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64章

第64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冯硕径自开车走了,苏静云低着头抓着钥匙正打算开门,却听到有人在身后叫她:“苏小姐。”

她一转身,就看到许久未露面的房东太太站在她的身后。

她当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微笑着说:“房东太太,快进来吧。”她打开门,让房东太太先进去,自己才跟进去。

因为当初住在这里的时候根本没多少东西,所以这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苏静云自己添购的,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快四年,对这里的一切都有了感情,如果突然要她离开,真的有些舍不得。

房东太太没有四处打量,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一边,苏静云请她坐下。然后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房东太太急忙让她别忙了:“我坐一下就走了。”

“没关系。”苏静云将杯子放在她的面前,也跟着坐下来,她的来意她很清楚,于是开门见山的说,“房东太太,我已经在找房子了,不过一时之间真的很难找到房子。”尤其是她再过两天就要去香港,这实在是太赶了。

房东太太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黄色的信封来,苏静云皱眉看着她,她说:“苏小姐,这里是你这一年的房租,现在我都还给你,我一分钱也不收你,可是我希望你能尽快搬出去。因为我们马上要走了,新的房主马上要来了。”房东太太是个福态的人,微胖,还带着一串白色的珍珠项链,她说话的时候是真的不好意思的,苏静云感觉的到她的真诚,如果不是因为事情真的着急。她必定不会说出这番话。

“可是……”苏静云已经在一处看中了一个住处,但因为时间的关系还没来得及去看看。

“苏小姐?”房东太太见她不回答,有些着急的催促道,“我听说你结婚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跟你先生一起住呢?”

冯硕?苏静云这才惊觉从始至终她都没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冯硕。因为在她的心理,总想保留一点属于自己的地方,这里是她大学毕业后的家,可是现在要没了?

苏静云抿了抿唇,抬头浅笑着说:“我知道了,房东太太。明天我就会搬出去的,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至于这钱……”她低头捏起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大半说,“这些是我这几个月的房租,你还是要拿走的。”

“不不不,”房东太太急忙摆手,对苏静云这样爽快的性格生出几分欣赏来,她说,“苏小姐,你也是个爽快人,就不要跟我客气了,是我们先毁约在先,怎么好再收你的钱呢?你拿着吧,不要跟我客气。”她说完就站起来要离开。苏静云追出去,房东太太却还是执意不肯收,摆了摆手就坐电梯下去了。

苏静云愣愣的放下手往回走,每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她都有一种踏实的安全感,像是回到了安全的地方,可是现在,她却恍惚的不知所措,到底要去哪里才好?哪个地方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家?

指尖流连在熟悉又温馨的桌椅家具上,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她跑遍了各大市场淘回来的,因为想要努力的营造一个她心目中的家。四年的时光点滴流过,仿佛昨日那个背着行囊初出校园伤痕累累的女孩还第一次踏进这里,今天,她就要离开了……

坐在电脑前继续浏览中午看过的房产出租消息。

没有非常合适的地方,只有两个还可以勉强接受的地方,一个是价钱合适,一个是设施好,下面都有联系方式,她想了很久,绝对先打价钱合适的那个地方。

不过打了之后感觉很不好,听她的声音就感觉房东是个相当刻薄的人,相处起来一定会有矛盾。于是她只好试试那个设施好,价钱却偏高的地方。联系人是简先生。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她有些遗憾的放弃了,谁知电话刚放下,却有人打了进来,她一看,是刚才的号码,便飞快的接了。

“喂,你好。”对方的声音非常的沉而冷,苏静云完全被震住了。

“喂?”对方似乎有些不耐了,苏静云安抚了一下紧张的心立刻说,“喂,你好,噢我想请问在网上发布房子出租消息的人是不是你?”

“是我,”对方沉稳的说,“我是有套房子想租出去。”

“那现在租出去了吗?”苏静云显得相当的急切,因为对方的声音听来让人觉得是可以信赖的。

“还没。”他回答的倒是挺爽快的,听他的声音应该是一个比较成熟的男人,苏静云一时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出租房子。

“那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出租房子吗?”

对方显然被问住了。苏静云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万一她的感激错了,对方真的是有所图谋的作奸犯科之人,那要该如何?

“这房子是我妹妹的,是她拜托我帮她发布消息的,因为她现在有了新的地方,所以就想把这套房子租出去。”

“原来是这样啊。”听了他的解释苏静云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抱歉,不由的放出来。

“不然你以为呢?”对方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些淡笑。

“那我明天早上过去看看可以吗?”因为时间有限的关系,她很着急。

“明天早上?”他似乎没想到苏静云会这么急切。

“是啊。”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过两天要出差去,所以……”

“那好吧,那就明天早上6点可以吗?因为7点我要开会去。”

“好好,”苏静云满口的应承,“那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这位小姐,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哦,对,不好意思,简先生,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姓苏,叫苏静云。”苏静云立刻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苏小姐?”

“对。”她应道。

“那明天见。”

苏静云躺在床上望着有些泛黄的天花板,天气已经开始渐渐转暖了,很多躁动不安的因子也开始蠢蠢欲动,可以嗅到空气中萌动的不安。

这些东西,要怎么办?留下来吗?她舍不得。带走吗?她也没有这个能力。

因为约的时间很早,苏静云特地调了闹钟,似乎才刚睡着,就要起来了。

三月的早晨天气还是有些阴的,她一个人站在街口拦了出租便直接往约定的地点赶去。

天空灰蒙蒙的,她穿着一件帽兜衫,头也隐藏在帽子里,干起来很小巧。

司机上了一夜的班很是疲倦了,不过看到她却是眼前一亮,笑着打趣说:“小姑娘这么早。”

苏静云愕然的转动了一下瑟缩的肩膀,然后对司机说:“大叔,你在跟我说话?”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那小姑娘?!苏静云尴尬的讪笑道:“大叔,我不是小姑娘了。”都是老姑娘了。

大大笑:“我这个年纪的人看来啊,你们都是小姑娘,年轻着呢。”他的声音很洪亮,颇有些老当益壮的感觉,苏静云安静的听着,心中莞尔一笑。

多少年轻的岁月已经过去?在这样波澜汹涌的日子里磨平了往日尖锐的棱角,也渐变了曾经明澈的心境。人长大了,就要背负更多的责任思考更多的事情,所以很多时候都会变得犹豫不前。

她也多想回到小姑娘的时代,可是现实如此的残酷,她知道已经不可能了。

路途过得很愉快,很快便到了目的地。她按照纸条上抄写的地址一幢幢找过去,终于找到了15幢,恰巧位于市内的一条河流经过,环境很清幽。她按图索骥终于找到15幢502室。深蓝色的防盗门紧闭着。

苏静云再次拿起手上的纸确认了一遍,按了门铃。

她神情紧张的站在外面,甫一低头,便听到开门的声音,再抬起头,原本脸上的笑意却在顷刻间定格在脸上:“你……你……”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结巴了,手上的纸片顺势飘了出去,飘在开门之人的脚下。

他弯下腰,将地上的纸片捡起来,脸上有深邃的笑意。

“冯硕……你怎么会在这里?”苏静云后退抵上了后面的墙壁,然后才将自己的震惊惊呼出口,站在那里的,可不就是冯硕?

他一手捏着她的纸条,一手插在自己的裤袋里,样子洒脱而帅气,可是嘴角那弧度不大的笑意看来却有些触目惊心。

苏静云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心神,觉得自己被耍了,当即就想离开!

冯硕扬眉,出声道:“你不是来看房子的吗?怎么不看看就走了?”

苏静云想假装没听到离去,可是又没忍住反唇相讥道:“你觉得这样耍我很好玩吗?”她愤懑的将自己的嘴巴抿成了一条线,紧握着双拳如发怒的牛犊。

“我什么耍你了?”冯硕大步来到她的面前瞪着她道。

“你没有耍我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苏静云的声音很倔,双眼睁得大大的,恨不得在他的脸上烧出两个洞来。

这不是摆明了请君入瓮?

“你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冯硕跟着板起了脸,从裤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往她的手上一仍,苏静云没拿住,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苏静云吓了一跳,冯硕的声音也停了。

苏静云转身要走,他却不让她动。伸手将她困在墙壁和她的手臂之间。

“为什么你要找房子的事情你不告诉我?”

“就算我没告诉你,你不也知道了吗?”而且还设计好了一切等着她傻傻的跳进来是不是?

冯硕被她气死了,一片好心并被当成了驴肝肺,他愤怒的吼道:“你以为我很空吗?你以为我会做这么无聊又下三滥的事情吗?”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耿耿于怀的说道。

冯硕愤怒的瞪着她,好半天才说:“这房子是简洁的,接电话的那个人是简飞,他听到你的名字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你以为我那么无聊的整天监视着你吗?”

“这房子是简洁的?”苏静云双目圆睁,委实太过惊讶。

“现在已经不是了。”

“什么意思?”

冯硕冷哼了两声,弯腰将地上的钥匙捡起来放进苏静云的手心,她挣扎着不敢接受,在冯硕的瞪视下才悻悻然的拿住。冯硕将她拉进门,然后一把关上。

苏静云的心跳漏了一拍。傻傻的站在原地。

他还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苏静云又问了一遍:“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这房子现在不属于简洁了。”

“那是谁的?”如果不是简洁的,是不是就意味着她不能租了?

冯硕抱胸看着她,嘴角微微勾起的看着她,苏静云咝了一声,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近在眼前,远在天边。”冯硕终于有些好心情的回答她。

因为他喜欢看到她脸上冷然的表情被震惊所取代,那种超出她预料的事情才能引起她心绪的变化,就像现在这样,她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冯硕笑容更大了,他走过去俯视着她:“怎么样?我这房子现在还出租,你有兴趣吗?”

“没有兴趣!”苏静云回望着他,咬着牙久久才逼着这四个字。

冯硕显然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么回答,也不恼,耸耸肩笑了一下:“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我可以租给别人。”

苏静云眯眼看着他。他的笑容像狐狸一样的狡猾。看的她很不爽。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思考一下,如果你不想租的话,我绝对不勉强。”他弯着眉眼,笑容可掬。

苏静云迟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冯硕却抓起一边的座机,对着电话说:“王小姐吗?对,我这个房子现在没人租,如果你现在能过来看一下的话,我想我会先租给你的。”

“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嫌弃呢?”冯硕一手扶着沙发背,一手拿着电话道,“如果你有需要我当然是全包了。”冯硕哈哈大笑,显然谈的相当愉快。

苏静云离去的脚步慢了下来,站在门口背对着他,却竖起了耳朵。

冯硕的电话还在继续,他不时的夸奖一下这个王小姐,聪明能干,气质出众……她越听越刺耳。

“房租啊,当然可以商量。”冯硕的声音很温柔,又不失爽朗,换了哪个女人都会轻易上钩吧?

苏静云不用想也知道对方一定是含娇带羞的神情。心底怪异的不舒服感更加升腾了起来。

“一千八啊……”冯硕拖长了声音,“这个跟原来定的价格差距有点大了,你知道这里的地段跟设施……”冯硕似乎也有些为难。

原本三千的房租现在却变成了一千八,差的也的确多了点,就因为这样,苏静云才觉得特别的吃力,经济条件不允许她负担这么大的支出。可是如果是一千八……

不知道那个王小姐说了什么,把冯硕说的眉开眼笑,只是象征性的为难了几句,却与她承诺道:“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又漂亮的份上,那就一千八吧,如果你现在方便……”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对方断了线。他愕然的放下电话,就看到底座上按着一只手,她的主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呵。”冯硕吓了一跳,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被她凶神恶煞的表情吓着了,“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谁说我走了?”苏静云用吃人的口吻说。洁白的牙?如锋利的刀子咬牙切?。

冯硕将电话放回原处,动作洒脱的道:“好吧,那如果你没事的话就请你先走吧,等会儿王小姐要到这里来看房子,我再等一会儿。”

看着他脸上期待而愉悦的神情,苏静云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一会儿便开口说:“你租一千八?”

“不是啊,网上不是写的很清楚了吗?三千。”冯硕看着她认真的说。

苏静云收回手,站直了身体,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可是你刚才对那个聪明能干气质出众又漂亮的王小姐说是一千八。”苏静云瞪得大大的眼睛,锐利的目光直直的射在他的身上。

“嗯。”冯硕一本正经的点头,“我是答应了聪明能干气质出众又漂亮的王小姐,一千八一个月租给她!”冯硕将前面的前缀读的响亮又清晰。

苏静云越听脸色就越沉。冯硕说完轻咳了一声问:“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如果是一千八,我要租!”苏静云猛然抬起头,望进冯硕深邃的眼眸。

冯硕挑挑眉,表情怪异十分为难的说:“我只对王小姐一个人提供这个价钱。”

“为什么?”苏静云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似乎想把他一口吞下去。

冯硕耸耸肩,很是无辜的道:“美女总是有点特权的。”

苏静云完全被石化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手抓着沙发的套子背上的青筋都凸出来了,她咬牙启?的瞪着冯硕一脸无辜的表情,想将他万箭穿心一般。

冯硕摸摸鼻子,又咳嗽了一声,最后竟转过身去往阳台的方向走去。

苏静云站在客厅里,望着他挺拔的背影站在晨曦的阳光里,全身宛若镀了金。

隔着落地的玻璃窗,苏静云看到冯硕的肩膀抖了几抖,不知道他搞什么鬼,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她倒要见见这个聪明能干气质出众又漂亮的王小姐是长的怎样的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都没见过吧,就知道长的这么美了?她就偏偏不信这个邪了。

没让她等多久,门铃就响了。她才一转身,就看到冯硕如一阵风似地跑去开门,开门之前还特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苏静云眯着双眼瞪着他的背脊。

只听冯硕惊喜的说:“王小姐?你比我想的还要漂亮!”冯硕发出一声赞叹,苏静云的心跟着一拨,如半满的水晃荡了几下。

一个甜美的声音说:“冯先生?你太客气了,你也比我想的还要成熟帅气!”光听声音,便有一种让人怜惜的力量,苏静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很漂亮了。

但是看到了真人,还是只能用惊艳来形容。

无怪乎冯硕表现的折磨热络,敢情还真的是一个大美女!

水蓝色的开司米外套搭配着白色的超短裙高靴,一头蓬松的卷发再配上一张无懈可击的脸,带着三分娇俏七分妩媚,尤其是那张娇小的瓜子脸,笑起来的时候还要两个浅浅的酒窝,气质的确相当好,而且她的天庭饱满突出,这样长相的人据说都非常的聪明。

聪明能干,气质出众又漂亮……冯硕的形容词竟然每一个都用上了,而且还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苏静云比起她,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这个王小姐兴致勃勃的脸看到苏静云的时候也微露惊诧,询问冯硕道:“这位是?”

“哦,她跟你一样,也是来看房子的。”冯硕笑着对她说。

“原来是这样啊,那是她先来的……”王小姐在自己与苏静云之间比了比,似乎显得很遗憾。

冯硕立刻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这位小姐已经看好了,她觉得自己不适合这里,正打算离开呢。”

“是这样吗?”王小姐笑起来的似乎脸颊两边的酒窝便深深的露出来,白皙的肌肤真是相当的动人。就连苏静云也看的有些痴了。更何况是冯硕?苏静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种经验的狩猎光芒,心底涌出一阵又一阵的酸意,心口像被堵住了似地沉的难受。她别过头不去看冯硕一脸谄媚的表情。冷凝的脸上无半分笑意,也不说话。

王小姐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冯硕。冯硕将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对她说:“王小姐,你还是先看看房子吧,要是满意了我们再谈。”

“房子我当然是很满意的,关键是这个房租……”

冯硕一口应承:“如果你要租,就一千八。”

“真的?”王小姐喜形于色,冯硕带着她开始参观屋子。期间还对站在中间的苏静云说,“麻烦你让一下!”

苏静云虎着脸,被完全的无视了。

王小姐在冯硕的陪同下一间间的参观屋子,看洗手间的时候她竟然说:“呀,你家我浴缸好大啊,可以两个人一起洗澡啊。”

冯硕没表态,苏静云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看到卧房的时候她也由衷的赞叹:“冯先生,你的床也不是一般的大,我相信躺在上面一定是相当的舒服,我现在就想上去躺躺啊。”她夸张的语气就像一把利刃在苏静云的心上剜啊剜。

苏静云感觉自己的怒气快压抑不住了,尤其是冯硕还一脸赞同的表情。她忍无可忍!

“冯先生,我真的很满意这个房子,也很满意你给的价钱,我决定租这里了,那我们是不是需要……”

“不需要了!”苏静云绷着脸,一把亮起自己手上的钥匙说,“这房子我已经租了,你可以走了!”

“啊”王小姐惊讶的看着冯硕,责问道,“冯先生,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呢。”

冯硕的嘴角有些踌躇,当即解释道:“你别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的!”他摊开手朝苏静云道,“你什么意思啊,你刚才不是说不租吗?”

“我现在要租了!行不行啊。”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似乎有汹涌的电流滑过,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王小姐有些不知所措,又问冯硕:“那你到底要租给谁啊。”

“当然不是你!”苏静云如吃人的饿狼似地回头,别以为长得漂亮就可以有特权!她昂首挺胸的看着她。

“啊。”王小姐被吓的不轻,拍着自己的胸口道,“那要冯先生说了才算对不对?冯先生?”她楚楚可怜的看着冯硕。

冯硕嘴角的笑意更大,却抿着嘴没表态。

苏静云瞪了他一眼,才对王小姐说:“对不起啊这位王小姐,忘了告诉你,他是我先生!”

王小姐的下巴跟眼珠子都掉出来了,看着苏静云的样子又转而看向冯硕:“冯先生,这是真的?”

冯硕先是生气的瞪了苏静云一眼,但是对上王小姐的时候立刻露出抱歉的神色:“她是我老婆,不过我还是打算将房子租给你!”

苏静云怒的回了一句:“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啊,房子是我买的!”

“就凭……就凭……就凭我是你老婆!”最后说不过她,苏静云竟蹦出了这么一句。

这下不止她自己愣住了,就连冯硕扭曲的嘴角也颤抖的更加厉害。

王小姐看着他们望着彼此的样子生气的一跺脚:“你们真是太过分了!”最后生气的拨开两人往外冲去。

苏静云脚崴了一下,幸亏冯硕及时伸手扶住她。

王小姐冲出去的时候哭的梨花带泪,苏静云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罪恶感,其实她根本不想这样的,只是她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她有些不放心的想追出去,冯硕却一把拦住她的腰,闷声问道:“老婆,你想去哪里啊。”

苏静云脸上顿时飘红,挣扎的身体也跟着慢了下来,根本无法抬起头来面对他。

冯硕忍着笑,继续说道:“你打算用三千大洋租我这房子了是不是?那好,记得每月一号交钱!”他伸出手,瘫在她的面前。

“做什么?”她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傻傻的问。

“房租!”他哑声说道,“今天刚好是一号,你就先把这个月的房租交了吧。”

苏静云气结,一个字也没说出来。看着冯硕摊开的手心,狠狠的用力一拍,气的跺脚!

冯硕吃疼,哇哇大叫,苏静云不理他,转而去看整个房子。

冯硕笑着走出外面的阳台,五楼的距离不算高,完全可以看到楼下的人影,她看到刚才的王小姐正抬头对他微笑,他做了个¢¦的手势,她便潇洒的放下太阳镜离开。

她边走边打电话:“喂,队长,你要我帮得忙我已经帮好了。”她哼哼的抱怨道,“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大材小用,让我来当第三者?亏你想得出来!”她这时?牙咧嘴,完全没有刚才的气质。

揉一揉眼睛,却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只是脸上的表情全变了。

吴东哈哈大笑,在电话里安慰她说:“王倩小姐啊,这是一个多好的锻炼机会啊,你可是我们交警队的警队之花啊,王倩一出手,谁与争锋?这不顺利解了我家老冯的围!干的相当不错,我代表全区人民感谢你的牺牲!”

王倩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冲着电话说道:“哎,吴队,行了行了,就冲你这句话我刚才那场戏也算没白演了,你是没看到他们两那个眼神……”王倩手舞足蹈,绘声绘色的跟吴东报告着,听得吴东唏嘘不已。

??

“喂,你让让!”因为今天刚好是星期六,所以苏静云休息。此刻,她正抱着自己的一箱子东西往外搬,冯硕却大手大脚的坐在那里,完全挡住了她的去路。

他受不了的说:“那里什么都不缺,你这些破玩意还带去干嘛。”因为考虑到苏静云要上班的问题,所以冯硕并没有让她看到他原来的那套房子里,而是顺势就让她搬去了简洁那里。其实说起来这套房子简洁当初还是通过他得来的,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不过这女人还真不客气,竟然狮子大开口的宰了他一笔!其实那边的家具都是全新的,根本没人住过,所以苏静云搬进去不会有问题,可是她竟然还拼命将这屋子里的东西往里面塞,一副恨不得什么都带走的模样。

“要不要把我们的床也带过去?”冯硕翻了翻白眼,靠在门边对正在整理柜子的苏静云说道。

她回头:“你觉得可以吗?”

冯硕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苏静云正跟拉链顽抗,因为东西太多了,箱子根本阖不上。她跪在地上,企图将多余的东西压下去。

“那边的床比这里的好多了也大多了,在那个床上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会掉下去!”他坦然自若的说道,苏静云却听得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嘣”拉链竟然断了?!苏静云惊愕的看着被自己的蛮力扯下来的拉链头子完全不知所措。

因为弹性的作用里面的东西都蹦蹦蹦的弹跳出来。

胸衣内裤如天女散花一般,洒了一地……

“呵!”冯硕被眼前的奇观吸引,发出吃笑声。苏静云捂着脸完全抬不起头来。

冯硕蹲下身,捡起距离他脚边最近的一条纯棉内裤,嫌弃的说:“苏静云,这么难看的东西你竟然还留着?”

“要你管!”苏静云恼羞成怒的扑上去想把它抢回来,谁知冯硕却一把将它居高调笑道,“想要啊,那就过来拿吧!”

他恶作剧一般挥洒着她的内裤,苏静云气急败坏,又羞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围在他的周围上蹿下跳,冯硕彻底的发挥了手高脚长的优势,忽左忽右,苏静云只能跟着他瞎转悠。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体差不多都挂在了冯硕的身上。随着上下跳动的姿势,不断的与冯硕发生着摩擦。

她一手攀着他的手,一手跳起来去捞,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边缘,谁知冯硕却又往旁边挪去,苏静云抓了个空,顿时气得牙痒痒。

她脸色绯红,脸上有明显的汗迹,红扑扑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洁白的牙?,只是表情充满了愤恨。

冯硕的神色不知何时开始变得如此的幽暗,手举着往后苏静云的身体也跟着往后,他的另一只手却神不知鬼不觉的环上了她的腰

“拿到了!”苏静云发了狠,在冯硕的胳膊上用力的一搭,猛然发力,就冲了上去勾到了自己的内裤,正想得意的大笑一声,腰间却是一紧,冯硕的手重重往她腰上一扣,他就这样抱起了她,变成了苏静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她吓了一大跳,原本的喜悦也变成了惶恐,双腿一瞪,冯硕的脚踩上身后的一个空箱子,重心出现偏差,整个人往旁边一歪因为带着苏静云的缘故,她也没能幸免于难

冯硕的背部先着地,在苏静云的叫声中她也跟着倒地,只是她比较幸运的倒在了冯硕的身上

她趴在他的身上,惊愕不已的与他对视。

冯硕靠在一堆纸箱上,胳膊肘撑着地,微微抬头望着苏静云,一手还紧握着她的腰肢,苏静云想爬起来,却没能如愿,可她却忍俊不禁的笑出来。

冯硕蹙眉说:“你笑什么?”

苏静云看着他的头顶,忍得相当的辛苦,怕他生气,只好更加紧闭了嘴巴不让笑声流出去。

冯硕寒着脸伸手往上一摸,就摸到了她的内裤原来是她的内裤在混乱中被她扔了,最后又好巧不巧的盖在了他的头顶上

他也被这样的发现弄得哭笑不得,苏静云控制住自己的笑声,刚想颤悠悠的爬起来,冯硕却用力将她拉回去,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陡然揉着她的头发,顿时将她柔顺的头发弄得一团糟。

苏静云抗议道:“你干什么啊。”

“表达一下我的不满不行吗?”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孩子,苏静云的心微微一动,躺在纸箱上没有动作。

他的唇冰凉又滚烫,抱着她的头撬开了她的牙关,手指插进了她柔顺的黑发中,他匍匐在她的身上,如放出笼子的猛虎,略微低沉的咕哝着。

苏静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只是“阿嚏”当他的手伸进她贴身的衣服,冰凉的手碰到了她温热的肌肤苏静云不争气的打了一个喷嚏!

冯硕的手一顿,双眸紧紧撅住她的脸。

苏静云红着脸不舒服的动了动,有些娇喘的说:“地上好冷……”

“……”冯硕黝黑的脸上也出现可疑的红晕,原本巧舌如簧的嘴也有些结巴了

苏静云推了推他,垂下了眼眸,绯红的脸色更加的红润。冯硕二话不说便拦腰将她从地上抱起往房间走去

外面正是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刻

“叮咚,叮咚”冯硕被一阵烦人的门铃声所打扰,饥渴的脸上露出不耐,原本意乱情迷的苏静云一瞬间清醒过来,对着他说:“有人在按门铃!”

“没有!”冯硕压在她的身上,努力的进行着未完的事情。

外面的人锲而不舍,最后竟不按门铃变成了巨大的敲门声。

苏静云长大了嘴巴,不好意思的抱拢自己的双臂,冲他道:“你去开门!”

“外面没有人!”冯硕还企图强辩,可是外面的人已经忍不住扯开了嗓子喊。

冯硕面色阴沉,因为他再也无法当做没听到,苏静云的脸蛋仍是红红润润的,可是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激情,反而眼底有几分笑意。

冯硕用力的咬了她一口,低声说:“让你笑!”

苏静云偏过头,双手推拒着他:“快点去开门了。”

冯硕没辙,只好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还想帮苏静云把扣子扣上!她瞪大眼睛,摇头摆手:“我自己来!”

“那我去开门,你穿整?点!”他虎着脸出门去。脸上蒙着一层阴翳的灰色!任谁在兴头上被人打扰了都不会觉得高兴的!外面的人最好有充足的理由,不然!

他才刚走到客厅就听到了外面震天响的拍门声和叫唤声:“苏小姐,苏小姐”

冯硕蹙眉,门刷拉一声开了,他看到外面站着几个穿着橙色马甲的男人。

“请问苏静云小姐在吗?”为首的男子看到冯硕倒是不慌不忙的说。

“你们是搬家公司的?”冯硕看着他们马甲上面的标志说。

“是啊。”

“是谁啊?”苏静云已经穿点整?,透过冯硕的肩头朝外张望。

冯硕侧开身,苏静云就看到了外面站着的男人,“啊”

“你是苏静云小姐吧,我们是搬家公司的,现在来帮你搬家。”

苏静云立刻点头道:“对,对,你们进来吧。”

冯硕跟着她进屋,就见她指挥着那几个男人吩咐着,他站在门口,可是环视整个房子,说实话,这里的每一个饰物都带着苏静云特有的风格,不张扬,可是却绝不会让人忽视。她站在屋子中央,表情有些落寞。看着他们将纸板箱立起来,再将物体一件件放进去,不时的指挥道:“小心点,小心点!”

她定然是舍不得的吧。偶尔,她的脸上会露出迷茫的神情,说着说着就不说了,因为她自己也有些错乱,难道就要这样离开了吗?

“苏小姐,这个要带走吗?”其中一个男子对着一个有些破败的书架说道。

“要,要!”苏静云忙不迭的点头,又语气急切的说,“你们轻一点,这个很容易破的!”的确是很容易破的,当初她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时候它的一个脚就出现了断裂,不过她十分喜欢上面古朴的花纹,即使是这样,她还是买了。

搬家公司的人都是大手大脚的,一个用力过猛,书架的一脚就陷了下去,整个书架往旁边一歪,顿时就坡了。

苏静云心疼的惊叫了一声,跑过去查看,那断裂的一脚一脚彻底的歪斜在了一边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倾注了她的感情,突然之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她根本无法面对!

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对不起,苏小姐,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一定注意,一定注意!”苏静云蹲在地上,心中的堤防顷刻间支离破碎,对于她这样一个对家过分渴望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在她的心上剜了一刀。

她就蹲在那里,搬家公司的人也无法动作。

冯硕拧眉,走过去揽着她的肩头,才发现地上有湿漉漉的痕迹!他绷着的脸上闪过莫名的心疼,站起来对他们说:“这家先不搬了,你们先回去吧,需要的时候我会联系你们的。”

“不搬了?”为首的男人惊讶的道,“那我们的费用怎么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