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血红狞雁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血鸿狞雁

    长长的影子言语中充满了对柳牵浪的敌意,阵阵冷哼后,蓦然射出一只长长的手,夹起昏厥的女子进入了山洞深处。

    “嘭!”

    长长的影子走进山洞深处一个金雾汩汩翻滚的奇泉泉边,一下子把女子抛在了地上,然后长长的影子不断收缩,然后变成了一个身穿幽蓝道袍的儒雅之人,右手掌心托着一方殷红如火的血玉神砚。

    血玉神砚之中血霞飞扬,犹如泼洒的血水。

    被抛在泉边的女子肩头前后依旧在流血,血液流进奇泉,汩汩金雾立刻翻卷出层层殷红的色彩,犹如雪莲花开。

    女子脸色苍白,眉头紧蹙,神色中充满痛苦,右手紧紧攥着染红的桃花扇,而左手依旧按着伤口。

    这种情形,女子随时会死,但是这个儒雅男子并没有施救她的意思,眼中泛着金澜,冰冷的看着女子痛苦不失美艳的面庞,嘴角弯成一种嘲讽的弧度。

    “轰!”

    儒雅男子挥袖向身后一拂,洞内立刻飞起一团乱石堵住了洞口。

    “小妮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敢和那个柳牵浪合起伙来诛杀我的一缕冥魂。那又怎样!你看看被金澜魔还有四十八缕魂魄呢,你们杀得完吗?”

    “咻——”

    金澜魔嘴里打了一声呼哨,然后围着女子周围出现了四十七个和儒雅男子一样的男子,一样的穿着,皆是右手托着一方血玉神砚。

    “哦!对了,你晕了过去,看不见的,那就醒来吗!”

    说话的儒雅男子,又是一拂衣袖,汩汩金雾翻涌的染血泉水立刻旋腾而起数朵金中泛红的泉水浪花儿。

    泉水浪花儿在齐全高处几个翻滚,然后砸在了女子美丽而苍白的面庞上。

    “咳咳,咳咳”

    女子一阵长咳,醒了,然后看到了周围四十八个儒雅男子在朝自己冷笑。

    “咯咯,想不到你来这么快,是不是幽冥之底也翻江倒海了?”女子看着身前不远处说话的男子,笑道。

    “当然不是,本澜魔只是想为死去的一缕魂魄讨个公道,杀了柳牵浪,把你变成我的金澜奴。以前我只是听闻混沌东洛美神多么的出奇,是不信的,如今我信了。你果然长得标致,难怪我的一缕魂魄为你被诛灭。

    说说吧,柳牵浪那个人族劣物有什么好,放着我金澜魔尊魂不嫁,去喜欢一文不值的人间贱魂。”

    金澜魔,又拂起朵朵泉水浪花儿朝女子身上泼去,涤洗干净的女子越发美艳,金色流光的发缕遮挡的惊艳脸庞,让金澜魔看得目瞪口呆。

    “你错了,他是人族不假,但是他的魂缘可不是一般的高贵,他魂海之中底魂乃是七色彩练缘魂,是女娲娘娘所赐的。远比你们的金魂高贵。相比之下,你们十三幽魔才是卑贱的魂缘!”

    女子挣扎坐了起来,不屑看金澜魔,目光看向远远的洞口。

    “女娲娘娘有什么了不起,据说不也下界投胎人间了吗!你在看什么,不会是在等那个卑贱的人族之人柳牵浪救你吧?如果我感应的不错,似乎你的伤就是他造成的,对吗?

    指望一个杀你的人救你,好像以前的第七魅后没这样天真吧!这话人间该怎么说了,好像是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吧!’哈哈,幽冥地狱都在传说第七魅后多么,看来都是虚传!”

    金澜魔看到第七魅后眺望着洞口,眸闪金澜,一阵嗤笑,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是因为白头发哥哥受了你魂魄的蒙蔽,误会了我,才会伤害我的,否则绝不会!你给我滚远点儿,白头发哥哥现在一定在到处找我呢。小心你剩下的四十八魂命全部死亡!”

    第七魅后听着金澜魔的话,心中一阵痛苦,但依旧在为柳牵浪辩解着。

    “哦!叫得好亲呢!白头发哥哥,嘢嘢”

    金澜魔学着第七魅后的强调,学着第七魅后的话,然后邪笑不止,蓦然跳到第七魅后身前。顺势挥袖又卷起一团洞中山石,更加牢固的封死了洞口。

    接着又道:“你以为金澜魔是纸糊的,就凭他能耐我何?再说,指不定人家在哪里逍遥快活呢,怎么会来就自己刺杀的鬼魅!?你就别做梦了,我改主意了,本金澜魔突然觉得你做金澜魔夫人还蛮不错的。”

    “呸!本魅后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和你这等恶心的影子待在一处的!”

    第七魅后,一阵剧咳,厉声斥责。

    “切切!落到本金澜魔手中,恐怕由不得你。让本金澜魔这就金澜涤魂,让你成为金澜魔宫的人。”

    金澜魔话音一落,登时浑身自内而外爆闪出万道金芒,然后周身汩汩冒出团团金光烟雾,随即迅速顺着身体都朝左掌凝去。

    下一秒,左掌掌心翻滚涌动的金雾迅速向第七魅后罩了下去。

    “不,你不能这样!咳咳”

    第七魅后,霎时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悲哀的喊道,然后一激动,再次昏厥了过去。

    “嘿嘿!美人儿,还害羞了!”

    金澜魔看到第七魅后身体一歪,翻仰了过去,看着她白皙的美颈,端婉的美貌,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狎笑道。

    “看什么,动手啊!”

    金澜魔自己坏坏的笑着,扫视着第七魅后惊艳的容颜,其他四十七魂命之体也在看,而且口水横流。金澜魔大笑,命令道。

    “嘭!嘭!”

    顿时,一阵动作,其他四十七金澜魔魂命单掌也凝出同样的金澜烟雾,齐齐朝第七魅后罩了过来。

    “哈哈,美人,你马上就是金澜魔宫的人了,然后我们一起去杀了那个卑贱的人族柳牵浪,为我的第七七四十九魂命报仇,也为你受伤讨个公道。”

    四十八股金色烟雾光涌迅速聚合在一处,在第七魅后头上形成一团金阳,然后又渐渐凝成一颗妖异的金心。

    金心初成有拳头大小,邪异的缓缓旋转着,瑰丽而神奇。金心频频射出圈圈涟漪,圈圈涟漪又反射出无数妖异的金星,很快充斥了整个山洞空间。

    这时第七魅后的身形飘然而起,自动的盘膝坐好,稳稳朝汩汩冒着金雾的奇泉丈余高的位置飘去。然后昂首挺胸,双手掐成一个奇异的奇异的冥象法诀。

    而拳头大小的金光之心也倏然飘到第七魅后的额前,开始慢慢变小,当变成小拇指指甲大小的时候,慢慢贴向第七魅后秀美的额头。

    “哇!好美的金心呐,我好喜欢,不如送给我吧!”

    就在如此关键时刻,第七魅后身后突然诡异的出现一只手,然后小小的金光之心就被这只手,伸出的两根手指捏走了。

    “嗯?什么人,竟然敢和本金澜魔玩儿花样!”

    金澜魔霎时一阵咆哮,凝眸看去,唯有一只男子的手在第七魅后身后玩弄着金心,并看不到人影。

    “管我是什么人呢,你只需要知道你快要死了就行了。这颗金光之心,我留下了,他日我到了幽冥极底,好用来引路。并顺便摧毁金澜魔宫。”

    男子的手很灵活,抛玩儿着金光之心,很悠闲的样子。说话语气平静,淡然。

    “哼!你确定敢要本金澜魔的东西?”

    金澜魔手中的血玉神砚蓦然殷红色彩大盛,然后团团血霞朝对方包围而去。

    “将!将!”

    团团血霞迅速分裂,变成一只只殷红的血鸿,血鸿滴血,身形似雁,但是头颅狰狞,张开的不是鸟嘴,而是奇异的恐怖血盆大口。双目泛着金澜,骇人,嘶鸣裂魂。

    “呵呵,连你的命都要了,何况你的东西。”

    莫名方位继续传来男子的声音。

    “竟然是一个不怕死的,为何想杀我,就为夺我金光之心吗?”金澜魔放出无数血鸿狞雁,心中早已底气十足,并不急于最后一击,冷笑道。

    “为爱我的女人,你这颗金光之心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的玩具,怎么值得我出手,包括你的四十八条贱命也是!”

    男子说话的时候,突兀的一只手,着第七魅后金色的发缕,将她鬓角的发缕归于耳后。第七魅后惊艳的容颜,凝滞了空间中的云中子一切。

    很久的沉默。

    “你就是柳牵浪,刺伤了第七魅后,现在又来救她,看来不只是她喜欢你,你也同样喜欢她!可惜,你没机会了,因为本金澜魔决定也喜欢她了!”

    金澜魔终于猜到了那只手的主人,心里更加得意了。因为凭借自己叱咤幽冥世界的本事,岂会弄不死一个人族小子。什么正灵童子,在这里都不过是死人。

    “唉!你不该什么都说,柳牵浪喜欢的人你竟然还敢喜欢,那你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

    柳牵浪死字一出口的瞬间,九天仙缘剑已然劈出九九八十一条嘶吼的九天仙缘剑剑龙。不是从那只手的位置劈出的,而是从每一位金澜魔魂命头上劈下的。

    自命不凡的金澜魔还没有弄个请怎么回事,已经被劈成了金粉。就连一丝魂念都没逃出山洞,因为山洞出口被他自己封印了。

    接下来,柳牵浪白发飘飞出现了,不是一个,而是七七四十九个,第七魅后射后站一个,原来金澜魔四十八条魂命身后各站一个。

    这样的一幕,对柳牵浪而言并不难,浪客无极神功做到的。诛杀了金澜魔,七七四十九位柳牵浪呼啸七七四十九柄九天仙缘剑,很快,空间中那些血鸿狞雁哀鸣而灭了。

    然后,七七四十九个柳牵浪归于一体,柳牵浪手托血玉神砚,血玉神砚之中闪烁着一颗金光之心,金光之心上蹲着一只血红狞雁。另一只手后背,弯腰默默注视着身前的第七魅后。

    她在昏迷中,脸色依旧苍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