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患难沙峪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哦!姑娘你是说云山长水就在弥天沙峪上面的亿顷遥云之上?”柳牵14有些意外的问道,有些意外的凝望着昏暗的天宇不尽的游云。

    “对呀,有什么不可以吗?对了,我叫摇云,是你们玄灵门弟子摇心的妹妹。以后叫我摇云就行了,别叫我姑娘姑娘的,好别扭!”摇云嗔道。听到柳牵浪说有办法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就能弄到所有唤醒现幻观微镜所需的所有寸骷蛤,对方明显变得更加友好了。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随便一问,摇云师妹。”柳牵浪微微一笑道。

    听到当今仙界闻名遐迩的玄灵丹皇叫自己师妹,摇云脸上浮起一朵红云,即便风沙都掩盖不住她的兴奋,一改之前作为弥天沙峪婆的野蛮,闪动着灵动的大眼睛,几分柔情的说道:“那我叫你柳师兄行吗?”

    “呵呵,这是自然,你姐姐和我师出同门,而且我身为清柳国后裔,我知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虽然位列修仙家族三大门派,却向来和清柳国交好。闻言万余年前,清柳国还有一位叫长水的皇后,就来自你们云山长水亿顷遥云的长水世家。如此说起来,你我宿缘非浅,如此称呼,有何不可。”柳牵浪笑道。

    “格格,多谢柳师兄,回头我请求爹爹让我也加入玄灵门下,和姐姐还有你们在一起,那一定很好玩。”眼前的摇云抹干了眼泪,变得越是开心了,似乎忘了来此的目的,说道。

    “嗯,那是后话,不知在下能否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柳牵浪看着摇云试探的问道。

    摇云双眸一闪,说道:“你我同时接到魂煞令,可谓同仇敌忾,修葺连枝,你尽管问便是,柳师兄想知道的,我知无不言。”

    “那好,不知魂煞门为何向你投递魂煞令?”柳牵浪终于问出了一直疑惑的问题。

    “这”摇云踌躇了好久,无奈的答道:“柳师兄不是摇云不告诉你,这也是我一直疑惑的问题,魂煞门掳走我娘,只是交代让我只身前来弥天沙峪,并未说明为什么向我们云山长水投放魂煞令的原由,只简单说让我为其办某种事情,否则便会诛杀我娘。”

    柳牵浪闻言,道:“看来魂煞门是筹划已久,有意如此的,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看来不只是要诛杀我等那么简单。”

    “不错,柳代峰主所言极是,老衲也是如此认为!”两人正说话间,突然听到头上蓦然传来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接着昏暗的沙尘中飘落下一个佛衣人影。

    柳牵浪定睛一看,竟然是刚分开数月的慈缘大师,不由面现诧异之色,惊道:“慈缘大师?前辈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前辈也”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柳代峰主猜得没错,老衲也接到了魂煞令,同时本派的正在闭关的天明长老也被魂煞门劫持。若老衲所料不错,柳代峰主和这位女施主也应该是接到了魂煞令而来的吧,只是不知二位受到了何要挟。”

    柳牵浪和摇云惊异之间纷纷点头,三人彼此对视苦笑,于飞沙走石间一时陷入沉默。片刻后柳牵浪问道:“不知前辈何时接到的魂煞令?”

    慈缘大师闻言脸上现出痛苦之色,随即说道:“这还要从那等从玄灵十三屿老为柳代峰主炼化招魂神剑分手之后说起。那日正当各派之人彼此道别,历经数日奔波后,终于各自回到门中,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我们举行易宝大会的同时,各派均受到了魂煞门的偷袭,玄灵门,清心道,文阳宫,本派,三大家族还好,只是先后接到了魂煞令,门中除了被劫持之人外,并无损伤,然而,十六仙门皆是遭到屠戮,惨不忍睹,除了一些修为高些的,几乎被屠杀殆尽!实在是仙界一大灾难!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慈缘大师说到此,已是声音沙哑,痛苦异常。

    但片刻后,续道:“现在,正派人士正齐聚公域空封山,一起研究对策,援救我等及诸派被劫持之人!不知为什么,对于此次魂煞门的偷袭,老衲甚是不解,思来想去,魂煞门此番突然出手,实在蹊跷,一改以往投令杀人的作风,我等虽然接到魂煞令,然而并不急着对我等出手,却率先袭击了各派,并劫走各门派重伤或是闭关难以自由行动的门派要人,实在不像魂煞门以往的作风。况且,据老衲所知,如今魔派势力强大,遍布神州浩土不假,但已是数万年没有和正派人之正面交过手了,如何神通,对我们正派人士各派情况如此清楚,老衲实在想不通。”

    柳牵浪闻听慈缘大师一番话语,正在感慨魔派之狠毒,诸派刚刚易宝大会一聚,转眼成厄,实在令人唏嘘。当听到后面慈缘大师的话语,柳牵浪不由惑然,道:“慈缘大师是说”

    慈缘大师微微点头,道:“柳代峰主知道就好,请不要说出来,老衲也只是猜测,现在就下断言还为之尚早,毕竟魔派逡巡数万年,行事诡异,也许一切皆是其所为。如今,我们最关键的就是尽快找到骷髅海,弄清楚魂煞门究竟意欲何为,竭力搭救所劫持之人!至于此次魂煞门偷袭之事,来日方长,总有明诏天下的一天。”

    “原来这位大师就是闻名遐迩的慈缘大师,晚辈云山长水亿顷遥云遥万里之女摇云失敬了!”一旁一直听二人说话的摇云见二人停止了说话,上前施礼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早就听闻云山长水亿顷遥云,云宫天顶,瑰丽无比,且无论男女皆是聪灵神慧,神仙容貌,倾天倾国,远闻不如见面,老衲见识了。如果老衲猜得不错,姑娘可是颦笑花飞的门下?”慈缘大师念着佛珠问道。

    “哦,大师好眼力,竟然看得出我的恩师是月容仙子颦笑花飞她老人家。”摇云惊讶地说道。

    慈缘大师侧目看着尘沙掩盖殆尽的愁妖鞭说道:“试问天下,除了月容仙子颦笑花飞,还有哪个门派所有弟子皆是御使妖愁鞭的。几千年前,月容仙子振鞭魔域,一战成名,不知倾倒多少世间青年才俊,然而月容仙子空尘断念,毅然孤身问道亿顷遥云的揖月峰,开道立派揖月宫,自此仙界只闻其名,难睹其芳容了。今日巧缘月容仙子的门下,也算是人生之大幸了,藉此怀念起月容仙子当时的风采!”

    哦,摇云心中一阵感叹,想不到整日冷若冰霜的师父,还有如此辉煌的过去,由然对师父又多了几分敬意。

    三个人正说着话,突然听到风沙之中似乎有说话的声音,但因为狂风呼啸,时断时续,听不太清楚,三人禁语,凝神判断出方向后,彼此会意,向着声音的方向电射而去,离开时,摇云呶嘴恨恨的看了一眼前面的柳牵浪,纤手一挥,将残损的愁妖鞭抓在手里,随后跟了上去。

    弥天沙峪外围,另一处狂风呼啸,飞沙走石的区域里,一群人正联袂御物飞行着,不时发着牢骚。

    这群人中前前后后共二十几人,最前面的一位,是个青年,雄姿英发,傲气凌然,立身一并硕大紫华剑之上,霸气十足。其后一男二女,男的是一位书生模样的人,一袭乳白长衫,修长身材,头戴天蓝公子帽,脚下御着一册幽蓝古卷,手里舞弄着一杆翠色玉笔,虽然是在风沙飞舞之中,仍然挺身傲立,儒雅非凡。而且似乎悠闲之至,手里的翠笔舞成一团翠华流转的光球。与其并肩而行的,左侧是一位穿着黄蓝色纱衣的少女,臂弯夸着一个造型奇特的花篮,脚下流动着一段碧玉水波形宝器。右侧是一位柔美秀丽的女子,掌心托着仙目龙珠,将昏暗的弥天沙峪照亮足有方圆十里的区域。四位身后的十六位装束各异,因为实力稍弱,被前面四位落下好大一段距离。

    “喂!书呆子,你不是通天晓地吗?你倒是算算骷髅海这个鬼地方到底在哪里?这么走下去,不累死才怪!”臂弯里挎着花篮的黄蓝色纱衣少女侧目看着身边戴着天蓝公子帽的书生模样的人,嗔怪道。

    “采菱妹妹,切莫心急,我等现在不过是到了弥天沙峪的边缘,而骷髅海不过是亿顷遥云之下弥天沙峪一个很小的区域,再耐心探析一阵,也许会有收获的!”书生模样的人闻言并未生气,反而安抚道。

    “是啊,采菱姑娘,魂煞门不怀好意的将我们招至此处,肯定用意不善,我们皆被投递了魂煞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诸位还是小心谨慎,彼此照应才是,随时预防不测。”书生另一侧托着仙目龙珠的女孩说道。

    被唤作采菱的少女闻言,不再言语,于是众人皆是提高了警惕,继续向弥天沙峪深处飞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