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58章

第58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他的吻如蜻蜓点水一般,在她的背上淡淡滑过,立即就不见了。然后又涂抹了药膏缓缓擦了下,便道:“好了。”

他真的有吻她吗?苏静云突然变得不确定了起来,仿佛刚才只是她自己的一场幻觉。她的喉咙有些干涩。莫名惶恐的说:“冯硕,你……”

他起身收拾药膏,将他们全部收进柜子里,苏静云嗯了一下,摇头说:“没事了,晚安。”

她将脸藏进枕头里,害怕他看到她此时的表情。

冯硕背着她,嘴角淡淡扯出一抹弧度,一个恶作剧似地吻,一个泄露他渴望的吻,动心的。不是他一人。回头望着她已经落下的睡裙,惋惜的摇了摇头。

他走过去,拿起床上的那件衬衫。衣服的一角被苏静云压住了,他扯出来的时候她不能当做不知道。所以半眯着眼睛悄悄看他。

冯硕将手上的衣服递到她的面前,笑了笑:“苏静云,我衣服破了,你给我补一下吧。”

“啊,”苏静云完全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他衣服上一个小小的洞不由的蹙眉,“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冯硕答:“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弄破的。”

苏静云侧着头,接过他的衣服察看了一番。问他:“你应该不着急穿吧。”

冯硕扬扬眉,似乎是不急。

苏静云便道:“那先放着吧,我明天给你补。”她的手,很灵巧。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第一次在酒店见面时的情景,他喝醉了。是不是将她当成了另一个女人?

冯硕没有说话,记忆如断层,总有错位。她累了,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冯硕也跟着爬上了床,自动自发的将她揽进怀里。

他的胸膛像一个温暖的港湾,吸引着人停泊——

呻吟声与喘气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内。

硕大的液晶屏幕上传来不堪入目的淫秽画面,屏幕中的男女主角正如火如荼的演绎着一场热爱的欢爱,剧烈的喘息与娇媚的呻吟混合在一起,形成极其暧昧与撩人的画面。

他趴在她的身上,用力的驰骋着,年轻的脸上是一片迷蒙之色。身下的她紧闭着双眼却用力的抓着他的手,他们水乳交融的结合在一起。将最后的画面定格——

辛阳脸色惨白的看着屏幕中最后的一个画面,视频很短,不过五分钟,可是这五分钟,却是一场噩梦的源头。他呼吸困难,盯着那画面像是被什么扼住了自己的咽喉,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他像是深陷在沼泽里,越挣扎,陷落的越快。他霍然抓起遥控板关了电源,屏幕一黑,只剩下他自己的身影淡淡的从里面映出来,他倒在沙发上用力的喘气,震惊于害怕已经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愤怒与惶恐。

苏慈雪,她竟然寄这种东西给他?!三年之后再次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从未愈合的伤口再次血淋淋的展示在自己的面前——

他摇晃着身体站起来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度数极高的热烈,颤抖着打开,注入透明的玻璃杯里,狠狠的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猛烈的酒气在他的喉管里燃烧了起来,也灼烧了他的胃,可是他却不管不顾,又喝了一杯。如此的热酒,只有这样,他才能压下心中的震惊!

他还未喝完,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酒意还未涌上来,他甚至还能清醒的拿出手机。

“怎么样,看了觉得如何?”苏慈雪的声音透着一股娇媚与慵懒,在午夜的时候,的确很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只是,他冷冰冰的对她说:“苏慈雪,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只是想让你跟我合作和取所需而已。如果你不想这卷带子流到苏静云的手上,就好好考虑一下吧。”她又笑起来,笑声让辛阳感到不耐,“要是他知道一直温文尔雅的你也有那么热烈与孟浪的动作时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很后悔?”

“苏慈雪!”辛阳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恶狠狠的威胁道,“我可以告你侵犯他人隐私!”

她愣了一下,也跟着讽笑了一声:“好啊,那你就去告吧,我倒要看看这卷带子流出去命运扫地的人会是谁!”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辛阳对着手机,很久都没有动。再动的时候,便是他将手机狠狠的摔到一边的墙上的时刻。手机是苏静云送的。他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便跌跌撞撞的扑了过去。

可惜,还是碎了。

他的力道太大了,手机四分五裂的摔在地上。他的头剧烈的疼起来,他抱头坐在地上,将头埋进自己的双膝间,用力的摇晃着,嘴里发出巨大的悲鸣声:“啊——”——

因为冯硕的工程还未开工,所以可以休息到正月十五之后,可是苏静云却要开始忙碌的工作了。所以当冯硕还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的时候,苏静云被不得不起床了。

初四的早晨有些阴沉,寒意涌动在温暖的被窝周围。苏静云睁开眼睛,悄悄掰开他环在她腰间的手,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几乎是同一时刻,他也醒了,对着苏静云微微弓起的背影说:“几点了?你去哪里?”他的声音如甘醇的美酒,苏静云的心跳漏了一拍,慢慢转过身来拢了拢自己的鬓发说,“很早,你再睡吧。我要去上班了。”

冯硕拉住她的手,跟着从床上站起来。他温暖的身躯站在她的身后苏静云顿时感觉一阵暖和。

冯硕将手从背后绕到她的腰上,将头沉沉的搁在她的肩膀上,声音嘶哑的说:“再睡一会儿,我送你去。”

苏静云不敢放任自己倒在他的怀里,这样的亲密,她有些无力负担。他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全部喷在她的脸上脖颈上,苏静云只觉得一阵燥热驱散了寒意,她轻笑了一声,企图掰开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劝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再睡一会儿吧。”

说完,便挣脱了冯硕的掌握直接朝外走去,又折回来带走了他放在椅子上的衬衫。

冯硕望着她的背影渐渐走出自己的视线,脚上穿着的拖鞋露出一个大脚趾,低头盯着自己的大脚趾动了动,打了个哈欠就换起衣服来。

他出去的时候就见苏静云坐在桌子旁,一针一线的缝补着他的衣服。她的表情很认真,就像上一次一样,执著而淡定,针线在她的手里仿佛有了生命。

她的手指纤细,跟她的人一样瘦弱,指甲修的整整齐齐,每根手指都很光滑,没有一点瑕疵。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一双比她更漂亮的手,除了那个人的。只是记忆里的手也不曾这般干净,总是涂满了丹寇与指甲油,失去了原本健康的色泽。那时的生活太过热闹嘈杂,什么都是伏在表面上的,做什么,也都是匆匆一壁带过,却从未想过,原来一只手,也能牵动他心底最柔软的一处,让她的心在一瞬间涨的满满的。

冯硕静静的靠在门边,望着她,心中一暖,很想将他们包裹在掌心里。

苏静云认真的穿针引线,她侧着头,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朝他淡淡一笑。

清晨的阳光正好穿透身后的落地窗,照在他柔和的脸上,冯硕的目光一沉,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

苏静云将线打了个结,没有剪刀便用嘴巴咬断。她倏然站起来,将衣服一抖,检查了一遍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为什么,他会感觉幸福?仅仅是这样看着她,便觉得幸福?

她笑着将衣服递给他,去换衣服。

突然,房内传来苏静云的叫声:“冯硕,冯硕——”

他正在厨房里忙碌,立刻放下锅铲跑过去:“怎么了?”

一开门,却看到她只穿着贴身的内衣裤缩在墙角。玲珑的身体曲线凹凸有致,他愕然的张大了眼睛。

她将睡裙抱在自己的跟前,样子急不可耐的对着墙角说:“我在那里看到一个蟑螂,快点把它弄死。”

苏静云开始的时候一点也不怕蟑螂,甚至酒店里每次蟑螂的消毒她都要亲自参与,可是自从有一次去外面吃饭在饭菜里吃到了一只无头的蟑螂之后对这种黑色的东西她却生了畏惧之心,谁知道是不是她将那个蟑螂头吃下去了啊……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就忍不住一阵反胃。

冯硕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于是有些为难的看着她:“哪里?”

苏静云探头探脑,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住的地方虽然保修的不错可毕竟年代久了,出没一些动物也很正常,只是心里还是惶恐而已。

冯硕回过头,苏静云立刻将睡裙提了提,掩饰着尴尬说:“那既然没有,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冯硕突然指着她身后的墙壁说:“蟑螂在你身后!”

“啊——”她几乎是立刻跳了起来,快速的往后退,她身后完美的曲线暴露无疑,躲到了他的身后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角。

冯硕哈哈大笑。那里的墙壁上空空如也,哪里有他说的蟑螂?

苏静云立刻就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了,恨恨的往他身上一推,推出了房间,冯硕摸摸自己的鼻子,指着她说:“真是个过河拆桥的女人。”

苏静云被他说的面色一红却没有停下自己的手嘭的关上了门——

拗不过他。

冯硕还是送她去上班了。

经过了早上的事情,她俨然已经成了他的笑柄。苏静云板着脸不看他,冯硕继续拿话逗她。

好在酒店很快就到了,在苏静云彻底跟他翻脸之前,终于可以结束这场令她生厌的对话。

“我走了。”她抓起位置上的包,语气生硬的说了一句。

冯硕也不恼,气定神闲的说:“好,去吧,晚上我来接你。”

苏静云想说不用了,但是一接触到他的眼神便将话咽了下去:“随便你。”有免费的车坐干嘛不要。

她刚要下车,冯硕竟然又阻止她。

苏静云觉得他真的是婆婆妈妈,忍不住说道:“还有什么事情啊,这么不放心那你跟我去上班好了。”

“我关心你你竟然还不领情。”冯硕摇头,叮嘱她,“你身上有伤,小心一点。”

苏静云突然从心底涌起一股暖意,被他抓着的手也渐渐停止了挣扎,定定的看着他。

冯硕探过身体,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走吧。”

苏静云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似乎刚才发生的又是她自己的臆想。

“云姐,云姐——”徐茵从酒店里跑出来,站在门口用力的朝她挥手,她看到了冯硕的车子还朝冯硕挥手,亲切的叫,“云姐夫,你好啊。”

冯硕要下车窗,朝她点点头,算作招呼,便开车离开了。

苏静云被徐茵叫的立刻回了神,快步朝酒店走去。

今天是换班的日子,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天没见了,竟也开始生出些思念,有了几分感慨。

徐茵喋喋不休的拉着她说个不停,苏静云微笑的跟上她的脚步,不时的问道:“最近酒店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没有,大过年的,折腾什么啊,我们不过他们可是要过的。”徐茵怒了努嘴,有些怏怏的。

苏静云听出她话里似乎别有深意,才想深究,她却拉着她的手在原地转圈圈。

“你干什么啊。”苏静云被转的头晕。

徐茵啧啧称奇:“我看看啊,过了一个年你有什么不同,也让我看看云姐夫到底是怎么对你的啊。”

苏静云翻了个白眼,立刻停住了脚,放下手问道:“那你看出什么没有。”

徐茵粲然一笑,点点头:“我看出你过的很滋润啊,瞧云姐夫亲自开车接送的,你敢说你不幸福?”

苏静云被她打败了,不想继续纠缠这样的问题,立刻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昨天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吗?是什么?”

徐茵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了,苏静云蹙眉:“你要说的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啊。”

“算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她将她拉到了一边小声说道。

苏静云顿了顿,不解的看着她:“怎么说。”

徐茵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之后才低声对她说:“我告诉你但是你别告诉别人啊。”

“这么神秘兮兮的。”苏静云拧眉说,“既然不是什么好消息那你还是别告诉我好了。”

徐茵拉住她,忙不迭的说:“对你来说应该是好消息了。”

“哦?”苏静云洗耳恭听。

徐茵抿了抿嘴,还是说道:“陈经理过完年之后就要走了,这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坏消息。”

苏静云听了果然脸色一变:“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我听说陈经理已经向上面推荐了你,希望由你来接替她的位置。”

苏静云吃了一惊,倒抽了一口气,她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做到陈华秋的位置,那样子的功成名就,可是她自认没有这个能力,在这个客服部里她一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知道为何陈华秋最后会选中她:“徐茵,你哪里得来的消息?”

苏静云突然觉得有些荒谬,无法一下子接受这样的现实。

徐茵顿了一下,摇头说:“反正你相信我,我的消息是准确的就是了,错不了。”她始终不肯告诉她消息的来源,却是一副笃定的模样,这对苏静云来说的确是一个又好又坏的消息,她的心中七上八下,没了个定数。

正想去找陈华秋,却听到陈华秋打来的电话,让她去办公室一趟。

徐茵一副你看吧的眼神让苏静云也隐隐觉得似乎确有其事,难道上次陈华秋让她参加经理的会议就是为了这个吗?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便直接去了办公室——

她在办公室外敲了敲门,立刻听到陈华秋在里面喊:“进来吧。”低引投亡。

她推门而入,陈华秋正好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对她微笑。苏静云也报以一个喜悦的笑容同时还说了声:“新年快乐。”

陈华秋点点头,也说:“新年快乐。”然后让她在她的面前坐下。

苏静云有些局促,不知陈华秋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她说:“静云,你来我们酒店有3年了吧。”

“嗯。三年七个月零八天。”她报的尽是准确的数字。

陈华秋先是吃了一惊,然后透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她。苏静云不解,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她却接下去说:“我果然没看错人,静云,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了解,也许本质上你比我看得开,这样的性格还能在酒店做的长久。”

她已经在往话题上面带,苏静云静静的听着并未发表看法,只是偶尔笑笑,算作回答。

“我,再过半个月就要走了。”陈华秋终于平静的说出这样的事实。

苏静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为什么?”她的身体前倾,靠在了办公桌的桌延上。

陈华秋也料到了她会问这样的问题,所以早有准备:“静云,我在这家酒店一句呆了二十多年了,从我开始工作之后就一直在这里,现在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儿子正好想要出国,所以我决定陪他一起出去,多看看,多走走,趁着走得动就多见见世面吧。”

她手边笔放下了,脸上是自信而淡然的笑意,很多人根本学不来的笑意。到了陈华秋这个年纪,金钱对于她而言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就算事业成功她过得不快乐也无用,所以她要的,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儿子,相依为命。苏静云泛起微微的心疼,她的丈夫离开已经这么多年了,她一个人带着儿子的确不容易。

苏静云安慰她说:“这样也好,多看看也挺好的,还能多陪陪你儿子。”

“是啊。”陈华秋的脸上浮现为人母的骄傲,“以前他很不听话,我打骂都试了,可是工作忙,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好了,我决定不做了,多抽点时间陪陪他,也也懂事起来了,懂得关心我了。”

也许这就是因祸得福吧,苏静云衷心的希望她能高兴。

“这就好,小孩子要多点耐心,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怎么舍得呢。”她的心仿佛被层层的迷雾遮掩住了,锐不可当的痛起来。

陈华秋跟着点头:“是的,所以我决定过完年就辞职了。”她浅浅的笑着,脸上一派平和,苏静云羡慕的看着她。

“不过静云,在我走之前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陈华秋斟酌着说。

“经理,你说吧。”苏静云等着她。

陈华秋也毫不卖关子的道:“我已经向总经理推荐了由你来接替我的位置多客服部的经理,你这些年的表现我一直看在眼底,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好的。”陈华秋不无感慨的说,“一晃眼竟然快要四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她自嘲的笑道,“你看我不服老都不行啊。”

“不会啊,经理,你看起来还像是三十出头而已。”陈华秋气质出众长相高挑,看起来的确比实际年龄要轻许多。

女人都是喜欢听赞美的,她自然也不例外,乐呵呵的笑出了声。

苏静云怔怔的看着她。

“静云,要是你不想做的话也没关系,我可以……”

“不,经理,谢谢你,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会继续努力工作的。”苏静云想了想便没有拒绝。

陈华秋欣慰的点点头说:“那你先出去吧,具体的通知要等全部人员来上班了才能下达,我会争取为你留下这个职位,你也要努力,好吗?”

苏静云很感激,却也不想她太为难:“经理,谢谢你的一番心意,但是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有意见。”

陈华秋没有说什么。

最后的结果到底是怎么样,她其实也无法最后保证。

从陈华秋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她感觉身上的担子陡然重了不少,一向随遇而安惯了,如果突然被寄予厚望要负起重要的责任的确是辛苦了一点。

她摸了摸手机,掏出来一看发现里面有一条未读信息,竟是冯硕发来的。

老婆,想我了吗?

她无法置信的看着那简单的几个字却犹如重磅炸弹投放在心头,不过短暂的失神之后她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不过是他的一个玩笑罢了。

他在家里,一定是太无聊了吧。她给他回了一个:不想。

然后收起手机脚步轻盈的去干活。

积压了一年的事情,要在短时间之内上手,的确有些吃力,苏静云腰上的伤未痊愈,站着久了,隐隐作痛。不过她并未表现出来,兢兢业业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冯硕端着茶杯走进阳台,闲散的靠在铁铸的栏杆上边啜边眺向远方。冬天的日照时间短,虽然四点还不到,却已经有些日薄西山的味道。

他看了看表,距离苏静云下班还有一些时间。

一整天,他并没有做什么,就在这个房间里,感受着她的气息,似乎所有的空间里,都有她的身影。

她站在厨房里洗碗,站在洗手间里洗衣服,坐在饭桌旁吃饭,坐在沙发上看电影……这样层层叠叠的密集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冯硕感觉心口暖暖的。他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顿觉一阵惬意,如果此时苏静云能在身边,就好了。

夕阳很美,红霞布满了半天天,天空仿佛被火烧起来了,映染着人的脸也红润了起来。

放在桌上的手机嘟嘟的响。他不自觉的放柔了脸上的表情,带着宠溺的笑容放下茶杯走进去。

短信是苏静云回的,内容是不想。

早上发的下午才回,真有你的啊,苏静云。

他想了想跟她说什么,最后发道:“晚上一起吃饭吧。”

等了五分钟都没消息,估计是她在忙吧,遂他只好继续等待。

等待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和煎熬,等他手上的茶水冷却,手机却还是安静的没有一点动静,夕阳收敛了最后一丝的余温,大地开始昏沉起来,如同变换了夜幕,从白到黑。

冯硕再也没有了欣赏夜色的闲情逸致,仰头将手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因为茶叶放的多了,所以到最后有了一种蔓延唇齿的苦涩,他咧了咧嘴,抬脚跨进阳台打算去给她打电话,谁知电话却一闪一闪的,在桌子上热闹了起来。

冯硕愣了一下,想着是苏静云打来的,不由的缓和了起来,可当他看到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苏静云打来的。

屏幕上安静的跳跃的一个陌生的号码,他面无表情。那边的人似乎很有耐心,一遍又一遍的响着也没有挂断的意思。

冯硕还是按了接听键。

不过他们都没有说话,电话里除了彼此的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冯硕拧了眉心,立刻便想挂电话,那边却传来着急的惊呼声,还带着几许哀求说:“冯硕,你不要挂我电话!”

她始终是最了解他的,连他要挂电话这样的小事也记得一清二楚。

冯硕有些恼起来,语气却是平静的说:“你好,我现在正在休假,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就等我上班之后再说吧。”

那边的人,就是杜云薇。

她似乎一时无法从冯硕这样冷漠的态度中转过神来,以至于他们之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冯硕冷笑了一声,直接掐断了电话。他心绪起伏不定,手机掉落在桌面上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声响,他却浑然未觉。

电话又响起来,他以为是杜云薇,没有打算再接,不过偶尔一瞥才发现是苏静云,就立刻接了。

苏静云刚下班,短信很早就看到了,不过因为忙,所有没来得及回,他的电话接的倒是挺及时的,苏静云说:“冯硕,你晚上要请我吃饭吗?”

冯硕楞了一下,他是说他们一起出去吃,可没说他请她吃饭啊,转念一想也对,结账的除了他还有谁呢,于是也欣然的笑出来:“没问题,那我现在过去接你吧。”杜云薇的出现犹如在他平静的湖面丢下一颗小石子,搅了一池春水。他压抑着心底莫名的躁动,抓起钥匙出门。

苏静云蹙眉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你说什么地方吧。”

冯硕想想也对,便没有勉强,直接报上了餐馆的名字。那是位于闹市中的一家比较隐蔽的餐厅,生意一直很好。苏静云担忧的说:“我们去的这么晚,还会有位置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定好位置了。”他淡淡一笑,显然是早有准备——

苏静云赶到繁华的市中心时,彻底的败给了这里的堵车事业,她乘坐的出租车被围在一堆车子中间,从这里看出去,前后左右都是密密麻麻的车子,前面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一动不动。

苏静云抬手看看手表,已经过了好久,冯硕怕是要等急了吧。

说曹操,曹操的电话到。

苏静云捂着耳朵摒除汽车嘈杂的喇叭声,对着手机喊道:“我马上就过去了,不过这里堵车,你可以要等一下。”说话的时候她又张望了一下外面的车流情况,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

“那我过去接你吧。”

“你会飞吗?”她想也不想就回到,“如果你能,那就来吧。”车子根本就开不进来,就算他来了,又怎么能在这么多车子中间找到她呢。

冯硕也跟着停了声,不一会儿才问道:“那你现在具体的位置在哪里?”

苏静云正打开钱包打算付钱自己下车走了,他问的也正是她现在在考虑的,所以报了几个典型的建筑物。

冯硕问她斜对面是不是有个邮政银行,她转了一圈,果然发现了邮政银行。

于是便拿着手机,听着冯硕的指示在那一幢幢鳞次栉比的建筑物里转悠了起来。转角是一个接着一个,她犹如在走迷宫。

最后,她忍无可忍的问道:“你到底在哪里啊。”

冯硕的笑声传来,对她说:“你抬起头看看不就知道了。”

苏静云蓦然抬头,便发现他正站在门口对她笑。

一个小小的门庭,设计的很复古,也很简单,他与两边的侍应生站在一起,高达威猛这样的词语啪啪啪的跑进他的脑海里,与他们相比,冯硕的确是得天独厚了。她走过去,冯硕佩服的说:“你能走到这里来,真的很不容易啊。”

苏静云气鼓鼓的锤了他一拳,跟着服务生去包厢。

一进包厢门,苏静云立刻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堆混乱的牙签,他似乎正在拼凑什么。

冯硕上前一把将牙签收进竹筒里。

苏静云面露诧异的看着他,他就当着服务生的面这样,那对别人……苏静云不敢苟同的摇了摇头。

“先坐下吧。:冯硕让她坐下,然后吩咐侍应生上菜。

“你都已经点好了啊。”她对吃的不怎么挑剔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服务生领命离开了,苏静云见冯硕似乎有心事,一脸的浓重,不由的关心道:“你怎么了?”

冯硕顿时含笑看着她:“我怎么了?”

见他的笑脸,苏静云并未好多一点,不过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他显然不想她多问,她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

也许是因为饿了,这顿饭吃的很融洽。只是冯硕偶尔会开开小差,因为他被下午的电话搅的心烦意乱。没想到她不但回来了,竟然还想与他复合。

她没有说瑶瑶的问题,只说去看了她,他立刻就不悦的板起了脸,心中一阵不快。

这里真的很热闹,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不过却相当的安静,人进来了之后就像是被吸了声,安静的仿佛置身幽静的竹林。难怪这家餐馆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幽声。

两人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感受着寒风在脸上划过,人群在身边游走的热闹。依旧是张灯结彩的,新年的气氛还未褪去,大多数人的脸上是满足的笑容。

冯硕带着她走进一条狭窄的巷子,苏静云打量着周围的建筑,刚才进来的时候未好好看,现在终于得以窥见这里的全貌。

这里还是低矮的楼房,青砖绿瓦,在一幢幢摩登的现代化高楼中间显得那么弥足珍贵。家家户户的窗户里透出暖暖的灯光,苏静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感受着那里传来的温度,注意到冯硕逐渐沉默下来。

在一个墙角,他出其不意的拥住了她。她一惊,有些窘迫的看着他。安静的巷子里没有一个人,但是并不昏暗,他们都能清楚的看到彼此眼中的情绪。

他直接俯首吻了下去,苏静云站着放弃了挣扎。他吻的很深入,带着娴熟的技巧和火热的温度,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的双臂巧妙的避开了她身上的伤,但又将她紧紧的按在他的怀里,生怕她逃走似地。他蛮横的吻着她,像是透过这个吻,在传递着他的情绪,苏静云感到了他心中流动的不安,不由的身体一软,双臂渐渐攀附上了他的肩头。

陌生的街头,热情的气息在他们之间交换着。他似乎要不够她,缠绵辗转。

他们忘了时间和地点,在这样的地方,尽情燃烧着身上的热情。

突然,他们的后方传来一道厉喝声,冲着他们吼道:“谁在那里?”

原本交缠的身体顿时分开,苏静云手足无措的放下自己的手,脸上一片潮红,一双眼睛如同蒙上了一层雾气。湿润而惘然。

只是那一刻已经被冯硕带了起来,两人快速的朝前奔去,离开了这条巷子,巷子外面就是车水马龙的大街,街里街外,是全然不同的风景。苏静云回头望着自己走过的路,还有路灯下两人相依相偎的身影被拖得长长的影子,以及他们一直紧握的双手,顿时笑了。

冯硕也有所感悟,抓着她的手,紧了紧。他心中萌动,趁她不注意又在她唇上偷了个吻。

苏静云大窘,追打着他。

夜风中他们相互追逐着,有温馨的笑意从他们的唇中传出来。

开车回了家,又是手拉手往回走。她的默认令他开心不已,电梯里的时候便有些兴奋。缠着她索吻。

苏静云怕有人进来,所以不敢让他为所欲为,还不时的让他站好。犹如哄一个要糖吃的孩子,充满了无奈的笑意。

电梯一路伸到十五楼,门蓦地打开,苏静云与冯硕立刻分开,两人一本正经的望着光滑的壁面发呆,可是打开的门外却是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两人对望了一眼,冯硕按了一下关门键,门再度关上。

冯硕立刻将她抓进了自己的怀里。苏静云笑出声来:“原来你也会怕的啊。”

“我是怕你不好意思!”他哼了一声,对她的不领情感到恼怒。

苏静云哦了一声,电梯已经到了十九楼。

两人说说笑笑的跨出电梯,冯硕还不忘在她颈间亲了亲,惹得苏静云不停的闪躲。

“静云。”门口有人叫她。

苏静云咝了一声,立刻抬起头。

“娉婷!”苏静云脸上的表情迅速被震惊所取代,冯硕也立刻收敛了许多。她一把推开他来到娉婷的跟前。

站在门口的吴娉婷面色虽憔悴,却难掩婀娜的风姿,她抿嘴轻笑了一声,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淡淡的对苏静云微笑着。

苏静云掏出钥匙让吴娉婷进了屋,然后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娉婷,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上一次跟李骏在一起的时候还好好的,她面露忧色的看着她。

吴娉婷摇摇头,将包放在一边,冯硕已经自动自发的钻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便端了一杯水出来放在她的面前。看着他的动作,娉婷一阵好笑,由衷的为静云高兴:“看样子冯硕已经成功被你招降了。”

冯硕抬头看了看他,又淡淡一笑,苏静云锤了她一下,反驳道:“胡说什么啊。”

娉婷脸上笑着,端起茶杯轻轻啜饮了一口。冯硕说:“我进去收几个邮件,你们慢慢聊。”

为了工作方便苏静云的笔记本已经被冯硕搬到了书房,所以他进了书房。

见门关上了苏静云则拉起她进了主卧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