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雪寒救相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雪寒救相

    清柳国,盼水城,皇宫御花园内。

    大皇龙太和八十五个恶鬼狼吞虎咽吞吃了一个女子尸体,皆是拍着肚皮,十分满意的哼唧着。

    “嗨!真是可惜!每次享受美食,这些人骨毛发都不让吃,冥皇这是什么规定啊?”吞肉阎王看着条条不让吃的人骨,被耶律央泽做法又送入了空中,朝皇宫外飞去,眼中满是可惜的神色,流着口水说道。

    “哈哈!吞肉阎王!我们奴役人间总不能太绝,为了我们大鬼一族永远享受人类美食,冥皇考虑的很长远,怎么也要给这些坟墓留些残渣剩骨,让他们发现不了我的秘密不是?”

    大皇龙太闻言,哈哈大笑道。

    “嗯?有道理,呃哈哈哈!哎呀,真美味儿,千代公什么时候再有这样的好事儿,千万想着我们,我们在幽冥地狱也给你留着好魂好魄的,等你什么时候你任满回到幽冥地狱,好一起享受!我们走了!”

    八十五位恶鬼一阵嘻哈,然后又冒一股烟儿消失了。随后,大皇龙太也摇摇晃晃的朝长水皇后的寝宫长水殿而去了,进殿前,没忘口中又吐了一口红色的烟雾,然后宫殿中所有当值的兵士瞬间就醒了。

    不过他们记忆中都有一段空白,从半夜到鸡鸣这段时间,自己竟然不知道怎么过的。

    不久后,天就大亮了,皇宫中一些丫鬟男工前去御花园收拾昨晚大皇龙太吩咐的赏月宴残羹剩饭。一看之下,不由大惊,只见满桌子的美酒佳肴,仙蔬脆果竟然动都未动,很是诧异,也很高兴。

    因为按皇宫的规矩,皇室成员宴请之后剩下的美味儿佳肴,是允许宫廷当值的丫鬟女男工等享用的。于是这些丫鬟男工一边满忙碌,偷空抛到口中一个半个葡萄粒儿什么的,然而又纷纷吐了出来,都感到苦涩无味,纳罕至极。

    再说,大皇龙太鬼身晃晃悠悠回到长水皇后寝宫,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是的,走到凤榻前,往自己的肉身一躺,仍旧美美的睡觉了。

    射旁,长水皇后一看到恶鬼回来,哪敢睁眼,心里颤抖着佯装不知,好不容易熬到天明,便二话不说,牵着黄七就命人把自己送到了大柳寺。

    当时大皇龙太还尚未起床,等他起床早朝后,第一件事听到的就是长水皇后带发出家的消息,当时惊愕万分,立即前去大柳寺想一问缘由,然而长水皇后宁死不见。

    从此后,大皇龙太回到皇宫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理朝政,整日花天酒地,清柳国开始了昏君当政,国师弄权的时代。

    这些都是陈年往事,大皇龙太坐在龙座,感觉龙座没有了昔日的长水皇后作陪,空荡荡的,坐在面冷冰冰的,丝毫感觉不到作为帝王的尊崇。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长水,你当年为什么一定要出家!不管怎样,也该给朕一个理由?”

    大皇龙太突然间苍老了下来,一刻钟之前还是龙虎之年的样貌,此刻已是龙钟老态了!脸布满皱纹,双手枯瘦,老泪纵横,不停地自语着。

    “我该去看看她去,四十九天后,长水,朕一定为你送行!”大皇龙太继续如梦般呓语着,然后朝殿内走去。

    “啊!?鬼呀!”

    殿内的琴瑟歌女突然看到大皇龙太变成了龙钟老人,吓得乱跑乱叫。

    “站住!我是你们的大皇龙太!竟然污蔑朕是恶鬼!那好,我就让你们看看恶鬼是什么样的!”

    殿内传出大皇龙太邪恶的咆哮声。

    “呜呜”

    “大王!大王!求求你,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接下来,殿中又传出声声悲哭惨嚎的声音和咬牙切齿的嚼骨头的声音,十分渗人,很快,整个皇宫大殿都充满了血腥味和骇人的哭诉声。

    后来,大皇龙太满脸是血的从后殿跑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血淋淋的女人胳膊在啃噬着。

    “大皇龙太疯了!”

    守卫的士兵闯入大殿一看,也被吓得魂飞魄散,奔出殿外大喊,然后迅速找到一些朝臣,封锁了议政殿。

    大皇龙太也不出来,就在议政殿内,念念叨叨的胡言乱语着,直到第四十九天半夜的时候,自己披头散发的奔出了盼水城,也不知哪来的速度,公公真人带领人马,快马加鞭都没他跑得快

    四十九天前,柳牵浪跟着那位奔向皇宫西南方向的将士,柳牵浪猜测此人要做的事,一定和当朝文宰相纳兰朗明有关,所以一直暗中不急不慢的跟随着。

    不久后,这位士兵来到了一座高墙建筑大门诸多守卫面前,抬手一扬,露出一块闪光金牌,然后守卫士兵赶紧跪下:“不知国师特使驾到,有失远迎,还请特使恕罪!”

    “无需多礼,麻烦玄武狱官打开玄武狱大门,本特使奉国师之命,前来审讯纳兰朗明!”

    国师特使看来地位比玄武狱官的官职威望要高,故而能够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

    “这?按照大柳律法,已经判了死刑的犯人,直到斩日,是不允许任何人会见的。既然纳兰朗明已经定判,特使还有什么要问的呢?”

    “嗯?国师要问的事,都是朝中机密要事,你也想听听么?”

    闻言,国师特使将军眼珠子一瞪,冰锥一样射向跪着的一群护卫,尤其是玄武狱官。

    “不,不!小的多嘴,国师特使请!”

    “哗啦”

    玄武狱官感觉到冰冷的目光射来,后脖子一阵冰冷,赶紧抱着钥匙,亲自为国师特使打开了厚重的巨石大门铁锁。然后发动机关,玄武监狱大门便轰然打开了,所有守卫都低着脑袋,等国师特使进去了,又轰然关了大门,这才敢抬起了头。

    柳牵浪一听纳兰朗明果然关在此处,自然也迅速随着国师特使跟进了玄武监狱之内。

    “当!当!”

    监狱内一团漆黑,只是隔几丈在墙角挂着一个火把,呼了呼了的燃烧着,国师特使穿着厚重的铠甲军靴,走在左右都是囚牢的空间中,脚下发出感觉像砸铁一样的恐怖声音,听得令人心里发寒。

    “唔!嘻嘻!哈哈!又有人要死了,嘿嘿”

    监狱漆黑的角落里,一个囚牢发出诡异的笑声。

    “死了好啊,死了好,总比待在这玄武监狱,每天被这些恶鬼抽打,还有国师动不动就来喝血的好。”

    另一个声音,咿咿呀呀,犹如鬼魅哭诉的说道。然而柳牵浪凭着着正常视力看不到囚牢里任何一个囚徒的身影。

    不过,柳牵浪也并不感兴趣,因为自己的目标只有纳兰朗明,所以任那些鬼魅一般的呜咽,并不想节外生枝。

    “哦!纳兰朗明,想不到你还活得这么健康,不愧是文武全才的一代朝相,还记得十年前,你也曾披铠甲,随本将军征战沙场!那时本将军真怀疑这个世界怎么会有你这样神奇的人物呢?文可通天,武可耀国!可惜呀!今日却沦为了阶下囚!”

    柳牵浪突然听到国师特使站在一个牢门前,慨叹而言。

    “哈哈,既然来了,那就动都吧,何必费那么对话?”

    纳兰朗明穿着一身白缟死囚服,傲然屹立,浑身血渍般般,显然没少挨打,但脸无丝毫惧色的畅笑道。

    “你知道本将军是奉命来杀你的?”国师特使问。

    “哈哈,本相已经是一个死囚,竟然还有国师特使前来,不是为了尽早灭口,难道还是来放了本相不成?”纳兰杨明大笑。

    “嗯!的确如此,本将军问你,你我二人,如果只有一个人活在大柳王朝,谁会对江山社稷更有意义?”国师特使颔首,并未反驳,而是转移话题。

    “雪寒将军披肝沥胆!驰骋疆场,曾为大柳国留下赫赫战功,若比武功,纳兰朗明不及万一。不过,若谈朝政文韬,纳兰朗明因为身为文丞相,自然略强于将军!”

    纳兰朗明并不知对方此问何意,但仍是很客观的评价了自己和国师特使。

    “雪寒佩服,国相明知我是当朝奸臣国师的特使,仍旧如此公正言辞,果然大度宏阔。只是国相太过自谦啦,无论文武,你都功盖三分国,岂是我雪寒小小一个大野武夫可比的!这是国师出入金牌,有请国相护住我大柳江山!雪寒去也!”

    “哐啷!”

    “咕咚!”

    国师特使雪寒蓦然抽出腰刀,一刀砍断了牢门锁链以及纳兰朗明身的枷锁,然后回刀削掉了自己的脑袋。只见他的脑袋一下滚到了地。而其身体仍旧立着,另一只手举着国师出入金牌,一直等着纳兰朗明接取。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纳兰朗明实在没有料到,本以为对方是前来诛杀自己的,想不到这位千人恨万人骂的国师特使会这么做。

    纳兰朗明瞬间明白了很多事,为什么很多被国师残害的朝臣将领,有很多会死而复生,或是家人躲过大劫,然后隐姓埋名逃到荒野存活了来。

    纳兰朗明接过出入金牌,但是雪寒仍旧未倒。

    “雪寒兄弟!纳兰朗明有你这块出入金牌,暂时只可以逃出皇宫,只有他日沉冤昭雪方可再回到皇朝。我知道你尚有尊父老母,你放心吧,从现在起他们就是我纳兰朗明的亲爹娘!”

    “谢谢国相!”

    纳兰朗明话音刚落,国师特使雪寒的身体噗通倒地,远处的头颅最后发出一声感激的声音。

    接下来,纳兰朗明将雪寒的头颅重新按到他的身体,用雪寒身的军人必备的设备,为其把头颅缝,然后装在雪寒身的尸袋里,扛起就往玄武监狱之外走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