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69章

第69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等待是难捱的煎熬。

手术门的打开的时候,冯硕站在原地,一脸的不知所措,在这不长不短的等待时间里,他似乎经历了那么长久的一段路,久到他突然有一种不知身处何地的感觉。

吴东刚好从外面抽烟进来。直到他用力的拍了冯硕一下,冯硕才恍然醒过来,手都有些颤抖的朝着医生走去。

“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拉下口罩问了声。

“我是,我是他丈夫。”冯硕好不容易才稳了稳心神,一开口,声音嘶哑的厉害。

医生点点头,对他说:“手术已经结束了,因为病人的情况不算很严重,所以手术进行的还是比较成功的,但是经过检查,因为她上一次流产之后恢复的不是很好。所以对子宫很有影响,加上这一次宫外孕带来的伤害,想要再怀孕可能会有点困难。你要有心理准备。”

冯硕只是木然的听着,也许是因为上一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这一次显得非常的平静,他抹了一把脸:“医生,我只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现在已经没事了,马上可以送去病房,你可以先去看看她。”医生让开身体,让病床推出来。

苏静云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一名护士手上还拿着一个吊瓶,瘦弱的她躺在这张床上竟显得那么无助。她的另一只手还无意识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她的人生,何其多舛?

冯硕弯下腰。抓起她另一只完好的手。与人一起将她推回了病房——

苏静云醒来的时候只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她的手指微微一动,冯硕便惊醒了。

宁墨香与苏静安也随之醒来。

“苏静云……”

“静云。”

“姐。”

苏静云游离的神智终于慢慢恢复过来,头一偏,就看到冯硕正紧紧的望着她,他握着她的手都有些颤抖,表情却是无比欣喜的问道:“你醒了?”

苏静云下意识的想去摸肚子,可是一手还在打着点滴。一手正被冯硕握着,她怯懦的张了张嘴,只轻轻的喊出一声:“你没事吧。”

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宁墨香正在她的床前抹泪,苏静安紧了紧她的肩膀,冯硕双眼赤红,那是长久未得到休息的后果,他的眼睛酸胀的不停的流眼泪,可是他却强迫自己不能睡去。

她静静的睁着眼,嘴角竟然还露出一抹微笑:“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只是,“对不起。”

尽管心很痛。可是,她却不能让自己表现的软弱。

冯硕何尝不是,他们的孩子就因为这样的方式而没了。冯硕怎能不难过:“只要你没事就好。”

“来,静云,妈给你熬了点鱼汤,你喝点吧。”宁墨香从袋子里拿出保温的瓶子对她说。

“我来。”冯硕从她的手中接过碗,坐在她的床前喂她喝。

苏静云没有拒绝,看着冯硕细心的替她擦拭嘴角,看到他眼中浓浓的倦意,苏静云默默的垂下了眼睑。

病房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宁墨香与苏静安悄悄的退了出去,将整个空间留给他们。

在走廊上,遇到了匆匆赶来的吴娉婷。她的脸色也不好,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见他们从苏静云的病房里走出来,她便问:“静云现在怎么样了?”

“你是?”宁墨香好奇的打量着她。

“我是吴娉婷。”娉婷点点头,亦是一脸的病容。

“你就是我姐的好朋友啊,她经常跟我们提起你的。”苏静安礼貌的说道。

“你姐?你是她的弟弟苏静安?那你就是她的妈妈了?”吴娉婷对着宁墨香说道。苏静云的家庭她多少是有点了解的,此时骤然见面,不免有几分惊讶。

苏静安和宁墨香颔首。

“那静云现在怎么样了?”她被家人下了禁足令,好不容易才跑出来,心头一阵凄惶。

苏静安说:“姐夫在里面照顾她。”

娉婷移动了几步走上前,房门微微打开,就见冯硕坐在床沿端着碗一勺一勺的喂苏静云喝汤,苏静云脸色尽管苍白,但是眉眼却有微微的笑意,美目流转之间,浓浓的感情涌出来。

冯硕放下碗,将她的床放倒,不知对她说了什么,苏静云点点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幕,看的吴娉婷泪流满面,默默的替他们关上了房门。

“你没事吧?”苏静安担忧的看着她。

吴娉婷别过头,直到用手指抹去了脸上的泪水之后才转过身说:“我没事,只是很羡慕静云而已,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她吧。”

苏静安没有强留她,点点头便送她出去了。

是啊,苏静云是幸福的,至少不幸之后还有冯硕在身边,深深的爱意流转在他们之间,这就够了——

快要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娉婷偶然抬起头,却看到李骏抱着孩子也出现在大门口,他的身边还站着她的妻子。

苏静安走了,娉婷只有一个人,她眼中有着深深的伤痛。

李骏也有些怔愣,他的妻子顿了顿,抱过他手中的孩子说:“我先去给孩子挂号。”

站着医院的一角,娉婷无声的看着李骏。

他脸上有尴尬,有无奈,更多的是深深的歉然。

“你,还好吗?”一开口,才发现竟变得这么困难。

娉婷怔怔的看着他,这张记忆中最为熟悉的脸,此刻看来确是那么的陌生,她的双手安静的垂在身侧,她以为她会怨,她会恨,直到见了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可以如此的平静,她深吸了一口气,扬起一抹笑:“我很好,你呢?”

李骏的脸僵了僵,她怎么可能会好呢?“孩子生病了,所以带他来看病。”

“哦。那你去吧,我先走了。”千言万语,汇聚心头,到嘴边的,却只有这淡淡的一句,往事成风,原来放弃,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那么久的执着与等待,除了换来对所有人的伤害,还剩下什么?她为自己荒唐的过去感到愕然,更为自己对深爱她的人造成的伤害感到深深的抱歉。

“娉婷……”李骏叫了她一声。

吴娉婷身形一震,这声她曾经最爱的呼唤如今从他的嘴里喊出来,她竟感觉不到一丝喜悦。李骏这几天苍老的很快,以前与他的年龄不相符合的气度这几天都换成了一种痛苦的沧桑。娉婷强迫自己别开头,迈开步子:“我先走了。”

李骏目送着她离去。

任何错事都将付出代价。

娉婷的背脊挺得很直,踩着的脚步却有些虚浮,因为她突然生了一种茫然的念头。

外面的阳光正盛,刺得她完全睁不开眼来,她抬起头,用手挡住阳光,望着那一轮巨大的火球,看到眼前跳跃着无数的黑影。

“吴小姐。”突然,她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娉婷迟疑的转过身,就见李骏的夫人正款款朝她走来。

她微微眯起了眼,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于是只好放下手,做好了全身心的戒备。

“吴小姐。”她来到她的面前,并没有如娉婷预期的给她一巴掌,或者骂她一顿,她良好的教养与风度让人自叹弗如。

她只是优雅的拢了拢自己微微凌乱的发髻,神态安然的看着她说:“吴小姐,很冒昧突然叫住你,不过我想我还是应该对你说一声谢谢的。”

“谢谢?”娉婷愕然,完全说不出话来。

“是的,谢谢。”她镇定的目光温柔如水,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带着几分世故的凌厉与透彻,她说,“我谢谢你终于愿意放手了,终于将我的丈夫还给我了。”

吴娉婷震惊的后退了一步,这样的话从这个气度风韵成熟的女人嘴中说出来,无疑是当头棒喝:“你……”

“你想问我一直都知道是不是?”她浅浅的笑着,“开始的两年我只是朦朦胧胧的感觉,可是他是我的丈夫啊,他每天晚上都睡在他的身边,我怎么会感觉不出他的变化?但是我能怎么办?我们都有自己的事业,又有一个孩子,我们不能闹到身败名裂的地步,多少人在看着我们。”的确,他们一直是公认的模范夫妻,一旦闹出这样的事情,不论对谁,都会造成巨大的打击。

“所以你就?”娉婷倒抽了一口气,一直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真正自作聪明的只有他一个人。

她又笑了:“我也想过找你摊牌或者找他摊牌,可是一看到我们的儿子,一看到他无论多晚却始终回到家里,回到我的身边来,我就心软了,我深爱他,所以我把这一切看到眼里,我却没有出声。”

娉婷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除了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之外完全找不出一丝的言语能力。

“吴小姐,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慢慢就会明白,婚姻是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的,不是只有爱就可以解决一切的,所以我很感谢你终于离开,这样他也可以完全的回到我的身边,我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她说完就安静的看着娉婷。

娉婷的心凉透了,太多的意外针的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我先走了,祝你幸福。”她对娉婷点点头,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娉婷突然叫住她。

“还有事?”她优雅的笑着。

“你叫什么名字?”娉婷问道。

“这个很重要吗?”

“是的,请你回答我。”她近乎颤抖的说道。

她微微蹙眉,终于开口:“我叫张影。”

张影……“那张曼呢?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张曼?她是我妹妹。”张影蹙紧了眉头,“你认识她?”

吴娉婷怪笑了一声,心中的疑团终于解开,只是这一切是天意也好,是人为也罢,都没意义了。

她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张曼喜欢王跃峰却还要弄得王家下不了台,其实,张曼真正想让人下不来台的,是她——

苏静云的病房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徐茵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苏静云,她却摇了摇头:“我不吃,你吃吧。”

徐茵只好收回手,刚刚才咬了一口,就疼得哇哇叫:“好疼,好疼……”

“你干什么?”就在蹦蹦跳跳的时候,简飞一把抓住她,按住她的下巴说,“张嘴。”

“唔唔……”徐茵呜咽着摇头,一张嘴,便是红红的一片,简飞移开了眼,改为抓住她的手拖着她往外走。

“放手,放手……”徐茵半张着嘴,说起话来含糊不清的,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被简飞拉了出去。

他们一出去,原本拥挤的病房倒是空余不少,简洁抿着嘴轻笑,苏静云看着她说:“看样子你很快会有一个大嫂了。”

简洁摇摇头:“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哥那么被动的人,终于也有主动的时候了。”

苏静云跟着微笑,视线落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吴娉婷身上,苏静云顿时也拉下了嘴角。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只是娉婷比她更痛,因为她与孩子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原本美好的期待在一瞬间破灭,再加上王家人的气愤和她父母的不谅解……

“娉婷,”苏静云轻轻的叫唤了一声,娉婷有些木然的转过头看着她。

简洁也说:“娉婷,你要吃点水果吗?我削给你吃。”

她笑的有些虚软,“不用了。”

“对了,冯硕呢?”简洁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冯硕。

苏静云脸色一僵,从她醒来之后就没有看到冯硕了。

“嗯?”低沉的疑问声先从外面进来,接着就看到冯硕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怎么了?我在这里。”

“你去哪里了啊,这么久也看不到你的人。这可不向你的作风啊。”简洁抓着机会就问。

冯硕换了衣服,精神也好多了,笑道:“我去办出院手续了,怎么,你们还不乐意啊。”

“啊,对啊,静云要出院了,正好正好,快点离开吧。”简洁举双手赞同,苏静云没有意见,只是心头还是隐隐失落,那种不安紧紧的围绕着她,不由的抬头看了一眼冯硕。

他也在看她,她只好扯出一抹笑。

在众人的帮助下,苏静云很快便收拾妥当,可是出院了。

换上冯硕带来的衣服,她的精神看起来好多了,娉婷无言的握紧了她的手——

经过四楼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打开,苏静云凝固着笑容看着站在电梯外的几个人,苏慈雪,宁墨香,和苏静安。

苏慈雪的脚上有伤,只好让苏静安扶着,宁墨香提着她的行李袋,也都愣住了。

简洁与徐茵一把挡在他们的面前,冲着苏慈雪说道:“人满了,坐下个吧。”说完就去按关门键。

不过苏静云却按下了开门键,刚刚要关上的门又雍容的打开,“进来吧,”她主动往旁边退了退。

徐茵一跺脚,被简飞拎回去,简洁没辙,也只要往里动了动。

谁知苏慈雪却不领情,一把推开苏静安的手将拐杖扔在地上冲着宁墨香发火道:“还站着干什么,快去按旁边的电梯。”

电梯关上的瞬间,只看到宁墨香眼中闪过的心痛。

苏静云目光闪了闪,终于无声的缄默着。

一行人也都沉默下来,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白搭。

冯硕正想送娉婷回去,谁知身后却有汽车的喇叭声,一回头,就看到王跃峰从车上走下来,他们全部都停了下来,娉婷看着他缓缓走来,有些恍如隔世。

王跃峰拍拍冯硕的肩膀:“恭喜啊。”

“谢谢你了。”冯硕的笑声很是爽朗,“没有你们的帮忙,哪里那么快能出来啊。”

“关键是你自己做得好,”王跃峰并不居功,寒暄了两三句就看到有些不太自然的娉婷,便道,“你们先走吧,我找娉婷有点事情。”

冯硕与苏静云对望一眼,便钻进了车子里。

简飞他们也走了,现场只剩下娉婷和王跃峰。

王跃峰瘦了,看起来却更加的精神。娉婷有些站立不安的杵在那里,目光却始终不曾在他的身上停留。

许久,她才舔了舔自己干涉的嘴唇说:“你,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

王跃峰单手插在裤袋里,五月的天已经开始热了,上头的太阳也开始显出它的毒辣来,他伸出手,看到娉婷眼中的退缩,只好又悻悻然的放下,他说:“有时间吗?我请你喝杯咖啡?”

娉婷迟疑的看着他。

“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

周末的超市热闹而拥挤。

冯硕原本让她在车里等的,可是苏静云不想一个人留在地下停车场,拗不过她,冯硕只好带她上来了,只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苏静云叹了一口气,抓着他的手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真的没事了。”他的好,让她愧疚。

“你想吃点什么?”冯硕推着车子,站在食物区的面前,看着她说。

“随便吧,吃什么都可以。”

相比她的无所谓,冯硕显得上心多了。他挑挑拣拣,苏静云只是跟在他的身侧,带他俯下身去的时候,苏静云就傻傻的望着他的侧脸出神,她爱的这个男人,有世界上最英俊的侧脸。心有一丝悸动,浅浅的,接着便快速的饱满起来。

看到旁边有卖丝瓜的,苏静云走过去拿,刚下手,另一只手也正好凑上来,他们抓住了一条丝瓜的两端,抬起头,便看到了辛阳。

那么多天未见,他似乎更瘦了,清隽的脸上棱角分明,衣服显得过分的宽大。看到她,愣愣的收回手,不一会儿便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咳嗽了几声。

不是不心痛的,只是,“这么巧啊。”辛阳放下手对她微笑着,“你的身体,没事了吧?”他一直都知道她的事情,可是……

似有若无的声音在心底回荡,可是却听不真切了,苏静云回过神,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是啊,好巧,我,没事了。”可是他,好像有事呢。

辛阳转了一圈,就看到推着车的冯硕从后面赶上来,于是便说:“那我先走了。”

他转身就要离去。

“辛阳——”苏静云追着叫了一声,他的脚步停歇。

苏静云走到他的面前,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你的丝瓜。”

他费力的笑了笑,竟然又咳嗽了两声。她蹙眉说:“你没事吧?感冒还没好吗?是不是……”

“没事。”他飞快的打断了她,“就是有点赶不上这天气的变化而已。”他急切的否认道。

“那好吧。你快去吧。”她对着他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看着身后的冯硕,又看看辛阳。

辛阳只觉得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满目疮痍。

从前他总是不放弃,总以为只要努力就会改变她的心意,至此方明白,一切都将停止了。

他终于要放手,将她交给另一个深爱她的男人,可以陪着她走完未来的人生,即使身不在,他心亦是满载的祝福。

“静云,你要幸福。”他哑声道。

“谢谢。”气氛有些伤感,她沉默的垂下了眼睑,年少轻狂的岁月终将不在,那些过往的烟云也将消失在历史的风雨中,她的微笑有岁月平静流过的美丽痕迹,这是辛阳最后一次贪婪的看着她们将他最后的平和从容的笑意烙进心底。

一生,刻骨铭心。

冯硕不动声色的握着她的手,注视着辛阳且行且远的背影,苏静云的脸上落下两行热泪。

一声叹息,从他的嘴里流出,伸手,擦去她腮边的泪,允诺道:“这将会是你最后一次流泪了。”

苏静云愣愣的看着他。

冯硕抵着她的额头:“这是你最后一次为他流泪,我不会让你流泪的。”——

晚饭很丰盛。冯硕肯定是请教了人的。至于那个人是谁,苏静云并不关心。她躺在床上,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事情。就像一场冗长的噩梦。

现在梦醒了,一切又变得那么的不安全。

冯硕阖上电脑,看她依然张得大大的眼睛,掀开被子爬上床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打趣道:“怎么,没有我你睡不着?”

苏静云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将脸深深的埋进他的胸膛,那久违的温暖差点让她窒息,可是却感到非常的安心,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是啊,没有他的日子,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学会了失眠。

冯硕失笑,让她贴着自己,两具火热的身体终于熨帖在了一起。

“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她一直不敢问,那最后的结果是让她失望的,可是现在,她似乎有了询问的勇气。

“税款都补上了,罚了点。”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要不是吴东他们的帮忙,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解决。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带你走?”想起那一天他们突然到来,然后带走他,苏静云很怕什么时候又突然来那么一次,她真的会崩溃的。抬起头紧张的看着她,眸底全是紧张。

冯硕的手一紧,拍着她的背道:“你冷静一点,没事,他们只是有点事情要问我而已。”

“什么事情?”

“关于一些工程款的事情。”冯硕说的有些含糊。确切的说其实是冯景耀贪污的事情,不过这些告诉她没什么用。因为冯景耀跑了,所以事情很快就捅出来了,曾经贿赂过他的人也因为事情没有办成而展开了对公司的报复,可是他不见了,这最后的后果必须由冯硕来承担。

“那现在呢?”苏静云继续追问。

幸好,他早有准备。

很早的时候便找人做了另一份财务报表,将所有的问题都解释的清清楚楚,对于谁该负的具体责任一个也跑不了,只是,需要时间。等着他的落网。

“现在已经没事了,你没看到我都已经被放出来了吗?”

苏静云长叹一口气,额头枕上他的胸膛,疲惫不已的低声道:“这几天,我都快要担心死了。憋了这么多天,真的要担心死了。”

“对不起。”他揽着她有些颤抖的后背,心里无比的歉疚,说出口的,却只有这三个字。

苏静云抬起头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冯硕。冯硕的五官,有种鲜明的深邃,尤其是他的眼睛,非常的明亮,看着她的时候她总是不自觉的心跳加快。

与以前的日子比起来,他真的变了好多。都说说着甜言蜜语的男人不可靠,虽然很会讨女人的欢心,可是却没有几个是真的,而极少说那些情话的男人,却非常的踏实,虽然会不时让人觉得气恼和召集,可是一旦遇上了他要爱的人,便会倾其一生,不离不弃。

苏静云不知道冯硕具体算是两种人,可是他的深沉,他的宽厚与包容,却是真实的体会到了。

最大的难关看似已经度过了,苏静云却始终不能完全放下心来,但又觉得自己是瞎操心,可是这场风雨,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她怕,还没有过去。

“来,冯总监,多喝一点,这杯我敬你。”年过半百的宋经理将满满一杯酒递到冯硕的面前,冯硕面不改色的接了,一饮而尽。

“哎,老宋啊,你别跟我兄弟过不去,多少要给我点面子啊。”吴东适时的加进来劝说,不着痕迹的替冯硕挡了一杯。

宋经理也是个爽快人,跟吴东交情匪浅,这会儿也不为难冯硕了,关于贷款的事情,基本已经谈妥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无非就是套套交情,说些场面话罢了。

今天来的人不多,银行方面除了宋经理,另外还有两个是具体管事的,也都是吴东的熟人,事情搞定之后就显得轻松起来。

由吴东在其中斡旋,场面一直很热络。

期间,冯硕说:“不好意思,各位慢用,我去个洗手间。”他从洗手间出来,正想回座位上,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爸爸!”

冯硕身形一震,在场的人也都震了震,集体朝他身后的方向看去,只见杜云薇拉着瑶瑶的手站在后面,看到冯硕,瑶瑶非常的激动,当场放开杜云薇的手朝这边冲过来,抱着冯硕的大腿不撒手,嘴里亲切的喊着:“爸爸,爸爸——”

冯硕低头看着瑶瑶,心中的惊讶多过不快,对于瑶瑶,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情,虽然不是他亲生的,可是毕竟这么多年了,瑶瑶叫的非常的亲热,宋经理不明所以的打趣道:“冯总监,原来你女儿都这么大了啊。”

冯硕沉着脸没有接话。

吴东立刻端起酒杯说:“老宋啊,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这次大力帮忙啊。”

“哎呀,好说好说。”

吴东给冯硕使了个眼色,冯硕立刻拉着瑶瑶的手将她带到了一边,交给杜云薇。

“硕。”杜云薇的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当即喊了他一声。

瑶瑶也跟着叫道:“爸爸。”

冯硕立刻拧起了眉头,将瑶瑶的手交给她:“你还是找个机会跟孩子把事情说清楚吧,我不是她爸爸,我不喜欢她继续误会下去。”

杜云薇一脸的愁容:“硕,瑶瑶是真心把你当爸爸的啊,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吗?”

“我狠心?我要是狠心的话,你以为你今天还能站在这里吗?”冯硕的嗓门立刻就提起来了,“好了,这些事情我不想再说了,你带着瑶瑶快走吧,我还有朋友。”

“硕——”杜云薇在后面叫他,声音之大,立刻引起了周围之人的注意。

冯硕脚步一顿,颇感不悦。回到席间,碍于吴东的面子,银行的人倒也没多问,继续喝酒,宋经理年纪大了,对k歌泡吧一类的活动没有兴趣,所以这顿饭也散的早。

在饭店门口与众人别过,冯硕偏头对吴东说:“走吧。”

不知何时天空已经下起小雨,对于江南的城市来说,六月的天就跟孩子的娃娃脸一般,下雨实在是太正常了。只是,冯硕看到了站在屋檐下的杜云薇和瑶瑶。

眉心一皱,正想装作没看到离去。杜云薇却主动拦住了他:“硕,我们没带伞,也打不到车子,你方便送我们一程吗?”瑶瑶趴在她的肩头上,已经睡眼朦胧,竟张开手,对着冯硕道:“爸爸,抱。”

冯硕没有伸手,场面变得尴尬起来。

最后还是吴东解了围:“这样吧,硕子,你先回去,静云还在家里等你呢,杜小姐,不介意的话我送你们?”吴东特地加强了静云两个字,又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看似好心的建议道。

冯硕乐得轻松,面对瑶瑶的请求,他确实很难拒绝,可是,他也不想跟杜云薇有过多的接触,立刻就拍拍吴东的肩膀:“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举手之劳,帮我问静云好啊。”他笑眯眯的目送着冯硕离去。

杜云薇在身后又叫了好几声:“硕,硕——”最后只好愤愤的跺跺脚。

吴东看着他们,抱胸道:“走吧,杜小姐,我送你们回去。”

杜云薇一踩高跟鞋,这才转过身说:“那就麻烦你了。”她眯着眼,一脸的不悦。

吴东也不气恼,微笑着走在前面——

苏静云始终绷着一根弦,电视机的声音开的很低,她听着听着却走神了,脑子里根本什么也没有听进去。耳朵一直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九点半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她立刻正襟危坐,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

冯硕一进门,就看到她窝在沙发上目不斜视。微微一扬眉,并没有急于出声,而是将钥匙往桌子上一放,便坐到她的身边。

苏静云到底没忍住,偷偷偏过脸,扫了一眼冯硕,这一瞥却把她吓了一跳,冯硕斜靠在沙发上,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样子像是要看穿她似地。

她顿时觉得心虚,下意识的挺起腰,没好气的低声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

冯硕的目光充满了探究,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顿时阴测测的开口:“苏静云,你有事情瞒着我!”一进门他就感觉气氛不对了。

苏静云身形一僵,故意夸张又大声的回答:“你胡说什么啊,我哪有事情瞒着你啊,你……你晚上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冯硕继续歪在沙发上,盯着她点头:“还不错。”

苏静云绷着身子不吭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