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九章 和解?

作品:《正道潜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沈站前派出所内。

    “你没事儿吧,鸿威?”方沐岚关心的问了一句:“用不用先去医院看看啊?”

    “哎呀,这点伤去啥医院?没事儿,就擦破点皮。”张鸿威大咧咧的摆着手回应道:“你不用害怕嫂子,一会我就能帮你把包要回来。”

    “给你添麻烦了。”

    “说这话就见外了,没事儿。”张鸿威咧嘴一笑。

    “找人揍他们。”女闺蜜愤愤不平的在旁边拱着火儿:“你要不来,我们三个就全挨打了。你看那帮老娘们给我挠的,咱说啥都不能惯着这帮下三滥。”

    “呵呵,行。”张鸿威一愣后,只笑着附和了一句。

    就这样,众人坐在治安案件处理中心的办公室内,一边聊着,一边等了不到二十分钟后,就有一个剃着平头,穿着梦特娇t恤的中年迈步走了进来。

    “哎呦,老弟,你是沈天泽的兄弟吧?”中年进屋后,立马伸出手掌:“我叫管六儿,我朋友之前还往你们工地送过木头方子呢!我跟杨鑫,乔帅他们都吃过饭。”

    张鸿威扫了对方一眼,话语略带讽刺的说道:“六哥,你这兄弟都挺呛啊?我嫂子丢了东西,要花钱买回来都不行?上来就动手!”

    “哎呀,老弟,我兄弟也就是在站前混口饭吃。”管六从兜里掏出烟盒,态度非常客气的说道:“他们都是土包子,哪认识你们这些人啊!你看我面子上,这事儿就拉倒吧,行吗?”

    “打人白打啊?”女闺蜜扯脖子吼道:“你看那些人给我挠的。”

    “医药费我拿。”管六笑着回了一句后,立马就从兜里掏出五千块钱说道:“你看,我接到电话就过来了,兜里就装五千块钱。老弟,这钱你们肯定不缺,但我多少得意思意思……!”

    “我不要钱。”方沐岚摆手就要拒绝。

    “一定拿着,上医院去看看。”管六子坚持着说道:“这事儿弄的我太不好意思了!改天我找小泽,咱们一块出来吃个饭,我给你们好好赔个礼。”

    “真不用,你把包还给我就行了。”方沐岚坚持着说了一句。

    “拿着,拿着。”管六子强行将钱塞给方沐岚,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说道:“包我帮你找找,应该能找到。”

    “光找包……!”张鸿威皱眉就要回话。

    “行,那就麻烦你了,帮我把包找回来吧。”方沐岚打断着张鸿威的话,言语也挺客气的冲管六子回了一句。

    “行,那你等会,我一会就带人过来,你们先坐哈。”管六子一笑,夹着包就离开了办公室。

    “嫂子,你也太好说话了吧?”张鸿威见管六子走了之后,顿时挺无语的冲方沐岚说道:“他光给咱们找个包就完了?你要不吭声,我至少要他五万块钱。”

    方沐岚一愣,立即摆手说道:“算了吧,我看他人也挺好的,咱就别得理不饶人了。”

    “嫂子,你不懂火车站这帮人有多下三滥。我告诉你们,他们这帮人是啥钱都挣的,专门挑老实的,农村来的人收拾。拎包,偷钱,弄女的玩仙.人跳,给买来的小孩胳膊腿打折,让人家上站前要饭去,这些事儿全是他们干的。”张鸿威非常反感的评价道:“今天也就是他碰上咱们了,所以害怕了。要但凡换个外地的受害人,那他们还能给你找包?你敢报案出去,就是一顿毒打……而且你还要不回来被偷的东西。”

    方沐岚听的毛孔悚然,表情无语。

    其实啊,这个混子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就跟其他行业一样,同行也是不一定能瞧得起同行的。说白了,凡事儿都有底线,你干任何行业玩的太脏,踩的太过线,那都会遭人恨,被人排挤的。社会上这么多人,肯定没办法人人都去扮演道德模范的角色,但起码的良心和三观还是要有的。

    ……

    h市。

    蒋光楠开完会,正式宣布公司准备进驻沈成立建筑公司,配合三鑫总部运营通油路项目之后,就迈步走出会议室,扭头冲着铁子问道:“喜力呢?”

    “不知道,好几天没看着他了。”铁子摇头回了一句。

    “我给他打个电话。”蒋光楠低头掏出手机,直接就拨通了喜力的号码。

    “喂?光楠,咋了?”

    “你在哪儿呢,公司开会你怎么没来呢?”蒋光楠皱眉问道。

    “我可能伤口有点感染,今天发烧了,动不了,浑身骨头都疼。”喜力声音虚弱的回了一句。

    蒋光楠一听这话才稍稍放心一些:“那我去看看你啊?”

    “不用,你不用来了,我刚吃完药,准备睡一会。”喜力轻声回应道:“明天吧,明天我好一点了,去公司找你。”

    “那也行。”蒋光楠点头。

    “不没事儿了吗,没事儿我挂了啊?!”

    “嗯,就这样吧。”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紧跟着蒋光楠扭头就冲铁子说道:“曾凯没了,喜力可能一时间有点缓不过劲儿了,你和老秃没事儿去看看他,千万别让他做啥过激的事儿!喜力这个人,有的时候一根筋,办事儿太轴,你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铁子点了点头。

    ……

    h市城郊某棋牌室内。

    喜力坐在床上,扭头打量着面前沙发上坐着的四个男子,皱眉问了一句:“你们一块上的山啊?”

    “不是。”左侧一中年,指着右侧的两个男子说道:“他俩是同案,我俩是同案,但我们在一个大队服刑。”

    “你们啥事儿啊?”喜力抽着烟又问。

    “我俩是持枪囚局(持枪抢劫赌博场所),他俩是伤害致死。”中年再次回了一句。

    “啊。”喜力舔了舔嘴唇,扭头再次打量四人说道:“我找你们干啥事儿,小宝跟你们说了吧?”

    “说了,不是要办沈一大哥吗?”中年点头应道。

    “不,大哥很难办,要办大哥身边的人。”喜力轻声回应道。

    “对我们来说,办谁都一样的。”中年龇牙回应道:“刚下山,兜里渴啊,兄弟!”

    喜力闻声点了点头:“行,那你们就先在这儿住两天吧,到时候我跟你们一块去。”

    “好勒。”

    “行!”

    “……!”

    四人闻声纷纷点头。

    ……

    派出所内。

    张鸿威和方沐岚等人无所事事的等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后,管六依旧没回来,反而是派出所的办案人,笑呵呵的走进来冲着张鸿威说了一句:“你先跟我出来一趟。”

    “怎么了?”

    “你出来吧,里面不方便说。”办案人目光暧昧的冲着张鸿威眨了眨眼睛。

    张鸿威一愣后,还以为办案人是要跟他说管六还包的事儿,不方便在屋里讲,所以他思考了一下,就迈步跟对方走了出去。而他这一走,方沐岚又等了四五个小时,也没见张鸿威回来,并且中途她几次给对方打电话,对方都没有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