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杉国太子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七百二十六章杉国太子

    转眼已经过去两日了,三夫人那边依旧没有动静。柳牵浪闲来无事,趁着上午正好的时光,又来到了大街小巷,摇着逍遥扇闲逛,就当温习凡域生活了。

    那些商贩老远看到柳牵浪过来了,各个笑得合不拢嘴,纷纷摆出好吃的好看之物,希望柳牵浪看上,一夜爆发,走向上流社会。

    更有一个聪明的小女孩儿,拿着一节甘蔗就换走了柳牵浪五个大金元宝,而柳牵浪一路摇着逍遥扇,啃着甘蔗直喊甜。

    “哒!哒!”

    柳牵浪正一路走着,一路啃着刚才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儿给的甘蔗的时候,猛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就看到飞也似的射过去几匹快马,呼啸着朝前方奔去,上面坐着的皆是浑身苍青之色的铠甲武士,各个凶神恶煞,全然不顾周围的街坊邻居的存在。

    “哇——”

    柳牵浪正诧异的看着飞驰而过的铠甲武士的时候,蓦然听到一阵惊恐的哭声,柳牵浪凝神一看,竟然是刚才送给自己甘蔗,而自己送给她五个金元宝的小女孩儿。此刻一匹高头大马突然一声嘶鸣,正朝女孩儿身上踏去。

    柳牵浪岂能看着不救,蓦然原地身形一晃,下一刻已经抱着小女儿飘身站在那匹高头大马的两丈外。

    柳牵浪轻轻放下小女孩儿,蹲下身,为她擦去眼泪,安慰道:“呵呵,别哭了,你不哭的时候真好看!”

    “真的?”小女孩儿怀里还抱着五个大金元宝呢?一听柳牵浪夸自己好看,顿时忘了惊吓,转悲为喜,破涕为笑,问道。

    看着眼前泪汪汪的小女孩儿,柳牵浪油然一阵怜爱,头脑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妹妹诗风还有爱徒丫丫小时候的样子。自己之所以给这孩子金元宝也是出于这种心理。

    “呵呵,当然是真的,叔叔不骗你的!”柳牵浪笑道。

    “蝶儿!我的蝶儿!”柳牵浪正怜爱的抚摸着小女孩儿脑袋的时候,人群中突然蹿出一个茶农打扮的中年男子,身形魁梧,面容略黑,看到柳牵浪面前的小女孩儿,飞奔近前,一下抢到怀里,十分惊骇的看着那匹前蹄尚扬在空中的高头大马。

    “呔!滚远点儿,别耽误本大爷办事!”高头大马之上满脸络腮胡子的铠甲武士,瞪着双目,看着柳牵浪和茶农父女吼道。

    然后举起手中的马鞭就朝茶农父女抽去,而后面随之而奔来的另外几匹高头大马骤然停住后,其上的铠甲武士也是一般的满脸横肉,盛气凌人的样子,丝毫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啊!”小女孩儿的父亲被抽之后,后背立刻被抽得皮开肉绽,殷红的血液顿时流了出来,但他蹲在地上,却牢牢护住女儿一动未动。

    柳牵浪看了大怒,嚯的站起身形,就要给抽茶农的武士点颜色看看。可就在此时,后面突然飘然而至一个身着华贵的男子。

    这位男子一看高头大马上的铠甲武士欺负了茶农,不由脸色一沉,上前扯下马上的铠甲武士就抽了几个嘴巴,喝道:“狗奴才!尽坏本太子的好事!”

    几匹马上的铠甲武士见了这位男子,纷纷跳下马,单膝跪下,齐呼:“太子恕罪!”

    “哼!来时跟你们说什么了,这是为本太子提亲,不比往日,一定要收敛才是!也罢,办正经事要紧,赶紧去茶国王爷府给我叫门去,本太子随后就到。”这位自称太子的人说道。

    “是!”几位铠甲武士再次跳上高头大马,一阵嘶鸣呼啸去了。

    后面,这位太子看了一眼茶农父女一眼,自怀中摸出一个大金元宝扔在地上,然后十万厌恶的说道:“行了,以后走路长点眼睛,难道你看不到有士兵办差经过吗?”

    然后很奇怪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柳牵浪,尤其看了一眼柳牵浪的腰间,不过并未说话,然后移开视线,举起手向后一招,顿时数十丈外传来一阵锣鼓喧天之声。

    这时柳牵浪和周围的人才看到后面竟然还有大批的人马,远远看去,队伍前仍旧是一些铠甲武士,最远处也是更多的士兵,而中间桃红绿的,是一大片仪仗队,吹吹打打的拥簇着一顶大花轿。

    那大花轿珠光宝气,镶金嵌玉,金碧辉煌,阳光下绚烂无极,美不胜收。

    当队伍经过近前时,这位太子,脚尖轻轻一点,飞身飘落到了队伍前方一个点缀得华美异常的健硕白马之上,然后率领后面的队伍,浩浩荡荡从柳牵浪,茶农父女以及周围之人面前经过。

    “呸!”

    当队伍走远后,周围之人眼中满是愤恨之色,不由纷纷狂吐,然后十分关切的走到茶农父女面前,皆是问询这位茶农的伤势。而对地上的那个巨大的金元宝竟然没人看一眼。

    因为惊吓,蝶儿又被吓哭了,尤其看到爹爹后背一尺多长的伤口,更是眼泪横流。

    柳牵浪也走上前,说道:“这位兄弟,如果信得过本公子,可否到府上一趟,本公子略通医术,可以很快医好你的伤!”

    “这?”茶农眼闪感激,说道:“刚才,小人亲眼看到你救了蝶儿还不曾感谢,现在怎好意思再劳烦财神!”茶农看着自己女儿怀里依旧抱着的五个大金元宝说道。

    “呵呵,兄弟无需客气,如果肯把我看成朋友就随我来!诸位朋友如果愿意,也可随本公子到府里一聚,闲聊一番。”柳牵浪说完已经摇着逍遥扇走在了前面。

    后面,茶农注视着周围的街坊,眼闪犹豫之色,周围之人看到柳牵浪虽然是杉国打扮,但为人仗义,竟然舍命救人,自然对他的印象不错,纷纷点头支持茶农前往。

    茶农见周围街坊赞成,于是咬牙站起身形,牵着爱女蝶儿追着柳牵浪的身影走去了,后面几个好事的街坊也跟了去。

    不过,大多数人都散了。不过,直到最后一人离开,也没有人捡起那位太子扔下的金元宝的,直到数日后都在,最后还是那些士兵回途中捡走的。

    柳牵浪在前面走着,感觉到后面的父女跟了上来,心里很是高兴。其实对于茶农身上的那点伤,柳牵浪片刻时间就可以让其复原。但是柳牵浪并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因为在刚才看到那位太子时,明显感应到对方竟然也是一个修仙者,而且实力还十分强大。

    更让柳牵浪诧异的是,周围之人对其反感的程度实在有些超出自己的想象,这从此人扔到地上的金元宝,周围之人对这个金元宝的态度就看得出来。

    很显然,这位茶农并不富裕,周围之人大概也都差不多,但是它们的无视金元宝的存在,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一定是非常憎恨此人。而且似乎对他并不陌生。

    柳牵浪想回到东府为茶农医伤是一方面,想打听一下这位太子的一些事也是一方面。

    不久后,柳牵浪和茶农父女以及三位街坊进到了东府仙境一般美丽的庭院。

    坐在庭院一处周围满是茶花儿飘舞的圆桌前,柳牵浪自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玉,倒出一粒金色的丹药递给茶农笑道:“请兄弟吃下这颗药丸,片刻你的伤就会痊愈!”

    柳牵浪说的很随意,不过这位茶农张大哥却瞪大了眼睛,无论如何也不信,就算是一点小痛小伤也得十天半月的能好,何况自己后背都被抽翻了皮肉。

    “呵呵,吃下去,免得蝶儿为你担心!”柳牵浪看着茶农身旁因为一直担心爹爹的伤势,小脸煞白的蝶儿说道。

    “嗯!”这位张姓茶农闻言,嗅着丹药奇异的清香一会儿,啪的一声抛进了嘴里。说也奇怪,丹药入口即化,五脏六腑霎时感到一阵清爽,而后被更是苏苏发痒,感觉好像有无数小虫在爬动一般,大概茶盏功夫,这种感觉消失了。

    “呵呵,你摸摸,现在全好了,没事了,蝶儿这回不用哭了吧!”柳牵浪笑道。

    “哇!爹爹!你的伤真的全好了!”蝶儿闻言,朝爹爹的后背看去,那道深深地血槽蓦然间荡然无存了,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而且似乎皮肤还嫩了许多。

    “这?”茶农和周围三位街坊皆是面面相觑,口中唏嘘不已,连喊神医。

    “嘻嘻!谢谢叔叔!”蝶儿看到爹爹没事了,顿时喜笑颜开,看着柳牵浪很懂事的也很感激的说道。

    “呵呵,蝶儿笑的样子真好看,以后不要哭了,记住了吗?总是微笑的样子才好的!”柳牵浪逗趣道。

    “咯咯!哇!好多蝴蝶呀,我能去茶林中逮蝴蝶玩儿吗?”蝶儿突然看早煦暖的茶林庭院中有许多美丽的蝴蝶在翩翩起舞,于是闪烁的大眼睛问柳牵浪。

    “哈哈,蝶儿高兴就好,去吧,正好叔叔和你父亲还有几位叔伯说会儿话。”柳牵浪爽朗的笑道。

    “行吗?”蝶儿又回头征询爹爹的意见。

    “嗯!既然叔叔允许,那就去吧,不过小心别碰坏什么东西。”茶农提醒道。

    “噢!逮蝴蝶去了!”蝶儿闻言,一阵欢呼,冲进了茶花林,也如一只彩蝶一般,在林中翩然奔跑,五个大人看得满脸欣喜之色。

    接下来,五人彼此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闲聊了起来。

    “呵呵,敢问张兄,刚才那位太子是哪国的太子,似乎也不怎么友善!”柳牵浪和四位聊了一会儿,终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这?财神也是一个杉国之人,怎么会不知道你们本国的太子呢?”听到柳牵浪的问话,四人皆是一阵糊涂,张姓茶农问道。

    嗯?柳牵浪心里一翻腾,这才明白为什么当时杉国太子一直自看自己的腰际,原来他是看到了自己穿的是杉国服饰,但恰好杉国国翎不在身上,所以对方并未说什么。

    现在自己也是杉国的国民身份,不认识本国的太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于是柳牵浪只好又搬出了自幼离开家到深山学艺的理由,算是搪塞了过去。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