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海岸悲喜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哈哈,对呀,我怎么发现主人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日月炉怎么就成你的了?”柳牵浪不想放走无痕,操控九天仙缘剑龙飞驰追赶之际,九天仙缘龙一阵喷嚏嗤笑。

    “唔!哈哈,剑兄,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呀!我问你现在日月炉可在我的手上?”柳牵浪低头一看九天仙缘剑龙的搞笑样子,如今水儿得救,三大星宫之人汇集眼前,高兴地笑问。

    “切!噗!噗!在你手上就是你的了?好不要脸,那你还在我身上呢,难道你也是我的了?”九天仙缘剑剑龙直撇。

    “那当然了,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彩练缘魂可是女娲娘娘所赐,说起来我算得上是她的徒弟吧,我现在代她老人家收了她的宝贝有什么不妥。”柳牵浪也很少如此矫情的说话,逗得九天仙缘剑龙喷嚏连天。

    “吐噜!”

    柳牵浪正高兴的看着日月炉说笑呢,突然看到一个黑影飞到了肩头,定睛一看是奇奇,不由更加高兴了。

    “浪儿阿爸,不要追了,留着他的命有用!”奇奇立刻说道。

    “哦!奇奇,你不是恨死千翼苍鹰了吗,怎么不追了?”九天仙缘剑龙不待柳牵浪问起,诧异的回头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是我们人的事儿,和你没关系!”奇奇自然听到了柳牵浪和九天仙缘剑剑龙的逗趣的话,轻哼一声道。

    “哼,你说我还懒得听呢,有什么呀,不就是可以化作人形了吗,再有个几百万年的,我也能!”九天仙缘剑剑龙回头俯望着下方茫茫大海海岸的景象,不再理会奇奇了。

    “呵呵,这是为何?”

    柳牵浪骤然停住了九天仙缘剑剑龙问奇奇。

    “因为千翼苍鹰并没有以前我认为的那么坏,他之所以帮助光化,我想一定是另有原因。”接下来,奇奇把千翼苍鹰提醒自己日月炉日月之火之事说了一遍。

    “哦!”

    柳牵浪闻言,略一沉吟后,道:“也罢,反正就算咱们现在追上,也不见得诛灭光化,因为他的元神并不在他的身上。”

    柳牵浪修炼成功日月元神后,对于任何人的元神气息感觉特别敏感,稍加探析就可以知道对方元神神力的强弱。刚才追逐之时,柳牵浪惊奇的发现,无痕的头脑中竟然是空的,既无魂魄也无元神。

    “那好,现在我们去帮助姐姐水儿阿妈主人和燎焰阿姨去!”奇奇视线看向水儿和燎焰依旧在各踏着天毯追逐着采菱说道。

    “嗯!”

    柳牵浪点头同意,然后迅速朝下方海岸水儿和燎焰身后俯冲而下。

    “哼!采菱,你逃不了了,还不停下!”

    小尊此刻已经恢复了本体巫尊圣骨,被水儿握在手中,流转着彩虹流霞。随着水儿踏着彩虹天毯飞驰,射出道道彩虹光龙,不停地砸向采菱。

    而火焰毒巫燎焰飘立在火焰鬼毯之上,身上殷红火焰荡荡,手中诛鬼缠蛇剑,也是飞射而出九条九色诛鬼虹蛇,彼此缠绕,风驰电掣一般扑向了采菱。

    当柳牵浪飞驰到水儿上方之际,水儿突然一阵疾驰,劈出一刀彩虹光龙之后,采菱脚下的光豹,嗷的一声被彩虹光龙撕咬得粉碎,然后采菱嘭的一声砸到了海岸之上。随即水儿收了彩虹天毯,也奔驰而下。

    下一刻,水儿一脚踏着采菱,手缓缓地举起了彩虹流转的巫尊圣骨。

    “水儿,且慢!”

    柳牵浪见到如此一幕,瞬间想起自己曾在界通丹崖经上卷之中看到的一个画面:一片蔚蓝的大海海边,一个女子举着一段白玉骨,怒目冷视着身下躺在海滩上的一个黄中带绿的女子。

    柳牵浪心中一惊,看着水儿身外莫名出现的幽蓝火焰和幽蓝的眼眸,出于惊讶和不忍喊道。

    “阿哥!?”

    听到柳牵浪的喊声,水儿猛然回头,看到夫君正白发飘飞的朝自己飞驰而来,不由惊喜交加,兴奋地喊道。这时火焰毒巫站在火焰鬼毯之上,翠色的眼眸看到柳牵浪,也是翠波闪闪,不过并未再继续前进,而是静静地漂浮在空中了。

    “轰!”

    高空,蛇化无涯子身上中了程远方三支诛邪箭,这时也跌落到了采菱身侧。

    “采菱!”

    翻身之际,无涯子双目空洞无神,但是看着采菱游览蓝月面具已去,披散的发缕掩盖的脸庞嘶哑的喊道。

    “咳咳,夫君!”采菱浑身已是伤痕累累,吃力的抬头,爬向无涯子咳着说道。

    “水儿,先不要杀他们,毕竟”柳牵浪飞身落到水儿身前,满是痛苦的神色对水儿说道。

    “嗯,阿哥!水儿明白,毕竟他们曾经和你是兄妹。怎么处理,听阿哥的便是。”水儿放开采菱,收了巫尊圣骨,然后幽蓝的眼泪随即簌簌,扑向柳牵浪。

    “阿哥不好,让水儿受苦了!”

    柳牵浪抚摸着扑在肩头的水儿,心疼的说道。

    “我原来是你传回消息说过的暗能国之人,我是五色天巫之族天巫至尊的女儿,也是她的传人。一切,燎焰都告诉我了。”水儿呐呐的说道。

    柳牵浪微微点头,道:“阿哥不管水儿是什么人,阿哥只知道你是我的水儿。现在好了,大家终于把你救了出来。我在日月炉内碰到了天灵三老,他们说的七光玄老救了你是怎么回事?”

    柳牵浪知道七光玄老的事,一直在寻觅着着他们,然而神识万里探析中,始终没有感应到七光玄老的气息,不由问道。

    水儿略顿片刻,直言了事情的经过。

    “七光玄老真是大智大慧,大善大德之人,水儿不要悲伤,我们心中永远记着他们就是。他们的离去,一切都为了暗能国的未来,我们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柳牵浪听到怀中的水儿在呜咽痛苦,劝慰道。

    “可是,水儿舍不得离开阿哥!”

    水儿见到柳牵浪,相隔一年,犹如万世不见,悲喜交加相见之际,可是又要面临不久后的分别,心情不由沉重非常,流泪道。

    “修真路上,事事多烦恼,水儿姑且不要哭,事情也许有更好的办法。七妹采菱和大哥无涯子之前已经身负重伤,就让他们去吧!”

    柳牵浪视线一直落在海岸上无涯子和采菱木然对望,手拉手的情景,安慰着水儿的时候,心如刀割,痛苦煎熬,也忍不住落泪。

    挥袖向无涯子和采菱体内各注入一股强大的神力,低头对水儿说道。

    “好,水儿知道弑杀亲朋的痛苦,听阿哥的。”水儿听到柳牵浪的话,油然想到自己曾经弑杀乾坤二老和三千余个水族同胞的情景,重重点头。

    这时,宋震,程远方,程诗风,葩儿,妙嫣,夜香,丫丫等人也先后飘落在海滩之上,面色皆是悲戚之色,看着无涯子和采菱既恨又怜。

    “大哥,七妹!”

    宋震看到无涯子和采菱因为柳牵浪注入了神力,体内被光华操控的毒蛊被消灭,恢复了自主意识,已变得木然的脸色,重新有了红润的光泽,黑白二眉不住地扭着,上前扶起二人,悲声喊道。

    “何必救我们,是我们一直在算计伤害你们,难道你们不恨我们吗?”蛇化无涯子看着手中的翠色玉笛,沧桑笑道。

    “因为我们舍不得我们曾经的大哥和七妹,再恨也无情谊贵!”柳牵浪上前,蹲在无涯子面前,看着无涯子和采菱悲戚泪落,也是眸海蒙蒙说道。

    “三哥!采菱这一生,最高兴的事有两件,一是嫁给大哥,二是有你和四哥这样疼我的哥哥,可是采菱却辜负了你们!

    采菱真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们人人都有那么多和贪念呢,难道我们只是永远做普普通通的平凡人不好吗?就像我们当年盼水城结拜,永远那样简单的待在一起多好!”

    采菱想着过去了日子,痛苦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看着柳牵浪和宋震呐呐。

    “七妹勿怕,既然上天给了我们兄妹的缘分,我们为什么要辜负呢。现在你们身上的毒蛊已除,光华再也无法操控你们。以前我们是好兄妹,以后也是。这一切都让它过去吧,你们姑且养好伤。听说现在清心道无痕宫已经不存在了,不如你和大哥都加入浪缘门如何?”

    柳牵浪脑中也是采菱往日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目视着无涯子充满诚挚的问道。

    “多谢三弟和四弟仁慈,此时此刻还在如此称呼我们,不过我们自感惭愧,岂能得寸进尺。我们姑且离去,他日有缘再前来拜见三弟和四弟,保重!”

    “三哥,四哥保重!”

    无涯子缓缓起身,扶起采菱,二人深深向柳牵浪,宋震,以及周围之人,远远高空的天狼堡和飞行盘之人一礼,然后二人相搀,脚下蓦然出现一头光豹,然后声声呼喊珍重声中飞入了苍穹天宇。

    “大哥,七妹,世事纷杂,颇多不自愿,无需万事皆介怀!记得想我们就回来,我们也会去看你们的!”宋震踏着血麒麟飞上天宇,大喊,送了一程又一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