个更活灵活现,看起来几乎真有这样一个人在血雾中一样,而且一出现就将另外三个人的身影给冲散了。随着这身影的逐渐清晰,大厅中的笑声,话声,呼吸声都完全安静了下来,看到这个人影的人暂时连呼吸都忘了。

这是个只身着一件单薄白衣的少女,一头漆黑的乌丝长发披肩而下,不着丝毫的装点和修饰,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身,却是美到了极点,媚到了极点,圣洁到了极点,连她周围黑红色血雾好像都褪去了腥臭,成了仙家圣境的白色云烟。

少女巧笑兮然,似乎在翩翩起舞,只是随着她的动作周围血雾中一些朦朦胧胧的人影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然后少女的随手一爪,一道巨大的爪痕就将整个血雾都切割开来。

被切开的血雾慢慢在空中消散,地上李大侠的尸体已经成了一大团仿佛干枯了的大便似的东西。大厅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回味刚才那一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