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尊为猎神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一行人穿过市场,放眼西望,西山坡几百户人家浴在袅袅晨雾中。座座青石院落错落分布,朴素无华,但却幽静典雅。东天彩霞飘飞,阳光跳跃,红通通的太阳微笑着,温和地抚摸着这里梦境中的人们。晨风送爽,翡翠陵飘来阵阵花香,醇香打动着心神。

    穿道过隙,走了好一会,眼前出现一户人家,青石围墙护院,乌黑门庭。停在门前,掐指又算,南宫听断朝柳河东的家意味深长的望了望,然后回头问道:“这是谁家?”

    程东来上前笑道:“呵呵,这是我的孙儿程华家啊。师兄不必忌讳,尽管进去就是。”南宫听断微微一愣道:“噢!”然后退身示意程东来叫门。程东来轻轻一拍,正待叫喊,门吱呀一下开了,原来没锁着。四人相互对视一会儿,由程东来带头先后踏入院中。院中很是宽敞,正北是三间青石平房。左右各几间厢房。上面铺着许多兽皮草药。正南是一大片菜园,各种蔬菜嫩苗欣欣,挺立在晨雾中。

    四人正四下望着,三间青石房中闪出个身影,身影先是一愣,然后呵呵笑道:“我的天哪,今天是什么风啊,怎么把几位长老请来了,这是什么时候到的,让您们久等了,真是罪过。快快请到舍中一座,待晚辈奉上几杯粗茶。”说完深深一礼。

    南宫听断看着眼前这位颇有几分姿色的粉衣少妇回头对众人道道:“嗯,这想必就是东来的孙媳妇吧,好俊俏的丫头,大清早贸然来访,还望孙媳妇莫怪。”程东来点头道:“正是这孩子,师兄唤她宁儿就是了。”

    “咯咯,爷爷快别这么说,难得见到您们一面,高兴还来不及呢,哪来贸然一说。”程华之妻秦宁侧身一旁,恭请四人入舍。

    南宫听断一捋胡须盈笑道:“莫需客气,今日我等前来,是为你贺喜的,能否告诉爷爷,你有几个孩子?”

    “贺喜,”秦宁听着有些糊涂,心中暗暗琢磨,弄错了吧,家中哪来什么喜事,又和两个孩子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喜事,哪有那么大面子,让庄主长老亲自登门道贺的。轻轻摇头,苦笑道:“南宫爷爷,恕晚辈无礼,大概是几位爷爷弄错了,家中哪有什么喜事,要说愁事倒有一件。我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叫远方,女孩叫诗风。远方这孩子出去打猎,一连两三天没回来了,担心他出事,我和他爹正左右为难呢。”说着说着,眼圈一红,眼泪就下来了。

    朝东厢房扫视一眼,南宫听断看着念子心切的年轻母亲道:“呵呵,孙媳妇别哭,我猜的没错,方儿住在东厢房吧?”

    “正是,南宫爷爷怎么知道?他很小就一个人睡在东厢房了。”秦宁回道。

    “那还不去叫醒方儿见过几位长老爷爷?”程东来仰头一口美酒后说道。

    秦宁看着几位长辈,正待说话,却见他们纷纷点头。南宫轻轻的道:“去吧,他在东厢房睡的正香呢。”

    怎么会?秦宁疑惑着,几步奔到东厢房,猛然拉开程远方的房门,跳进房间。整齐的房间,正中一张红漆八仙桌,桌上正中放着一套白色瓷制茶具。阳光透过窗户落在窗户对面的床上,熟悉的黑色身影正仰躺在床上。面容疲倦,背上还背着弓箭和兽皮包的猎物,就这么酣然大睡。秦宁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静静走到儿子身旁,轻轻抚着儿子额头散下的发缕,俊俏的脸庞,面容有些泛黑,额头宽阔,正中一块胎痕,似一弯新月,又似一只眼睛闭目不开的痕迹。抬头见几位长辈已立在门外,秦宁赶紧起身迎上去,歉意的道:“晚辈失礼了,几位爷爷请进。”然后拿起桌上茶壶出去了。

    四人进来坐在八仙桌旁,静静地凝视着床上的黑衣少年。十五六岁,一身黑衣,背上负剑,只是额头没有第三只眼。其它一如猎户祠狩猎图所画。还不能确定他就是玄星童子,此事关乎祖宗遗训,天下苍生,一定慎之又慎。目光落在黑衣少年背下压着的兽皮包裹,足有五六尺长,以修真之人的眼力轻易看透里面的东西。翠绿的光华泛着寒芒隐隐外泄,薄薄皮革岂能掩住翠齿麟的灵气。这等神物虽千年难见一次,但它的样子在山庄之中近乎童叟皆知,庄中之人逢年过节都喜欢把翠齿麟刻在木板,竹板,墙壁,甚至是大门上,传说可以避邪祈福。

    四人默默的看着少年,秦宁拎着一壶热茶快速赶来,净杯换盏,为四位长老倒上芳香山茗,顿时一股香甜气息飘荡在房间之中。秦宁万福道:“几位爷爷请慢用,家中没什么好茶,还请见谅。”然后静静闪到一边,四人边喝着茶边轻轻聊着。

    立在一旁的秦宁仍旧大惑不解,儿子回来怎么会惊动几位长老呢?难道他惹祸了,不应该,南宫爷爷说是来贺喜的,并无责备之意呀。见几位在交谈,做晚辈的不好随便插话,也只好有话憋在肚子里,察言观色,小心伺候几位长辈用茶。

    正闲聊之际,门外远远传来敲锣打鼓,唢呐啼鸣之声,由远及近,听来听去,震耳的喧闹之声竟停在了自己家门口,秦宁更是糊涂万分。

    南宫听断看着一脸不解的秦宁笑道:“孙媳莫怪,今日匆忙,待远方回来之后,他会详细向你说明的。”然后起身抱起床上的程远方步出东厢房来到院外。只见门外已是人声鼎沸,堵得水泄不通。为首的正是东方恨雪,不过此时怀中的飘星寒剑不见了踪影,但目光依然冷峻。见南宫听断等出来,回头扬手一挥,立时静了下来,然后朝南宫听断等揖道:“回师兄们的话,一切准备好了。”

    放下程远方,由东方恨雪扶着。南宫听断微微点头,寻一处较高的地方站定,向黑压压的人群看了一会儿,目光落在东方恨雪身后的十六抬露天英雄轿上,龙身形状,奇木所制,天然纹理正如片片龙鳞。木呈金色,阳光下辉光艳艳,闪荡耀眼。三千多年了,老祖宗留下这宝贝一直放在长老院大厅之中,一直无人有资格坐上去,今日终于有人猎得灵物,可以派上用场了。不过可惜,也许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心中无限感慨。目光重又投向人群,南宫听断朗声颂道:“为猎神披彩!”“猎神,庄主长老称那孩子叫猎神?”人群之中引起一阵骚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一只只眼睛盯过来。

    南宫听断话音一落,立时几个人上前给还在沉睡的程远方披红挂绿忙活了一大阵,可笑那程远方糊里糊涂的,朦胧中还以为在做梦呢,耳际时而喧闹不息,时而清静恬谧。似还有人为自己穿衣。双脚本能的站立着,意识还在梦里。

    见披戴完成,南宫听断又高声颂道:“扶猎神上轿!”东方恨雪把迷迷糊糊的程远方放在了英雄轿的座位上。

    “请出象牙羽冠!”南宫听断又道。玉舞盈盈走上英雄轿,双手捧着一顶色彩缤纷的翎羽所制的帽子轻轻戴在程远方头上。只见那羽冠下部一环银色荧荧生辉,如清雪似白玉,温温润润,十分惹人喜爱。

    看着一身红花,象牙羽冠下的俊秀面庞,眼中现出一丝安慰。南宫听断,清了清嗓子,提高声音,再颂道:“取出英雄猎得翠齿麟灵犀双牙一对,置于献宝台。”玉舞轻轻拨开兽皮,立时两道绿色光芒闪着光晕洒向人群。“哇!这是什么宝物!真是神奇!太美了!灵犀双牙!”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惊叹。有些人忍不住议论开了,只是声音很小。将两颗翠齿麟灵犀双牙放在轿前龙头位置突起的献宝台上,玉舞转身飘下英雄轿。

    “鸣乐!起轿长老院!”南宫听断话音一落,嘀嘀嗒嗒,咚咚锵锵又鼓乐齐鸣了,一大群人由五位长老亲自领着朝长老院而去。柳河东和程华看到的正是这一幕。突然听到人群有人高喊程远方的爹爹来了,方拉回南宫听断的思绪。队伍朝着东方继续前进。

    远处角落,一个身影闪避在阴暗处看着这一切,鼻子一哼,扭头消失了。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