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赵俊臣的最大对手.

作品:《摄政大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

    ……

    徐州,“华夏九州”之一,自古便是北国锁钥、南国门户、兵家必争之地、以及商贾云集中心,地处南直隶西北部,长江三角洲北翼,四省接壤之地,被称为“五省通衢”。

    当南巡船队进入了徐州境内,时间已是农历的三月十九,眼看着就要进入了三月下半旬。

    不过,如今徐州已是近在眼前,而徐州距离扬州也只有千余里航程罢了,若是没有意外,德庆皇帝想要“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心愿,是一定可以实现了。

    这样一来,德庆皇帝的心情不似之前那般急切,又想到徐州衔接南北、壤毗四省,风土人情皆是别有特色,就下了一道圣旨,让南巡船队停留在徐州修整两日——在此期间,德庆皇帝自然可以趁机考察徐州的风貌民生。

    如今,南巡的诸般事宜,皆是由赵俊臣负责,所以德庆皇帝下了圣旨之后,依然是赵俊臣带领着一众礼部官员,乘着快船先行一步前往徐州的码头,与徐州官员一同准备迎接圣驾的事宜。

    不过,与前几次不同,这次陪同在赵俊臣身边的官员,除了礼部官员之外,还有一位举足轻重的朝廷二品大员——那就是南直隶巡抚苏长畛!

    这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苏长畛虽然在京城呆了一段时间,如今又伴驾南下,但此时南巡船队已是进入了南直隶境内,苏长畛身为“地主”,自然不能闲着。必然要亲自处理迎接圣驾的诸般事宜,如此才能趁机讨好德庆皇帝。

    不过。与赵俊臣一同乘坐快船前往徐州的时候,苏长畛却是不合规矩的带上了自己的女儿苏秀宁。显然他除了想要讨好德庆皇帝之外,也想要趁机拉近赵俊臣与苏秀宁之间的距离。

    可惜,与苏长畛不同,赵俊臣在办事的时候,一向是公私分明,也分得清轻重缓急,所以在快船之上,虽然苏秀宁一直跟随在苏长畛身边,但赵俊臣只是与苏长畛商议着南直隶迎接圣驾的准备与安排。却没有与苏秀宁说几句话,这让苏秀宁神色黯然神伤的同时,也让苏长畛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

    却说赵俊臣与苏长畛二人在商议之间,时间流逝,徐州已是远远在望。

    当快船停靠在徐州码头,赵俊臣与苏长畛二人并肩而下,抬眼望去,却见码头上早已是挤满了迎接圣驾的南直隶官员,密密麻麻、挨挨挤挤。粗略一算,仅只是在码头上的官员,就有近两百之多。

    赵俊臣转头向苏长畛笑道:“与山东相比,南直隶的气象果然大不相同。当初咱们到达山东临清之时,山东众官员也是倾巢而出、纷纷来迎,但抛开那些驻守各地的知府知县们。也只不过是几十位罢了,却是远远比不上南直隶的声势浩大。”

    苏长畛笑道:“这是自然。南直隶不谈富裕程度,仅是辖地就要比山东大许多。更不要说南直隶境内还有南京,而南京与京城一样,设有六部、都察院、通政司、五军都督府、翰林院、国子监等机构,另还有漕运、盐道等衙门,如此算下来,官员自然多了。”

    苏长畛解释之间,虽然看似随意的笑着,但赵俊臣却敏锐的发现,在谈及南京诸衙门的时候,苏长畛的神色之间闪过了一丝阴沉。

    对于苏长畛的心思,赵俊臣非常理解,巡抚本应该是一省最高长官,然而南直隶却是一个例外,这正是因为南京诸衙门的存在。

    当年,明成祖迁都北京后,出于种种原因,仍然保留了南京的都城地位,并保留了一套中央机构,而在这些机构中任职的官员,皆是养老或者受排挤的大臣,而且大都只是挂名、并没有实际职权,权力远不如北京的衙门机构。

    然而,即使如此,南京诸衙门仍然具有一定职权,尤其是南京六部,职权更是不可小觑。

    南直隶地区所辖的三州十五府,相当于后世的江苏安徽两省及上海之地,但境内却不设布政司、按察司、都指挥司,三司职权皆是由南京六部负责,如此一来,苏长畛虽然身为南直隶巡抚,但手中权力却被南京六部分去许多,又时常受到南京各衙门的指手画脚,对此自然是心中怨怼。

    其实,何止苏长畛对此心生怨怼?就连赵俊臣也是因为南京六部的存在而感到如梗在噎!

    在南京六部之中,南京户部与南京兵部的权势尤大!

    其中,南京户部负责征收南直隶以及浙江、江西、湖广诸省的税粮——这四地所交税粮几乎占了明朝所有税粮的一半——同时还负责漕运、全国盐引勘合以及全国赋役黄册的收藏和管理。

    虽然,南京户部所征收的税粮以及漕运、盐引之税,最终依然会交给北京户部,但南京户部的存在,对于赵俊臣而言依然是极大的分权,如今赵俊臣已是将户部视为禁脔,对此又如何可以忍受?

    赵俊臣一直认为,如今国库的钱粮周转之所以这般困难,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南京户部的存在,南京户部负责着明朝最富裕的地方与行业的税收,然而每年交给国库的银粮却总是不如人意,赵俊臣多次想要收回南京户部的漕运、盐引之权,但因为重重阻碍,却又一直无法成事。

    事实上,赵俊臣通过楚嘉怡交给太子朱和堉的那一份《商税改革折子》,除了陷害太子朱和堉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动摇南京户部的地位,此外,当初赵俊臣支持晋商开发川盐,除了想要获取晋商们的支持,以及转移晋商们的注意力,避免他们如历史上一般投靠建州女真之外,也是为了削弱南京户部的优势。

    可以说。对于南京户部的权职,赵俊臣早已是虎视眈眈了许久。并为此而设计了许多谋划,这次伴驾南下。也是存着试探南京六部虚实的心思。

    当然,这般想法,在赵俊臣的脑中只是一闪而过,神色却是丝毫未变——对于南京六部,虽然赵俊臣与苏长畛立场一致,双方有合作的空间,但赵俊臣却不愿意让苏长畛看出自己的想法,相比较双方合作,赵俊臣更希望苏长畛求助于自己。这样赵俊臣才可以掌握主动权。

    在官场上,所谓“主动”与“被动”,许多时候只是在比较耐心罢了。

    所以,赵俊臣只是笑道:“是啊,南直隶繁华之地,辖区又大,更还有南京诸多衙门,有这么多官员前来迎接圣驾,也是应该的。却不知这些官员之中,又有多少位是代表南京而来的?”

    苏长畛摇了摇头,道:“怕是不少,陛下驾临南直隶。这般大事,南京那些衙门理应都会有一二位官员作为代表迎接圣驾。”

    赵俊臣又问道:“那么,苏巡抚可知道。代表南京各衙门前来迎接陛下的诸位官员,会是以南京的哪位大人为首?”

    苏长畛依然摇头。神色间闪过一丝阴鸷,说道:“这个我可不知道。南京各大衙门办事,却很少向我通报消息。”

    赵俊臣又是一笑,却不再多说什么了,一来是赵俊臣已是试探明白了苏长畛的立场与态度,二来是就在两人谈话之间,码头上的众官员已是纷纷迎了上来,在这般时机与场合,也是不便多谈。

    …………

    却说南直隶的众官员来到赵俊臣与苏长畛身前,纷纷行礼,并齐声问候道:“我等见过苏巡抚,见过赵大人,两位大人一路幸苦了。”

    似乎事前排练过,声音整齐洪亮,听着声势不小。

    对于南直隶众官员的行礼与问候,赵俊臣微微点头,但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等着苏长畛的发挥,这里毕竟是苏长畛的“主场”,赵俊臣也不便喧宾夺主。

    别看苏长畛在京城中总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在赵俊臣面前也是客气异常,但在这些南直隶官员面前,却又换了另一幅模样,不仅挺直了腰板,表情更是淡定从容,举手抬足之间,皆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味道。

    “众位大人不必多礼,陛下马上就要驾临,我与赵大人提前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打打前站,并视察一下这里迎接圣驾的诸般事宜。”苏长畛拖着官腔,缓缓说道:“这些日子我一直在京城陪伴圣驾,对于南直隶的近况也不大了解,你们说一下,迎接圣驾的诸般事宜都准备的如何了?”

    一名南直隶官员出列道:“回巡抚大人,徐州为了迎接圣驾,行宫、采购、防备,等等诸般事宜,皆已是准备妥当,绝无遗漏之处,还请巡抚大人放心。”

    苏长畛点了点头,并转头向赵俊臣说道:“这人是徐州知府江文山,已是在我手下办事多年,一向稳妥谨慎,还请赵大人放心,他绝不似山东张继之那般肆意妄为之辈,若是他说已是准备妥当,那就一定是妥当了。”

    解释之后,苏长畛又转头向南直隶众官员问道:“徐州妥当了,那其他地方呢?”

    “回巡抚大人,淮安迎接圣驾的诸般事宜,皆已是准备妥当,还请巡抚大人安心。”

    “巡抚大人,扬州的诸般迎驾事宜,均是准备妥当,随时等候陛下驾临,还请巡抚大人安心。”

    “回巡抚大人,我苏州亦是准备妥当,还请巡抚大人安心。”

    随着苏长畛的开口询问,南直隶各州府官员纷纷出列答话,态度皆是恭敬异常。

    显然,这些地方官员,大都是苏长畛的人,否则也不会对苏长畛这般殷勤恭顺、有问必答。

    本来,苏长畛在这个时候只需要询问徐州的情况也就够了,但苏长畛却又特意询问了其他州府的情况,显然是向赵俊臣展现自己的实力了。

    显然,虽然手中权势受到南京六部的制遏,但苏长畛在南直隶境内依然有着深远影响力,至少各地的地方官大都是唯他马首是瞻。

    果然,在一众官员回答完毕之后,苏长畛又向赵俊臣解释道:“赵大人,这几位官员与江文山一样,皆是可靠之辈,我对他们一向放心,他们既然这么说了,就代表南直隶各地的迎驾事宜,皆已是无忧了,而咱们二人接下来也可以省心不少。”

    赵俊臣点头笑道:“既然有苏巡抚的担保,那我也就放心了……”

    然而,赵俊臣的话刚刚说到一半,一众南直隶官员的后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接着众官员竟是纷纷避让两旁,并退出一条道路。

    然后,两名身穿二品官服的老者缓缓走来,从中而过。

    这两名老者,看模样皆是五十出头,一位身材瘦长、表情严肃、不怒自威,另一位体型富态、眯着双眼,脸上总是带着笑意。

    眼看着这两位老者越走越近,赵俊臣向苏长畛轻声问道:“哦?这两位大人好大的排场,却不知究竟是谁?”

    显然,这两位老者刚才一直都呆在码头后方的房间中休息,并没有像其他官员一般在码头上等候,此时见到码头上出现情况才迟迟现身,而他们现身之后,众南直隶官员更是纷纷退让,这般排场可谓极大,也让赵俊臣心中有些不满。

    苏长畛看到这两人之后,面色一沉,缓缓道:“刚才赵大人不是问我,南京迎驾的众官员,会由谁领头吗?就是这两位大人了。赵大人你看,那位身材富态脸上带笑的老者,是南京户部尚书唐臻,而另一位体型消瘦神色含威的老者,则是南京吏部尚书王保仁……”

    “王保仁?”

    原本,在南京户部尚书唐臻出现之后,赵俊臣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才对,毕竟唐臻从某方面而言,是赵俊臣在权职上最大的敌人。

    但听到王保仁的名字后,赵俊臣却又顾不得唐臻了,只是将眼光集中在王保仁身上,认真打量。

    因为,德庆皇帝已是拿定了主意,要任命王保仁为下一任太子太师,用以辅佐太子朱和堉!只等到了南京之后,就要宣布旨意!

    如果说,唐臻是赵俊臣在职权上的最大对手,那么这个王保仁,就将是赵俊臣接下来一段时间政治上的大敌,赵俊臣自然重视!

    此时,这两人竟是同时出现了!

    ……

    ……

    第三百零九章.赵俊臣的最大对: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