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66章

第66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冯硕神情一凛,带着几分不悦的警告意味,杜云薇哂笑着抬起高傲的眉眼,主动退到了一边,看着他们相挽的手。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更加不知道冯硕到底答应了她什么。苏静云却保持着一贯从容的姿态,微仰着下巴拽着冯硕的手。

“我先去上班了,苏静云,需要我捎你一程吗?”杜云薇优雅的挽起自己的手提包略带傲慢的说。

“不用了,我的培训期到明天才结束,你放心,我明天会准时回酒店的。”

她扬扬眉,姿态矜贵的离开:“硕,我打电话给你。”

苏静云望着她的背影狠狠的瞪了一眼,抓着冯硕的手也用指甲狠狠掐了一下,冯硕宠溺的笑笑。“你在这里休息呢?还是我送你回去?”

苏静云转过身来,看着他一片坦然的目光。便问:“你答应她什么事情了?”刚才杜云薇在她不好说,但是现在她有权利知道吧。

冯硕原本坦然的目光闪了闪,却左右而言他:“晚上我早点回来。”他的表情很执著,不像是为了敷衍她而随口编一个谎言出来,苏静云突然心中一酸,讷讷的点了点头。

冯硕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望着灿烂的阳光说:“相信我,好吗?”

换作平时,她一定会用很不屑的语气反驳,可是现在,她回抱了他。而且还是紧紧的,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沐浴之后清爽的味道,重重的点了点头。

“但是你不可以经常接她的电话。”临走的时候,苏静云千叮咛万嘱咐。

冯硕拉着她的手,享受着四月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的温热感。

她絮絮叨叨的缠绕在他的耳边,这竟也是一种平常到溢满的幸福。

他不断的点头,还顺带取笑道:“原来你还是个醋缸子啊。”

苏静云哼了哼鼻子,满不在乎的说:“这是女人天生的权利。”

“那我以前怎么也看到你用这样权利?”他的笑容在阳光底下谦和而温暖,一如他厚实的手掌。给了苏静云足够的勇气和信心。

“那是你还没有赋予我这项权利。”苏静云抬眸浅笑着说。她笑起来的时候刘海会盖住她前边的眉眼,细细碎碎的,却增添了几分妩媚的风情。冯硕伸出手替她拂开碎发,温柔的笑着,直到刺耳的铃声打破他们的对视,苏静云才脸红心跳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电话是严朗打来的,只见冯硕一脸的讳莫如深。苏静云拒绝了他送她回去的要求,坚决要他先离开。

目送着他的车子离去,她才晃荡了一下两个手,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

手上,却是冯硕留给她的钥匙。她举起钥匙在手中晃了晃,空气中折射出一道刺目的冷光,嘴角跟着扬起,利落的收起钥匙忘楼上走去。

在冯硕的房间里搜寻了一遍,确定连床单都没有留下杜云薇的头发丝和气味之后终于露出一抹放心的笑意。然后动作快速的来到客厅收拾起一地的凌乱。

手脚麻利,干的热火朝天,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看着地板上也能反射她的精光之后才满意的撑着拖把站在那里。

杜云薇说,这是她曾经离开的地方,那是不是也就是他们曾经居住的地方?时光无情的掩埋了所有过去的痕迹,她告诉自己不需要嫉妒,因为现在他爱的是她,杜云薇只是过去式。可是他身上有太多的谜团,就像蒙了一层纱,他不说,她就看不透——

“没道理啊没道理。”吴娉婷听完苏静云的叙述之后终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修长的双眸伴随着托住下巴的双手滴溜溜的转动了一圈,“按理说冯硕已经深深的爱上你了,至于杜云薇那个女人,我始终不觉得她是个善茬,你说她昨晚出现在冯硕那里,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离开了冯硕和杜云薇之后就直奔吴娉婷这里,苏静云才发现一个月时间不见,她过得有多滋润,肚子大了不少,不过她不再像一开始似地郁郁寡欢,慢慢回复了原本的开朗,这让她很高兴:“要是我知道我还会问你吗?”她没好气的啐了她一口。

吴娉婷抓起桌上洗干净的枣子往嘴里塞,咬的嘎嘣脆。老天真的是很不公平的,就拿眼前的吴娉婷来说,都怀孕了,身材却依旧保持的很好,让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对了,你知道冯硕消失过一个星期吗?”苏静云突然撑住下巴死死的瞪着她。

吴娉婷正咬的起劲,被她一问,竟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手卡着喉咙用力的挥舞着,苏静云吓了一大跳,立刻跑过去帮她顺气,吴娉婷咳的天昏地暗,直到把那核咳出来之后才算完。

苏静云吓了个半死,背靠着她说:“你吃东西能不能小心点啊。”

“我也想啊。”吴娉婷难受的抱着水杯喝水,小心的掩盖着自己的睫毛,讪笑了几声。

苏静云敏感的意识到她有点不对劲,一把坐到她的面前,抓着她的手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告诉我?”那个星期似乎所有人都有心避开她了?

“知道什么?”她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看着苏静云道。

她气结,哼了一声:“就算你不说我自己也会查出来的。”

吴娉婷愈加平顺的笑着,摊开手心放在她的面前。

“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礼物啊。”吴娉婷气咻咻的说,“你不会去了香港一趟都没有给我带礼物吧?”她夸张的语气逗乐了苏静云。苏静云将门口的袋子拿进来放到她的手上。

吴娉婷抬头微笑着说:“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说罢就去拆礼物。

居然是一套限量版的芭比?她惊愕的合不拢嘴巴。

苏静云笑得眉眼弯弯,纤细的手指轻抚着她白皙柔嫩的脸颊:“喜欢吗?”

“当然啊。”吴娉婷登时笑得合不拢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以后你就是这娃亲妈了。”她挺出自己的肚子献宝似地说。

苏静云望着她的肚子,莫名的有些伤感。

吴娉婷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拉着她的手道:“静云,对不起,在你最难捱的那段日子里,我却不知道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苏静云抿嘴摇头:“这怎么能怪你呢?”那时候是她自己,躲了起来啊。

娉婷抱着她的肩膀,轻轻摇晃着:“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只会越老越好的。”岁月磨去了他们曾经鲜明的棱角,可是此刻,却又重拾了一份感动和充实。生命在延续,那些骤然失去的终将得到补偿。

她们不知道未来的道路会怎样,可是却坚信着对方值得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去疼爱。

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苏静云忽然抓着娉婷的手道:“你见过他的家人了吗?”

他自然指的就是王跃峰。

苏静云被吴娉婷丢过来的东西吓了一跳,立刻从地上蹦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娉婷有些意兴阑珊的靠在地毯上,脸上有些不确定:“请柬,你说,这样好吗?”为了孩子,而跟王跃峰结婚,怎么对得起他呢?

“他怎么说?”

“就是他一定要结婚的。”吴娉婷跟他沟通了很多次,结果都被打了回来,最要命的是他的家人都知道了,而且他家还是……他有一个渴望抱曾孙依然精神矍铄的老人,还有一个爱孙如命,伸张正义的母亲……一想到第一次见他们的情形,吴娉婷顿感压力好大。

这种压力大的不是因为他们待她不好,而是太好了……好到,她无力负荷。

“五月一号结婚?”那岂不是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苏静云咝了一声,在心底为王跃峰的速战速决喝彩。

娉婷耷拉着脑袋,一副惶恐的样子,“他妈妈说再推的话就只有八月份有黄道吉日了,可是那时候我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苏静云忙不迭的点头:“应该的,应该的,但是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啊。”她略带不满的责备道。

吴娉婷吐了吐舌,其实苏静云感觉的出来她是在害怕吧,害怕这件事情会给王跃峰和他的家人带去的伤害。苏静云无声的握住了她的手,坚定的说:“娉婷,不要怕,既然他愿意娶你,就表示他也接纳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而且他是个好男人,你嫁给他一定会幸福的。”

谁都可以在年轻的时候犯错,可是婚姻不是儿戏,生命更不是可以交换的筹码,尽管对不起王跃峰,但是爱一个人,不正是要爱她的全部吗?

“是吗?”

苏静云看她的表情心里难免大突,“那你说你对他是怎么样的感觉?”

“我对他?”面对苏静云的疑问,吴娉婷歪着头说道,“他这个人……很细心吧,晚上一定要看我喝了牛奶才让我睡觉……做饭也很好吃啊……”吴娉婷絮絮叨叨的说,脸上始终漾着缓缓的柔情,苏静云也听得入神,可是谁知她话锋一转,有些激烈的说,“但是他有时候特别的霸道,就说去超市吧,明明自己可以去的,一定要拖上我,最可恶的是一定要给我买胡萝卜吃,逼我吃那些我讨厌的东西,晚上还一定要抱着……”她说的太激动,颇有些义愤填膺的姿态,但是最后一句的时候,又赧然的低下头。

“晚上还一定要抱着你睡觉?”苏静云突然想起冯硕来,难道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的……

吴娉婷干笑着没有接嘴,看样子就是了。苏静云长叹一口气,以过来人的身份说:“娉婷,你已经爱上王跃峰了。”

“怎么可能?”她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

苏静云拉着她的手笑而不语,有些事情需要她自己慢慢去想通,她说的再多,未必有用。

“你说我不会真的是……”吴娉婷小心的抬起一眼觑着他。

“你最近想起李骏的次数是不是越来越少了?你大部分的时间是不是开始围绕着王跃峰转?他晚上不回来你是不是会很担心?你的孩子你想的到底是姓什么的?”

“姓王。”娉婷很自然的借口。

苏静云咧嘴大笑。娉婷的脸立刻就红了。

她放软了声音,对娉婷说:“不要轻易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娉婷鼻头一酸,差点落下泪来:“你也是。”——

严朗开着车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冯硕的脸色才道:“总监,我有件事情……”

“嗯。”冯硕淡淡的应声。

“昨天晚上你太太打电话给我找钥匙……”后来他越想越不对劲,所以就猜出了苏静云是在套他话呢,可怜他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已经被搞得焦头烂额没有深究,也不知道给冯硕带去麻烦没有。

“我知道了,没事。”冯硕随意一想便知道是严朗这里出了问题,他没有纠缠于这些,“别的没有说吧。”

“没有。”他又偷觑了冯硕一眼,见他没生气之后才担忧的道,“那我们现在去医院吗?”

“去吧。”

“本来税务局的人就盯上了我们,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情,市里成立了一个专门的调查小组,你说我们会不会……”

“冯景耀有消息了吗?”他用轻蔑而不屑的语气直呼他二叔的名讳。

严朗为难的摇头:“还没有。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公司,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

冯硕蹙眉,不悦的冷声道:“再找,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严朗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直说,还嫌现在不够麻烦吗?”

“那我就说了,总监,你说你父亲会不会知道他的消息?这次工程地面下沉,不但我们受牵连,而且施工队是你父亲公司的,你说会不会他逃回了g市你父亲把他藏起来了?”

冯硕脸色阴沉,一言不发。这种可能他不是没想过,而且是大大的有可能。

庆城公路是市政的配套工程,贯穿了两个市,作为标杆的工程,一开始就受到建设局特别看重,现在道路下沉,地下管线严重出问题,一个晚上造成了连环车祸,不但三辆车子里的人受伤,还有三名工人也连带受伤。最重要的是其中一辆车主的妻子,因为这起车祸小产了。冯硕听说她本来就是不易受孕的体制……

调查的结果是因为建筑材料偷工减料,水泥的混凝土浓度没有达标,在使用前,没有测试小应变测试,严重的违法操作不但停了整个工程,而且建设施工监理还有建设局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牵连,尤以施工方和监理方为最。也就是冯硕和他父亲冯景堂为最。

偷税漏税再加上出了这么一个事故,冯硕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医院到了。”严朗说。

冯硕跟他一起下车。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冯硕的脸色难看的可以,严朗也黑着脸,还有一个人,萧晴。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苦笑了一声看着冯硕说:“冯总监,这下你打算怎么办?”

他抹了抹被打的嘴角,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不过还是有些措手不及。其他的车主都好商量,也都同意私下解决,唯有这个,不肯善罢甘休,还扬言要把他们这些奸商告上法庭,让他们等着接律师信吧。

萧晴递给他一张纸巾,冯硕呼出一口气:“再想想办法吧。”

有什么办法可想呢?欠的钱可以还上,失去了的孩子还能补回来吗?——

宋姐他们的飞机是晚上八点,最快也要明早回酒店了。所以苏静云提着大包小包先去找徐茵。不过她打算先顺路去看一下简洁。

在路上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她被人撞了一下,手上的东西洒了一地,害的她脚崴了一下,疼的眼泪都要飚下来了。

不过她顾不上自己,率先去检查那堆价值连城的化妆品,弄破了伤害的可是她的钱。好在包的严严实实,没有破。

“好,慢走,欢迎下次再来。”简洁笑容明媚的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

周向林点点头,正举步就发现了坐在地上的苏静云,她金鸡独立,正努力保持着平衡。

简洁也看到了她,忙不迭跑过去扶她:“你怎么搞成这样子?”

苏静云咧咧嘴,试着走了几步,确定没什么大碍之后才说:“被人撞了一下。”

“没撞坏吧?”简洁围着她转了一圈。

周向林已经很自觉的接过了她手上的东西,简洁说:“先进去做一会儿吧。”

苏静云进去之后才发现简飞也在,不过正对着电脑忙碌,便悄声问:“他在干吗?”

简洁努努嘴,低声道:“他在算我这里还有可以扩展的空间。”

“哦。”苏静云在沙发上坐下,周向林也去而复返,简洁微笑的给他们倒了两杯水。

周向林指着那堆东西说:“你这是?”

“我朋友让我买的。”四月份的温度已经开始升起来了,苏静云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惊觉已出了一身薄汗。

“你那什么朋友啊,你都给她买来了,为何不自己来拿啊,真是的,你打电话给她,让她自己到我店里来拿。”简洁飞快的说道。

苏静云将口中的水咽下,看了她一眼,“徐茵。”又立即去看简飞,他脸上极其轻微的一顿没有逃过她的法眼。于是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我马上打。”

周向林微微挑高了眉,却也是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

“我还有事,简洁,我先走了。”大约十分钟,简飞合上电脑,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说,“你的空间我已经计算好了,回去再好好策划一下吧。”

说完就跟周向林和静云也道了别。

苏静云想挽留他:“你别这么着急走啊。”

简飞才刚推开门,就跟外面的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是谁这么不长眼的撞我啊。”徐茵久违而响亮的叫声响遍了这个不大的地方。

周向林已经领教过她吵架的功夫没有太大的反应,苏静云也习惯了,倒是简洁眼睛蓦地一亮,看向来人。

可是接下来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徐茵像是被人咬了舌头似地,只余下喷着怒焰的双眸,对上简飞冷的毫无温度的眼,就像冰与火的碰撞。

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事态的发展,听到徐茵重重的哼了一声:“好狗不挡道!”

简飞是什么人?岂容许女人在他面前如此的放肆?他想象中的女人应该是温柔如水,娴静雅致的,就算做不到简洁这样,起码也不能是徐茵这样的。

他一言未发,却绕过了徐茵往外走。

原本等着他反击的,徐茵死死的瞪着他,苏静云见事态超出了控制,急忙走过去,才看到徐茵气的牙齿都在打颤了。

对着简飞的背影颤抖着手指说:“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跟我相亲的就只有你一个吗?没了你我就活不下去了吗?我告诉你,我晚上就去相亲,晚上就去相亲!”她气得跳脚,苏静云听得咂舌。

简飞的背影如常,徐茵说着说着就掉起了眼泪。苏静云吓了一跳,简洁也吓了一跳,赶紧扶她去一边坐下。

女人都是善变的,周向林深以为然,见简飞都走了,他立马脚底抹油说:“我还有点事情,我也先走了。”

简洁送他出门,苏静云递给徐茵一张纸巾,徐茵啪嗒啪嗒的像关不住的水龙头抽噎的说:“云姐。”

苏静云尴尬的应声,立即将那些东西往她的面前送:“看,这些都是你要我买的东西,我一样不落给你买来了,怎么样,高兴吧?”

徐茵笑得比哭还难看,对这些东西也变得兴趣缺缺,只说:“一共多少钱啊,我等下给你钱。”

“不急不急,”苏静云干笑两声,“你要不先喝点水?”

徐茵当真咕噜噜的将她的一杯水都喝了,最后还打了个饱嗝,简洁站在一边与苏静云对望了一眼,又接过空杯子去倒了一杯。

见气氛转圜的差不多了,简洁才坐下来小心的试探道:“你就是跟我哥相亲的那个女孩?”徐茵穿着很随意,甚至还带着稚气,难怪简洁好奇。

“你哥?”徐茵终于正眼打量简洁。

“嗯,我叫简洁,也就是刚才那个可恶的男人,简飞的妹妹。”

对自己哥哥的称呼的确立马就博得了徐茵的好感,她如同找到知音一般控诉道:“没错没错,他就是个很可恶的男人。”

苏静云抚着额,感觉有点好笑。

简飞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情绪隐藏的比冯硕还要深,这样的男人一旦感情喷发就会爱的死心塌地,可是一旦发不了……

哎。

徐茵说的太起劲,苏静云和简洁也听得很投入,以至于没注意到门口进来了客人。

等简洁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客人已经尖锐着嗓子喊道:“这里没人吗?”

简洁啊了一声,立刻站起来应付道:“有人,有人。”

因为苏静云和徐茵是背对着门口的,所以没看到来人,不过听到这个声音,苏静云还是浑身一震蹙起了眉头。

徐茵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她的眼泪早就在咬牙切齿的讲述中蒸发了,此刻正一眼清爽的回头。

“你这个老板娘是怎么搞得?生意上门了也不知道招待,像你这样的店多了去了……”她挑剔的话说了一大堆,又动手在那里挑挑拣拣。

简洁忍着气,陪着笑脸站在那里。

苏静云一站起来就看到那个背影。

是苏慈雪。

徐茵自然也认得她,把酒店的人气的捶胸顿足的,不由的抱胸讽刺道:“不喜欢就别进来,哪来那么多废话啊。”

苏慈雪听到她的话,一回头就看到苏静云站在那里,原本傲慢的嘴脸有些惊讶,而后便是不可一世的奚落:“哟,我当是谁呢,原来你我妹妹啊。”

妹妹?只见简洁的眉毛一拧,上下打量着苏慈雪。

“呸,谁是你妹妹啊,谁要是你妹妹谁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徐茵恶狠狠的看着她呸道。

简洁闷笑了一声,苏静云则咧了咧嘴。

那静安岂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苏慈雪的脸色挂不住了,指着她便哼声道:“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她手上琳琅环佩,带的满满当当,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几斤几两吗?苏静云嫌恶的别开头。

“说就说,我怕你啊。”徐茵卷起了袖子一副今天我打的你满地找牙的架势。她心情不好,这女人算是犯到了她的头上。

那汹涌的气势就连苏静云见了也不由的大惊。

苏慈雪的指甲做的长而漂亮,不过却是中看不中用,被徐茵用力一推,指甲就断了,她气红了眼。

徐茵也被吓了一跳,手背上被抓出两道血痕。

眼见着她们马上要打起来了,苏静云和简洁赶紧上去拉开她们,苏静云拉着徐茵,简洁拉着苏慈雪,还不停地劝道:“不要再打了,徐茵,快回来!”

简洁则道:“有话好好说。”

好不容易拉开了他们,徐茵原本挽着的发髻散了不少,不过最惨的还是苏慈雪,一身的叮叮当当,打起架来尽是累赘,搞得形容枯槁,毫无颜色。

徐茵没有让她占到便宜,自己也吃了点小亏,不过仍是非常高兴的说:“还要继续打吗?”

简洁放开苏慈雪,声音冷硬的说:“这位小姐,如果你不打算买衣服,请你马上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她喘气指着大门说。

苏慈雪眯着狭长的丹凤眼,将矛头指向了简洁:“你赶我出去?”

“是,你的生意我做不了,请你马上离开!”简洁指着大门,声色俱厉。

徐茵扬高了下巴,不屑的吐她:“快滚了。”

苏静云看也没有看她,只是拉了拉徐茵,示意她好说两句。

苏慈雪原本一脸的怒意,再看到苏静云时,却突然笑了出来,挎着自己的手提包说:“好啊,苏静云,你就赶我走吧,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的,”她眯着的眼中蹦出狠毒的神色来,“你等着吧,我会让你后悔的。”

苏静云抬起头,毫不客气的瞪回去:“苏慈雪,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的在这里找骂,怪得了谁?不要老是把过错推在别人的身上,为什么你从来就不知道自我反省一下?”她气得脸色发青,背过身道,“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苏慈雪完全的变了脸色,愤愤的一跺脚,又不甘示弱的瞪了她们一眼,徐茵瞪回去,苏慈雪只好愤愤不平的踩着自己的高跟鞋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拌了一下,高跟鞋一崴,她整个人就往旁边倒去,正好撞翻了简洁放在门口的一个模特。

简洁大叫:“小心——”

苏慈雪歪在地上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模特倒下来,砸在自己的身上,发出一声惨叫:“啊——”

“我的模特……”简洁欲哭无泪的说完了整句话。

“小心……我的模特。”断手了断脚了,头也跟身子分了家……

苏静云与徐茵张大着嘴角看着这一幕,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呵,这实在是太惊恐了,也太……爽了。

徐茵率先不客气的大笑起来。

苏静云虽忍俊不禁,但也只是皱眉看着苏慈雪——

徐茵挽着苏静云的手走在后面,徐茵还不时的对面前走的极其狼狈的女人指指点点,笑得很大声。

不止是她,路过的很多人也都对苏慈雪指指点点。

苏静云扯了扯她伸出去的手,徐茵只好悻悻然的缩了回来:“这叫什么,恶有恶报,她这样的人活该倒霉。”

苏静云没有回答。不是她烂好人,想同情她,只是,总是有点说不过去的,可是这点说不过去还不至于影响她对苏慈雪的观感。

苏慈雪忍受着众人奚落的笑声,一路走回酒店,可是门口的保安却不让她进去。

“小姐,请问你?”保安看她一脸的狼狈相,尽忠职守的问道。

“我是这里的客人,难道你们不打算让我进去?”她简直就把酒店当成了她家客房,三五不时的来住几天,徐茵早就看不过去,奈何又不能下令赶人。

此刻她扬着笑走上前去对门口的保安笑道:“干得好,对于有些来路不明一看就知道非奸即盗的女人啊,用不着客气。”

苏慈雪快被气疯了,恨不得扑上去抓花徐茵的脸,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不过就属徐茵笑得最灿烂,最开心。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沉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众人一回头,就看到徐成梁和杜云薇一起走过来。

“总经理,杜经理。”保安立刻识相的喊了声。

苏静云也叫了声总经理,徐茵也只非常轻的叫了一声:“总经理。”显然是没有几分用心的。

徐成梁倒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着一团混乱说:“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你是天玺的总经理?正好。”苏慈雪一抹自己的头发,露出完整的一张脸来,“我是你们天玺vip的客人,可是你们的保安竟然不让我进门,还有你们的客服,竟然动手打人!”

徐茵哈了一声,冲着她笑:“谁看到我们打人了?你给我说话注意点,别含血喷人,小心我告你诽谤!”

被徐茵一顿抢白,苏慈雪竟煞白了脸,只能你你你的你个不停。

“我?我怎么样啊?”徐茵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你以为酒店是你家的啊,呸,不稀罕你那几个臭钱!”

“不是我家的难道还是你家的啊?”苏慈雪终于缓过劲来了,拿出凶悍的本性来,“你们总经理在这里是吧,我要投诉,我要投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客服!”

苏静云敛眉,还没等她出声,徐茵已经一掌挥掉了苏慈雪的手,毫不客气的说:“投诉啊,好啊,你去啊,烦死了,疯婆子,”她冲着徐成梁道,“这女人我们酒店不欢迎,可不可以轰出去?”

徐成梁也被问了个哑口无言,好半晌才斥责她:“胡闹!”

徐茵撇了撇嘴,拉着苏静云往里面走。

只余下苏慈雪在那边气的跳脚。

徐成梁也进去了,把一个烂摊子留给杜云薇:“你是客服经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负责了。”

杜云薇打量着乱糟糟的苏慈雪,做了个请的动作:“跟我来吧。”

苏慈雪踩着傲慢的步子跟上去——

回去的路上,苏静云对着冯硕嘴角的淤青说:“怎么搞得?谁打你了?”

她一碰,冯硕就吃疼,苏静云吓得赶紧把手收了回来:“很疼?”

“还好。”

“你还笑得出来?”她没好气的说,眼中装满了担忧。

“我不笑,难道你要我哭啊。”冯硕当真做了一个哭的表情。苏静云呵了一声。

“真的不疼?”

“那你帮我揉揉?”趁着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冯硕回头笑看着她,把脸凑了过去。

苏静云往后面依靠,还是无法逃脱他的桎梏,只好勉为其难的往他的嘴角一吹。

冯硕愣了一下,旋即笑出声来:“这样还不够。”

“那要怎样啊?”不等她说完,嘴里的呼吸就被冯硕夺去了。

他霸道的气息全部笼罩了她,苏静云被他身上的热情弄得喘不过来气。

“今天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冯硕放开她,重新开车之后才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