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兄弟情怀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兄弟情怀

    “这就好,总算我心中永远忘不了的人,没有永远的孤独落寞着。如果可以,有机会,我可以看看她们吗?我不会伤害她们的。”

    洞元火巫占煞女也是伤心不已,情绪有些失控,不想这样的谈话再继续下去,问出一句不该问的话。然后踏着殷红火云向冥空方向天际飘去了。

    “如果煞儿想,随时都可以,没有煞儿,宋震就不会有天伦之乐。没有三哥就不会有我宋震仙途之路。

    煞儿,不用强调是否有害我之意,你了解我占空,我占空岂会不了解你。你会负所有人,但你绝不会负我!

    今日的宋震要告诉你的是,早晚我要查清当年你我凡域之约遭到破坏的原因。当日既然你不曾负我,我宋震也不会负你的!煞儿保重!”

    宋震飞驰中说着这样的话,须臾也到了天际。

    此刻,东方已是日出时分,彩霞宝雾,笼笼天地。

    在千万里云霭之中,一个白发飘飞之人的隐匿在一丝云霭中,一直看着下方刚才的一幕。

    他的脸色先是很痛苦,不过通灵耳听到他们的谈话后,脸色又恢复了平和,然后操控着幽灵舟,以瞬遁之法,超越宋震朝善爱瀑又飞了回去。

    不久后,宋震呼啸着飞到了一处朝阳直射的苍崖之,略顿,向方圆千万里善爱瀑十万奇瀑看去,顿时一个时辰前痛苦的心绪舒展了许多。

    只见善爱瀑无数神奇的瀑布,结界大开,瀑雾茫茫,丹阳布彩,道道七彩霓虹,拱拱弯弯,如练似桥。

    桥,瀑无数飞旋灵孩儿,譬若翔天吉燕,绚蝶,飘飘纤纤,捉云逗雾,追逐嬉笑,好一番自在快乐景象。

    而在十万奇瀑东南一方,一座神奇瀑宫,飘空万仞。

    其前方朵朵云霭之,三五成群,或是数十人一簇,如花儿,皆是四外四外眺望,招手挥袖,弄浪挖水,议论说笑,喜庆欢颜。

    其中一弯彩虹之,三哥柳牵浪,白发飘飞,周天笑望,搬坛泼酒,朗笑之声,随云环荡。

    宋震看在眼里,乐在心中。看到这样开心的三哥,是自己最幸福的事!

    “哈哈,哈哈四弟,还不快过来,看看现在的善爱瀑,亿万灵童萌万瀑,自在霞空任重生!”

    柳牵浪此来为的就是为宋震舒怀,看到宋震之后,立刻朗声笑喊。

    “咯咯,宋叔叔也来了,我就说嘛,练什么功啊!呵呵,看我们玩得多开心!我来时候就劝他和我们一起来的。”

    听到柳牵浪的喊声,小飞踏着七彩虹绫,周围绕满男男女女灵孩儿,叽叽喳喳的,恰好飞旋经过柳牵浪身际,小飞笑着大叫,然后又飞走了。

    宋震听到柳牵浪招呼,眸中尚有湿意,心中也还在心潮翻涌,深吸几口气后,踏着血麒麟奔云迈露,飞驰而来。

    也笑道:“哈哈,还是小飞这丫头会享受,小流修练神功,没时间不理她,便跑到这里来快活逍遥。善爱瀑果然洞天福地,神奇莫测,是一处灵仙妙域啊!。”

    “既然是灵仙妙域,何不畅酒陶阳,五感浸欣一番。来,你我兄弟喝酒,哈哈”

    柳牵浪挥袖云空,十万善爱瀑之,霎时出现数以万计的洁白美玉灵桌。

    然后,柳牵浪心念魂念齐动,自其墨玉骷髅之内立时飞出如瀑星芒,射往万里苍穹,片刻后形成彩芒仙雨,簌落数以万计的灵桌之。

    再细看时,落芒化仙果灵蔬,亿万灵桌之皆是满满,灿烂如霞息,光闪似花朵,飘香作雾,方圆数万里,雾海皆香。

    而在柳牵浪身前更是一方幽蓝灵玉桌,仙果有数篮,灵花瓣瓣飘。酒云相牵挽,桌叮咚响。

    “哈哈,二位高尊对酒,我九剑就不打扰了,我去找寻小飞那些灵孩儿玩闹去了。”

    柳牵浪和宋震坐罢。九剑闻酒不唤自出,知道主人心意,一笑飞去。

    “咯咯,咯咯哇!这么多好吃的,咯咯这是我的,那是我的,嘻嘻,还有这个”

    柳牵浪瀑席数万里,立刻使得祥和欢欣的善爱瀑世界更加热闹了,亿万灵孩儿争抢灵果笑闹。

    程诗风和七位戮娘前来见过礼,也忍不住加入了亿万灵孩儿,几十万丁婆丁叟品果赏玩儿大军之中。

    “呵呵,恭喜三哥,三哥又正灵了一方魔域,而且还复生了如此多的灵孩儿,第三人间越发热闹了!”

    宋震一改昔日的叫嚷,神色之中充满尴尬和惭愧,强颜欢笑,言语中无形中就疏远了自己和柳牵浪的距离。

    “哈哈,岂止是善爱瀑,绝恶洞残余洞魔和不贪海海魔,皆已被善爱瀑瀑主盈笑,其实是不老山正灵仙子香灵诛灭了。

    不要恭喜三哥,这是我们兄弟和所有四位联盟道友的功劳,我们同喜才是!”

    柳牵浪听出送着的尴尬之意,故作不知,笑着仰首泼酒笑道。

    “善爱瀑瀑主盈笑果然并非真正人魔,他是不老山之人?”

    宋震之前虽然也听到柳牵浪猜测善爱瀑瀑主盈笑盈笑身份似乎并非人魔,但是终究没有确定。

    此刻一听柳牵浪这样说,仍旧是觉得有些意外。

    柳牵浪点了点头,将昨夜之事一五一十给宋震讲述了一遍,顺便问起愁哀山山圣奔源和骇惧谷谷主巨擘的情况。

    “哈哈”

    宋震本来心里千千结,一听柳牵浪问起二人,不由忍不住大笑,道:“三哥也中途离开后,我们一行人到了羞怒湖羞怒宫,你猜这两个家伙怎么了?”

    “呵呵,如果三哥猜得没错的话,他们一定是认为我们死定了,早从瞬遁传送阵逃回了自己的魔域,可是这样?”

    不待宋震回答,柳牵浪示意宋震喝酒,坦然说出了当时就料到的结果。

    “正是如此,他们不但走了,而且走得很不仗义,把羞怒湖很多镇域之宝都给偷走了,让湖姥秀儿好生气恼。

    这会儿,远方兄和湖姥秀儿正在他们的魔域讨说法呢。哈哈他们虽然弃魔归仙了,不过禀性倒是一点儿没变。怪不得九剑对他们颇有成见的!”

    “哈哈,说不说,他们也是财迷一个,四弟还笑他们,忘了我们当年玄灵门外门采宝之事了,你不也是个财迷吗?”

    柳牵浪听到此事倒不以为然,只是当乐事罢了。

    “这?哈哈这事三哥还记得,当年我们也算得是富修了,不过我那些宝物后来都被夜香,兰双还有迎芳嫂嫂给花光了。

    多亏后来我们又得到不少宝贝,要不然在第一人间的那些日子还真难过。”

    宋震黑白二眉一扭,一时忘了烦恼,笑道。

    顺着柳牵浪的话题,想起了兄弟二人的种种经历,遥天广望,思绪旁云飞,时时怆然,又几多微笑。

    其中苦辣酸甜,个中滋味,一桩桩,一件件,都充满着兄弟情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