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丹梦难圆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八百六十五章丹梦难圆

    此刻,接近午夜时分,金翎公主好一番劝慰安抚,柳牵浪才慢慢平静下来,不久后又睡去了。

    另一处,妙嫣的嫣香殿。

    因为爱子柳云顽皮玩过了头,和丫丫,蝶儿都留宿在了擎穹峰。妙嫣夜静无眠,爽性飘上嫣香殿顶,想着最近和柳牵浪以及柳云三口团圆的美事儿,一脸甜甜,点星指月,仰躺夜空,吮吸着习习夜风携来的阵阵灵花灵草的芳香,很是高兴地的望着幽幽天宇,时时自我笑着。

    浩月清辉,放扬苍山世界,圆圆轮廓,花好月圆。

    想到下一个月圆之夜就是浪儿全魂的大好日子。以后和姐妹们陪着爱郎有享用不尽的情爱芳华,绵长岁月,妙嫣就忍不住心中漾起丝丝甜蜜,习惯性的嗅着手中的一个秀粉色的香囊,那里面是浪儿一直想问,但自己一直没告诉他的桃花儿瓣儿。

    香囊中的五瓣儿桃花瓣儿,芬芳永远,据说是祖传神物,从不凋谢,自己身上有浪儿爱闻的芳香,正是五瓣儿桃花瓣儿侵入体内的结果。

    “咯咯!”

    嗅着香囊,妙嫣忍不住兀自咯咯笑出了声,因为昨夜浪儿还在研究自己为什么身体会这么香呢?但是自己就是没告诉他,因为自己喜欢看到柳牵浪凝神思索的样子。

    “一抹缘魂赠桃花,慈心悠悠岁无涯。舍得仙体留红颜,本为情缘入云霞!可惜幽冥万魔妒,还叹九天众仙压!终是红尘时光梦,何必执念泪染颊!”

    妙嫣正憧憬着和柳牵浪以后长长久久美满相伴的美梦呢,突然听到天宇传入耳际一段甜中又满含忧伤的歌诀。

    妙嫣细细品那歌诀中的含义,虽然不十分理解,但隐隐感觉到和自己有关一般,不由坐起身形,寻那歌谣之音望去。

    正看到皓月之下,一个身穿绚烂彩霞霓裳之裙的仙女,正在向自己飘来。

    妙嫣凝神一看,不由感到一阵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此人,待对方飘至近处百余丈停下的时候,笑问道:“不知仙女是何方仙朋,在这午夜月下飘举,所为何来?”

    “呵呵,小桃花儿树!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女娲娘娘啊!”女娲娘娘莞尔微笑的时候,挥袖轻轻一拂,顿时一道丹粉色的神光,倏然进入了妙嫣的体内,霎时妙嫣记起了所有鸿蒙时代,九天那条灵河发生的一切,自然也认出了女娲娘娘。

    自己当时正是河岸的一棵桃花树,也因小浪花的仁爱之心,吞噬了一丝彩练缘魂,才有不断轮回后现在的自己。

    “原来是女娲娘娘天尊,小桃花树拜见娘娘!女娲娘娘朝妙嫣而来,可有事指点小桃花儿树?”妙嫣凝眸沉思片刻,问道。

    “嗯!你倒是慧根不浅,怪不得九灵仙体占其四,成为逆天背道,阳元再续之人!”女娲娘娘叹道。

    妙嫣听了女娲娘娘的话,并不知是何意,又道:“还请女娲娘娘明示,小桃树花儿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你应该知道你的夫君,就是小浪花柳牵浪下个月圆之夜神龙唤魂之事吧!”女娲娘娘说道。

    “咯咯!当然知道了,现在整个苍山浪缘门都等着这一天呢?妙嫣自然更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妙嫣一听女娲娘娘提及留情浪全魂之事,立刻高兴地笑道。

    “唉!”

    女娲娘娘不知为何叹息了一声。

    “怎么?女娲娘娘不为小浪花儿高兴吗?那样我们都很快回天灵河了!你不还交代给他任务了吗?”看到女娲娘娘叹息了一声,妙嫣很是不解,诧异的问道。

    “可你知道就算小浪花儿全魂能够成功,能以肉身成功升入天界,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做到,而你们却是只能还原本体,失去人体后返回天灵河的,从此小浪花儿成为人仙,你们却依旧是天灵河的灵花灵草。”

    “你可知道,小浪花私自把彩练缘魂分给你们吞噬了,你们享受了万世甜乐,但待他九天渡劫之时,却会遭受万倍的痛苦的。如今,他全魂在即,神龙天晷和幽蓝古月皆已到位,可是他却还差致命的一样无法成功!”

    女娲娘娘注视着妙嫣婆娑的眼眸,脸上浮现一丝不忍之色说道。

    听到女娲娘娘说道只有柳牵浪一人可以人体升入九天,而自己和其她灵花灵草投胎转世的姐妹兄弟都将会失去人体,然后才能回归天灵河,顿时心里一凉,眼泪不由流了下来。

    “不!求女娲娘娘帮帮我们,我们不想失去人体,小桃花儿树还要继续陪在浪儿身边呢!?”妙嫣立刻跪了下来,哭求道。

    “小桃树快快请起!女娲娘娘何曾是冷酷之人,同样不想看到我说的一幕,但是天道使然奈何?如今之时,不比鸿蒙时代,万千天道大则,无人能改。女娲悲悯小浪花一片慈心善念,方才求得鸿蒙天父盘古同意,借得神龙天晷和幽蓝古月,并派九九八十一条神龙,九九八十一颗龙珠以及九九八十一柄度魔神剑魂魄下世修行。并化作巡天仙君,招魂合体当年巡天仙君飞散的九旅魂魄方可回归九天。否则就连小浪花就只有陨落的下场了!”

    “而你除了一抹彩练缘魂外,体内尚有一缕巡天仙君的魂魄,故而当小浪花全魂之日,按理必是你失魂之时!然而小浪花爱你之切,竟然连九灵仙体都舍得破坏,分给你一半!这样一来,你定然是拥有了不死仙体。如你不主动舍弃,以他残破的九灵之体,是完不成神龙唤魂后,九魂合体的!”

    女娲娘娘幽幽说道,每个字都向一把利剑刺向妙嫣的心脏,令她痛苦万分。

    “呜呜——”

    “我舍不得浪儿!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妙嫣哽咽着说道,然后可怜楚楚的看着女娲娘娘肃穆的脸色。

    “唉!终是红尘时光梦,何必执着泪染颊!女娲言尽于此,是何选择,女娲无断,小桃树自己慢慢思量吧,但不管怎样,女娲希望这一个月时间,你能和小浪花儿过得开心!我去了!”

    女娲娘娘话音刚落,一阵夜风划过,女娲娘娘悄然消失在了月色中。

    “浪儿!我的浪儿!”

    嫣香殿顶,妙嫣呜呜哭诉,悲伤地声音随着夜风飘扬

    “嫣儿!”

    鹅皇殿,柳牵浪睡梦中,突然感到心如刀割一般难受,不知为何猛然坐起身,失口喊着妙嫣的名字。

    “嗯?牵浪?又做梦了!?”

    金翎公主正在睡梦中,被柳牵浪惊醒,看到他脸色苍白,柔声问道。

    “哦!没事的!翎儿,吓到你了!刚才我梦到嫣儿跳崖,心中好生难受!”柳牵浪看着被自己惊醒的金翎公主满脸愧意之色,歉意说道。

    “哦!牵浪怎么做这般可怕的梦!”金翎公主一听,浑身一凉,顿时没了睡意,起身穿戴整齐,道:“不如我们去嫣香殿看上一眼妙嫣姐去吧!”

    柳牵浪心中正有此意,但深经半夜的打扰金翎公主,心中实在过意不去,所以并未起身,现在看到金翎公主如此善解人意,顿时心中一阵感激,点了点头,迅速穿戴完毕。

    下一刻,柳牵浪操控着九天仙缘剑,怀中拥着金翎公主朝嫣香殿飞去了。

    此刻,妙嫣正在嫣香殿殿顶陷入深深地痛苦中,放弃自己的生命,妙嫣丝毫没有犹豫,但是那种难以割舍的痛苦,让妙嫣生不如死。

    爱情太甜蜜,生命太可贵!两样,妙嫣都舍不得,尤其是前者。

    痛苦中,妙嫣突然感到自己多年前服用的牵心丸的药性发作了,化入了自己的不死心魄心房,胸前琥珀色一闪,立刻感应到了柳牵浪正在向自己这边飞来。

    而数千丈外,柳牵浪心里一直念着妙嫣,突然也是心念一动,自己的左侧半个不死心珀突然闪烁出琥珀色的幽光,霎时感应到了妙嫣的存在,而且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好,柳牵浪心中暗道,猜想可是苍山混入了妖魔之物在围攻妙嫣之类的事,脚下一震,不到片刻的功夫就飞到了嫣香殿。

    柳牵浪和金翎公主也顾不得许多,轻声破窗而入,收了九天仙缘剑,轻轻朝妙嫣的珠帘床榻走去。

    窗外外皓月当空,淡淡月色静静地流淌在妙嫣的床榻上。柳牵浪轻轻衣袖一拂,珠帘便无声的自动翻卷起来,然后温柔的月光便照在了妙嫣柔美的脸庞上。

    妙嫣侧脸对着窗外,粉面桃花儿,脸色从容,呼吸平稳,睡得很甜,只是发缕有些凌乱,被子偏斜。柳牵浪不忍心惊扰,轻轻为她盖好被子。

    然后和金翎公主相视一笑,都放下心来,轻轻为妙嫣再次落下珠帘,然后联袂有飘出了窗外。

    “咯咯!这下放心了吧,这要是有个十个八个娘子的华话,我看你夜夜担心这个的,担心那个的,哪里还睡得安稳!”金翎公主嗔笑道。

    “呵呵!是牵浪让你大半夜的受委屈了,我们快些回去,我还没亲够你呢!”柳牵浪笑道。

    “咯咯!你好坏!”金翎公主撒娇道。

    “呜呜——”

    就在柳牵浪和金翎公主离去的时候,金翎公主坐起身来,抱着头,失声痛哭。直哭到天亮,然后坐在了梳妆台前,默默为自己打扮着,很快脸上的泪痕不见了,凌乱的发缕,变成瀑布般的青丝,本就柔美的脸上,露出无比甜美的桃花笑靥。

    一夜的痛哭,让她渐渐明白了此时此刻的珍贵,下一个月圆之夜很快就到,自己应该让浪儿永远美丽的自己才好,让云儿再多一个月的疼爱才是真的,妙嫣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扮着自己,越看自己越美丽,仿佛回到了当年认识浪儿时的那般天真无邪。

    “呵呵,娘娘!云儿回来了!哇!娘好漂亮啊!”

    妙嫣正在打扮的的时候,在擎穹宫呆了一夜的柳云担心七位师父和娘惦心,先是早早到七仙宫向云中子等师父问了安,又来到妙嫣这里,向娘报平安的。

    刚一进入妙嫣的寝阁,就看到自己的娘打扮得如少女一般,花容月貌的,微笑赞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