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梨花令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五百一十五章梨花令

    飞过东天洋梨海的区域后,天宇清脆的鹤鸣声变成了天籁遥远的梦幻,飘飞的簌簌梨花似乎也成了记忆,柳牵浪视线中蔚蓝的东天洋开始进入了天宇清明的世界。

    浩瀚苍浑的东天洋仍旧是无比无际,天空之上皎月月娟娟,寒星点点,柳牵浪飞跃在大海之上感觉到无比雄阔畅快。

    他喜欢这种置身在无限广阔空间里的感觉,这样的空间舒畅自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说的极是有道理。一路飞跃,沧海横流,壮阔豪迈中,柳牵浪又想起了还剩一些梨花酒,是以矗立在仙缘剑之上也没忘了喝上几杯。

    然而他这种惬意的感觉并未维持太久,突然听来天际传来几声熟悉的脆鸣声。

    “嘎!嘎!”

    很快柳牵浪视线中出现一个全身洁白,金嘴赤目丹爪的呆萌灵禽,朝自己飞来,片刻后这个灵禽便落在了柳牵浪的肩头,侧目眨着殷红豆粒的眼眸看着柳牵浪,金色偏平的嘴上竟然叼着一朵洁白的梨花儿。

    柳牵浪心中一惊,心想一定是玄灵门出事了,不然自己的这只掌门飞天鹅鱼不会这时候飞来。柳牵浪一惊的同时,手掌在飞天鹅鱼拳头大小的胖胖的身体上一抹,立刻感应到了飞天鹅鱼带来的辅政云中子的信息。

    然后无比惊诧的看向飞天鹅鱼口中的洁白梨花儿,那梨花儿散发着淡淡清香,金色的花蕊和飞天鹅鱼金色的扁嘴儿一样,闪烁着柔美金色的光晕,凝脂一般的纤瓣儿在海风中瑟瑟发抖,然而洁白的片片花瓣儿上几点殷红,令柳牵浪看着心里充满愤怒。

    柳牵浪迅速封印几语回信,放飞飞天鹅鱼,然后收好那朵带血的梨花儿,脚下一震,便闪电般朝东天洋东北方向龙云山逝去。

    玄灵门,太苍峰,纳仙殿云中子和十一位峰主成一字坐在大殿高高的台阶之上,一个个皆是满脸凝重之色。他们视线中,左右或立或坐不下百余人。这些人皆是手里拿着一朵洁白带血的梨花儿,眸中泪然,抬眸一直注视着云中子和十一位峰主中间的那张空空的座位上,那是玄灵门掌门柳牵浪的位置。

    他们就这样凝视着那个位置已经三天三夜了,但是他们见不到玄灵门掌门,竟然没有一个打算离开的。

    空气中凝结着无限压抑的味道,那一百多个人手中的梨花儿散发着淡淡清香,但是这种味道令着一百多个人悲痛欲绝,那白色的梨花儿更像从生到死必然会看到的彼岸花儿。

    白色圣洁,淡白色有时候让人看着想哭,这一百多个人,愤恨中,有的脆弱的,在清泪簌簌。

    这些流泪的人中就有情花宫少宫主,如今已是孔雀崖岚莹座下长老级的人物了,地位之分高,但是她却在哭,在她纤纤玉掌上闪烁着一朵洁白带血的梨花儿。

    她身边是亿顷遥云云山长水的摇心,她没哭,但是秀眉倒竖,看着手中的洁白带血的梨花儿,她银牙咬得脆响。

    其他各色衣着的人影,多是新组建不久的新十六仙门的人,他们更加痛苦,六年前曾经历过可恶的魂煞门屠门之灾,而现在各门门主均遭诛杀,而这次痛苦竟然是因为一朵美丽无瑕的梨花儿。

    对方扬言接到梨花令者都要归属文阳宫门下,由文阳宫派遣新届门主,十日为限,齐到梨海岛叩拜,否则诛杀满门!

    凡域,地仙界一到三重境,八穹凶兆一现,魔派当道,灾难频圣生,想不到此时此刻竟然正道相残!是以这百余人前来求助玄灵门一起捍卫天下正义大道。

    那个投送梨花令的人是一个手拿翠色竹笔的书生,长得白白净净,风流儒雅的,满口仁义道德,但是他却举手抬足之间便先后到各门派诛杀了这一百多人的掌门。用的只是那根翠色竹笔,那支翠色竹笔诡异至极,翠色神芒一闪,掌门便瞬间化作了一滩翠色水滴,然后旋即那翠色水滴飞起,既然钻入到他的翠色竹笔里去了。

    他杀人的时候,脸色一直都很坦然,好像那根本就不是杀人,而是玩弄着他手里的翠色竹笔。

    台阶之上,云中子焦急的透过纳仙殿高大的窗棂看向殿外看去,希望掌门尽快回来,梨花令之事实在重大,自己和十一位峰主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但是窗外月色下,一切都笼罩在昏暗当中,丝毫也感觉不到掌门飞天鹅鱼归来的信息。

    十一位峰主中最为痛苦的要属翠荷峰掌门云千梦了,因为父亲遥万里也未能幸免,而妹妹摇云前去北天洋夺取五色灵参竟然也不幸罹难。

    云千梦脸色苍白,冷漠的脸上注视着台阶之下一朵朵刺目的梨花儿,美丽的面孔此刻有些狰狞。看到她如此的愤怒,她旁边的孔雀崖峰主岚莹也有同感,只是没她那么强烈。

    十一位峰主和云中子彼此注视着,但是皆是叹息摇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率领两大家族,十六仙门以及一些正道小门小派前去攻打文阳宫,看似是为正义复仇,但是结果更是正道大乱,若是忍辱曲忍,又情何以堪,故而十一位峰主和云中子皆是左右为难。

    这种情况,只好等掌门回来之后,彼此商议出一个万全之策。

    纳贤殿为外昏暗的天宇越来越黑色,当夜晚真正来临的时候,人的心应该是静的,但是纳仙殿中的所有人的心都很慌乱,慌乱中他们煎熬的等待着。

    日落月升,月中月偏,当太苍峰洒在西天淡淡月色清辉的时候,纳仙殿内的所有人突然感觉殿外一阵空气波动,他们解释眼中一亮,认为一定是玄灵门掌门柳牵浪回来了。

    然而他们错了,因为片刻后出现在纳仙殿台阶之下的人影不是玄灵门掌门,而是文阳宫主文阳博。

    只见他一身锦色华袍,昂首傲立,扫视了一眼左右一百多位手拿梨花儿的各派掌门人,然后朝台阶之上看去,目光中充满不屑。

    “哈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