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七章 阴阴损损的小迷糊(加更1)

作品:《正道潜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几分钟后,耿奉喜在办公室阳台内拨通了小迷糊电话。

    “您好,我是耿奉喜。”

    “你好。”

    “你要找我撂案?”耿奉喜直奔主题的问道。

    小迷糊沉默半晌:“对,我要撂案。”

    “那你说吧。”

    “我手里有一份影像资料,是前段时间发生在h市的黑.社会火.拼案。”小迷糊也没绕弯子,直接话语简洁的介绍道:“这份影像资料里有沈天泽,陆涛,和蒋光楠团伙骨干等二十几个涉案人员。”

    “资料内证据清楚吗?”耿奉喜眼神明亮的问道。

    “非常清楚。怎么进的屋,怎么开的枪,怎么杀的人,都非常清楚。”小迷糊话语平淡的回应道。

    耿奉喜听到这话,心里瞬间就联想到,这个打电话的人很大可能也是涉案人员,不然怎么会有这么详细的资料?但这话他不敢问,怕吓到对方,所以才话语婉转的说道:“你来报案,是出于一个公民的基本责任,还是有其他什么目的呢?”

    “我什么目的都没有,就想看着沈天泽,蒋光楠他们全出事儿。”小迷糊轻笑着回应道:“蒋光楠和涂啸绅跟我提过你,省l要修通油路,三鑫公司也有掺和,但他们投资的几个条件之一,就是要收拾沈天泽,然后公安局钦点你督办此案,对吗?”

    “你知道的挺多啊。”耿奉喜听到这话,心里更加确定这个打电话找自己的人,一定也是涉案人员。

    “你是个好警察,涂啸绅知道是你要办沈天泽的案子,曾经几次想请你吃饭,你都拒绝了,这事儿我也知道。”小迷糊轻声回应道:“而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

    “谢谢你对我的评价。”

    “我可以把东西交给你,而且我手里远远不止一份影像资料这么简单。”小迷糊话语平淡的劝说道:“所以,你千万不要想着把我怎么样,因为那样只能断掉你自己的线索。”

    “我懂了。”耿奉喜点头。

    “晚上九点半,你到铁西南园路的魏六面馆等我,我先把影像资料给你,然后再告诉你怎么用它,怎么破案。”

    “好的。”

    “千万记住,一定要自己来,如果你跟我玩路子,我肯定不会再出现。”

    “你放心,我理解你的意思了。”耿奉喜再次点头。

    话聊到这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当初在h市的那个工厂里,小迷糊为了进一步锁死大菠萝,就曾经让人拿着录像机,把他杀害萱萱的完整过程拍下来了,并且准备留着它威胁大菠萝,让他以后继续给自己办事儿。

    只不过小迷糊没想到最后事儿搞的这么大,也没想到沈天泽和陆涛等人突然出现救了大菠萝,并且还开枪打死了曾凯。再加上他听说后来大菠萝在hg煤矿内畏罪自杀,所以心里一度认为这个影像资料没啥用了。

    可小迷糊万万没想到,就短短不到两个月的光景,他自己却落得了个在涂啸绅和蒋光楠团伙内无法继续生存的结果。

    此刻,小迷糊大概已经猜出来为啥老秃的人会盯着他,因为这事儿一点都不复杂。小迷糊自己也知道蒋光楠对他自始至终都很反感,那么现在喜力又救不出来,沈天泽那边又痛恨自己,所以涂啸绅十有八.九是把自己放弃了,弄不好蒋光楠就是要拿自己换喜力。

    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小迷糊已经彻底绝望了,因为双方已经撕破脸了,他不可能再回蒋光楠那儿了。可是就这么走,他又不甘心……心里觉得自己就像避.孕套,涂啸绅和蒋光楠用它的时候奇爽无比,可是用完了,就觉得它太脏,需要马上扔掉。

    所以,小迷糊心里愤恨。他愤恨沈天泽团队,因为他几次差点死在这帮人的手上,并且偏执的认为,自己现在大案缠身,家不敢回,国内国外又没有人可以投靠的境地,全是拜对方所赐。并且他也恨蒋光楠,因为对方一定是那个主张放弃他的人。他还恨涂啸绅,恨文叔,觉得他们不讲究,自己玩命给他们办事儿,最后却要这么搞死自己。

    综合以上种种,小迷糊决定临走前要报复一下这几伙人。因为此刻他在暗,众人在明,他喜欢这种感觉,贪图背后捅这些仇人一刀的快感……所以他联系了耿奉喜。

    与耿奉喜通完电话后,小迷糊就找了家狗肉馆,点了半斤小烧,一个人独饮了起来。

    ……

    晚上嘉阳地产办公室内,沈天泽拿着一杯热水递给孙芸熙说道:“喝点吧。”

    “谢谢!”孙芸熙披着一件大哥的外套,有些惊魂未定的冲着沈天泽点了点头。

    另外一屋。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啪!”

    “你要钱就要钱,搞我妹妹干他妈什么?”

    “……!”

    孙衍一边吼着,一边就冲着陈良扇着大嘴巴子。

    沈天泽安顿好孙芸熙后,迈步就推门走了进来,并且伸手冲着王战垒说道:“谢谢。”

    “这算啥事儿啊,泽哥。”王战垒大咧咧一笑,就站在旁边观望了起来。

    “行了,别打了,报案就得了呗。”陆涛坐在沙发上就冲孙衍劝说道:“就他这样的,最少也得算个非法拘禁,五年以上没跑了。”

    “你怨我绑架她吗?我一家都让你弄挑了,你不该赔偿我们吗,啊?!”跪在地上的瘦弱青年,竟带着哭腔冲孙衍说道:“我爸要不是跟你弄那个项目,他能出事儿吗?项目是你牵头的,你看事儿不对劲儿就跑了,我爸却在美国被拘了……我妈本来就有重病,听到这信儿直接脑溢血死了……!”

    旁边,沈天泽,陆涛等人听着陈良的叙述,都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孙衍,并且心里莫名对此人产生了一些反感,因为陈良说的太惨了……

    孙衍听完陈良的话后,似乎也有一些心软了,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就沉默了起来,好像在考虑着如何处理这事儿。

    “滴滴!”

    与此同时,沈天泽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随即他低头一看,只见一个陌生号码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我是小迷糊,你不一直找我吗?今晚九点四十,我在铁西南园路的魏六面馆等你,敢不敢来就看你的了。”

    沈天泽看着短信一愣,皱眉就沉思了起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