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缘宴观舞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九百一十二章缘宴观舞

    神州浩土,浩瀚的东天洋上空,悬挂着一轮十分巨大的血月,其内血浪涛涛。蓦地,自血浪涛涛中翩然飞出九个鲜红霓裳纱衣的美丽女子。

    这九位绮丽女子,皆是云发高盘,点缀着玉钗珠凤,面婉身妙,一颦一笑,无不风情万种。她们在东天洋烟波浩渺中一阵飘举后,看着数万丈之下的一个漆黑硕大的城堡,指指点点说笑了一番,然后向神州浩土西北龙云山方向飞去了。

    此刻,漆黑硕大的城堡之内,在一个宽敞的大殿阁内,有一张巨大的方形的淡淡乳黄暖色洒金玉桌。玉桌四面都坐满着开怀畅笑的人影。

    正面尊位坐着四个满面春风的两对中年夫妇,他们对面坐着的是狮魔和狼魔以及各自的妻室。而左侧坐着的是柳牵浪和他的五位爱妻云千梦,水儿,妙嫣,情花宫主和金翎公主。右侧是程远方和其生死与共的红影,银影,紫影和蓝影四位狐妻。

    “哈哈!”

    柳河东和程华看着柳牵浪和程远方如今不仅成功踏上修真之路,修为令人难以想象,而且竟然都有了家室,看那儿媳妇,各个端庄贤惠的样子。二人高兴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的大笑,夸两位孩儿有出息。不时喝着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美酒。

    “看你们两个,就知道傻笑!来,乖儿媳妇们,陪我和你们二娘去说话。”柳牵浪的母亲,看着自己的五个漂亮儿媳妇,还有程远方的四位娇妻,牵起程远方的母亲秦宁笑道。

    “嗯!”

    柳牵浪这边云千梦等和对面四影媚狐齐齐的应道,然后也牵上狮魔和鹰魔的妻子,一群女子去到远处另一张桌边坐好,开心的说起了话儿。

    风月儿和秦宁尤其看到水儿和情花宫主鼓着肚子,怀有了孙子孙女儿,更是高兴得不得了,直说着要抱孙子呢。同时叮嘱云千梦,妙嫣,金翎公主以及四影媚狐要努力了。

    不过说到妙妙嫣时,妙嫣莞尔一笑道:“娘啊!儿媳妇早就为你老人家生了一个孙子了,都十五岁了呢,叫柳云,就在咱们苍山浪云门的,这次回去,你们四位老人就住在玄境之外擎苍宫好了,浪儿早就为四位老人修筑了恩情殿,以后整日都可以看到他和我们的!”

    “哦!真的?”

    风月儿和秦宁一听不由一阵惊喜,看着妙嫣,轻轻拉到身边儿,一阵夸可人。

    “嘻嘻!二位娘,我和妹妹蓝影也刚刚有了!”这时,红影牵起秦宁的手,看着风月儿和秦宁,羞红着脸垂首道。

    风月儿和秦宁一听,捂着嘴乐得直流眼泪,想不到当年几个孩子七零八散的,生死未卜多年,如今不但先后团聚,竟然喜事连连,心里一万遍的念着老天的好,为孩子们感到高兴。

    柳牵浪这边,柳牵浪和程远方看到二位娘和诸位爱妻幸福欢笑,心里阵阵喜悦,连连为父亲斟酒劝喝,高兴得一塌糊涂。

    狮魔和鹰魔见了,深深感动,如此人间亲情,二人在魔窟鬼洞中生活千余年从未感受过,这种温情和彼此扶持情愫,不由令两位曾经无情无义的魔物也眼中湿润起来。心中的狠毒,冰冷等等诸般恶念蓦然消散,暗暗发誓从此要和程远方过这种充满人间温情的日子。

    如此心思之下,狮魔和鹰魔的眼中不由含满了柔情,看向远处众女子中自己刚刚不久前娶的新娘。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美酒千杯无醉由。六个人,杯来斛去,直喝到狼堡之外弯月西沉,这才各个脸带幸福微笑的伏在桌上睡着了。

    而远处的诸位女眷,早已由四影媚狐安排进入了些许寝阁,此时正馨梦甜甜呢。

    当众人次日醒来时,已是晌午时分,柳牵浪和程远方向爹娘讲明已经把他们住的那仙缘河及小院迁到了墨玉骷髅玄境中的事,以及接下来的打算。

    柳河东,程华,风月儿和秦宁看着柳牵浪胸前小小的墨玉骷髅,惊叹之余,只要能和孩子们在一起就已是知足了,其他的随他们安排。

    于是柳牵浪和程远方一笑,柳牵浪将四位老人和五位爱妻都纳入了墨玉骷髅,而四影媚狐进入了狼堡,而狼堡此刻化作了一个黑点射入了程远方的额头殷红立目中。

    至于鹰魔和狮魔自然也各有办法保护起来了自己的妻室。

    接下来,柳牵浪,程远方,鹰魔和狮魔四人各御灵骑朝东天洋之西的苍山飞去。柳牵浪矗立在翠乾神龙的龙头之上,程远方脚踏百丈巨狼,鹰魔坐着巨鹰,狮魔稳立在殷红的魔狮之上。

    四个人在冬天上空,犁云破雾,呼啸而行,龙吟狮吼,狼啸鹰啼,飞掠苍穹,在数万丈的大地之上看了,无数凡域之人皆是以为天神过路,纷纷跪拜祈福。

    柳牵浪见了,习惯性的唤出一些凡域可以花用的金银之物,化作金花银叶,择其荒凉之地,为那些苦难悲苦之人洒下财雨,然后继续飞行。

    历经数个时辰飞驰,在旁晚时分,众人划入了苍山群宫之中。

    “哈哈!欢迎夺邪魔皇和狮魔和鹰魔而尊,恭贺三哥归来!”四人在夕阳残红中刚飞入苍山不久,就看到视线中万丈外一块儿巨大的苍云之上,摇头晃脑矗立着一个浑身血红,足有百余丈的麒麟兽,正瞪着清亮如潭的眼眸看着呼啸而来的四位。

    而巨大的麒麟兽之上,昂首矗立着一个身穿七彩梦幻太极仙袍,身材伟岸之人,手里拿着漆黑闪耀的占星尺,眸闪如虹,一黑一白双色眉毛,远远就施礼笑道。

    “哈哈!天邪星尊前来相迎,幸会!幸会!”

    程远方,狮魔和鹰魔早就在酒桌之上听柳牵浪谈及自己的这位生死兄弟了,是以三人一看宋震奇怪的眼眉,立刻就认出来了,赶紧还礼大笑。

    “四弟!三哥有你相助,算天算地的,凡事都这般顺利,不过三日我便找到了三位兄弟。哈哈!最初三哥好真是没想到你的那几个字:直飞东方,其余月前。还真是灵验!”

    柳牵浪爽朗笑道。

    “嗯!那是,四弟这个天邪星尊还是有几分分量的,不过占星尺显现的这个应卦名号,倒是和程兄弟有几分巧合,我叫天邪,君叫夺邪!哈哈,是不是很默契!”

    宋震看着身穿漆黑魔袍,背背幽蓝弓箭,威武挺拔的程远方笑道,不过眸中有些许担忧之色。

    “嗯!你还别说,二位兄弟容貌体型,面庞神色,还真是有诸多相似,这真是巧缘了,把酒问月之时,看来你们两个可要好好喝上了一番了!”这时,众人已经飞驰到了宋震面前。

    程远方闻言,不觉宋震话中有话,略一沉吟笑道:“哈哈!那就劳烦诛邪星尊有机会摆上一桌仙宴了!”

    “哈哈!那是自然,兄弟早已为四位兄弟备好仙宴。你们看!”

    宋震大笑,然后手持占星尺朝数十万丈高的苍穹一朵彩霞一指,霎时其上遮掩的一片薄云闪去,露出一个慢慢旋转的洁白美玉桌,远远看去,好似穹空皓月,向下方流洒着清爽光辉。

    而洁白玉桌周围恰是四把精致的幽蓝精致玉椅,桌上盘碟若干,酒壶酒杯契合在场的人数。

    “哦!哈哈哈,诛邪星尊果然是神人,我等未至,竟然已经算到我们有几人,真是佩服!佩服!”程远方,狮魔和鹰魔再次施礼大笑。

    “唉!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二哥黄七虽然出家修罗寺,没有酒杯,总该给个座位吧,哈哈!四弟可是小气了!”

    几个人正在说话之际,半个夕阳之上,蓦然飞出一个身穿九阳金轮袈裟之人,夕阳将灭,但其身上的九轮金阳却是佛光普照,将整个苍山霎时笼罩在抹抹金芒之下,到处充满了珠光宝气。

    此人一现身,就高颂佛号,洒脱笑道。

    “恭贺二哥驾到!”柳牵浪和宋震一看来人,登时眼闪兴奋,一起施礼呼道。

    继而,宋震大笑:“四弟怎么会忘记二哥神驾到来的时辰,不但如此,四弟还算到,如今的二哥,已不再是曾经的郁郁寡欢之人,抚琴对月,美酒佳肴,应该是来者不拒吧!二哥仔细看了,我这桌仙宴名叫缘人观舞宴。来一人,自动多一座,去一人少一杯。呵呵,不信二哥现在看去,是如何呀?”

    宋震说完,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程远方,狮魔和鹰魔一眼。三人自然感觉得到了,心中隐隐有有一种不受欢迎的感觉,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倒也没太往心里去。

    因为自己毕竟是邪派中人,要不是和掌门柳牵浪存在兄弟情义,彼此早就兵戈相向了,如何还会走得如此之近。

    “哦!”

    “四弟如今的占星之能真是登峰造极,我佛连界悔大师都说苍山浪缘门当世,也是未来,地仙界永世唯一的传奇,掌门戮天,天师撅宇,四星焚宙!感慨之余,他当从此不问占卜了!他说,混沌宇宙,已经无事可挡诛邪星尊的慧眼了!”

    说话间,逐缘大师黄七已经飞身近前,看着高空仙宴,感慨说道。

    “哈哈!二哥无需谬赞我等,我看慈缘大师才是慧眼识人,早就看到二哥早晚会神功告成,想不到几年不见,二哥的万象修罗神功和九阳金轮袈裟神功皆已是达到了巅峰极境。三弟恭喜二哥了!”

    柳牵浪上下看着逐缘大师黄七,尤其看到他不似以前那般不苟言笑,如今洒脱随意的神色,十分高兴地说道。

    “哈哈!有话把酒言欢,我们快快入席才最是痛快!”宋震深深点点头笑道。然后招呼众人向高空飞去,片刻后众人不分尊卑,随意坐了。

    一番寒暄笑谈后,自然又是畅饮起来。并谈及了柳牵浪接下来修炼星华九剑阵之事。谈笑间,宋震曾多次捏动黑白二眉,凝眸若有所思的看着程远方,鹰魔和狮魔。神色中满含警戒之色,后来才渐渐脸上恢复了放松之色。

    不久后,宋震突然笑道:“哈哈!兄弟们请看,龙云山下天皇城可有美舞可观!”

    然后手中占星尺朝苍山以北,数千万里的龙远山影影绰绰的滚滚云涛中一点,一道漆黑神芒射去后,不到茶盏的功夫,那云涛之中,一朵白云蓦然绽放,里面竟然露出一座城池,正是昔日的盼水城,今日的天皇城。

    只见漆黑夜幕下,天宇新月淡淡月色笼罩中,九个身穿鲜红裙衣的女子,在天皇城上空娉婷起舞,动做曼妙优雅,引人入胜。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