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金魂问酒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八百第三十章金魂问酒

    “公子!”

    听到文阳公子的声音,翠叶一阵狂喜,猛然抬头看去,以为文阳公子活过来了。

    而柳牵浪很深也是陡然一震,以为也是如此,但接着二人就莫名其妙的呆住了,因为文阳公子的嘴吧根本就未动。

    “这是怎么回事?”翠叶秀目圆睁,痴痴地问道。

    柳牵浪眉头微皱,摇了摇头,也不知所以然,只好又凝神听去,但文阳公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又突然戛然而止。

    惑然中,柳牵浪催动神识,仔细的探析了起来。一阵探析后,脸色才松了下来,渐渐感应到了声音的出处。

    “翠叶,在这里!”柳牵浪轻声喊着还在惊愕中的翠叶。然后视线看向文阳公子纤掌中的洁白梨花儿。

    翠叶闻言,顺着柳牵浪的视线看去,美目一眨不眨的看着文阳公子纤纤玉手上的梨花儿。

    那洁白梨花儿,颗颗金色的花蕊,淡淡金光闪耀,一抹七彩纤云缠绕在丝丝花蕊中间,化作一条七彩金鱼儿形状,在花蕊间环绕游动着。声音正是从七彩金鱼儿口中发出的。

    原来是七彩金鱼体内封印着文阳公子留下的话语,七彩金鱼感应到柳牵浪的气息后,封语自动解封,所以七彩金鱼说出了刚才的话。

    翠叶看了一会儿,发现七彩金鱼小嘴儿在一翕一合的,蓦然醒悟,方才知道怎么回事。

    “翠叶,我们陪公子喝一杯吧!这是她的心愿!”柳牵浪说完,轻轻伸手一招,顿时从洁白梨花之内飞出一个同样洁白的白玉酒壶。里面是满满的一壶梨花儿酒。

    酒壶是洁白的色彩,梨花酒是幽蓝的色彩。两种颜色合在一起,冰艳而冷凝。

    “啵!”

    柳牵浪攥着壶身微微用力,白玉酒壶的盖子受到灵力的灌顶,瞬间弹开了。

    声音轻轻,但却震撼着柳牵浪和翠叶的心魂。酒壶一打开,瞬间梨花酒特有的清冽芳香的味道充满了周围整个空间。

    接着柳牵浪幻化出三只洁白的白玉杯,为文阳公子斟了一杯酒放在她的身前,而柳牵浪和翠叶也各自斟满了一杯,然后端起酒杯想按俗世的拜祭之法,将杯中美酒洒在地上。但而正要往地上洒去时,突然又听到了文阳公子的话语。

    “唉!你这个疯子,我费尽力气为你酿的梨花儿酒怎么要洒在地上呢,不要以为我死了,就不再追求完美了。美酒佳人醉,千日待君来!梨花酒是用来喝的,何必做那些俗人的礼数!”

    天啊,翠叶一阵惊叹,公子太厉害了,生前就料到了这些。二人已经矮了下去的手臂,立刻又停在了虚空。

    柳牵浪不由笑道:“呵呵,翠叶!也罢,看来你家公子对我来此的作为早已猜透。既然如此,我们何必扫了她的兴致。她豪爽洒脱,我们又何必做那些可笑之事。好!我们畅饮就是!”

    接下来,柳牵浪当真不客气,左一杯,右一杯的,看得翠叶眼睛都发花了。

    开始,翠叶还能陪柳牵浪不由喝上一杯半盏的,但很快就不行了,只任柳牵浪畅然狂饮,而自己则看着文阳公子,回忆以往的点点滴滴,动情处,时时潸然泪下。

    柳牵浪之所以如此豪饮,是因为那只七彩金鱼传来一句无声封语进入了他的神识,令他内心悲楚不堪:“你知道我叫文阳公子,却不知道我叫葩儿,我其实是一个女子,是一个深爱你的女子。还记得那壶佳君酒吧,其实我想告诉你,那酒该叫嫁君酒才是的。可惜葩儿有缘识得如意君,却是无缘伴君旁!”

    “不过还好,我也是你的应魂人,那七彩金鱼便是我的魂魄,当你群龙唤魂归体的时候,它就会进入你的体内,也算是圆了我活一场,唯一不完美的梦吧!”

    柳牵浪喝着喝着,竟然流出了眼泪,翠叶偶然看到了,不知其意,只当对方伤感故友离逝罢了。

    “睹亭思故人,梨花境幽香。晃晃红尘寞,万年谁人想?”柳牵浪喝尽了满满一壶梨花儿酒,心潮澎湃,神涌气荡,油然诵起苍山念伊亭文阳公子留下的题诗,并把白玉酒壶小心的纳入了墨玉骷髅。

    吟诵着好友的题诗,柳牵浪方才明白五年前,为何对方一定为亭子留下如此的名字和题诗。也才知道为何一向潇洒随风,游云戏雾文阳公子,竟然会在苍山缱绻了一年。

    原来当年自己,云苍还有她一起踏上神龙天晷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自己是苍山应魂人,注定了被自己夺魂的一天。但她并未说出,默默为自己做了不知多少事,而自己却丝毫不知。

    柳牵浪泪眼朦胧的注视着文阳公子,看着她一直还在睁着的秀美眼眸,心中无限惭愧。她哪里是被杀死的,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人能够诛杀她,她是自己甘愿被孔圣抓到这里,也甘愿死在毒蝶之下的。

    柳牵浪一时之间陷入痛苦之中,自己千辛万苦到处寻找八十一颗龙珠,八十一神龙和八十一柄度魔神剑,可是自己全魂之日,竟然也是像好友文阳公子这般死亡之时。

    眼前的文阳公子如果愿意,她的魂魄就在梨花儿内,完全现在就可以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然而她没有,她选择自己死,全然是为了不让自己那一刻痛苦,才这样做的。

    无语,默默,泪泪,流流,心透!

    “咯咯!喝完了也不知道夸小女子一句,我可是用心为心中的郎君酿的呢!你知道吗?酿这壶梨花酒,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梨花儿呢。有子夜满月绽放的三千三百三十三朵,有晨雾中含苞未放的三千三百三十三朵,有午阳敞蕊的三千三百三十三朵,花了好多时间哦!”这时洁白梨花儿内的七彩金鱼,又翕合着小嘴儿说道。

    “哈哈,哈哈!好酒!这是我喝到过最好的美酒了,情芳义笃,恩浓惠醇,天地绝品!”柳牵浪悲楚笑道。

    “呵呵,不要谢我,我说过的我文阳公子做事可是从来不喜欢吃亏的,现在你喝了我的梨花酒。那可不能白喝,你要为我做三件事才行。第一件,把我的飘星裂云扇从孔圣那夺回来,拿扇子上有我送你的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第二件,我把翠叶,香蕚,纤蕊和瓣飞四个丫头封印在了梨花钻月宫望宫珠内了,你帮我把她们解封后,带到苍山去,以后替我善待她们。”

    “她们虽然和我一样,只是梨花的一部分,但是我希望她们好好地活下去,她们已经修炼得具备的了人形,不再是诡仙宫的假筑体了。等你看到我时,把她们带出望宫珠,她们日夜受望宫珠滋养,一定早已完全化为了人形了。”

    “另外,代我去看望一下向天峰顶最高处那棵梨花树下埋着的翠叶,翠叶曾经陪伴我不知多少岁月,然而我却始终未能替她报了殒命之仇!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公子!”七彩金鱼说到这里,翠叶听到文阳公子如此对自己一个可有可无的虚无丫头如此挂心,不由大喊一声,忍不住大哭起来。”

    不过,七彩金鱼并没有停止说话,继续道:“第三件,把我带到苍山念伊亭,再看一眼那个亭子,然后把我的身体炼化,呵呵,这才公平,谁也不欠谁的!”

    柳牵浪悲怆大笑的时候,七彩金鱼说出了上面的话。

    柳牵浪闻言,默默颔首,然后久久注视了一会儿文阳公子,招呼翠叶退出淡淡紫色帘幕之外。

    翠叶不解,正要发问,却看到柳牵浪巨掌一抹,竟然把文阳公子端坐的整个空间从幻梦遥山洞之上生生给切了下来,缩成不过是拳头大小的一个幽蓝的洞室。

    然后又探掌一招,洞室立刻倏然飞到了柳牵浪的掌心。洞室前的淡淡紫色帘幕依旧,文阳公子也是端坐那里,只是变得很小了。接着翠叶眼看着洞室化作了一缕蓝光钻进了柳牵浪的墨玉骷髅之内。

    而原来文阳公子原来端坐的地方变成了一个黑洞洞的大窟窿,残破不堪。

    “走!”柳牵浪并未向翠叶解释什么,而是环视了一眼那个黑洞洞的大窟窿后,平静的说道。

    “切!咯咯!走!你们以为这幻梦遥说进来就进来,说出去就出去的吗?”二人刚跳进幽灵舟内,还未等催动,就听到一阵娇美的斥责声飘来。随即就看到了渊舞和孔圣出现在了幻梦遥的洞口。

    “哼!来得正好,柳牵浪正要找你们呢!”柳牵浪并未感到多大意外,面色阴沉,冷冷的说道。

    “噢?想不到柳掌门对死人都这么感兴趣,本圣皇实在有些不解,哈哈!”听到你柳牵浪的话,孔圣摇着文阳公子的裂云扇,上前几步,讽刺说道。

    “不错,柳牵浪的确对过世的人文阳公子尊敬有加,文阳公子生前是柳牵浪的挚友,死后也是,我不能让好友就这样待在你这个禽兽的世界里。”

    “嗯?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柳牵浪怎么看着这把扇子如此熟悉呢。想起来了,这不是文阳公子的飘星裂云扇吗?想不到你这么龌龊,竟然拿人家的东西,还摇得那么自在!”柳牵浪也挖苦道。

    “呸!在这个无情的世界上,从来都是强者生存,弱者无立足之地的,这把飘星裂云扇的确是文阳公子的不假,那是因为她不堪一击,不是本掌门的对手。不但丢了扇子,还被本掌门囚禁于此的。说起来,她还得感谢本掌门呢,当时她要求被囚禁在这儿,本掌门二话没说就答应她了!”

    “你可知道,这幻梦遥是什么地方吗?它文阳宫最宝贵的三大財矿之一呀!平时除了本掌门和爱妃渊舞之外,本掌门可是从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半步的!”

    “本掌门破例答应她幽禁于此,把这里做了她的幽宫,也算是对她曾经做过文阳宫当家人的一个最尊贵的交代了,整个文阳六宫十二堂没有不服的。可惜她天生就是贱命一条,竟然被几只蝴蝶咬死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