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七十八章 缘天再见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亿万年后,形成了第二季黑暗三宙。

    又是数亿万年后,黑暗三宙因为苍穹唯一的一颗神奇的湛蓝之星影响,渐渐出现了生宙。

    ……

    女娲娘娘头脑之中电光火石一般回忆着自己的过去,古灵生亡之宙诞生的过程,和神异的《无字天书》。

    然后将这些回忆说给了身际周围的仙宠灵体天凌等人。

    “那后来《无字天书》怎么会到了我们的爹爹手里?”

    诸位浪缘小仙,女娲娘娘的仙宠灵体听后女娲娘娘的回忆,皆是感叹不已,榴莎好奇问道。

    “呵呵,呶!你们的爹爹到了,这个问问你们的爹爹便知道了。”

    女娲娘娘美眸左右看过,凝神望向前方,笑道。

    “哦!是呀,爹爹——”

    “爹爹——”

    “掌门师父——”

    “缘天掌门!”

    这时缘天浪君柳牵浪,踏着九天仙缘剑,白发飘飘,天锦蚕袍荡荡,倏然射到了彩虹之山近处,稳稳停住了身形。

    天凌,小迎,蝶儿,蓝蝴蝶,丹柔和榴莎,以及红仙,灵儿,小美,鳞儿和小魔龟见了缘天浪君柳牵浪,皆是一阵欢呼雀跃,大喊大叫。

    缘天浪君柳牵浪眸虹一一扫过爱女爱徒和诸位浪缘小仙,面含欣慰之色微笑颔首,然后恭敬施礼道:

    “人道浪缘仙门掌门缘天浪君见过女娲娘娘!”

    “缘天浪君不要多礼,论起来你还是女娲的人道爹爹呢,女娲也该回礼的。”

    女娲娘娘莞尔一笑,深望着缘天浪君,心中好想扑入这位人道爹爹的怀中,然而此时此刻,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调皮的莲儿了,只好竭力压抑自己的激动情绪,凝望良久,眸中湿润,故作轻松的说道。

    “女娲娘娘遥音传唤,定然有事吩咐,缘天浪君洗耳恭听。”

    女娲娘娘的异样神色,缘天浪君柳牵浪自然看在眼中,不过不想因此让女娲娘娘心伤,立刻转移心情问女娲娘娘。

    “缘天浪君,我的诸位……娘肉身陨落,她们的灵念可还在?”

    女娲娘娘泪眼朦胧,嘴唇抖动,一再犹豫措辞,最后还是如此习惯的问道。

    “莲儿,不!女娲娘娘,承蒙关心,她,她们的灵念化作我心,都在的。”

    提及自己的诸位爱妻,缘天浪君柳牵浪也油然心痛,柔声道。

    “好,好!那就好,人道当年,你还是孩童之时,因为本能的善良护妹心切,流下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颗天灵之泪。

    破了的翡翠陵的宙巫湮魂咒,招魂魔剑出,宙巫引你走上仙途,她魔化你不成,反而得以让你和你的十位仙妻人道能缘。

    那时你尚不知黑暗宙巫是何物,但我知道,可是我仍旧低估可她,没想到她会连环施咒,巧中用计,让我防不胜防,以至于有今日之痛。

    然而你我都不知道她连施两大死亡魔咒,湮魂咒破,尚有剥魂咒。

    以至于诸位娘就差临门一脚飞升缘天境的时候,却肉身陨落次天了。这真让女娲痛彻心扉!”

    女娲娘娘言语中,已然忍不住落泪了。

    “还请女娲娘娘不要伤心,她们虽逝,但她们走的时候,都十分安然的。她们不会怪你的。”

    缘天浪君柳牵浪看着眼前数万光里彩虹之山极顶飘飘彩虹霞衣的女娲娘娘,自己昔日的爱女,虹泪簌簌,心如刀割,很是难受,竭力开导着。

    “女娲知道,诸位娘无论怎样委屈,无论如何痛苦,她们都不会怪罪女娲的,她们都是最可亲可敬,又让人无限心疼的娘!

    她们虽然肉身不在了,但是看到爹爹,她们的音容笑貌就像还在眼前一样。女娲好想她们!”

    女娲娘娘情难自控,开口称呼缘天浪君柳牵浪爹爹,呜咽道。

    “呜呜——”

    她这一哭,引得她身前身后的浪缘少仙皆是一阵悲痛落泪。

    “生亡之宙自从古灵宇宙圣战不幸破会生命之星后,这场生亡之宙夺陨博弈,在女娲娘娘看来,我们取得终极胜利的把握有几分?”

    缘天浪君柳牵浪看到女娲娘娘和自己的爱徒爱女和弟子都十分悲伤的样子,不便追问女娲娘娘传唤自己目的,故而找了自己很在乎的话题,问道。

    “三分!”

    闻听缘天浪君柳牵浪这样问,女娲娘娘收回悲伤,很正色的说道。

    “连女娲娘娘都如此没有太大的把握,看来黑暗宙巫真是十分恐怖,她在古灵黑暗三宙时代,将黑暗三宙皇族都操控在自己魔杖之下,如今我们走到今天,仍没有逃出她的生亡之宙夺陨大棋的棋局!”

    缘天浪君柳牵浪叹道。

    “缘天浪君所言不虚,黑暗宙巫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九连女娲为救生宙未来,独创的人道。

    她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入道布局,时时让女娲措手不及。

    要不是缘天浪君天生神慧执着,我们早就败在她的脚下了。

    她布局诚然恐怖,如今即将收棋的角色比她还要恐怖千倍万倍呀!”

    女娲娘娘眸虹望向缘天大梦山对面的纽曼毒山,微微摇头道。

    “女娲娘娘是说?”

    缘天浪君柳牵浪心中隐隐猜到了女娲娘娘话中所指。

    “是她的三个一元分身之一的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

    如今,爹爹的人道肉身已毁灭,天灵浪体重生。但是已经飞升缘天天境的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他的人道肉身却依然存在,这说明他的实力要比黑暗宙巫的实力还要强大。

    所以我们之前在人道之时一直将其视为最大的对手,其实方向是对的,女娲遥音唤爹爹前来,一是想念爹爹,二最关键的就是想告诉爹爹关于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的这一情况。”

    “多谢女娲娘娘,缘天浪君明白了,回去后,缘天浪君便周密布置,防御黑暗三宙之山的同时,着加注意纽曼毒山上宙巫和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的情况!”

    “姑且不必过于分心,依女娲对他们的了解,爹爹可以安心修炼浪缘仙浩,女娲大胆推测,他们彼此之间一定会勾心斗角,相互残杀的。

    最后爹爹要对付的绝不是宙巫,而一定是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

    女娲娘娘情绪逐渐平静,思维变得异常活跃,十分自信的猜测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