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章南佛轮陀

作品:《九天仙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南佛轮陀

    “四弟不用担心,让奇奇杀杀他的威风也好,也顺便让云宙知道我们地宙浪缘门也不是好惹的!

    免得接下来,我们云宙行走,处处有人刁难!”

    地宙帝君柳牵浪面色坦然,白发飘飞,稳稳矗立在穿越之梭内,双手抱胸,目光中闪烁着自信,道。

    “呵呵,三哥有些变了。以往无论是谁,若是动手,肯定会听到你阻止声音,到现在……”

    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笑道。

    “你水儿嫂嫂的恩师天巫圣尊曾经就预言咱们,早晚有一天会到了天界不佑!人间反抗,妖魔齐攻之境的。

    如果三哥所猜不错的话,我们这样的局面已经开始了。我们追求善缘大道初心永恒不该,但是对邪恶说道法,毫无意义,关键时刻,还要凭借我们的仙功神能匡扶一切!

    四弟,我们到了倾尽全力的时候了,以后的路,才是真正的艰难,你我心里都要有所准备了!”

    地宙帝君柳牵浪心中对未来慢慢抛弃了怀柔之心,争霸风云立威的思想在心底迸发了,微笑的面庞上,开始增加更多的刚冷之色。

    看着兄弟柳牵浪俊冷的目光,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深深点头,然后兄弟二人的双手紧紧握在一处,良久!

    “嗷呜!拿命来,你这下界蠢物,还我西宙门来!”

    高空霹雷电闪赤面狰狞和奇奇的身影在漫天狂虹飞射间时隐时现,地宙帝君柳牵浪和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时时听到他们的叫喊声。

    “嘿嘿!傻大个,你们云君怎么这么没眼光,为什么会选你当看门儿的,你们云宙没有狗吗。

    在我们地宙,就算是凡域人间,随便一条小狗,看你们这样的破门,一条少说也能看过来十扇八扇的……”

    奇奇的神功不但历经无数次磨难,精进非常,就连笨笨的嘴皮子也被小红点儿给训了得出类拔萃了。

    这会儿,奇奇狂扇双翅,巨口大张,不断进攻的时候,竟然还能骂不绝耳。

    “哇呀呀!”

    而赤面狰狞凭骂架的本事显然不如奇奇,伴随奇奇骂声的唯有暴怒号叫。

    不过赤面狰狞舞起霹灵斧的本事可对骇人听闻,奇奇之所以能略占上风,不过是因为先动手抢了先机而已。

    ……

    “呵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赤面狰狞门仙还不快快住手,怎么和前来赴会的尊客动起手来了!”

    当此之际,西宙门西南方向突然传来一阵佛陀笑声,然后地宙帝君柳牵浪和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就看到苍穹有一个趴天巨佛,正在脸朝下,背在上,趴在虚空看着自己和高空打斗的赤面狰狞和奇奇在笑。

    那佛脸之大,几乎遮天,笑容和蔼可亲,红光满面眸光如日月。

    穿五着一身金光袈裟,其上缀满亿万星芒,胸带巨大佛珠,虽然趴着,依然佛珠贴兄。

    每颗佛珠都灿若星斗,整个看去,如果不遥望他的身际四肢,定然以为是一处苍穹星系一般。

    “原来是南佛轮陀大仙驾到,还请休管,他们已是两日云鸟儿抛弃死亡之妖,现在又毁我西宙门,本门仙岂能饶过他们!”

    赤面狰狞抬眸看了一眼云宙苍穹,打招呼说道。

    “呵呵,你这执仙,不就是棵云柱吗,岂不是你顺手修复之事,何曾变得如此计较。

    好了我估计西荒妖霭,东泰妖天,北漠萨满三位宙皇也都到了,接风大宴的尊客,被你挡在此处是何道理,若是央位云君怪罪下来,可有你好受的。

    如果信得过本南佛骆驼南宙皇,不如就让我为三位尊客引路而去,就当你赤面狰狞这里什么也没发生如何,呵呵。”

    趴在苍穹,自称南佛轮陀南宙皇的大和尚依旧弥勒佛一样的笑着。

    “这,也罢,不过他们……”

    南佛轮陀南宙皇此话一出口,赤面狰狞立刻停止了进攻,落身西宙门中央

    两个巨大漆黑的眸海,犹如两个无限深远的山洞,其内阵阵黑云翻滚后,斟酌利弊,颔首答应了。

    不过,担心地宙帝君柳牵浪等会在云君面前告状,故而有些吱唔。

    “呵呵赤面狰狞门仙不必在意,正所谓凡域人间有言,不打不相识嘛!

    再说,我想地宙帝君和剑占神君,乃至曾经的天界神鹰都不是心中狭隘之人。怎么会把小小的误会放在心里呢!”

    南佛轮陀南宙皇又是呵呵笑道。

    “哈哈……”

    “奇奇,还不回来,原来我们这是一场误会,赤面狰狞门仙也是尽忠职守,而我们仓促要见到云君,冒犯了云宙忌讳!

    多谢南佛轮陀南宙皇前辈说和,晚辈见过尊皇仙!”

    地宙帝君柳牵浪何等聪明,有眼前这么好的台阶下,岂愿意继续和赤面狰狞纠缠,赶紧朗声大笑道。

    “晚辈剑占神君见过南宙皇,昔日便知南宙皇佛德无边,无缘相见,今日得见,真是幸甚!”

    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看到三哥已经见好就收了,自己自然知道如何选择最好了,于是也是躬身施礼,有意高抬对方一番。

    “呵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佛慈悲,多谢诸位明判善缘。

    赤面狰狞门仙你姑且再善云宙西门,南佛轮陀且先引领三位尊客前去赴宴了,呵呵,三位尊客请随我来,呵呵……”

    南佛轮陀南皇说笑着,无限庞大的身躯缩成和地宙帝君柳牵浪和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一样大小,飘然落在二人一鹰前方,两袖空空,金光袈裟闪闪,凭云虚步,看似缓缓,瞬息千万里的走着。

    “有劳!”

    后面,地宙帝君柳牵浪和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也不再多万多言,道声谢,便操控着穿越之保持适当距离稳稳跟着。

    “浪儿阿爸,这老和尚我见过的,只是好像觉得有些地方和混沌时代不一样了,我记得以前他黑黑的皮肤的怎么现在变得白白胖胖了。

    还有他的袈裟和胸前的佛珠都变了,我从来没见过他到天界去时穿这么好看的袈裟,他以前总是穿着一身普通云雾佛袈的,胸前佛珠也不过是平常的仙木之珠,不像如今的星辰珠……”

    奇奇蹲地宙帝君柳牵浪的肩头上,回忆着关于南佛轮陀南宙皇的昔日印象,一边回忆一边回忆,一边和柳牵浪心念聊着。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