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琴鬼箫魔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九百七十六章琴鬼箫魔

    血月之外,正是午夜时分,漆黑的夜晚,天宇无星无月,夜风中,巨大血月前方数万余丈的位置,一条万丈血魔神龙,张牙舞爪,浑身血光涛涛。

    而其小山一样的硕大头颅之上,此刻,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正傲立其上,穿着一身滴血的血魔神袍,幽冥血光波光粼粼,时时闪出一道橘黄色的闪电,火弧缠绕。头上九个龙头嘶吼不绝,殷红的月纹毒蛛面具上,三色阴冷的毒虹眼芒冰冷的扫视着对面血月下三派邪圣,各窟窟帝,各方尊圣,十二毒皇等等魔尊首领,一阵扫视后,视线落在风邪老妖的脸上。

    “哈哈!本教主向来知道飓风窟帝只爱山河日月,吹箫峰云洋海,那么此次屠戮弥天沙峪沸扬之海天狼教一行,显然是暗无天日的晦暗差事,本教主就免去了飓风窟帝的这番劳苦,好好回山门陶醉一番吧!”

    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故作开心大笑状说道。

    其他魔尊一听,教主直到此时此刻才告知飓风窟帝不随军出征,说得好听,这不是明摆着给飓风窟帝难看吗!虽然无人出声,但都感到风邪老妖以后的日子会不好过了。这都怪风邪老妖平日太过张狂,总是不把教主放在眼中。如今遭到排挤虽然十分尴尬,但也在预料之中。

    “这?”

    飓风窟帝风邪老妖临阵被驱赶,顿时脸上腾一下变得通红,尴尬异常。不过也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旋即风邪老妖略一沉吟,大概也猜出对方不让自己随军出征的用意了。

    不过风邪老妖并不在乎,一是自己根本就没拿血魔神坛,心中无私天地宽。二是正好懒得去呢。于是哈哈一阵大笑,施礼宏声道:“多谢教主体贴!如果教主没有其他吩咐的,属下告退回飓风窟了!”

    “嗯!本教主既然让你放松山水,岂会再给你安排任务,去吧,希望飓风窟帝玩得尽兴!”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眸中闪烁着诡异狐疑厌恶之色道。

    “恭祝教主神兵天胜,早日凯旋!属下告退!”风邪老妖说完,洒然踏着一条赤黄风龙洒然呼啸而去。

    “唉!”后面诸位魔尊看着飓风窟帝风邪老妖离去,纷纷摇头轻声为他哀叹了一声,然后看到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的视线朝自己这边扫来,赶紧禁声。

    “哈哈!好,本教主要向诸位魔尊隆重介绍一下占邪卜圣的七政占王七位占卜高徒,若是占邪卜圣一时门中有事,仓促归来,自有七政占王助我们完成征伐大业!有请七政占王!”

    看到飓风窟帝风邪老妖呼啸远去后,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看向对面离自己最近的占邪双煞一眼,然后视线跳向其身后的七位年轻英俊柔美的男女说道。

    七位年轻男女闻言,赶紧回身,面向刚才身后的各路魔尊施礼话语一番。

    然后欧阳浪龙率领各路魔尊先后朝各窟魔尊领地飞去,征调各路魔尊掌控的点仙界魔妖大军,历经多日方聚集一处,足有数千万魔妖势力,这还不算魔兽魔禽等等。然后一番誓师后,铺天盖地的朝神州浩土西北的弥天沙峪深处沸扬之海方向呼啸而去。

    再说飓风窟帝风邪老妖操控着赤黄飓风狂龙,朝飓风窟自己的属地飓风窟方向一阵飞驰后,经过南天洋时,在数万丈的高空望着沧海洪流和南天洋上无数大大小小的岛屿。

    睹物思人,顿时想起忘门挚友昔日玄灵门小天峰老峰主拂风真人,不由自主的朝南天洋中央区域的问涯岛飞去,想看看昔日和好友一起抚琴吹箫的地方。

    半日后,飓风窟帝视线中,万里外终于出现了那个烟波浩渺中已然存在的问涯岛,心中顿时波澜起伏,启动不已,想起好友一贯蓝色道袍打扮的高大俊朗的身形,不由眸中湿然。心念一动,骤然加快了飞驰的速度。

    “咚——”

    不久后,阵阵海风吹送,飓风窟帝风邪老妖耳际竟然听到了熟悉的《知心唯我》,不由一阵惊异,以为是自己思友心切,幻听所致,赶紧静心再听。立刻无限追念缱绻的琴音随风绕耳,音音思念,声声怀唤,明明是在召唤自己的魔箫合奏。

    “哈哈!拂风!”

    飓风窟帝霎时悲喜交加,老泪横流,二十几年不见的老友竟然真的又回到了问涯岛,抖动着嘴唇哈哈大笑,然后呼唤着老有的名字。立刻双手弯在面前,唤出漆黑墨玉魔箫,就矗立在赤黄飓风狂龙飞驰的身躯之上吹起了《知心唯我》同心仙魔神曲。

    “哈哈!老鬼你终于还是来了!你让老朽好等,十年问涯岛,只想琴箫和。上境逐天路,莫若知心乐!”

    飓风窟帝风邪老妖魔箫声起,二人合创的《知心唯我》仙魔神曲,无限悲怆沧桑之音顿时浸满南天洋浩浩洋风之中,涤荡在苍云海间。略停换气之际,拂风真人朗笑道。

    “哈哈!”

    “哈哈!”

    二人皆是狂声大笑,飓风窟帝乘龙飞驰,问涯岛上空也蓦然升起一道蓝旋琴光神龙,其上立着一个浑身闪烁道道幽蓝仙环之人,洁白问涯琴漂浮其身前,心拂弦颤,琴浩飞扬。

    须臾后,二龙擦肩,挚友相逢,大笑之余,深深惜望。

    “拂风!”

    “风邪!”

    “哈哈!”

    久久彼此深望后,二人收了各自神骑,单手紧握,联袂飞向问涯岛,片刻后各自落在当年琴箫合奏的巨石之上,再多言语不如琴魂箫心。二人立刻无天无地,无门无派,无我无他的忘情奏响了《知心唯我》仙神之曲。

    远远看去,问涯岛两块相聚千余丈突兀的巨石上,盘膝坐着两个疯子一样的身影,一个幽蓝,一个苍灰,身形不停俯仰,脸上洋溢着莫名的欢畅笑意。

    漫岛幽美琴箫合奏仙乐,声音时急时缓,有时像小溪潺潺,流水淙淙,哗哗流淌一般。有时像泉水叮咚,美妙无绝。又时又像暴风骤雨,大江大海一般,狂啸不息。

    而声调也是悲欢喜怆万般皆有,听着让人时而欢欣,时而悲伤,时而热血沸腾

    “哈哈!恩师和风邪前辈如此情谊,真是让晚辈牵浪佩服,不知可有幸请得二位仙尊前来浪缘门星宙一游?”

    二人一番弹奏,曲罢却是与犹未尽,正欲再起新曲,突然听到苍山上方数千万丈的高空突然传来一语。

    “哈哈!是牵浪徒儿!”拂风真人略一品味笑道。

    “哈哈!正是柳牵浪小友!说来琴魔这条魔命还是柳牵浪小友不忌讳门户之见救下的。”

    听到柳牵浪的声音,二人皆是开心的说道。

    “哈哈!牵浪小友!如今你可是地仙界一等一的神秘大派,凡域人间更是奉为神灵,我飓风窟帝可是魔派之人,如今可是血月神教麾下,你就不怕我对你们浪缘门不利吗?”

    飓风窟帝风邪老妖贯以万里遥音心法笑道。

    “呵呵!风邪前辈是血月神教麾下不假,但是柳牵浪相信自己的眼光,风邪前辈光明磊落,就是对我浪缘门不利,也绝对是光明正大的前来攻山,绝不会做出任何有失大义风范之事。”

    飓风窟帝风邪老妖话音刚落,就看到一叶银灰色扁舟漂浮在问涯岛自己和挚友拂风真人的中间位置了。上面真是白发飞虹的柳牵浪,只见柳牵浪先后向恩师和飓风窟帝风邪老妖施大礼笑道。

    “哦!哈哈!今日的小友实力真是骇人听闻,最难得的是竟然如此洒脱于天地之间,真是让箫魔看着敬佩和欢喜。”

    “嗯!说起来,为师真是幸运,当年白捡了一个如此让为师都汗颜的厉害徒儿。牵浪,你不是前几日告诉为师,近日必有北方天绝门和东方无极门大军来犯么,怎么会看着你如此气定神闲的?”

    飓风窟帝风邪老妖和拂风神人都看着柳牵浪,不停颔首,笑道。

    “师父不用担心,如今浪缘门势力庞大,凡域人间布置周密,对他们的进攻早有准备,倒是风邪前辈突然和恩师齐聚这问涯岛倒是让晚辈大为惊喜,故而特意前来有请二位高尊前去如今晚辈的星宫一游,略尽敬意。在星宙之中,晚辈特意为二位高尊准备了一方仙乐神宫,为足二位高尊手足情谊,也叫问涯岛,乐宫叫问涯宫。”

    “呵呵,那里景致可以说有这里的风情,更有二位高尊希冀的一切,而且随意二位高尊开发。星宙宁静,绝无任何门派干扰!不过晚辈也算有点私心,晚辈曾和月先合创一曲《九天仙缘》曲,想听二位高尊为浪缘门合上一曲,一了平生愿。”

    柳牵浪微微笑道。

    “哈哈!知我们琴鬼箫魔者,看来非你小友莫属。琴魔早就听闻过玄灵门曾有云阙四贤,其中一位叫月先的小友,一尊碧水琴,音动苍穹,曾经演奏你说的《九天仙缘》曲。早有和琴鬼合奏此曲的心愿,可惜一直没机会。现在你提到,倒是也了了我们的一份心思。如此好事,琴魔赞成!”

    飓风窟帝风邪老妖闻言哈哈大笑道。

    “嗯,哈哈!箫魔都赞成的事,我这琴鬼更是乐此不疲。既然如此,我们立刻就去如何?我都有些等不及想看看牵浪的星宫了!”拂风真人也笑道。

    于是,柳牵浪也不再多说,载着飞入时光之舟的恩师琴鬼和忘年好友琴魔,银色光虹一闪,三个人就不见了。

    “哼!”

    就在柳牵浪操控着幽灵舟离开的片刻后,问涯岛一块巨石后,浮起一个身穿万葩魔袍的中年女子,端美冰冷的眼眸,望着幽灵舟消失的方向,喉中发出一声冷哼,然后朝神州浩土东方飘飞而去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