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1章 杀臧霸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最快更新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最新章节!

    臧霸昂着头,掷地有声道:“此战,我不可能失败。”

    王灿说道:“这天下间,没有人能在我面前不败。臧霸,你如果败了,当如何?”

    “不如何!”

    臧霸哼了声,直接回答。

    他可不会上当,和王灿搞什么赌约之类的。和王灿交手,他如果能取胜,那倒是好说。如果不能取胜,无法击败王灿,他就直接撤回军阵。

    他不相信王灿能拿他怎么样。

    这是臧霸的想法。

    王灿听到臧霸的话,嘴角倒是勾起了一抹笑意。

    臧霸此人,倒是有些意思。

    竟然不上当。

    不过这对王灿来说,倒也没有什么影响。

    臧霸提起刀,指向了王灿,道:“小子,可敢一战?”

    “战又何妨?”

    王灿策马缓缓走出,手中天刀已经抡在手中。一刀在手,王灿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发生了变化,已经是变得锐步可挡。

    “杀!”

    王灿低喝,胯下战马瞬间冲出。

    随着王灿策马冲出的瞬间,臧霸也是同一时间就提刀冲出。

    两个人,相向而行。

    转眼间,两道身影在战场上相遇,各自挥刀斩出。

    刀光闪烁,两柄战刀登时就撞击在一起。

    “铛!!”

    刺耳的撞击声响起。

    不论是王灿,亦或是臧霸,那都是各自不曾后退。

    臧霸咧嘴大笑,猖狂道:“王灿小儿,你也不怎么样啊!就凭你的这点能耐,还想要击败我臧霸,痴心妄想。”

    和王灿一交手,臧霸自认为已经试探出了王灿的深浅。

    他认为这一战能取胜。

    王灿嘴角也勾起了笑容,道:“臧霸,谁胜谁负,打过才知道。”

    刚才,王灿出手时是留了余力的,连六成的力量都不曾使用。而他明显感觉到,这六成的力量,也是隐隐略胜臧霸一丝。

    臧霸之所有大吼,那也是为了振奋士气,为了能在气势上压倒王灿。

    这是臧霸大吼的缘由。

    “再来!”

    臧霸鼓荡力量,再度高声呐喊。

    他抡起手中的战刀,便已经是奋力斩下。没有一丝的花哨,没有一丝的怜悯,有的,只是单纯的杀戮。

    王灿提着天刀,也是鼓荡力量挥出。

    这一刻,王灿全力以赴。

    他已经大致清楚了臧霸的实力在哪个阶段,所以他已经不需要留手。

    一招,拿下臧霸。

    天刀锐利无匹,在王灿的力量灌注下,刀刃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影子。

    转眼间,两道刀光相遇。

    “铛!!”

    剧烈的碰撞声响起。

    随着两柄战刀碰撞在一起,刹那间,沛然浩瀚的力量冲击各自的战刀。

    “嚓咔!”

    臧霸的战刀,竟是被斩断。

    王灿的刀锋继续往前,臧霸连忙身体后仰,躲避这削来的一刀。就在王灿的刀横削过去收回,臧霸腰间发力,便要立起身子。

    王灿却是还刀入鞘,左手一提,一掌就撑在了马背上,整个人借助左手撑起的力量,双腿登时就蹬出。

    这一踹腿,速度极快。

    臧霸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王灿已经蹬在了臧霸的胸膛上。

    “啪!”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臧霸却是面色大变,他只觉得王灿的腿上,仿佛有沛然汹汹的力量,侵袭他的五脏六腑,使得他的内脏,顷刻间便疼痛不已。

    仿佛,内脏都破裂一般。

    臧霸整个人,更觉得像是被飞来的巨石撞击,身体根本就无法稳住,喉头一甜,口中喷出殷红的鲜血,整个人直接就从战马上,喷洒着鲜血倒飞了出去。

    轰!!

    臧霸倒在了地上,面如金纸。

    他习惯性的鲤鱼打挺,想要站起身,但腰间发力时,才恍然察觉到,自己腰间一发力,刹那间,便觉得五脏六腑有灼烧的感觉,无比的难受。

    臧霸面色大变,他甚至连站起身都做不到。

    眼中视线变化,却是王灿一踢马腹,胯下的战马,已经到了臧霸的身前。

    王灿翻身下马,立在臧霸的面前,淡淡说道:“臧霸,你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连我一招都挡不住,妄为开阳县一霸。”

    臧霸面色尴尬不已。

    这些年,臧霸纵横琅琊国,甚至是东海境内,臧霸也是来去自如。

    没有人能拦住他。

    臧霸自持武勇,但他自以为傲的武艺,在王灿的面前,却是犹如蚂蚁一般,王灿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便碾压了臧霸,令臧霸震惊莫名。

    先前,臧霸认为王灿吹牛。

    王灿说他是微末武艺!

    臧霸不承认。

    王灿说他是微末能耐!

    臧霸也不承认。

    可如今,臧霸却是不得不承认,他无法击败王灿,甚至连给王灿提鞋都不配。

    臧霸甚至于,都不知道,王灿到底有多强。

    这才是最让人气馁的。

    王灿看着臧霸尴尬的神情,心中冷笑,说道:“臧霸,你可愿意投降?”

    “决不投降!”

    臧霸咬着牙,沉声道:“王灿小儿,纵然是我败了。但是,你如果杀了我。我麾下六千精兵,势必会杀了你的。你现在,放了我。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

    王灿再度道:“臧霸,降或者是不降?”

    再度询问时,那话语中,已经带着淡淡的杀意。

    这样的杀意,纵然是臧霸见状,也不由得一愣。作为一个战场上厮杀的将领,臧霸能察觉到话语中蕴含的杀意。

    可是,臧霸一向是宁折不弯的。

    臧霸咬着牙,再度道:“王灿,有胆量的,你就杀了我。你杀了我,那是玉石俱焚。”

    铿锵!

    随着臧霸的话音落下,王灿已经是天刀出鞘。

    锐利的刀光,在空中闪烁。

    透着凄冷光芒。

    臧霸看到了落下的刀光,心底突然后悔了,他没有想到,王灿竟然是真要出手。臧霸张嘴要开口,但话语到了嘴边的瞬间,刀锋已经落下。

    “呲啦!”

    一刀斩下,鲜血喷溅。

    殷红的鲜血汩汩自臧霸的脖子处喷溅,那脑袋和脖颈已经是分开,尸首分家。

    滚落的脑袋,嘴巴还张着。

    臧霸那一双眸子中,还有着震惊和不可思议。

    臧霸至死,都没有想到,王灿会直接杀人。

    可惜,王灿出手了。

    王灿最受不得这样的威胁,他就不信了,没了臧霸的六千开阳县军队,还能够成气候。

    王灿的目光,落在了臧霸麾下的六千士兵身上,朗声道:“臧霸已死,尔等立刻投降。否则,杀无赦。”

    “哐当!哐当!”

    一阵武器跌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一个个士兵,不断下跪。

    这些士兵跪在了地上,眼睛看向王灿时,那眸子中,竟是有深深的畏惧。

    怕了!

    这些人都怕了。

    要知道,臧霸本身就是一员虎将,战斗力强,威风赫赫。但是,臧霸在王灿的面前,连一招都没有撑过去,就彻底被杀了。

    这样的王灿,令人绝望。

    “儿郎们,我们誓死不想,杀,杀了王灿。我们人多,杀了王灿。”

    人群中,有将领高呼。

    此人名叫吴观,乃是臧霸麾下的将领。

    他不愿意就这么投降,只是他刚喊出第一句话,准备喊第二句话的时候,忽然间,前方一声破空声传来。

    吴观抬头看去,便看到一支弓箭朝他射来。

    下意识的,吴观就要躲避。

    可是,就在他刚生出念头的时候,弓箭已经到了吴观的额头正前方。

    “扑哧!”

    势大力沉的弓箭,正中吴观的眉心。

    一箭,贯入额头中。

    吴观闷哼了声,连话语都没有说出来,仰头就倒在了地上,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汩汩鲜血,自吴观嘴角流露出。

    这一箭,是太史慈射出的。

    太史慈不仅是枪法出众,一手箭法,更是百步穿杨,极为厉害的。

    原本受到吴观的影响,还有相当多的士兵,准备和王灿掰腕子,准备一战的。但是,太史慈的一箭,便打消了所有人抵抗的心思。

    抵抗,必死无疑!

    “投降,我愿意投降!”

    “我降了!”

    “不要杀我,我投降!”

    ……

    一个个士兵大声的呐喊,一个个士兵跪在地上,不断的请降。先前臧霸被杀,王灿招降,大部分的士兵投降,但也有少许士兵,不愿意投降。

    可如今,却是不一样。

    所有人都降了。

    再没有人敢死战,再也没有人敢负隅顽抗。

    吴观是臧霸麾下最器重的将领,在军中颇有威望,可是,吴观却被一箭爆头。

    这就是抵抗者的下场。

    王灿看着投降的六千精兵,脸上露出了笑容。隶属于臧霸的六千精兵,不是一群弱兵,一眼看过去,没有看到任何的老弱,全都是青壮。

    很显然,这是臧霸精挑细选的。

    否则,不至于如此。

    尤其臧霸麾下的这六千精兵,全都顶盔掼甲,装备精良。这样的一支军队,只要是整编后,便能够发挥出极强的战斗力。

    王灿吩咐士兵收缴了所有士兵的武器,便让人押解着六千精兵,直接往开阳县而去。

    大军抵达县城,没有遭到阻拦,直接就进入。

    军队接管了四方城门。

    王灿带着军队,径直来到了军营中。

    清点了臧霸的钱粮后,王灿都很是意外,没想到这小小的开阳县,臧霸屯驻的粮草不下于十万石,除此外,还有诸多的钱财。

    这可是不少的一笔粮草和钱财。

    王灿对于钱财之类的,倒是不怎么上心,他最看重的是俘虏的六千精兵。

    必须要让六千精兵归心。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