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荟萃玄灵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大概两柱香的功夫,众人联袂飞到了聚仙殿上方几十丈的高度的位置,俯身下望,远远看到一个巨大的山坳,山坳之上铺满块块平整的巨大青色石板,四面一圈摆设着若干案椅,是为各门派高辈要人准备的,而案椅后面渐高的石阶是低辈弟子站立之处。山坳周围青山巍巍,翠木环合,将此山坳围成一个巨大的修炼场。此刻,修炼场四周早已黑压压聚集了很多人影,而且四面八方还在有人不停地加入。就在柳牵浪等人俯身观望的时候,身左身右就先后掠过数波人影,皆是一脸祥和,御物破霞穿雾,举止极是洒脱。有的经过柳牵浪等身边时,还礼貌的施礼或是颔首以示友好。

    因为炼丹和锻兵比赛在斗宝台上多有不便,另外更是为了让更多各派弟子离现场更近一些,所以这两项比赛选在这个巨大的山坳里,山坳地势西高东低,正对着东天洋冉冉升起的朝阳和漫天彩霞。而且这两项竞技,各派要人不需要团坐在一起,各自带领自己的弟子随意选择自己喜欢的位置即可,来早来晚都没要求,甚至哪位不感兴趣都可以不来。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好看的热闹,那些年长的不说,但年轻的弟子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观赏炼丹,锻兵竞技不假,但诸位各派年轻弟子更关心的是饱览一番各派的俊男美女!

    柳牵浪等人在山坳北侧选了一处小山坡飘身落了下来,然后向六位结拜兄妹和云阙四贤以及迎芳,夜香等人一一施礼告别。因为按照本轮斗宝规矩,各派人物无论大小,都应回到自己门派的队伍,所以众人恋恋不舍的分开了。

    目送众人离开后,柳牵浪身边只有清骨等五位护法相随了,和其他各派庞大的人群相比,显得极是凋零和落寞。这种尴尬显然清骨等人和柳牵浪都意识到了,彼此相视一番,也只好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柳牵浪以代峰主的身份自然是落座以示威严了,清骨等护法拥在柳牵浪身后站在石阶上审视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群。

    山坳西侧,正对着东天丹红的艳阳,冰魄真人早已站在了那里,双目爆闪着濯濯灵光,环视着各个方向不断到场的各派人物。

    当看到山坳北侧柳牵浪等人飒然飘落的时候,冰魄真人眸中闪过一丝惊异和兴奋,并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心中暗道,想不到他是第二个玄灵门到场的峰主。这个青年到底有怎样的过去,为什么他体内有三股强大的真气流,一股玄灵门心法造就的玄灵真气,一股无法探析清楚的诡异真气,还有一股自生的霸道真气。更为令人惊奇的是,此人竟然没有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而是隐隐自生着一种莫名的脉息,虽然极其细微,但却刚硬无比。难道是仙界失传的九天绝脉?但这不太可能,传说九天绝脉神功唯一的传人早已在万余年前一次正邪之战中形神俱毁了,而那部九天绝脉神功仙卷也不知去向了。另外,他怎么会敛息这种只有玄灵门高层才修炼的敛息之法!冰魄真人眉头微皱,陷入沉思。

    冰魄真人身后立着七位飒爽英姿的俊俏青年,分别是玄灵门早已美名传扬的云中子,恋清风,雾仙男,万苍崖,炫蓝河,祥灿阳和刚入门就闻名遐迩的欧阳浪龙。这七位仙界送绰号为,”太苍七仙”。而七位俊俏弟子身后拥簇着三万余名各阶弟子,各个潇洒霸气,都肃穆的屹立在晨风袅袅雾气之中眼露高傲之色,打量着其他个各派人物。

    随着阳光冉冉升起,阵阵晨风吹送,晨雾之中流动着珠光宝气,不时山鸟出巢,灵兽穿梭,空鸣地语,整个山坳满是天籁生机,一切于云雾之中若隐若现,颇是神奇诡异。幸好山坳之中众人都是修仙之人,眼力皆绝非常人可比,虽如此香雾淼淼,却也不妨视物。

    柳牵浪注视了一阵太苍峰庞大的阵容后,环望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说也奇怪,堂堂的东道主玄灵门各峰之人除了太苍峰之外,其他峰主竟然还未到场。但文阳宫,修罗寺,清心道,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的众人却都率先选了满意的位置,各个踌躇满志的立在那里,满眼激动地审视着山坳正中摆设的八八六十四个炼丹炉。

    六十四个炼丹炉,正中四排,四出之势,每排五尊,四五二十个,分属于玄灵门,文阳宫,清心道和修罗寺。四排外围等距分列着十二尊炼丹炉,三大修仙家族,每个家族四尊。再往外一圈是三十二尊炼丹炉,十六仙门每门拥有两尊。

    冰魄真人不愿却又无奈的审视着那八八六十四尊炼丹炉,看到其他三大门派和三大修仙家族的炼丹师先后走进了了炼丹场之后,眼里并未表现出什么意外的神色,因为每年三大门派和三大修仙家族参加炼丹竞技都是满员的。不过,虚荣心人皆有之,就算尊为一派掌门的修仙上尊冰魄真人也不例外,目光满含期待的扫向十六仙门的炼丹炉,希望能有那么一两个,哪怕只有一个门派缺席也好,这样也不至于玄灵门太过没有颜面。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今年十六仙门分外的积极,一共三十二尊炼丹炉,没有一个缺席的。冰魄真人心里万分煎熬,一脸难看的看向修炼场正中央属于玄灵门的五尊孤单清冷的炼丹炉,摇头苦笑。

    正对面,文阳公子率领着少说也有万余人的强大阵容,悠闲地闪着裂云扇,与门中之人谈笑风生,丹凤双目,嘲讽之色,无人不知,但冰魄真人心中愤怒,却只有忍耐。偶或抬眼送目小天峰柳牵浪,但这个青年却一直没有踏进炼丹炉的场地。本来的一点希冀,此刻,冰魄真人忽然又没了底,只好安慰自己,算了,也许玄灵门注定天缘这么一遭耻辱之痛!

    南侧清心道人和修罗寺慈缘大师虽无羞辱玄灵门之意,但自然也希望自己的门下能够出类拔萃,奇能卓显,毕竟一个门派拥有强大的炼丹实力,一定程度上显示着实力的强弱和前途。不过炼丹一途,说起来也非修罗寺的长项,所以一定程度上慈缘大师对于冰魄真人的尴尬到能理解一二。

    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算是这项挑战的大赢家,无论结果如何,赢则仙界流芳,败也无可厚非,因为还有玄灵门仙界第一大派在那里垫底呢。

    柳牵浪看到掌门峰主一脸不自在的表情,心下暗想,您老人家先忍耐一二,晚辈向你保证,从今日起,再也不会有哪个门派敢小瞧玄灵门炼丹和锻兵的笑话了。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倒没急着踏入炼丹场,而是把目光放在四面八方天宇陆续飘来到场的各派人物身上。因为柳牵浪发现除了冰魄真人作为东道主掌门峰主的身份率先前来,而其他玄灵门各峰先到来的都是一些普通弟子,各峰主还尚未到达。

    柳牵浪琢磨了一会儿,心想难道他们不来了,不过转念一沉思,应该不会的,玄灵门尴尬的炼丹处境也非一年两年,再说即便如此,各位峰主岂是逃避的主儿。也许他们的迟来,更显示出大派的沉稳与风度。

    柳牵浪正思索之际,远远望见凝血峰方向峰尖飘来一队人影,近前一看正是一身殷红道袍的火龙真人及其弟子。只见火龙真人在前,火红道袍无风自鼓,神情肃穆,炙眸闪烁,威风八面。右侧平肩立着一位灰色道袍之人,此人神态随和,清瘦高挑,一身仙风道骨,双目闪灵。对于此人,玄灵门十二位峰主无人不晓,无人不敬,是列为峰主的同辈师兄。论资历修为比冰魄真人还要高出一大截。当年由他带领众位峰主笑傲仙界,功成名就,却无意玄灵门掌门之位,只图逍遥自在,仙界称之为善惯书生,法号洞玄真人。性恬无欲,但酷爱琴棋书画,一方殷红砚台,一杆翠竹之笔便是成名神器。善惯书生,鲜见其踪迹,仙界之人常言,能见其一面,便可含笑终生而无憾,倘若巧闻其仙乐一曲,或是瞻其一卷佳作,更是万代之福!

    看到善惯书生的出现,有些见识的各派弟子,皆是一脸激昂,忍不住惊呼出声,一时间山坳里一阵骚乱,阵阵高呼善惯书生的大名。就连冰魄真人都是一脸的惊愕,上次见到师兄善惯书生的时候,少说也是百余年前了,想不到近日突然出现了,而且还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顿时心中一阵兴奋,刚才纠结的情绪也开释了大半。要不是顾忌如此场合和掌门峰主的身份,早就飞身扑了过来。

    满眼兴奋之余,意念传音给善惯书生:“洞玄师兄!”然后凝神望着善惯书生,不住地点头。善惯书生闻言,凝眸送目,坦然传音笑道:“呵呵,师弟尊为一派掌门,怎么还如此动容,也不怕晚辈们笑话。”

    “这,呵呵,师兄教训的是。”冰魄传音道。

    善惯书生续道:“你且忙你的事,事后咱们师兄弟在把酒畅欢!”

    冰魄真人闻言,深深点头,这才将视线落在火龙真人和其身后诸弟子身上,不过还是偶或忍不住朝师兄善惯书生那里看几眼,相比之下,真希望炼丹之事快些结束,好和多年不见的师兄一醉方休。

    柳牵浪头一次看到善惯书生,发觉火龙真人,冰魄真人以及众多之人对其如此敬重,心里暗自猜测着此人的地位与修为一定是玄灵门举足轻重的人物。随着人群静静安静下来,柳牵浪注意到火龙真人和善惯书生身后跟着八位少年俊郎,八位少年俊郎又分前后,前五后三,皆是英姿勃发,神采飞扬。前五位,从左到右依次是肖俏郎,杜开云,乔际陌,暴星河,雷兑,这五位仙界绰号“凝血五妙郎”,皆是往届成名弟子,早已是仙界声名远播。后三位,柳牵浪熟悉,分别是逆天冷,崖柏和叹剑,都是和自己一样新入门的弟子,不过一眼就可看出,此三人早已是今非昔比,修为都精进了许多。

    看到“凝血五妙郎”英姿飒爽的气度,各门各派弟子普通弟子包括太苍峰的普通弟子都是仰慕不已,被仙界“凝血五妙郎”的为名震慑。不过,冰魄真人身后的“太苍七仙”却是各个满脸不屑,目光冷漠,有的甚至都没瞥一眼火龙真人和“凝血五妙郎”,立身昂首,目视东天骄阳,傲若神君。见此,火龙真人甚是不满,但身为长辈,也不便计较什么。

    看到火龙真人和善惯书生来到近前,冰魄真人忙起身施礼朗声说道:“洞玄师兄和火龙师弟快快入座!”善惯书生面含慈祥,示意无须客气,于是和火龙真人也没多说什么便落座了,其他弟子围拥在身后立好。然后都将目光投向了炼丹场。

    东天天际一轮红日冲破层层云霞,丹华流转,滚荡的东天洋浸在一派丹华的梦幻之中。洋中涛旋浪涌,五光十色,玄妙无极,朵朵祥云于山坳上空飘飘渺渺。

    沉醉在朝阳仙境的众人,蓦然听到一阵惊呼之声。冰魄等人顺着众人视线回头望去,西天云霭之中,正有数道银色寒芒飞驰而来。朝阳下,如天降神兵。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紫霄真人,身着一身紫袍,足踏炫华刀电射而来。身左身右随着得意爱徒,前前后后共七位,分别是“笑阳四刀仙”,盛气凌人的傲月狂刀冰劲狼,凝暗的追魂索月刀诛魔公,冷漠极的天恨孤刀华绮洲,飘忽不定的飞影残心刀的朝九峰,以及新入门的得意门生笑山朗,白凝和听仙远。

    仙界近乎无人不知,紫霄真人的炫华刀,有形无体,是为万道光华所幻,刀诀诡异,威力无穷。而傲月狂刀,追魂索月刀,天痕孤刀,飞影残心刀也都是历经仙界历代高手炼化使用,充满怨灵与霸气,吟如龙啸,排荡天地,用之诛魔,顷刻珠杀万千,魔界闻之丧胆。仙界称紫霄真人及爱徒的五把仙刀为“玄灵仙刀”,而五人是仙界公认的刀仙,被天下间用刀之人奉为刀尊,闻之则拜,见之感叹!

    紫霄真人携爱徒飞身近前,炯目扫过,朗声笑道:“哈哈,掌门师兄,洞玄师兄,火龙师兄已然在此,今日真是漫山喜气,江山多骄傲啊!”说完深深施礼,并向善惯书生多施一礼。

    冰魄真人,善惯书生,火龙真人也都以礼见过,然后又闲聊了一会儿。期间,其他各位峰主先后都到了。排场各有千秋,最为扎眼要数霞浪峰的随风仙子了。

    随风仙子是最后一位到场的,随着玲玲仙乐,自北方天际盈盈飘来一队绚烂身影,身影正中端坐着一位绝色的美妙佳人,坐下是百花香椅,周身环拥着七位妙龄纱衣的清丽徒儿,每个绝美徒儿,臂弯各挽着一件鲜花宝器,依次是翠茎丹荷,绝尘兰花,幻彩牡丹,冰洁雪菊,殷红灵梅,七色百合,幽魂昙花。这七位徒儿也随宝器命名为丹荷仙子,兰花仙子,牡丹仙子,菊花仙子,红梅仙子,百合仙子和昙花仙子。

    随风仙子虚空袅袅而来,各色美丽花瓣如雪花飘舞,随着清晨习风飘零曼舞,整个山坳瞬间袭来阵阵怡人的花香。随风仙子向来不喜欢客套什么,只是向着冰魄真人等微微一礼便选在了小天峰柳牵浪这边人数最少的地方落座了。然后神色坦然的目视着山坳的竞技场。

    看到随风仙子师徒驾到,所有人都为之超凡脱俗倾倒,尤其是各峰各派的年轻的少男俊女,更是投去羡慕的目光。就连太苍峰冰魄真人身后的“太仓七仙”目光中也都流露出爱慕的神色。

    此次斗宝大会,玄灵的实力可见一斑,各峰主年长一辈的实力不说,仅年轻一辈的弟子就来了许多出类拔萃的人物。除了前面提到的“太苍七仙”,“凝血五妙郎”,“笑阳四刀仙”,以及随风仙子门下的“七仙子”,还有紫华峰紫霄真人门下的渊穹,灵微,浣浪子。彤云峰幻梦真人门下的蓝山霜,翁空伦,令狐太。摘星峰月笛真人门下的魔心荡,鼓吞,唐千共,月先。飘霞峰灵飞真人门下的蓦渊,月歌。翠荷峰门下的岚莹,秀环,芳君,妍枫,兰双。炼香壁无涯真人门下的秦屹恨,牧龙鹏,丹魂。絮空大师门下的,绝尘,梦稀,空念等。这些都是早已仙界文明的盛传弟子。另外还有一大批新界出类拔萃的弟子。仅是清柳国就有几十位。

    文阳公子,慈缘大师,清心道人,以及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看到玄灵门如此庞大的实力,心中不由暗暗感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