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谢家皇后 > 三百九十二 沏茶

三百九十二 沏茶(1 / 1)

童太医从雅兰轩出来,朱太监这回不敢怠慢,特意送了出来,还递了一个摸起来沉甸甸的荷包。

童太医也没推辞。倒不是他图曹顺容给的这一点点儿好处,而是按着惯例,不管是宫里还是宫外,病人病情好转,身子要痊愈了,总要给郎中送点什么,平常人家可能就送点自家做的吃食、一点儿家常的土产,讲究些的人家会送些饼啊酒啊,当然阔绰的送小元宝的也有。

曹顺容并不缺钱,所以出手也挺大方,童太医一摸就摸出来了。这大小,这份量,应该不是银子,是金子。

按太医院一般的习惯,童太医是最开始来替曹顺容问诊的人,所以事情绕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回他的头上来。

朱太监一直送到月华门处才住脚,路上遇着两拨人,他都同人有说有笑的打招呼,话里话外的说着自家主子病已经见好了,还夸童太医医术精湛。

童太医一肚子牢骚,知道朱太监这是借他当幌子,明里是夸他,其实一句句都是在宣扬曹顺容病不重,已经在好转。

宫里这些内监们差不多都是自小净身入宫的,除了侍候趋奉主子,没有别的安身立命的本事,所以朱太监这会儿惶惶不安,绝不亚于曹顺容这个当事人。人常说一句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可太监们能不急吗?主子就是他们的靠山,是他们的饭碗,主子要倒霉,他们的境遇只会跟着更惨。

他这么一路送,一路张扬,童太医又不能跟他掐一架让他不要送,也不能捂住他嘴叫他别说,更没法儿在他吹捧自己医术高超的时候自贬,真象是癞蛤蟆趴在了脚面上,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连袖子里掖着的那个装了金子的荷包都格外让人膈应。

想到曹顺容一开始的戒备提防,现在却不得不捏着鼻子低头请太医再替她重新开方治病,童太医真想说一句,真是何苦来啊。头一回雅兰轩请太医的时候曹顺容的病情并不严重,天一冷,后宫里头肠胃不适,感染风寒的嫔妃和宫人极多,不独曹顺容一个。若是当时曹顺容不无中生有的找事,老老实实遵照医嘱,按时用药,这样的小病两三天也就好了,何至于拖到现在越来越重?因为肠胃不适,用药需要更谨慎,起效也慢。只怕这病得慢慢调养着。

这人啊,好日子过久了,就爱没事找事,这不是贱骨头吗?

她刚一病,贵妃半点没耽误就让人请了太医进来,她倒疑心贵妃有心害她。等贵妃现在真恼了,她也没那个底气闹了,忙不迭的自己赶紧请太医服药。刚才童太医进去看诊的时候就发现她大概是为了看着气色好,脸上涂了一层脂粉。但是太医又不是旁人,身子好不好,擦上脂粉是掩饰不了的。曹顺容虽然挣扎着起来了,但是双目无神,身子虚浮无力,再一把脉,还不就都清楚了?

虽然朱太监硬塞了那么个荷包,又一路有说有笑的把童太医送到了月华门,但是回头童太医的脉案还是该怎么写就怎么写,并没有因为那荷包金子多写几个字,也没有因为朱太监这一番做作和利用少写一个字。写完之后递与李署令过目,用过午膳后李署令去永安宫,就顺道将曹顺容的脉案呈上来。

说来也不是大病,就是需要好生调养。

给贵妃请过平安脉之后,李署令又去了一趟方夫人处。太史令挑了吉日给皇上过目,皇上从中挑了一个,就在两日之后,方夫人就要迁往福晖堂去了。李署令进去的时候,玉瑶公主和甘熙云,以及垣郡王府的郡主李璋正好都在,正围着一张黑漆嵌云母的小几坐着说说笑笑,正拿着夹子夹核桃,盘子里已经整齐的放了大半盘核桃仁,剥的都十分完整。

没想到这几个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居然手还挺灵巧。

其实这就是李署令想错了。不是她们剥的都那么完整,而是剥的不好看的零碎的那些,都已经进了各自的肚子了,只有剥的特别整的才留了下来装在了盘子里。

李署令进来的时候先见礼问安,玉瑶公主跟他特别熟悉,笑吟吟的问:“李大人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外头冷不冷?”

李署令说话的声音很温和,慢吞吞的每一个字都咬的很清楚:“臣过来的时候就起风了,想必晚上会更冷,公主也要注意保重。”

夏红过来扶着方夫人往西边屋里坐了,方夫人身子不好,一到天冷的时候就要格外仔细保养着才行。李署令时常过来看一看,今年入冬到现在还一直好端端的,往年常犯的病痛现在还没有发作过呢。

按李署令的说法,小心保养这么两三年,以后过冬就会比从前轻松得多了。

方夫人吩咐夏红:“将前儿贵妃送的茶叶沏了来请李大人尝尝。”

夏红应了一声出去沏茶。她不是没眼色的的姑娘,方夫人显然是有话要和李大人说,她这碗茶要多沏一会儿,过个一刻钟再端进去都不晚。反正这种天气想必李署令也不会太口渴。

她正慢条斯理的取茶叶,再用小茶炉子把水煮沸,门口人影一闪,她抬起头看,来的却不是宫人太监,却是玉瑶公主和李璋两个。

“公主和郡主怎么过来了?有什么想吃的吩咐人端进去,这屋里烟熏火燎,会熏着的。”

玉瑶公主有些好奇的往小茶炉子前凑了凑,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想喝点甜甜的杏仁茶。”

夏红马上应着:“有,有,早起杏仁儿泡过磨好了,煮热就行。公主是想加蜂蜜,还是想加些糖粉在里头?”

“不加蜂蜜,放点糖粉吧。我上次喝的那个里头加的是什么?”

“回公主,那回里头除了砂糖,应该还洒了一些红枣磨的粉。红枣之前是去了皮在锅里炒过的,所以洒在里头很香。”

“那就照上次那样做吧。”

说完了话玉瑶公主和李璋也没有走,看看这看看那,对什么都觉得新奇。

热门推荐
韩娱之光影交错 最强医生 纨绔邪皇 我的农家小生活 为圣 重生之炮灰女的逆袭 我从修仙界来 万古仙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