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盈笑活命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盈笑活命

    缺损将军哭魔笑鬼,笑鬼只是瞪目看了一眼不贪海海君苍蚰吗,苍蚰看到对方眼中泛着红蓝绿黄紫五色骇人如深渊一样的目光,顿时一阵恐惧,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嗖!嗖!”

    就在缺损将军哭魔笑鬼话意刚落的时候,周围空间中蓦然射来十四道漆黑的身影,在四位人魔周围包围成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圆圈。十四道黑影手中都握着五色流转的刺星异叉,他们正是缺损将军贴身的十四位护法。

    善爱瀑瀑主盈笑,绝恶洞洞皇缺邪和不贪海海君苍蚰,感到十四股阴风袭来的时候,同时也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逃命是不能了。

    既然逃命不可能,三位人魔中还有一个人魔有活下来的希望,前提是,自己能够诛杀另外两位。

    空气突然凝固了,缺损将军哭魔笑鬼后退数丈后,不再动作,然后一脸欣赏的味道看着善爱瀑瀑主盈笑,绝恶洞洞皇缺邪和不贪海海君苍蚰。

    善爱瀑瀑主盈笑,一动不动,脚下的幽蓝瀑花儿却静然而诡异的绽放无数朵绮丽的灵花儿,各色各样,绚烂夺目,而其手中多了一虹清冷而弯曲,翠色冷芒爆闪,花蕊一样的勾刀。

    绝恶洞洞皇缺邪就在善爱瀑瀑主盈笑的身侧几步外,平时最喜欢看盈笑在飞驰中脚下绽放的瀑花儿了。但是此刻,他目光左右一直分视两位要杀自己的人魔,也是一动不动。头脑在飞速运转,计算着如何一招之下,杀了左右两个争命对手。

    三位中,不贪海海君苍蚰的实力最大,故而神色中满是自信和不屑,他也一动不动。因为静默中,任何的动作都是对方诛杀自己的破绽。

    这个破绽,不贪海海君苍蚰自然不会给对方,尤其是自己是唯一存活下来的那个人魔最大的希望。

    对于三位人魔来说,杀死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活下来。只要能活下来,就是暂时给缺损将军当奴又如何。只要野心不灭,奴也是超级可怕的,自己就是这种奴。

    三位人魔虽然没有动,但是善爱瀑瀑主盈笑脚下一朵娇美的光花儿悄然从绝恶洞洞皇缺邪的后背,爬到了他的而后,然后以只有他才可以听到的柔美甜声道:“你我都不是苍蚰的对手,我们只有一起出手先杀了他,然后们二人听天由命!”

    这是善爱瀑瀑主盈笑静默中,一再思索后做出的游说之词。

    绝恶洞洞皇缺邪闻言,幽蓝的蛋头,蛋黄眼诡异的给了善爱瀑瀑主盈笑一个回应的眼神,表示答应了。

    下一秒,绝恶洞洞皇缺邪,手中的雪白巨剑便毫无征兆的朝不贪海海君苍蚰刺去了。而苍蚰感应到对方刺来,霎时数百柄巨斧朝其劈砍而下。

    “啊!你?”

    绝恶洞洞皇缺邪早已料到高大笨拙的苍蚰立刻就会乱斧狂劈,故而此剑只是虚晃一招,意在给善爱瀑瀑主盈笑背后诛杀苍蚰的机会。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善爱瀑瀑主盈笑不但这样做了。

    然而在其用勾刀削飞苍蚰蚰头之前,也顺便削碎了自己幽蓝的蛋头。

    绝恶洞洞皇缺邪,发现自己幽蓝蛋头上唯一的蛋黄眼破了,赤黄的眼汁儿乱流,惊愕惨叫质问。

    对方动作之快,绝恶洞洞皇缺邪脑袋还没搬家的时候,就看到对方完成了这一切,然后看到善爱瀑瀑主盈笑回眸嘲讽一笑,双膝朝缺损将军跪了下去,随后自己没了意识,也看到苍蚰栽倒了。

    “盈笑跪拜缺邪将军,盈笑此后就是心天魔宫最忠实的奴!”

    善爱瀑利用绝恶洞洞皇缺邪的信任,一举诛杀了两位人魔,心中虽喜,但仍是忐忑不安,飞跪到缺损将军哭魔笑鬼面前,垂首说道。

    同时善爱瀑瀑主盈笑,心中飞速的盘算着接下来怎么办。突然心中一亮,有了主意。然后忐忑的心一下静了下来,动作开始自在起来。

    “哈哈,咯咯真是难得呀,为了生存,你善爱瀑瀑主盈笑竟然也可以施展出如此行云流水的手段。不过,你们刚才不知道自己想过没有,你自己怎么也曾经是一域魔王。可都比我过去地位高多了,我只是悲喜岛饮恨十七背狼的首座,一个分岛岛主而已,就连天岛的堂主都没混上。

    像我这样的角色,昔日你们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所以我落魄时,怎们上门求你们一起对付悲喜岛,都没人理我。现在真的就甘心做我的奴吗?”

    此刻,哭魔笑鬼更加得意了,百万里外,羞怒湖似乎很快就要攻破了,高空一个御龙,一个踏血麒麟的家伙,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诛杀一些人魔而已。

    而自己现在还掌控了一种创造人魔的奇术,自己的天魔大阵人魔不怕对方屠戮,需要的时候,挥袖即可布空万里。故而他们杀再多又如何,他们愿意挨累,就随他们好了,累傻了后,还不是一个死。

    脚下。曾经不可一世的三个魔域魔王,此刻转眼死了两个,而剩下的竟然跪在自己的脚下,这种感觉真是令人兴奋,哭魔笑鬼,阴阳同笑,邪恶的笑声刺激着善爱瀑瀑主盈笑的话心魂。

    “此一时彼一时,正如将军所言昔日的一切都已是过眼云烟,我等的辉煌不再,而将军的失意也已是永远的过去。盈笑现在只知道一点,我是奴,将军是主。”

    善爱瀑瀑主盈笑虽然垂首,但是手中的勾刀还握在手里,而且其中暗暗注满了法力,体味着缺损将军说话的心思,如此说道。

    “嗯!盈笑说的好啊。可是越是会说话的人,越是不让人放心,尤其是一个曾经比我强大的人跪在我脚下,我心里怎么都没底!所以”

    缺损将军哭魔笑鬼邪笑的同时,双目蓦然爆射出红蓝绿黄紫五色寒烟弥漫的眼澜似乎,手中五色流转的刺星异叉猛然寒光一晃,然后陡然朝跪着的善爱瀑瀑主盈笑狠命刺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