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三章 要共赢,要联合

作品:《正道潜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周廣龙和周廣宾在车内聊了半个小时后,也没有达成统一意见,最终不欢而散。

    ……

    二哥离开后,周廣龙立即就给家里老大打了电话。

    第一遍,电话占线。

    周廣龙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后在打,这回通了。

    “喂?!”

    “大哥,二哥给你打电话了?”周廣龙直言问道。

    “刚挂。”

    “……小辉的事儿,我……!”周廣龙有些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哥解释。

    “谁也不想看他出事儿,命保住了比啥都强。”周家大哥态度和蔼的回应道:“老三,这事儿你不用觉得心里有坎,你对小辉怎么样,我还不知道吗?”

    “唉。”周廣龙闻声叹息,心里很愧疚。

    “老二要敲打敲打沈天泽,我同意了。”周家大哥主动说了一句。

    周廣龙一愣后,立即劝说道:“大哥,这事儿现在还并不明朗,那两个被抓的刀手确实指向的是沈天泽身边的陆涛……可他俩的层次太低,现在又是伍甘刚倒台,各方人马都想分点蛋糕的时期,所以这事儿咱不能只看表象!”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事儿也确实不一定是沈天泽干的。”周家大哥笑着回了一句。

    “那你还同意二哥的做法?”

    “老三,我就问你一句话,凭你的直觉,你觉得沈天泽对越n伍甘的买卖,动不动心?”周家大哥直言问道。

    周廣龙闻声沉默。

    “伍甘没倒也就拉到了,可伍甘倒了,我不相信沈天泽会傻到看着蛋糕送到自己嘴边而没动作。”周家大哥话语简洁的说道:“早晚要碰上,那还不如现在就敲打敲打他。给他一点警示,让他知道我们比三鑫公司更难招惹,这样的话,后期是和是打,就都好谈的多了。”

    周廣龙听到这话后,陷入思考。

    “我已经跟老二说了,不要结下死仇,但也得扎沈天泽一针,让他疼一下。”周家大哥再次补充了一句:“你先带着小辉回来吧,我相信老二能处理好这个事儿。”

    “大哥,我还是不同意先跟沈天泽挑起矛盾!”周廣龙再次劝说道:“我打听了一下沈天泽的为人,他是吃软不吃硬的!三鑫公司跟他玩浑的,沈天泽急眼了,都敢在警察眼皮子底下扒拉刘彦章……那咱们要跟结下仇,闹不好会很麻烦。我还是那句话,咱们不怕谁,但绝对不能给别人当枪。”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周家大哥反问道。

    “沈天泽如果真对越n的生意眼馋,那他跟张永佐早晚也得闹掰,所以我们跟他反而有合作的可能……三成股份不行,我给他四成!只要他能动手去扒拉张永佐,咱们就会省去很多麻烦,因为没有人比沈天泽更了解伍甘那边的情况,包括咱们,你懂吗?”

    “四成有点多啊!”

    “大哥,这钱就不是一家赚的。”周廣龙轻声应道:“分给沈天泽四成,远比咱们跟他真刀真枪的拼起来要强。三鑫公司的教训就在眼前啊,他们为了弄沈天泽,没了一个刘彦章,又在沈y官方彻底上线,损失了沈y通油路的项目……这算来算去,他们虽然看着把沈天泽撵出了沈y,可自己损失的小吗?这个疼骆文涛自己心里最清楚……我敢打赌,他现在绝对后悔自己当初对沈天泽的态度……他一下没捏死对方,等沈天泽有一天在缅d养好了身体……在杀老骆一个回马枪,那会是什么成色?!”

    周家大哥沉默。..

    “大哥,我想去密支那在跟沈天泽谈一次。”周廣龙直言说道。

    “不行!”周家大哥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这事儿不一定是沈天泽干的,但目前他的嫌疑还是最大的,如果他有歹心,你去了还能出来吗?”

    “那如果我让沈天泽来小勐拉谈呢?我在掸邦营区内见他,你觉得怎么样?”周廣龙又问。

    “呵呵,他不会去的。”周家大哥笑着回应道:“他为啥呆在巴昂哪儿不出来,你心里还不清楚吗?你觉得他能信任你一个陌生人,跑到掸邦营区来见面?万一咱要合伙跟三鑫公司弄他,他不就折在哪儿了吗?”

    “我想试试!”周廣龙坚持着说道。

    “好,如果沈天泽敢去掸邦,我就同意你给他四成股份,如果他不去,那老二要动他,你就不能在拦着。”周家大哥表明了态度。

    “好!”周廣龙点头。

    “尽快把小辉先送回来,就这样!”

    “知道了。”

    “挂了。”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一天后,密支那北部营区内。

    老倌跟付志松进了小泽的屋内后,背手就问了一句:“小泽,咱算不算是朋友?”

    沈天泽一愣:“这是啥话啊?您不算是我朋友,但算我长辈。”

    “别跟我扯这些客套话。”

    “你看你这是咋了?”沈天泽一笑,起身抓住老倌的胳膊说道:“来来来,先坐,小吉啊,给倌爷倒点茶!”

    话音落,老倌才弯腰坐在了红木椅子上。

    “倌爷,我和大松的关系你非常清楚,所以单从他这边论,您也是我长辈,超过了朋友的概念,其次,当初我弄边军,也是您带人帮的忙,为此您还没了一个徒弟……所以我对您不光是尊重,还有愧疚。”沈天泽说完心里的想法后,就主动问道:“您到底是怎么了?为啥这么问我啊?”

    老倌听完沈天泽的话,脸色才缓和几分的回问道:”小泽啊,你跟我说句实话,要杀周廣龙的人,是不是你派去的?“

    沈天泽听到这话一愣。

    “小泽啊,我老倌能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有两件事儿是绝对不会干的,一,上局吃八方,但不赢绝户钱。二,年三十啃窝窝头,也不卖真朋友。周廣龙帮过我很多次,他能找到我在中间说和,那我没办法拒绝,可他要因为相信我,而着了你们的道儿……那我老倌就算是有眼无珠,看错了你沈天泽。”老倌话语直白的说道:“你跟我说句实话,要杀周廣龙的人,究竟是不是你!如果是,咱爷俩也不发火,我转身就走,周廣龙的侄子脖子挨了一刀,那我也往脖子上砍一刀,但之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再联系谁!”

    “倌爷都认真了,那周廣龙还不以为这事儿就是我干的啊!”沈天泽闻声懵b半晌后,语气无奈的说道。

    ……

    缅d边境。

    周廣宾坐在车上,拿着电话说了一句:“对,就找本地的人……嗯,没事儿,规矩我明白,嗯嗯……!”

    p.s.:凌晨两章,晚上八点开始爆发。求票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