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灰色暴雨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灰色暴雨

    柳牵浪和宋震循声飞到了骨潮海海岸。

    “前辈走好!”

    第三人间老人就要被骨潮海海浪吞没之时,突然听到两声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入耳际,回眸看到的是柳牵浪和宋震二人,见二人浑身灵力大盛犹如仙君下凡一般,笑声更加苍劲,然后露出的头颅也消失在了海浪中。

    慌乱中,柳牵浪和宋震不知说什么好,一看也知道怎么回事,面对又一个魂魄飞散的修士,唯有施礼道别。

    看着老人那不甘的眼眸,二人痛彻心扉,但无奈!

    然后二人脚步沉重的往鬼奴滩无数的白骨帐篷走去,很快出现在了在无数双泪眼朦胧的目光之下,这些目光,让二人看了更加煎熬。

    二人矗立在夜风中,听着吱嘎吱嘎白骨帐篷摇曳的声音,沉默。

    冥皇太子独幽帅帐之内。

    冥皇太子独幽和左右剥骨耕髓二将刚从玄阳鹏的抽魂营部回来不久,此刻正一边谈论着刺客之事,一边等待出营追杀逃犯大军的音讯。

    突然奔进一个营外守营的士兵,一头扎下,跪倒便喊:“禀报冥皇太子殿下,灵空莫名方位传来恐怖的笑声,好似狂魔仙音!”

    “嗯!哈哈!你们这些士兵,各个也都是能征善战之辈,岂能被苍穹几声嗤笑吓住,下去吧!刚才我们回来之时听到了。也许不过是灵空莫名禽鸣夜而已,对了,追兵可有消息?”

    冥皇太子独幽一听,并未当回事,也没往鬼奴滩那些随时都会被折磨死的鬼奴兵工那儿想,只当是夜禽怪叫罢了。倒是对出营追击刺客的大军动向很用心,就在进报的士兵起身时,问道。

    这个士兵闻言,赶紧再次单膝点地,紧抱双拳,行军禀礼道:“回太子殿下的话,放出两只苍邪冥鹰,暂时还没有回报消息。”

    他们哪里知道,那两只苍邪冥鹰早已被柳牵浪的两只冥鹰给消化了,还在这里傻等呢。

    “去吧!知道了,有什么情况随时来报!”

    “是!”

    上报怪笑的士兵应命,转身飞射而去。

    柳牵浪和宋震一阵沉默后,和幻梦真人行了一个无声礼,然后迅速钻进了白骨帐篷,接着便疯狂的炼化起恶魔之眼来。因为现在他们唯一能为这些难友做的就是拥有足够强的灵气,然后注入到他们魂魄之中,让他们减少一些痛苦,也许不再有死亡。

    “唉!”

    幻梦真人见爱徒宋震和柳牵浪平安回来,军营那边一阵慌乱,知道假刺杀冥皇太子独幽的计划得成了,现在他们二人神功飞速进展,本来要高兴地夸赞两句的,可是又发生了辽茫葬身恶魔之海的事。所以也只好哀叹一声,进入了白骨帐篷,逃避周围一双双充满无助的眼神。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幽冥之夜,但是除了夜风的呼吼,白骨帐篷的嘎吱声和鬼鸭夜啼,再没听到其他的动静。

    这夜,很诡异。

    很诡异夜,自然会发生一些诡异的事。

    当鬼奴滩上所有的鬼奴都回到自己白骨帐篷之内,在静默中等待第二天折磨的时候,突然鬼奴滩上空飞驰而来无数朵灰白的云团,然后响起了劈雷闪电,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所有鬼奴蜷缩在白骨帐篷的角落里,不敢向外看。

    闪电是金色的,大雨是灰白色的。

    灰白色的雨滴,很大,是热的,砸在无数白骨帐篷上很肆虐,但是顺着白骨流进帐篷内,落在每个骨奴的身上是温馨的,暖洋洋的,像慈母的怀抱,像祥父的大手。

    听着骇人的霹雷闪电,按理说,所有鬼奴应该惊恐万状才是,然而很邪异,没有。而且每个鬼奴却都在灰色的雨水温暖的抚摸中,平安的入睡了,睡得很甜。

    柳牵浪和宋震也一样,都睡着了。

    就他们睡着的时候,一个十分诡异的灰白色身影,从高空掠过鬼奴滩,扑向了冥皇太子独幽的行军大营。只是这一切柳牵浪,宋震,幻梦真人和所有睡着的人都不知道罢了。

    第二天,当所有人醒来的时候,中天的漆黑太阳挂在绿莹莹的天宇上,已经开始偏坠,大概接近幽冥地狱白日的中午了。

    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抽魂鬼前来叫喊鬼奴滩的骨奴起来的,冥皇太子独幽兵营那边也一个鬼士兵没有,空间中静得出奇。

    “咦!我脚上的白骨魂圈没了!”

    “我的也没了!”

    “哈哈!我的也没了!”

    听到欢呼声,柳牵浪和宋震先后跳出白骨帐篷,看着无数鬼奴兵工在鬼奴滩上欢呼着,呐喊着,不但他们脚下的白骨魂圈没了,而且一夜之间,他们的魂力恢复了分。

    这些鬼奴都是来自五个人间的修士,恢复了魂力后,也恢复了原来的仙姿,各个风姿绰约,各个人间的仙服道袍不已,绚烂无极。

    魂梦真人又恢复了当年在玄灵门时龙精虎猛的样子,此刻无限欣慰的看着柳牵浪和爱徒宋震。

    “谢谢你们!震儿和牵浪!想不到你们一来,难友们还有魂力恢复反的一天!”

    幻梦真人以为这一切都是爱徒和柳牵浪做的,所以颔首说道。

    “哦!三哥,昨晚难道是你?”

    宋震昨夜修炼之际,突逢暴雨,不知为何一阵眩晕后,很快就睡着了,自然知道自己没做此事,故而把此事归给了柳牵浪,十分诧异的说道。

    然而,柳牵浪眼中无限震惊和喜悦的看着数千万恢复自由恢复魂力的难友,大笑的说道:“幻梦师伯和四弟弄错了,这不是我可以做的!哈哈!在这幽冥世界一定有高人存在,而且是我们的朋友!”

    “哦!”

    宋震和幻梦真人闻言,都十分意外的叹道。

    三人奇怪的看着鬼奴滩灰色大地,仍在嘎吱嘎吱摇曳的白骨帐篷,大地和白骨帐篷上的白骨都泛出凝脂般的白玉光泽,那些白骨本来是晦暗的,但此时油光发亮,像有了生命一般。

    昨夜暴雨,幻梦真人说这是他来后遇到的第一次,旁边人说也是他遇到的第一次,所有人都这样说,那证明这里以前从未下过雨。

    邪异,真的很邪异,幽冥地狱从来不下雨,但是鬼奴滩下了一场雨。

    那么大的暴雨下了一夜,大地上应该是水流成河吧,但不是,幽冥大地除了光新如白玉外,一滴雨水都没有。

    奇怪,所有人都既欣喜又茫然。

    “那是什么?”

    突然有人望着骨潮海岸,惊讶的喊道。

    柳牵浪闻言,催动通灵璀目穿过淡淡绿色浩渺的鬼雾,看到骨潮海岸不知何时矗立起一棵枯朽的幽冥树桩,有五六丈高,是惨白的颜色,应该来自骨潮海,树桩的一个树杈上挂着一具鬼尸体,正在晨雾中飘摇。

    “是玄阳鹏?”

    柳牵浪看清了那个飘摇之人的面孔,竟然是玄阳鹏!柳牵浪心中大为震惊,骤然飞射,朝骨潮海岸驰去。

    后面的所有骨奴都是阳世顶级高手的修士,此刻魂力恢复,法力自然也恢复,也如影随形,和柳牵浪一同来到了骨潮海岸。

    数千万人立满或是飘飞在虚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锅形圆筒,纷纷无限兴奋地看着一身漆黑,已经死亡多时的玄阳鹏,看着这个不知欺凌多少难友的可恶之鬼终于死了!

    愤怒,仇恨!大快人心!

    “三哥!哈哈,这是哪位朋友干出这么解恨的事来,这个黑鬼竟然死了!”看到玄阳鹏死翘翘了,宋震兴奋得大笑。

    周围的数千万修士也是内心无比解恨的看着这个蛮横阴毒家伙的死相,不久后,觉得不解恨,便忍不住纷纷飞起骨潮海海滩上无数的恶魔之眼,朝其砸去。

    很快,玄阳鹏的尸首被砸得形都没了,那棵数丈高的枯朽树庄,被一颗颗恶魔之眼砸中,发出空洞而响亮的冥音。

    “走!我们杀入行军大营,消灭那些恶鬼,为死去的道友们报仇!”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然后所有人都呼啸着朝近十万丈外的冥皇太子独幽的行军大营飞去了,漫空仙影飘飘,十分震撼。

    不过,柳牵浪没动,柳牵浪没动,宋震也没动,幻梦真人自然跟徒儿和徒侄在一起。

    柳牵浪视线并未看着玄阳鹏,而是一直盯着着洁白如玉的树桩在出神,洁白的树桩很白,很润滑,如瓷似玉,和鬼奴滩那些白骨帐篷被灰白色大雨浇过后的色彩感觉一样。而这个树桩应该来自骨潮海。

    蓦然发现这一点,柳牵浪突然明白了什么,陡然一转身,朝骨潮海海边直射而去,下一秒他站在了骨潮海浅海水处,蹲下,仔细的研究着海浪中不断被推向海岸的白骨。

    不错,海水中滋养的白骨,每一块儿都十分的光润细腻,但海岸上的白骨,经过长时间的幽冥之风一吹,慢慢就会变得晦暗粗糙,而且很脆易碎。

    然而海水滋养的白骨,却是坚硬无比,刚才无数的恶魔之眼砸在白骨树桩之上,都没有砸碎,就是因为这棵树桩是不久前刚从骨潮海中取出的。

    这说明什么呢?柳牵浪努力的想着,痴痴地站起身形,手里攥着一块儿白骨,放目望着无边无际的骨潮海深处,任凭一浪又一浪海水朝他袭来,毫不在意,目光幽远而深邃。

    宋震已经习惯了兄弟这种样子,知道他又是想到了什么,故而和恩师矗立在海岸,衣袍在海风下,呼啦脆响,但却静静地,耐心的等着。

    “魂梦师伯,能请你站到这里一下吗?”

    很久后,柳牵浪回过身,双眸闪烁着兴奋,声音充满激动地说道。

    “哈哈!有何不可。”幻梦真人身形动都未动,下一刻出现在了柳牵浪的面前。

    “感觉如何?”柳牵浪微笑相询。

    “哈哈!哈哈!”

    幻梦真人站在骨潮海海水中,顿觉无限的正灵之气,自己脚底飞速的流进自己的双腿,然后涌入全身,继而进入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不过片刻功夫,自己的灵力竟然陡然翻了数倍,自己一直冲不破的元婴期实力,瞬间冲破了玄关。

    顿时明白了徒侄让自己进来的用意,不由哈哈大笑。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