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49章

第49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刚出电梯,晚柔就要把瑶瑶接过去。

小丫头已经沉沉睡着了,伏在苏静云的肩头。

才抱了这么一段路,苏静云就感觉手臂有些麻了,不由的佩服晚柔。

“把瑶瑶给我吧。不然你没办法开门。”晚柔说的合情合理。

苏静云想想也是,便撒了手,然后低头从包里找钥匙。

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冯硕终于说话了:“怎么了?没带钥匙?”

苏静云愕然的抬起头,抓着自己的包,有些无言的抓了抓头发:“你说对了,我想我是刚才走得太急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她把钥匙放在茶几上,被他一个电话催的,就急急忙忙的出门了,没带钥匙很正常。

“你怎么老是忘带钥匙?”他略微薄斥着,皱了皱眉头。

苏静云撇着嘴,垂下手中的包:“我都说我忘记了,那你的呢?”

晚柔来回换着手,看样子抱着瑶瑶很吃力。苏静云只好催促道:“快点啊,把你的钥匙拿出来。”

冯硕顿了顿,才道:“你拿吧。”

“你的钥匙啊,当然是你拿了。”苏静云对晚柔说,“再等一下啊,马上就好了。快点。”

“钥匙在我右边的口袋里,你让我怎么拿?”他举着自己的石膏手。苏静云哑着嘴。

冯硕自动的侧过了身,抬高自己右边的口袋。

苏静云只好伸手进去。

他的裤袋很深,她伸进去的时候直接就碰到了他的大腿,虽然隔着布料,可是依然能感受到手上传来的触感。结实的肌肉紧绷着。

她飞快的抓住钥匙,不敢多耽搁。立刻扭头开门。

冯硕往晚柔先进去,然后才自己带上门——

苏静云打开书房的门,让晚柔将瑶瑶放在床上。

床上有好几床被子。冯硕倚在门口,看着苏静云不断的往瑶瑶身上盖,微微的蹙眉:“苏静云,够了,这么多,你想热死她吗?”

她的手有些僵硬,抽着嘴角说:“会吗?”

即使她晚上盖了那么多。她还是觉得冷……

“小孩子不能冻着的,这里没空调,还是小心点吧,很冷的。”她欲掩饰着说。

晚柔摇摇头,阻止她的手:“这样就可以了。”

“你当每个人都是你吗?那么怕冷的。”冯硕说了这句,便转身离开。

晚柔尴尬的看着苏静云,苏静云张嘴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拿换洗的衣服给你。”

“不用了,”晚柔说,这样太麻烦了。”

“不要紧。”苏静云朝她微笑说,“我这里很小,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冯硕望着卧房里还是零散的床,正在沉思。

苏静云越过他,从柜子里拿出了干净的衣服。这睡衣是她的,可是只能给晚柔穿了。

她将衣服交给晚柔,然后说:“浴室在那边,你去洗澡吧。”

晚柔有些惊讶的捧着她的衣服,道了声:“谢谢。”

“别客气了,快去吧。”苏静云让她去洗澡,然后自己进了厨房。

冯硕从卧室出来,看着小几上堆着的泡面。

泡面已经冷了,面条白的发胀了,上面的水也积了厚厚的油膏,看了便令人倒胃口。

苏静云放了水,从里面出来收拾桌子,见他就坐在旁边,不由的有些怔忪,奇怪的问道:“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你晚上就吃这个?”他抬起头反问。

“不啊,我不是跟你去吃饭了吗?”她顿了一下便弯腰欲端走桌上的碗碟。

他却依然看着她。

“如果我不叫你去吃饭你是不是就打算吃这个了?”

苏静云老实的点点头,又解释道:“这个也没什么不好啊。”至少还吃得饱,她在心底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他坐着没说话。她终于又加了一句:“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啊。”

“等你。”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她的手没来由的抖了一下,有些紧张的问:“你等我干什么啊。”

“你这么多干什么?”

冯硕看了她的表情,却笑着站了起来,那笑容,充满诡谲的成分,苏静云立刻机警的后退了一步已测安全,他凑近她,声音笃定的说:“等你,去铺床。”

从天堂到地域,从高处重重的摔落,脸上的表情全部都凝固了。

苏静云捧着碗,终于清醒过来,脚步跄踉了一下差点没把里面的汤水洒出来,气愤不已的她恼羞成怒,但又不能发作,绷着脸将对他说:“让开,我先去洗碗。”

冯硕听话的一侧身,苏静云顺利的通过。

不过她放下碗便出来了——

冯硕跟着她回到房间,床还没有搭起来,席梦思倒是安稳的躺在地上,苏静云说:“你打算睡这里?”

“不然呢?睡沙发?”他反问。

苏静云没有意见,于是道:“那好吧,我去给你拿被子。”于是便走到一边的柜子旁,捧出簇新的被子来。

“你说错了,是给‘我们’拿被子。”他强调的意味不言而喻。

她蹲在地上,仔细的拉着垫背的角落,摊开被子,拉直被角,一切都井然有序,娴静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他就依着墙壁而站,她颈间的肌肤白而细腻,他的目光久久的流连在那里,她转身的时候,猝然低头吻了下去。

苏静云一惊,神思清明。

他的右手挡在他们中间,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闭上眼睛辗转着她的唇。

他用完好的左手固定了她的腰身,不容她退开。

苏静云体内赫然升起一股不可控制的蛮荒力量,切愈演愈来烈,令她又惊又怕,又羞又恼。他总是这样不经意的吻她,到底是因为什么?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在那一点滚烫上,他的眼里如幽深的井水,漆黑的,吸住了她。

吻势逐渐凶猛,她有些控制不住的握住了拳头。

他骤然而来的热情让她恐惧,吻的太突然,她毫无心理准备。

她扭动了一下,他却主动的放开了她,只是脸依然停在她的上方,与她面对面。

苏静云喘着气,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尽量不让自己的呼吸太大声而显得过于狼狈。

“你……”

“硕哥——”

她才刚开口,房门口同时传来晚柔的叫唤声。苏静云一惊,急忙背过了身,一手抱着胸一手搁在上面拖着自己的下巴,捂着自己的唇。

晚柔似乎被眼前的情况弄得有些懵了,停在房门口进退不得,脸上也莫名的委屈,手搅动着睡衣的衣角,有些怯生生的。她穿着苏静云的睡衣,倒很合身。

就是,表情似乎有些怪异。

“硕哥……”她又不确定的叫了一声。

冯硕没有理会她的古怪,若无其事的问道:“什么事情?”声音淡然的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晚柔咬着唇,欲言又止的说道:“我……”

苏静云咳嗽了一声:“我去洗碗,你们先聊。”她脸上的红晕早已褪去,对刚才发生的意外情况已经能够不以为杵。

只是,他老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吻她,她很生气——

房间里只剩下晚柔和冯硕。

他靠在墙壁边,脱掉了外套,领口的扣子解开了几个,露出性感的一块,晚柔看了看便飞快的垂下了眼,心跳加快。

“柔柔,什么事情?”冯硕又问了一遍。

晚柔才醒过来,尴尬的说:“没什么事情,硕哥,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晚安,然后我会好好照顾瑶瑶的,你别担心。”她急切的说着,脸上有微微的喜悦。

冯硕顿了一下,点头,道:“明天我会派司机送你们回去吧。”

看他的脸色,晚柔小心翼翼的问:“硕哥,你生气了?你是不是怪我不应该带瑶瑶来这里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不小心从楼上摔下去。她望着他,文静的脸上带着几分愧疚。

冯硕摇了摇头:“柔柔,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既然来了,那就算了,下次注意就好了。”他转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灯火,幽幽的说,“这些年都是你在照顾瑶瑶,我很感激你,从下个月开始,我给你再加点工资吧。”

“不,硕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不要你加工资,”她急切的说着,脸上尽是着急的神色,“我不是为了钱……”她的手放在心口,样子有些幽怨,望着他背影的眼神充满感情。

“柔柔,”冯硕开口阻止她,“很晚了,早点去睡吧,明天还要早点出发呢。”

她愣了愣,终于垂下手,失望的很,有些低落的说:“晚安,硕哥,我先回房了。”

冯硕只是俯瞰着窗外的景色,并没有留恋的意思。

苏静云在厨房内洗碗,只余下一个背影对着门口。

晚柔走出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她了。

她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有些发怔。

苏静云端起洗好的碗,倒了倒水,然后拿抹布擦拭干净,一回头就看到晚柔站在那里。愣了下,对着她善意的点点头。

她也点了点头,不过立刻钻进了房间,锁上门——

苏静云的心思不由的飘向冯硕,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她看得出来,晚柔是喜欢冯硕的。冯硕也应该知道的吧,可惜他无力回应这样的感情。

那种爱慕之情从她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话一点不假。

她强压着心头的不爽,关好厨具门,熄了灯。

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看着外面的景观。

听到她进来的声音,才转过头。

“你在看什么?”她好奇的问道。

“夜景,很漂亮。”

“是吗?”她侧头笑了笑,打算去洗澡。

“是啊,你不过来看看?”他站在窗边,邀请着她。

她本来不想去的,不知怎么的对上他的眼时,竟然点了点头:“好啊。”

五光十色的灯火如银河般闪亮。次第的此起彼伏犹如跃动的精灵在舞蹈一般,天上月明星稀,只是星光有些暗淡,却有一股朦胧的美:“真的很漂亮。”

苏静云的身心逐渐放松下来,倚在窗台上望着满天繁星微笑。

“是啊,”冯硕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想起,于此同时她的右手已经被他的左手握住。

她微微扭动了几下,对他突如其来的亲昵感到羞涩和不习惯,麻酥酥的感觉又从心底爬上来。

他炙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耳根和面庞上,引起她稍稍的战栗,她掩饰着尴尬,故作镇定的问:“你的伤,没事了吧?”

他瞧了瞧自己的手臂,然后往她面前推了推:“你看看?”

她有些窘迫的随意瞥了一眼,然后道:“看你样子也没什么大碍了。”

“是吗?”冯硕竟然反问她。

“难道不是吗?能走能跑能跳的……”

在他的注视下不由的抿紧了嘴。

“我是能走,但是我可不能跑不能跳。”冯硕叹了一口气,抓紧了她的手,“你担心我?”

“我没有……”她倏然矢口否认,他的眼神闪了闪,似有失望,她竟脱口而出,“好了,我是有点担心了,谁让你一声不吭就走的,我以为你生气了……”

说道这个,冯硕的面色就有些难看了。

苏静云小心翼翼的注视着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不该生气吗?”他抓着她的手都有些疼了,一瞬不瞬的盯住她的脸,不容她逃避。

苏静云怯懦的游移了一下,无法承受他的目光。眼里的指责意味令她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我……”她不知如何解释,只道,“对不起。”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没有意义了,可是冯硕依然想知道答案,他没放弃的说:“苏静云,如果再有下次你是不是还会走?”

她没有想过他会问这样的问题,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会不会?”他却没有放弃,执意的问着,“不会走,还是依然会看着我一个人……”

“不要再说了。”她承受不了他下面的话给她带来的悸动和压力,用手轻轻压住他的唇,乞求道,“不要再说了。”

下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走。

真的,不知道。

“我……还没有准备好。”

冯硕无言的看着她,怅然若失。

“那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呢。”他的语气尽是惋惜。他的手掌从她的肩上轻抚,然后缓缓上移,捧住了她的脸。

苏静云的呼吸一下变得艰涩,再也无法正常思考,感觉他的气息正一点点包拢过来……

“你为什么要吻我?”苏静云突然张嘴问道。

果然,他的脸停住了。带着微讶。

苏静云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眼神瞬间清明起来,拒绝被他诱惑了:“冯硕,我不知道你把我当什么,可是,你这样老是吻我,让我觉得……”

她带着浓浓的鼻音,慢慢低语,最后又止住了话头。

“让你觉得什么?”

她身子略略一缩,咬着唇没有说话。

他的手指流连在她的脸颊上,然后抬起她的下巴,望进自己的眼中。

她瑟缩了一下,无法承受这样的目光,慌乱之下用力的挥开她的手:“我去洗澡。”

才抬起脚,就被手上一股强大的力道拉了回来。

她心慌意乱的看着他。

“你帮我洗。”他从容的说。

苏静云心里咯噔一下,无比震惊的望着他。

“怎么,你还打算让我这样子自己洗?”他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苏静云大跌眼镜。

“我……”

“你什么你,快点。”冯硕率先走出房间,“帮我拿上衣服。”

当然,他说话的声音小了很多,苏静云也意识到屋内多了两个人,大声喧哗很不合时宜。

她进去的时候冯硕已经单手解开了皮带,浴缸里也放着水,摸了摸,水温正合适。

他催促着她说:“你还害羞什么啊,还有什么没看过的。”

连他最丢人的那一幕她都见过了。

苏静云看着他,眨着眼睛,见他无法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终于妥协的上前帮忙。

他站着不动,任由她一件件脱去他的衣服。

浴室的门关着,水雾氤氲的慢慢升高了温度。

直到他全身脱得只剩下内裤了才停止。

身上的伤口依然清晰,苏静云停下手中的看着,吃惊不小:“你伤口上的纱布呢?”膝盖上的伤口竟然就那么赤裸裸的没有任何的包扎,嫣红的血迹围绕在他的膝盖上,触目惊心。一定是他走动时扯开了伤口导致流血才变成这样的。

他不甚在意的抿了抿嘴:“没什么大不了的。”

“胡说,你这伤的是膝盖,要是不好好治疗,很容易得风湿的,将来刮风下雨的有你受的。”她抓着毛巾,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轻轻的替他擦拭。

从脖子开始,到腋下,然后到胸膛,腹部。自然的,避开了那里。

冯硕也没有要求。苏静云松了一口气,蹲下身,替他擦拭腿部。

她半跪在地板上,冯硕一低头,正好看到她的头顶心。

淋雨的玻璃门上映出他们的身影,他看着那一副让人脸红心跳浮想联翩的画面,身体不由的悸动了起来。

苏静云刚想问他疼不疼,一抬头,便感到了他的变化。

他没有掩饰,却也没有强迫她的意思,只是背过身去道:“好了,剩下的我自己可以了,你先出去一下吧。”声音低哑,但还算正常。

苏静云的手心都冒汗了。医院里的那一幕涌上心头。

“冯硕,你……”

“我没事。”他还能坦然的说,“你先出去。”

“噢。”他坚持,她只好退出来。

浴室内除了窸窣的声音之外,没有其他的声音。她悄悄松了一口气。

很快,门就开了。他已经换好了内裤,面无表情的从她身边经过,没有一句话。

她愣愣的看着他走进房间,吐了吐舌。

苏静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冯硕正对着她的笔记本电脑捣鼓着,左手也能按感应键盘,只是稍微吃力了一点而已。

“你怎么还不睡?”她不甚诧异的问。

他抬起头,脸上被蓝色的光芒所笼罩,眸子幽深的说:“一个人睡不着。”

“……”她胡乱的点了一下头,便直接钻进了被子里,“那我先睡了。”

床太矮了,苏静云躺上去的时候就感觉躺在地上似的,有些不习惯,在那里翻来覆去。

“你又怎么了?”冯硕被床上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扰,转过头问她。

苏静云张着眼,望着天花板,掖着被角说:“我认床,别的睡不习惯。”

“那你去跟她们睡?”冯硕好心的建议,惹来苏静云一顿白眼。

“那么小的地方,你让我们怎么睡啊。”她刻意压低了声音,在这样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的房间里,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夜深人静……

她的头稍微一扭,就看到冯硕挺直的背影,微微侧面的身体,用单手打字,速度慢了很多。

“冯硕,周末……”苏静云侧躺着,继续看着他的背影,然后问问题。

“嗯?”他随意的应了一声,显然是心不在焉。

“我说周末,”她扁扁嘴,又没了声息。

他正专心致志的对付着邮件,没有精力分给她。

缓缓的闭上眼,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他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正昏乱,疲于思考,却有一只手强逼着她翻过身,将她的头按入她的怀里。她的耳朵紧贴着他的胸膛,只听到他沉沉的声音扩大了无数倍的传递到她的耳朵里:“睡着了?”

她动了动,以示抗议。怎么可能睡得着。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他搂着她的肩,望着天花板说。

灯熄了,房内陷入一片幽暗。他的声音听来分外低哑沉稳。

“什么事情?”她终于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感受他身上传来的热源。

“嗯……有人给你写过情书?”他很艰难的在心底酝酿了无数次才将这样的话说出口。

手抓着苏静云的肩膀都有些疼了。

她咝了一下,惊疑的抬起头:“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他不看她的眼睛,眼神散乱着,“好奇而已。”

苏静云顿时响起了那个午后,她拿着辛阳的情书睡着了,而他把她抱回了床上……

事后,她发现情书依然在,但是,“你看到了是不是?”

她抬起身体,脸伏在他的上方,瞪着他。

他撇撇嘴,算是默认。

苏静云愣了半晌才道:“你都看到了还问干嘛。”

其实他想问的是你还保留着他的情书干嘛……

“我说了好奇。”

“好奇?”苏静云反讽一声,“那我也很好奇又没有人给你写过啊。”

“有。”冯硕老实不客气的承认,“不过都扔了。”

“……”苏静云的嘴角微微扭曲,看着他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顿时有些怒意,“谁相信你啊,口说无凭,你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

“不相信?”他好不容易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也对。我又不像你还保留着那些东西时不时可以拿出来缅怀一番,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当做证据告诉其他人,你曾经有多受欢迎是吧。”

苏静云被他这一顿抢白弄得说不出话来,张张嘴只觉得干涩。

她根本不是故意留着的。

“说不出话了吧。”他为自己的猜测感到心烦意乱。

苏静云扑哧一声笑出来,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动手捏住了他的脸皮。

冯硕吃痛,低呼道:“你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幼稚?”她又左右扯了扯他的脸皮才撒手,“不跟你睡了,我要睡了。”她放下手,翻个身打算睡觉了。

“我还没说完呢。”冯硕却不依不饶的靠过去,贴着她的后背拉扯,磨趁,“你不怕冷了?”

“嗯,空调开着,不怕。”

冯硕望了一眼左上方万恶的吐着暖气的空调,狠狠瞪了一眼。

“那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幼稚了?”

“你还不幼稚?”苏静云撇嘴哂笑,“你就这么关心我有没有收情书,因为你吃醋?”

“我……”被她的话一噎,他的表情悻悻的。

苏静云轻哼了两声,开始睡觉。

冯硕不放过她。

苏静云警告道:“你别忘了隔壁有人睡着。”弄出大点的动静来……

“那你睡过来一点。”

她没有反应。

山不转水转,敌不动我动呗。她不过来,那么只好他过去了。

靠近她,贴着她的后背。

她微微扭了一下,终是默许了他的行为。

冯硕终于安静了。

苏静云有些难过的睡了。他到底还是忘了周末的事情。

“苏静云,苏静云?”半个小时后,冯硕轻轻叫唤了几声。

回应他的,是淡淡的呼吸声。

他扯了扯嘴皮,轻轻的在她额前印上一吻:“我吻你,是因为我想吻你。”

半夜的时候,苏静云突然感觉有些冷,那丝丝渗入骨髓的寒意令她寻找着温暖的怀抱。

眼睛睁不开,只是身体本能的朝着暖意靠拢。

有人的嘴角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心满意足的搂着她入睡。

冰冷的空调孤零零的俯瞰着他们——

早上。

苏静云发现自己从他的怀中醒来。望望早已停止工作的空调,不言。

他还在睡着,却那么霸道的箍紧了她的腰,深怕她跑了吗?

过了一晚上,他的脸上冒出了青色的胡渣,如雕刻般俊朗的脸上眉心微蹙。即使是在睡梦中他也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吗?

轻轻的,抬手,抚平他额角的皱痕。

“再这么皱下去,很快就老了。”她轻说了一声,打算下床去当一次贤妻良母。

才一动,身体又沉沉的压了回去。

“你……”他眼神清明,没有半丝的睡意,根本不像是刚刚醒来之人。

“如何?”只是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

“你骗我。”

“我可没有,是你自己……”

苏静云大窘,用力的推了他一把,目的是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谁知他却立刻扭曲了整张脸,又拢起了眉头。

“你怎么了?”她担忧的望着他。

“疼啊。”

“啊……”她手忙脚乱的在他身上乱摸,“哪里?哪里?”

他强压住她的手,粗噶的道:“不要乱摸了行不行?”

她不敢再乱动,所以被他得了逞。在她的嘴上偷了一吻。

“冯硕!”

“好了,起来了,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吧。”他理直气壮的吩咐,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

而她,就是可怜的小奴婢。

伺候他穿衣,帮他整理好了,苏静云才得以脱身。

只是一打开门,就有清香飘进她的鼻息。就连冯硕也探出身夸赞道:“很香。”

晚柔穿着围裙,拿着锅铲在厨房里对他们微笑:“我做了早餐,你们坐下吃吧。”

她熄了火,裹着手套将一锅粥端到桌子上:“这些都是我用你冰箱里的东西做的,对不起没经你同意……”

“没关系。”苏静云急忙道,“你手艺很好。”

她轻柔的笑了下:“很多都是跟硕哥学的,你们先吃吧,我去叫瑶瑶起床。”她似有若无的撇了眼身后的冯硕,才进门去。

她闲适而温暖的样子令苏静云有种错觉,她是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瑶瑶似乎闹了点脾气,她婉言诱哄着,才慢慢安静了下来。

苏静云盛了碗粥,小心翼翼的喝着,不时的看一下冯硕:“咳咳,她哄小孩很有一套。”

“嗯。”冯硕左手拿汤匙喝粥,总是有些不习惯的。

“你还教人做早餐?”又多问了一个问题。

他停下手看着她。

她有些心虚的低头。

“爸爸——”瑶瑶跌跌撞撞的声音伴随着清脆而愉悦的叫声从屋内传来,如同黄莺一般清脆,霎时让人心情一好。

“小心点。”她扑在冯硕的腿上。晚柔在后面轻声提醒着。

冯硕单手抱起她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苏静云欲动手给她盛粥,晚柔却轻巧的接过勺子,对她微笑说:“我来吧,瑶瑶吃的不多。”

她无比尴尬的落回自己的位置上,心头有些阴郁。

晚柔招呼着瑶瑶快吃,瑶瑶却缠着冯硕。

苏静云瞧着,有些刺眼,只顾低头喝粥。

突然,一个荷包蛋落在她面前的碗里。

她错愕的抬起头看着冯硕的筷子缩回去。

“老喝粥干什么,多吃点,你最近又瘦了。”抱起来都不舒服了。

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晚柔与瑶瑶也停下了动作。她垂下了眼,看不清她眼底的意思,苏静云怔忪的道了谢。

“爸爸,你吃。”瑶瑶带着天真的笑容说。

那笑容,像极了夏日里绽放的荷花。

冯硕的手微微抖了抖,些许僵硬的道:“嗯,你也快吃吧,吃完了爸爸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哦。”她的小脸顿时胯下来,“可是我昨晚都没有跟爸爸一起睡。”

“瑶瑶,”冯硕放下汤匙,“你现在变得这么不听话了?”他不怒自威的样子看起来颇为严肃。

瑶瑶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不敢再造次。只是泪眼汪汪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晚柔放下碗将她揽进怀里,劝慰道:“硕哥,瑶瑶还小,你放心吧,我会带她回去的。”

他脸色这才好了点:“那就快吃吧。”

瑶瑶扁着小嘴,默默的张口,眼底既害怕又不舍。

苏静云的脚被人踢了一脚,这才反应过来,汤匙掉在粥里溅起不少的汤水。

惹来冯硕嫌恶的一眼。

她低头,狠狠的踢了回去。

冯硕的身体晃了晃,不由的瞪了她。

苏静云若无其事的喝粥,还不忘催促:“你也快点喝啊。”

气结——

终于走了。

苏静云看着司机载着哭哭啼啼的瑶瑶离开,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她还在不时的探头探脑,挥着手跟他们说再见。

苏静云象征性的挥了挥,见她还不死心。立刻抓起冯硕的左手来挥。

直到车子开出小区,她们才安心坐好。

冯硕看着自己被她抓着的手,眼底意味不明。

他的胳膊很壮,手臂上青筋凸现,苏静云两个手抓着才能举起来,意识到他的目光,也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有些讪讪的放手,却被冯硕反握住。

她欲挣脱,被他握的更紧。

门口有楼上的住户下来,见他们的样子立刻夸赞道:“冯先生冯太太,你们真是恩爱啊,这么早就下来散步。”

恩爱……苏静云挣扎的手停了。

冯硕便顺势更加握紧了她,她只好挽着他的胳膊,给人制造一副恩爱的假象。

“多走走对身体好,”他当真能脸不红气不喘的接口。

苏静云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冯硕轻笑着说:“一起走走?”

时间还早,苏静云思考了一下便答应了。

两人沿着小区的绿化带缓缓走着。

早晨的雨露匍匐在草地上,青翠欲滴,空气也让人心旷神怡,心胸都开阔了起来。

“这几年,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各地跑着,甚少有时间回去看看瑶瑶,”不知为何,他突然对她说起了瑶瑶。

她静静的聆听着,没有插嘴。

“我承认疏忽了对她的照顾,”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诸多的无奈,“如果不是晚柔,我真的不知道瑶瑶应该怎么办。”

脚踏在草地上,有些深浅不一。

苏静云有些恍惚。

“我始终不敢太接近瑶瑶……”

“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

苏静云心底已经有了答案,怕想起她的母亲吧。于是也噤了声。

两人默默往前走着。

“可是瑶瑶始终是需要一个妈妈的。”

“所以?”苏静云终于出声了。

“你。”冯硕指指她,“你现在是她的后妈,”他有些恶作剧的笑着,“如果我把她接过来,你会照顾吗?”

“你开玩笑?”苏静云的舌头都大了。

他一本正经,不像开玩笑。

阳光开始大起来,一轮大火球缓缓升到半空中。

苏静云止了脚步,“时间到了,我该去上班了。”

“你又逃避,嗯?”他抓着她不让她走。

“我不是逃避,只是,这个太意外了,”她接受不了,何况三年之后一切都作废了。心不断的往下沉。

他也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强人所难了。轻笑一声:“走吧,”

她不太放心的看着他。

“对了,周末要什么时候出发。”他边走边说。

“什么?”苏静云脑子还停留在瑶瑶的事情上,转不过弯来。

“你不是要请我去度假吗?是这个周末吧。”

“啊。”她傻傻愣愣的点头,“原来你还记得啊。”

“怎么我应该忘记吗?”

苏静云为难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你这样子,去了也泡不了吧。”

“那我去看看总行了吧。”

“那有什么意思啊。”苏静云回了他一句。

那也总好过你把票子给了别人,带着别的男人一起去好吧。

“要你管。”冯硕哼了一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